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美国南北战争,南方为啥战败?后勤很重要  

2017-06-25 08:05:13|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南北战争时期,发动叛乱的南方诸州虽然蓄谋已久,对战争的准备也更充分一些。但是,从叛乱之初南军的口粮标准就比不上北军,最明显的差距就是肉制品的供应。每个邦联士兵每天应该得到:培根或牛肉1/2磅,或是1磅的鲜牛肉或者腌牛肉;面粉或玉米粉1/2磅,或是1磅的硬面包。每一百名士兵应该得到:8夸脱豌豆或10磅大米(同样是拿来煮粥用的);4夸脱醋;2夸脱盐;6磅糖;4磅肥皂;1/2磅蜡烛。一般来说,南方邦联军队最经常吃到的是玉米粉。


南北战争南北战争

毕竟小麦的主要产区都在北方佬那里,而南方则是玉米的传统种植区,玉米饼也是南方庄稼汉的日常饮食之一?,邦联政府给大家吃玉米面饼子倒也并没什么不妥之处。不过按照多年以来的生活习惯,发给士兵们的理应是白玉米粉。因为直到二十世纪初期,美国大部分南方人还是固执地认为黄玉米粉应该是给牲口吃的饲料。可是仗一打起来,前线的南方士兵们就顾不上追究自己吃的到底算不算是饲料了,能按时足额地弄到黄玉米粉就已经能让大家多念叨几句“感谢上帝”!


南北战争南北战争

在战争初期,南方邦联原本打算照搬北方的口粮标准,可很快就发现依据邦联眼下的经济现状,这根本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长久以来,以农业生产为主的南方基本上靠着奴隶种植园过着相对安逸的日子,按理说这里的土地和气候都适合粮食生产。不过为了获取丰厚的利润,大部分水土条件优良的奴隶种植园一直是以种植棉花、甘蔗、烟草等对外出口的经济类作物为主,严重依赖北方联邦出产的小麦和肉类。地里需要的各种农业机械和资金也一直仰仗着北方来维持,等到打起仗来南方的种植园主们就傻眼了。战争爆发后,邦联政府才想起来出台政策扩大粮食种植面积,以促进粮食、蔬菜和肉类的供应。

当然,谁也不会指望这种临时抱佛脚的手段能马上立竿见影,让南方摆脱食品供应的危机。况且还有很多种植园主为了经济利益考虑,毫不理会邦联的这些举措,依然把棉花的种植放在首位,毕竟棉花才是南方与海外贸易的硬通货。想要从英国、法国控制下的西印度群岛上弄到各种紧俏的物资和奢侈品,南方的种植园里除了棉花和烟草还真没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大宗商品来交易。叛乱的南方诸州主要的粮食和肉类产区本来也靠近北方诸州,战争开始不久就落到联邦军队手中。北军的步步紧逼和大肆破坏使得南部邦联的控制区域不断缩水,只能依靠越来越小的地盘来维持叛军的吃喝拉撒,物资供应状况自然也是一年不如一年。


▲温菲尔德·斯科特将军是一位脾气不大好的“老家伙”,但是他封锁南方叛乱地区的“水蟒计划”对于联邦政府最终赢得内战胜利功不可没温菲尔德·斯科特将军是一位脾气不大好的“老家伙”,但是他封锁南方叛乱地区的“水蟒计划”对于联邦政府最终赢得内战胜利功不可没

虽然南方的海岸线曲折、岛屿港湾众多,和平时期海外贸易就非常繁荣,许多心存侥幸的人们还打算通过走私维持像以往那样的生活。但是战争就是战争,林肯总统的海上封锁令让那些没有亲临战场闻到硝烟的人们也见识到了战争的滋味儿。在战争爆发的头一年,从海上封锁南方的“水蟒计划”由联邦海军来着手执行。不过这支仓促应战、缺人少船的海军一开始并无法给南方猖獗的走私活动造成太大压力。自从海军部长吉迪恩·威尔斯开始扩充舰队规模,极力征召代理军官和其他海员来填补空缺之后,联邦海军的船只和人手才开始充裕起来,南方走私贩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海上的封锁日益严密,一些重要的南方港口也逐渐被联邦军队控制,用棉花、烟草换取物资的走私活动风险越来越大。为了躲避联邦海军战舰的围追堵截,走私贩子只能采用那些行动更为灵活、吨位也更小的快速帆船或者从英国进口的小型蒸汽船来偷运物资,这样更容易从联邦海军的追捕中脱逃,即便是被捕获的损失也会让船主和岸上的投资者们心里稍稍好受一些。轻便灵活所付出的代价也很明显,那就是每次能安全运回来的物资也是杯水车薪。走私船的外面都涂有与周围环境颜色相似的伪装色,烧煤的蒸汽船也大多采用无烟煤以减少被联邦海军封锁舰发现的机会,然而这些手段依然避免不了被捕获的命运。


林肯林肯

1862年每八艘走私船当中就有一艘被捕获,到了1865年,每两艘走私船其中就有一艘被抓到。在整个战争期间,南方一共损失了一千五百多艘商船。随着联邦海军的实力越来越强,北大西洋、南大西洋、东墨西哥湾、西墨西哥湾四支封锁舰队已经不再满足于同那些小巧灵活的南方走私船玩猫和老鼠的游戏,也开始对岸上的目标下手了——毕竟岸上的目标可没办法装上风帆四处乱窜,袭击起来也更容易一些。时不时上岸打砸抢烧的水兵们让那些打算靠海吃海的南方佬深感苦不堪言,不管是熬海煮盐的还是下网捕鱼的,都少不了被喜欢打劫的北方佬来个三光。


在老斯科特将军的水蟒计划当中,南方的沿海地区正处于蟒蛇的腹部位置,而佛罗里达半岛则是封锁的重点在老斯科特将军的水蟒计划当中,南方的沿海地区正处于蟒蛇的腹部位置,而佛罗里达半岛则是封锁的重点

总的说来,南方的农产品出口和战争物资进口形势每况愈下,1862年的冬季显得特别漫长。在这个寒冷的冬季里,罗伯特·李将军和他的北弗吉尼亚军团口粮供应看起来更让人心寒。士兵们的口粮降低到了每天只有4盎司咸肉、8盎司粗玉米粉,偶尔再多给一把大米或者黑豆的水平。林奇堡是南方叛军在弗吉尼亚重要的物资供应地和交通运输枢纽,这里每桶面粉的价钱在1863年秋天还是三十到四十美元(邦联政府自己印发的“灰背”纸币),到了十二月底就直接翻了一番。更让人震惊的是,到了1864年开春的时候居然飙升到了275美元!在前线的邦联军队日子不好过,在后方的居民们日子也同样难熬。

1863年春天,战争已经进入了第三个年头,由于联邦海军对南方海岸线的封锁日益严密,叛乱地区尤其是居住在城市里的人们生活越发艰难。他们毕竟不能像乡下那些拥有大片种植园的奴隶主和有少量耕地的贫穷白人那样能够自给自足,一切吃喝穿用都要在市面上购买。邦联政府为了应付战争巨大的开支不得不滥发纸币,这造成通货膨胀不断加剧,也使得人们手里那点儿可怜巴巴的薪水不断贬值。按当时流传的一种说法,出门去集市必须拿着装满篮子的钞票才行,可是买回来的东西塞进钱包就能装下了。市场上食品短缺、物价飞涨,面粉和培根等主食的价格比1861年高出了几乎十倍!要养活一个标准的四口之家(夫妻二人带上两个孩子)一个星期的开销,在1860年只需要花6.55美元,到了1863年就得花上68美元才能勉强维持一家四口不饿死。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