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跟着美军上战场:零距离解码战地美军(转帖连载3)  

2017-05-09 20:48:04|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跟着美军上战场:零距离解码战地美军(转帖连载3)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眼瞅着坎大哈战役就要打响了,我们不能在北京这样继续坐等了,而且各种文件已经签好,这次我们带着文件到阿富汗。有了上次的失败教训垫底,不怕联军再给我们吃闭门羹。由于美军计划于6月份在坎大哈开战,算下来我们还有充裕的时间,就再次前往巴基斯坦,打算先去印巴实控线和巴基斯坦部落区进行采访。

恰是此次巴基斯坦的采访行程,让我们结识了随美军采访申请环节中最重要的一个人 巴基斯坦三军公共事务办公室的伊什蒂亚克少校。在我们去印巴实控线采访的途中,伊什蒂亚克少校全程陪同,聊天的时候我们得知原来伊什蒂亚克少校调到三军公共事务办公室工作之前,曾经在阿富汗的联军总部工作过一年多的时间。

巴基斯坦确实是中国的好兄弟,伊什蒂亚克少校立马通过他的个人关系帮我们搞到了在驻阿联军媒体中心专门负责外国媒体联络官的手机号!

一到喀布尔,我们就拨通了联军媒体联络官的手机。等我们报上姓名后,他惊奇地问:“你们怎么知道这个手机号的?”这其中的秘密当然不能让他知道了,再说了,还可以显摆一下中国媒体的“神通广大”。

媒体联络官倒也没有继续追问:“我能帮你们什么呢?”

“我们是中国记者,今年4月提交了随军申请,可直到现在都没有答复,我们想问一下进展如何?”

“能不能再告诉我你们机构的名称?”

“《环球时报》,中国北京。”

“请稍等 ”

过了五六分钟的样子,对方传来了一个让我们感到很意外的回复:“对不起,我们这里没有你们提交申请的记录。”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难道这两个月在北京的等待纯粹是一场空等?可是我的邮箱明明没有投递错误的回复呀?这个谜至今未能解开。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立马再向联军提交随军申请。与上次不同的是,我们手上有这个媒体负责人的手机号,直到我们确认对方接到我们的申请邮件后,我们才算吃了“定心丸”。

跟着美军上战场:零距离解码战地美军(转帖连载3)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接下来又是漫长的等待。好在这回只等了4天,我们就接到驻阿联军南方司令部的回信,说我们的申请已经送到他们那里,但他们的随军申请名单上有120多位记者在排队,需要耐心等候。我们随即在阿富汗展开其他采访,但直到第二次阿富汗之行结束,坎大哈战事仍未展开,而随军计划再度陷入停滞。

不过,在我们即将离开喀布尔的时候,传来一个好消息 至少对我们来说是好消息:驻阿富汗美军司令麦克里斯特尔将军捅了个大娄子 2010年6月22日,美国《滚石》杂志刊登了一则长篇专访,详述了麦克里斯特尔将军及其属下在巴黎一家四星级酒店的套房内闲聊时如何调侃白宫和五角大楼的众多高官,并讥讽奥巴马政府的阿富汗政策。因为这篇文章,麦克里斯特尔丢了司令官的宝座,也正因为此事,以及其他诸多的客观原因,坎大哈战事被延迟了。换句话说,我们还有机会亲眼目睹美军攻打坎大哈的主要战事。

接下来就顺利了许多。我们刚回北京就接到了驻阿联军南方司令部发来的一封电子邮件,说在9月1 15日期间,有一个随美军第101空中突击师在坎大哈参加作战行动的采访机会,问我们愿不愿意参加?

101空中突击师?不正是《兄弟连》的原型吗?!

当我们接到同意接纳我们进行嵌入式采访的全套文件后,我们才知道为什么难,因为我们的申请得经五角大楼、北约总部、美军中央司令部、驻阿美军司令部、驻阿联军司令部和第101空中突击师师部的一致同意。再加上众所周知的美军警惕中国媒体的政治因素,所以能于2010年7月5日最终获得同意实属不易。

2.“生死状”与“22条军规”

“驻阿联军南方司令部媒体中心很高兴地通知二位:你们在阿富汗南部随美军作战部队的采访申请已经获得批准 在你们的随军过程中,如果遇到任何无法协商解决的问题,请联系南方司令部媒体事务办公室的指挥官皮特塞姆,她的联系方式为 喀布尔的联军媒体支持团队将会为你们安排从喀布尔到坎大哈的运输方式。当你们到坎大哈基地后,会有媒体代表接你们,并给你们发食堂用餐卡,安排住宿和送你们到前线作战部队的运输工具 ”这是7月5日驻阿联军南方司令部发给我们的行程通知。在接到行程通知的同时,我们还得跟美军签一份由A4纸打成,长达10页的“生死状”。

所谓生死状,实际上就是美军的免责条款,大意为随军记者必须自备战地防护装备,在战争中如果记者受到人身伤害乃至丧命或者采访设备遭到损坏,负责的是这名记者所供职的媒体单位,美军只在道义上提供战地必要的医疗救助,不允许记者或者其所供职的机构状告五角大楼、北约总部、中央司令部、驻阿联军司令部、驻阿美军司令部,随军单位和部队的军官,如果不同意该条款,那么就不谈随军了。我们后来发现,类似的“生死状”我们先后在申请随军时、进入喀布尔联军新闻中心后、抵达坎大哈联军南方司令部媒体中心时签了3次。

与“生死状”同时签的还有“22条军规”。这些军规旨在告诉记者什么情况下允许采访、什么时候不能拍照和拍摄、什么样的信息是可以发布的或绝对不能公之于众的,例如,在与军人交谈时,必须告知对方是在接受采访,同时对方有权利拒绝接受采访;地图、导航仪器、通信器材以及排除自制炸弹时所使用的装备等都不可以拍照;具体的兵力和火力部署、战斗部队的番号、情报收集活动,尤其是敌人对美军造成的杀伤,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绝对不可以见诸报端,否则就“立即取消随军资格”。

仔细消化这些禁令后,我们开始慢慢理解为什么《洛杉矶时报》的记者会写出一看就是拍美军马屁的官样宣传报道了,因为如果写任何其他的东西,都有可能触碰禁令而导致被取消随军采访资格。不过,作为第一次有机会随美军地面作战部队进行战地采访的中国记者,

我们当然不能成为美国军队的应声虫,所以,如何在与美军保持正常工作关系的同时,进行客观独立的报道确实是一次挑战。

与“生死状”和“22条军规”一起发过来的还有专门为媒体人员量身打造的坎大哈基地生活手册。其中包括了坎大哈空军基地的基本示意图、基地遇袭警报、基地内各个部门的电话、周末教堂活动的时间表、法律事务办公室和邮局的联系方式,外加14条坎大哈空军基地的特别守则。又是守则!!

“不得饮用当地水,只能喝瓶装水,在喝水前一定要闻一下水的味道,因为此前有水遭污染的报告”;“不得擅带饮用酒类或者吸食毒品”;“严禁色情物品”;“对阿富汗国民要尊敬,在未经允许时不可随便对其拍照”;“在基地内,没有媒体中心人员陪同时,不可随便拍照”;“任何时候都要着装得当”;“注意铁丝网围住的地区,走路要走直道,要对情势有所了解,因为附近可能埋设地雷或者其他爆炸物”;“在驾车或者步行期间,严禁使用MP3”

总之,我们的战地随军还没有开始,美军就已经给我们戴上种种“紧箍咒”了。长期处于和平环境中的我们究竟能否适应战场的考验?如何在严格限制下写出相对客观的深入报道?我们确实有点担心。

3.战地求生秘籍

“生死状我是签了,但你们都得给我活着回来!”我们的老板,在波黑战地和伊拉克战争有过丰富战地采访经验的胡锡进反复强调:“战地记者最重要的是活着,然后才是工作。”

尽管已经有两次阿富汗的采访经历,并且几度随巴基斯坦军队清剿塔利班,但战场到底是什么样,我们一无所知。

我们只知道阿富汗到处都是苏联入侵时期留下的未处理的地雷和塔利班埋下的自制炸弹,美军中65%的伤亡是由塔利班的自制炸弹造成的。此前,我们去巴基斯坦采访的时候,曾经见识过塔利班使用的各种自制炸弹。有的是专门对付坦克和装甲车的,碰到这种炸弹,方圆50米内,绝对不会留下活口;还有的是专门针对人员造成有效杀伤的,塔利班的人会在炸弹内附上各种钢钉和钢珠,一旦爆炸,这些钢钉和钢珠就像子弹一样打进人的身体内,从而对人员造成杀伤。我们曾在巴基斯坦拉合尔月亮市场恐怖袭击事件中看到过这种炸弹的威力,处于爆炸范围内的摩托车油箱都被钢珠打穿了好几个洞。

为了对反恐战争有更直观的感受,我们还专门观看了获得第82届奥斯卡最佳影片奖的《拆弹部队》,但看过之后,我们的一致结论是:这是一部掺杂着美国式的个人英雄主义和塑造救世主形象的“主旋律”电影,对于我们上战场后如何识别和应对爆炸没有太大的帮助。怎么办?中国武装警察特警学院的赵四副院长伸出了热情的手,决定为我们进行战地培训。

8月11日,距离我们前往阿富汗还有20天的时候,我们前往北京郊外的中国武装警察特警学院。赵四副院长专门为我们安排了5位在排爆、战术、单兵作战等中国反恐怖作战领域顶尖的专家,为我们进行“恶补”。

短短两天的培训当然没法把我们训练成反恐专家。因此,他们的目标是在我们的脑子里形成一个在战场上遇到各种情况大概应该如何规避的印象。比如说当前方发生爆炸时,应该立刻180度转身卧倒。至于卧倒的方式有好几种,其中最重要的是:以最快的方式趴在地上。为了避免卧倒时受伤,我们的教官还特意提醒我们要准备好护肘和护膝,毕竟我们到时候肯定要扛着沉重的采访设备,再加上防弹衣的重量,在紧急卧倒的时候,我们的肘部和膝盖一定会承受不小的压力。另外,还有一点特别需要注意的是,卧倒后,一定要用双臂将自己的躯干和地面隔离开来,因为爆炸发生时,地面会剧烈的震动,如果身体紧贴着地面,心、肺等内脏会被震碎。特种战专家们还给我们安排了实弹射击项目,让总在和平时期的我们感受一下真实的枪声,以保证我们能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战场环境。事实证明,这些细致的准备和专业的突击培训都给我们战地采访以极大的帮助。


跟着美军上战场:零距离解码战地美军(转帖连载3)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跟着美军上战场:零距离解码战地美军(转帖连载3)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虽然美军保证会在战场上给随军记者们相应的照顾,但是在紧急情况下,每个人都是先顾自己。所以,一些必要的基本知识肯定会救我们的命,而这些都是美军顾不上告诉我们的。因此,特警学院的军医还教会我们学习急救和包扎,并细心地让我们带上六个急救包和三条止血带,同时赠送给我们一套自编的急救手册,上面详细叙述了各种伤口该如何包扎,还配有图释。

对我们自己来说,临时抱佛脚式的培训虽然觉得远远不够,但特战专家们却给了我们最重要的定心丸。

4.采访设备80公斤

有朋友曾经问过我们:当战地记者都需要些什么条件啊?还有人说他当过兵,能跑、能跳、能打,能不能当战地记者?这些问题很难回答,但要强调的一点是:出色的身体素质最重要,因为你得扛着80公斤重的采访设备到处跑;胃口好也很重要,因为如果想跟人拉近关系,再难吃的食物强咽下去后还要违心地夸它好吃。当然,熟练使用各种采访设备也是必不可少的。

美军坎大哈基地生活手册中附有一份“随军背包物品建议清单”,大致如下:1. 护照和签证,进入战区必要的免疫措施;2. 媒体证件:在任何情况下都要佩戴在明显的位置;3. 个人保护装备:至少要达到最低军用标准的防弹衣和头盔,着装和装备的颜色不能太鲜艳,但要与军人的制服区别开来;4. 媒体人员要对自己所携带的专业设备负责,自己的东西自己扛;5. 在特殊情况下所需的现金。除此之外,清单里还列举了三大类物品。第一类:服装和装备,其中包括防护眼镜,长袖户外服装(最好防割、防火),靴子,长筒袜,防护手套,头巾,睡袋,全天候外套,可以支撑72小时野外生存的背囊,微型手电或者头灯、釖具以及听力保护用品;第二类:个人卫生用品,其中有牙刷、牙膏、洗发水、沐浴露、拖鞋、浴巾、除臭剂、防晒霜,还有够30天用的非处方药品;第三类:其他建议物品,运动服、跑鞋、T恤(这几样都是为在基地内的健身房活动做准备)、保暖内衣、保暖袜子、雨衣、羊毛衫、防潮垫、绳索、绑腿、水壶、闹钟、电源转接插座 看了这份清单后,感觉如同搬家。

除了要照清单一一准备,我们还根据特警学院的专家提示购置了几件额外的东西:护肘和护膝。在遇到爆炸和险情的情况下,这些可以避免我们的肘和膝盖被摔伤;急救包和止血带若干,这个在什么情况下使用不必细说;可以露出半截手指的手套,方便我们进行拍照和拍摄。加上笔记本、相机、录音笔、卫星电话等几乎已经成为了我们身体的一部分的采访装备,我们全部行李加起来足有80公斤!

当然,在阿富汗的“终极求生装备”是《古兰经》。最典型的《古兰经》救命的案例是,2010年8月7日,一个主要由西方人组成的医疗队在阿富汗东北部的巴达赫尚省和努里斯坦省的交界处被塔利班绑架,塔利班认为这个医疗队试图改变当地穆斯林的宗教信仰而将他们一一枪决。这个医疗队的阿富汗翻译在被塔利班武装人员用枪顶住后脑勺的时候,大声朗诵《古兰经》,证明自己是虔诚的穆斯林,结果他成为这次事件中唯一活下来的医疗队成员。从去年11月第一次去巴基斯坦采访,我俩就各自在背包中放着一本《古兰经》。

5.没有战地保险

上战场采访没有保险?打死我们也不信啊,但这是事实。

翻看国内所有的险种,根本就没有战地记者人身险。所有在华经营的合资保险公司以及本土保险公司的人身意外伤害险都会在免责条款上加上一句“战争、军事行动、暴动或武装叛乱期间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

我们曾经打电话给在华的唯一一家外资全资保险公司 询问意外伤害险的情况。我们开门见山地直接说明了我们要去阿富汗随美军采访的情况,问可以买什么样的保险。结果一个高级经理一直

只告诉我们她公司的赔付是多么痛快,并且向我们解释出门在外买份人身意外险是多么重要,当我们问到最关键的“如果在战场上发生什么意外,你们到底会不会赔付”的时候,对方推诿说:“这个是由我们负责赔付的部门决定的,事情没有发生,我这里不能给你做任何保证。”

跟着美军上战场:零距离解码战地美军(转帖连载3)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其实从报社领导到我们身边的朋友,每个人得知我们这次的采访计划后,都会问起我们的保险情况。我们老板胡锡进这次专门嘱咐了编辑部为我们购买人身意外保险。英文版的领导从我们去年11月去巴基斯坦采访开始,他就在我们递交的每份采访计划上都用红笔补充上“保险”两个大字,然后圈起来打一个重重的大问号。周围的朋友也无一例外,都会很关心地问到我们的保险事宜,但是当我们告诉他们我们出去没有任何商业保险的时候,他们都会瞪大了眼睛说:“不会吧?!”我们很清楚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这俩人有病吧?连保险都没有,去战场上玩什么命啊?

美军在给我们发邀请之前,也要求我们必须递交在国内上医疗保险和人身保险的证明。给美军如何解释作为战地记者的我们在国内买不到商业保险呢?最后我们找报社帮我们开了各项社会保险的证明,证明我们是环球时报社的正式员工,报社为我们在国内缴纳了社会保险,其中医疗保险每年报销额度最高为30万元,因重大意外伤害工伤保险每年报销额度为最高60万元。我们将其翻译成了英文,发给了美军。

6.遭遇阿克苏爆炸

2010年8月18日,我们从北京飞抵乌鲁木齐。8月19日,阿克苏发生了一起爆炸袭击事件。

2010年8月19日上午10时30分,阿克苏市依干其乡1名协警带15名联防队员巡逻至喀拉塔路与乌喀路T字路口(阿克苏市乌喀路多浪河以西50米处)整队时,暴力犯罪分子驾驶三轮摩托车冲向巡逻队所处位置抛出爆炸装置引发爆炸,致5人当场死亡、2人送医院抢救无效死亡、14人受伤,造成现场数辆警用摩托车及民用两轮电动摩托车被炸毁。伤者随即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事件发生后,阿克苏地区立即启动紧急预案,公安机关迅速封锁现场,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1名 在官方报道中避免使用“自杀式”和“恐怖袭击”这样的字眼。

根据我们之前在巴基斯坦采访过几起爆炸袭击事件和第一次去喀布尔时碰上的爆炸经历,发生在阿克苏的这起事件背后有着恐怖组织的影子。因为在我国境内这种“自杀式”的爆炸袭击尚属首次,虽然这个试图自杀的袭击者 报道中将其称为暴力犯罪分子 在即将爆炸的最后一刻弃车逃亡而被捕,但这种袭击方式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是最常见的。

8月22日,我们从乌鲁木齐飞抵伊斯兰堡。根据之前与巴军方的协调,他们安排了我们到距离南瓦济里斯坦部落区最近的一座大城镇德拉伊斯梅尔汗采访洪灾情况。在2009年10月底巴军攻打南瓦济里斯坦的时候,有将近6万名难民逃到了德拉伊斯梅尔汗躲避战争。巴军给我们展示的都是“军民鱼水情”的场面。但有两件事情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一是在我们去德拉伊斯梅尔汗的前一天,刚刚在南瓦济里斯坦部落区发生了一起清真寺爆炸事件,一名巴基斯坦前议员在袭击中丧命;二是在负责南瓦济里斯坦地区安全的巴军纳瓦兹准将给我们作简报的时候,虽然嘴里说的都是巴军如何奋力救灾,但他憔悴的眼神和桌上一幅南瓦济里斯坦的军事地图告诉我们,真正令他头疼的并不是洪水。

在伊斯兰堡的一个地区战略研究所的前研究员告诉我们,洪水给巴基斯坦带来的最大威胁并不是洪水本身,而是洪水造成的难民潮,原本被巴军压缩到一隅的巴基斯坦塔利班武装分子如今又可以混到难民当中,向巴基斯坦各地扩散。当我们向纳瓦兹准将委婉地问起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矢口否认,一再说南瓦济里斯坦的安全不是问题,全在他的控制之下,可是他又如何解释前一日发生的爆炸袭击事件呢?


跟着美军上战场:零距离解码战地美军(转帖连载3)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