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他犯什么罪被土耳其判2900年监禁?  

2017-06-03 10:26:34|  分类: 时政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据土耳其当地媒体报道,土耳其检察院根据诸多罪名,要求判处长期潜逃美国的著名伊斯兰传教士法图拉·葛兰3600个无期徒刑,共计2900多年的刑罚。如此之长的刑期,在人类历史上亦属罕见。

作为埃尔多安曾经的亲密盟友,如今的政治与宗教流亡者,法图拉·葛兰到底干了些什么,让土耳其政府对其怀有如此深仇大恨?

美国疼爱的开明伊斯兰复兴运动领袖

法图拉·葛兰领导的“葛兰运动”,尽管在去年七月的未遂政变事件后遭到沉重打击,迄今仍是土耳其影响极大的伊斯兰复兴势力。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

法图拉·葛兰

至少在西方尤其是美国看来,“葛兰运动”是一个拥抱现代化、亲西方、开放的伊斯兰诠释路径,是对伊斯兰极端主义的制衡。

“葛兰运动”的兴起,有着深远的历史背景,也是全球一系列政治、宗教、文化变动的产物。现代土耳其虽然在凯末尔的领导下迅猛走上了去宗教化、世俗化的道路。不过,种种事实表明,如此疾风骤雨的改革,虽然强势带动土耳其在短期内实现了现代化的转型,但并没有根除伊斯兰社会根深蒂固的信仰传统。伊斯兰保守势力的复兴,只是时间问题。

土耳其伊斯兰保守势力的复兴,又与它国不同,作为老牌的泛突厥主义国家,伊斯兰复兴与民族主义具有明显的合流趋势,对于土耳其人来说,二者无非一个侧重宗教信仰,一个侧重民族渊源,都是土耳其社会重拾自信与信仰的依托,

“葛兰运动”恰恰是一种在泛伊斯兰主义、泛突厥主义高度融合的思潮感召之下,形成的包含学校教育、商业运营的具有广泛社会影响力的复合型团体。法图拉·葛兰的家族传统和早年经历,使他的思想带有浓重的苏菲主义特征,同时也继承了苏菲派相对温和开放、强调文化交流的特点。葛兰本人也一直远离政党政治,更喜欢通过教育、商业和新闻传播来拓展影响力,而不是试图掌握国家政权。

在思想上,“葛兰运动”虽属伊斯兰复兴主义,但却带有明显的亲西方色彩。葛兰推崇神学教育,也重视数学、计算机等现代科学技术。与中东很多极端的伊斯兰复兴势力不同,葛兰并不要求对伊斯兰教法中很多不合时宜的规范生搬硬套,而是强调应与现代化和全球化相适应。葛兰明确支持经济开放与市场化,使葛兰获得了国内大量企业和资本家的支持。

对于美国主导的西方社会来说,“葛兰运动”疏导了民众对复兴伊斯兰传统信仰的热情,无疑能压缩伊斯兰极端势力的空间,使宗教势力得以以稳健的方式延续社会影响力,因为得到了美国社会的广泛接纳和支持,成为美国在土耳其施加影响力的重要同盟者和代言人。

葛兰在美国政界和学界都有众多的支持者,如著名伊斯兰问题研究者约翰·埃斯波西托就赞许法图拉·葛兰的宗教运动体现了新时代伊斯兰革新、进步的力量,有助于治疗西方社会的“伊斯兰恐惧症”,同时也为当代穆斯林提供了反思和自省的空间。

与埃尔多安——从亲密战友到形同陌路

埃尔多安所在的“正义与发展党”,正是看中了“葛兰运动”在安抚民心、社会治理方面的卓越能力,因而长期选择与其结盟,共同对抗军方和凯末尔主义者。受葛兰运动影响的诸多土耳其财团,都给予了“正义与发展党”从媒体舆论宣传到资金的诸多关键支持,对助推其最终执政居功至伟。

土耳其“正义与发展党”标志

在“正义和发展党”成为执政党后,“葛兰运动”利用其思想和组织网络,大幅提高了埃尔多安等政党领袖的治理水平,并且使土耳其保持了与美国的密切关系,对埃尔多安执政时期土耳其能够取得重大经济成就,发挥了关键作用。

不过,成也西方,败也西方,在埃尔多安稳固了自身的政治地位后,其与美国和欧盟的关系逐渐趋于冷淡。作为维系与西方关系的重要中间人,“葛兰运动”与土耳其现政府的同盟也最终破裂。这一切是如何开始的?

首先,土耳其在谋求加入欧盟问题上屡遭挫折。由于诸多政治、历史、民族、宗教问题,西欧对是否接纳土耳其加入欧盟充满疑虑,因而屡屡延宕周期。长期不得加入,使土耳其政客和民众的自尊心受损,逐渐对西方心生怨恨。

第二,在与西方渐生嫌隙之后,土耳其转而望向东方,开始着力像历史上的奥斯曼帝国一样经略中东和阿拉伯世界。为此,土耳其在政治和军事上密切配合美国中东政策的立场开始软化,如在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中,土耳其就采取不合作态度,增加了美国的战争成本。美国也开始指责土耳其政府在背后支持哈马斯等激进势力。双方关系渐趋紧张。

奥斯曼帝国经略中东和阿拉伯世界,其触角甚至伸向了南欧和东欧地区

最后,土耳其与西方关系的转变,必然影响到作为中间人的葛兰运动。埃尔多安与葛兰的私人关系也开始恶化。2011年埃尔多安生病住院,身在美国的葛兰竟没有发表任何慰问和关心的言论,成为二人分道扬镳的标志性事件。

埃尔多安

不过,由于相关证据的缺失,目前学界对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和发展党”与“葛兰运动”决裂的细节,还缺乏较为清晰的认识。有观点认为葛兰率先不老实,借着美国的支持,暗中从事反埃尔多安活动。另一些学者则相信,所谓葛兰立足美国来反对埃尔多安,不过是埃尔多安恶人先告状,借助渲染“威胁”来博取选民同情的政治手段罢了。

决战:鹿死谁手?

时间进入2013-2014年,埃尔多安与“葛兰运动”之间终于开始爆发激烈冲突。当时,埃尔多安政府的多名官员身陷贪腐丑闻,民调大幅下降。为了转移视线,埃尔多安宣称“葛兰运动”控制的媒体恶意炒作“贪腐”问题,企图借机打击政府权威,接着连续下重手对其开刀。

2014年3月,埃尔多安取缔了土耳其国内的葛兰学校;同年12月,又关闭了葛兰运动旗下的诸多媒体,极大打击了葛兰运动的在传媒、商业上的势力。到2015年,土耳其政府干脆指控葛兰犯有阴谋颠覆罪,要求美国将其引渡回国受审。

虽然美国与土耳其关系趋于冷淡,但在应对叙利亚内乱、“伊斯兰国”威胁和难民问题上,美国仍需要土耳其广泛的配合,因此美国并不愿因葛兰问题公开与土耳其政府撕破脸面。但伤痕已然产生,难以愈合。2015年2月,89名美国国会议员致信时任国务卿克里,就土耳其镇压“葛兰运动”表达了愤怒,认为其践踏了自由民主原则。

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军方内部派系发动了企图推翻埃尔多安的政变,最终以失败告终,共造成265人死亡。关于政变的内幕,至今仍然笼罩着重重迷雾。有人认为是信奉凯末尔主义的军方所发动,埃尔多安政府则一口咬定--葛兰才是幕后黑手。葛兰矢口否认,反击埃尔多安自导自演。葛兰的一名顾问评价政变“实行得很差劲,所有事看起来都对埃尔多安有利”,不过是施展了苦肉计罢了。

2016年7月15日,土耳其军方内部派系发动了政变

这场未遂政变,也拉近了击落俄罗斯战机事件后一度极其紧张的俄土关系,使土耳其现政府与西方的关系更加疏离。直到今年,埃尔多安与“葛兰运动”的斗争仍未结束,就在4月26日凌晨,土耳其警方和情报部门就在全国范围内展开大搜捕,逮捕了超过1000名据称与葛兰有关联的警察系统人员。

经过这场你死我活的较量,“葛兰运动”固然在土耳其国内遭到惨重打击,埃尔多安又能好多少呢?在经济下滑、民主形象破灭、外交孤立等多重危机的催逼下,这位当代“奥斯曼苏丹”是否能笑到最后,还需经过历史的考验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