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解密美索不达米亚历史最伟大的王:萨尔贡  

2017-07-02 15:12:44|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萨尔贡(Sargon),阿卡德语作?arru-kīnu,音译是沙鲁金,萨尔贡是其希伯来语的转写,意思是“正统的王”或者“真正的王”。在美索不达米亚历史上,有过三位萨尔贡,一位是《旧约?以赛亚书》中提到的亚述王萨尔贡二世,因为《旧约》而被世人所熟知;一位就是本文所提到了阿卡德的萨尔贡,他的名字随着苏美尔文明的湮灭而遗留在历史的长河里,直到被20世纪才随着现代考古发掘而重新出土。

苏美尔雕塑苏美尔雕塑

萨尔贡是个阿卡德人。

阿卡德人是闪米特人一个分支,与如今的阿拉伯人同源,起源于如今的阿拉伯半岛和叙利亚沙漠。大约在公元前三千年左右,阿卡德人结束了游牧生活,开始迁入定居苏美尔北部,是第一波从阿拉伯沙漠进入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闪米特人。再此后的数千年里,还有好几波这样的迁徙,一遍遍的改变着美索不达米亚地区的语言和民族分布。作为人类第一个文明的邻居,经过长时期的交流,阿卡德人很早就具有了很高的文明水准,其农业生产技术和城市生活方式已经与苏美尔人完全相同,仅仅保留下语言和种族的差别。同时阿卡德人还学习苏美尔人的楔形文字,发明了阿卡德文字。因为苏美尔楔形文字是为适应与阿卡德语言完全不同的苏美尔语所创造的,因此苏美尔楔形文字其实并不适合阿卡德语直接使用,这种情况十分类似用汉字来书写日语,这一点为后世的学者制造了无数的困惑与麻烦,也为当时使用者带来无尽的烦恼。

苏美尔石板苏美尔石板

阿卡德文字是一种半音节半表意文字,他直接借用了一部分苏美尔文字,作为表意符号使用,保留一部分苏美尔文字的音节,用于表达阿卡德语的发音,更再次基础上拆出一部分苏美尔文字的偏旁部首,用语拼写阿卡德语独有的音节。所以这是一种音节符拼写语音,又用外族字符指示母语的混用文字。出土的最早的阿卡德语铭文为前2450年所写,阿卡德语和阿卡德文最终取代了苏美尔语言和苏美尔文字的日常使用,成为中东地区的标准语言。此后两千多年,我们常说的古巴比伦人、亚述人,均使用阿卡德语和阿卡德文字,直到被另一波迁入的闪米特人——阿拉米人的阿拉米语所取代。

苏美尔文字苏美尔文字

萨尔贡的事迹分散在苏美尔和阿卡德语的文献当中,就像各个文明上古的传奇那样,很难将真实的事迹与崇拜者的虚构区分开来。他的声望是如此之大,影响如此之深远,就像一道长长的阴影,围绕着它的无数深化和传说就像环绕太阳的日晕。根据出土的阿卡德泥板,萨尔贡的父亲叫做拉伊布姆,是一个园丁,居住在幼发拉底河畔的阿扎皮拉努。根据另一份新亚述时代文献的记载,萨尔贡的母亲是一个出身低贱的祭司,因为通奸而怀上了萨尔贡。她将这个见不得光的孩子放在芦苇编织的篮子里,之后将他连同篮子一起放在一条河里随流而下,直到被一个叫作阿卡的汲水工发现并收养为自己的孩子。一份据说是萨尔贡口述的文献中,记载下了他对自己身世的自述:“朕的母亲是一位大祭司,朕不知道父亲是谁。母亲怀了我,偷偷将朕生下。她把朕放入灯心草编织的篮子里,用沥青封盖,随后把朕抛入河中,但河水并未将朕淹没。”

苏美尔石板苏美尔石板

站在后人的角度看,这个故事显然是《旧约》里摩西故事的初始版本,萨尔贡的传说就是摩西的原型。根据文献记载,萨尔贡长大之后成为了国王的端杯人,进入了宫廷和城邦的上流社会。随着岁月的变迁,中间的泥板已经残缺散失,因为我们无从知道汲水工的养子、“身份低下的”女祭司的私生子到内廷近臣,年少的萨尔贡经历了怎样艰辛的历程,艰苦的奋斗和人生的奇遇。甚至连萨尔贡真正的名字都无从得知。因为萨尔贡显然不是他的原来的真名。

苏美尔石板苏美尔石板

这个任命萨尔贡作为端杯人的国王,正是基什第四王朝最后一个国王乌尔扎巴巴。他是库格巴巴女王王国的后裔。这已经是公元前二十四世纪后期的事情了。

苏美尔雕刻苏美尔雕刻

根据出土泥板的记载,萨尔贡作为乌尔扎巴巴国王的端杯人,很得到他信任。但有一次乌尔扎巴巴国王做了一个噩梦,梦见萨尔贡受到了女神伊什塔尔的恩典,而自己将被溺死,感到十分恐惧,于是他以讨论的名义把萨尔贡召唤到内室,打算让锻造师拔利斯梯卡将其杀死他。就在萨尔贡推门的时候,女神及时现身,告诉他将有“血光之灾”。萨尔贡得以及时脱身。看到此方法不成,乌尔扎巴巴更加害怕,于是想了另一个办法,命令萨尔贡作为基什的信使,送信给乌鲁克的加尔扎克西国王,信中的内容是请求加尔扎克西杀死萨尔贡。出土的泥板到底就散失了。我们无从之后发生了什么,也无从知道乌尔扎巴巴国王为什么只能借别人之手处死萨尔贡。

两河流域两河流域

因此有学者认为,端杯人其实是个官职的名称,这个职务其实并非国王餐桌旁的仆人,而是可能等于距王权很近的高级行政官员。因此透过泥板笼罩在神话与传说中的文字,也许真实的历史是在这之前作为权臣的萨尔贡已经通过某些途径和方法掌握了基什的军政大权,实际上架空了乌尔扎巴巴。乌尔扎巴巴的所作所为,分明就是典型的傀儡君王对付权臣的手段。因为没有记载,后面的曲折无从知晓。我们只知道到最后萨尔贡夺取了乌尔扎巴巴的王位。

苏美尔雕塑苏美尔雕塑

作为基什新统治者的萨尔贡抬头眺望,将目光投向了南方,与“统治下海至上海所有国家的苏美尔之王卢加尔扎克西”目光相对,决定美索不达米亚历史的碰撞发生了。

决战前的态势是这样的。

苏美尔雕塑苏美尔雕塑

萨尔贡的阿卡德与卢加尔扎克西的乌鲁克第三王朝形势图。左上角的小块绿色为萨尔贡,橙色为卢加尔扎克西,黄色为埃兰。可以看出此时卢加尔扎克西基本完全统一了苏美尔。

对于这场决战,后世的学者有过多种说法。一种观点认为,萨尔贡采取了一种大胆的策略。他以闪电战的战略,趁着庞大卢加尔扎克西帝国没来得及动员,以高机动性的战车部队为核心组成突击部队,消灭了乌鲁克城的军队,摧毁了乌鲁克的城防,一举完整了斩首行动。另一种主要的观点认为,卢加尔扎克西组织起了强大的军队,这支军队有五十个苏美尔城邦的大军组成。而萨尔贡以闪电战的战术打垮了庞大但人员混杂的卢加尔扎克西军队,彻底将其击溃。之后通过攻城战攻破了乌鲁克的城墙。无论那一种说法,对于战役结果的叙述都是一样的。

根据一份出土自尼普尔的铭文记述了这样战役的结局:“阿卡德的这个君主,这个国家的君王萨尔贡……他与乌鲁克的国王卢加尔扎克西作战,他俘虏了他,并给他套上了颈枷,带往尼普尔”。

苏美尔苏美尔雕塑

卢加尔扎克西的野心、卢加尔扎克西的祈祷、卢加尔扎克西的梦想和卢加尔扎克西的愿望,以狗一样的被前往圣城尼普尔为结局而结束。温马与卢加尔扎克西的故事到此终结。关于卢加尔扎克西接下来的命运,也有多种说法,一种认为卢加尔扎克西作为祭品,被屠杀并献祭给了神灵。另一种说法相对温和一些,卢加尔扎克西所谓囚禁在圣城的特殊囚犯,在牢狱中结束了剩下的岁月。

消灭了卢加尔扎克西的力量之后,萨尔贡为了彻底征服乌鲁克,下令摧毁了乌鲁克的城防。就是那道传说中由半神的乌鲁克国王吉尔伽美什修筑的,被苏美尔史诗传唱与颂扬,视为牢不可破的乌鲁克城墙。在征服乌鲁克之后,萨尔贡又对卢加尔扎克西剩下地区发动了猛烈的进攻,敢于抵抗的城市遭到了无情的打击。尼普尔的铭文以幸灾乐祸的笔调这样记述萨尔贡的征服历程:“(萨尔贡)将乌尔城变成了废墟,摧毁了他的城墙。他与乌尔人作战,粉碎了他们的军队,征服了他们。”

这个过程如同洪水一样势不可挡,温马和拉格什等大城市也先后被征服,萨尔贡一一“拆毁了他们的城墙”。据铭文记载,在征服最后一个抵抗的城市拉格什之后,萨尔贡带领他赢得辉煌胜利的军队从拉格什出发,行军500里抵达波斯湾,让士兵用海水洗刷他们的武器。萨尔贡的大军从苏美尔的北部出征,凯歌高走,横扫了整个苏美尔,最后在苏美尔世界的最南端,站在被认为世界尽头的地方,用这种仪式宣布了他是苏美尔世界最终的,唯一的主宰。

在完成征服之后,萨尔贡回到了北方。在经过尼普尔的时候,他在恩利尔的神殿里竖起了石碑与雕像,用石刻铭文记述下了他的功业与成就,并向神灵恳求,希望他的功业和他的帝国一起被永远铭记下来。他在石碑上刻下了这样的祈祷与诅咒:“无论谁毁掉了这片铭文,愿天空之神使他的名字永远消失,愿恩利尔断绝他的子孙!”。几千年后,一切都荡然无存,面对漫漫沙丘,我们不知道最终是谁毁掉尼普尔的萨尔贡雕像与石碑。我们只知道,萨尔贡的祈祷反而一言成谶,他与事业和他的名字反而差点消失在历史的风沙中。

两河流域两河流域

侥幸一位不知名的苏美尔抄写员,不知什么原因一字不漏的抄下了石碑上的内容,而易碎的泥板,有侥幸躲过了四千多年的桑田沧海,得以在19世纪考古挖掘中重见天日。坚不可摧的大理石石碑消失了,反而是脆弱不堪的泥板保存下了萨尔贡苦心祈祷的愿望,这不能不说是时间与历史对于渺小人类的讽刺。不管多么强大的人类,不管多么辉煌的、坚不可摧的功绩,总将被时间之河冲刷得无影物种。正如英国诗人吉普林诗里所写的那样:

我们的海军越走越远,终于消失不见

火焰在沙丘和海角沉没

看,我们昨日的荣光

不过是和尼尼微和泰尔一样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