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学者激辩:当代读经运动的是是非非  

2017-05-09 20:22:01|  分类: 文化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百年多前的中国,面对西方的坚船利炮,外来文化强势入侵,中华民族的自信心遭到前所未有的打击,甚至有人大喊着“把中国的线装书扔到茅厕里!”。1912年1月19日,官方第一次废除小学读经,读经渐渐被废止。中华民族世世相传,代代相守的经书被束之高阁,“四书五经”等字眼成为了迂腐落后的代名词。

一百多年后的中国,民族危难解除,国民经济迅速发展,欧风美雨猛烈冲击,人们面临着的精神失守、道德失范、价值失衡的危机。在这期间,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意识到经典教育缺失带来的严重弊端,开始重新捧起经典。

1994年,王财贵教授在台湾倡导“儿童读经”,由此掀起了声势浩大至今方兴未艾的全球华人读经运动;1996年,颜炳罡教授在山东大学开设“四书班”公益课程,至今已经坚持了20多年,为儒学在民间的广泛传播培养了众多有天下情怀的实践者;2000年,北京大学哲学系硕士逄飞创办一耽学堂,联合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央民族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六所院校三十余名博士硕士发起青年公益晨读活动,志在弘扬传统文化、振奋民族精神、改良社会风气、净化个体心灵,十几年来在全国各省已有170多所高校团委、社团、个人积极响应;2001年,深圳行政学院教师蒋庆申请提前退休,在贵阳龙场创建阳明精舍,志在为儒家文化复兴建立道场,培养真正能把握儒学真精神与真价值、能够有力回应时学挑战的儒学种子。二十多年来,从少儿读经班,到国学总裁班,从高校读经社团,到民间自发组织,各种读经活动犹如如雨后春笋般欣欣向荣,蓬勃发展,大有燎原之势,读经现象蔚为传统文化复兴的国民运动。

然而,民间读经活动有的健康茁壮地开枝散叶,开花结果;有的则过于激进,有拔苗助长之嫌;有的鱼龙混杂,把迷信糟粕当作经典来弘扬;还有的是古非今,大有全盘复古的意味。2016,《一个读经少年的来信》引爆舆论,人们纷纷反思,在国学火热、文化饥渴的今天,我们究竟要如何去读经?

近日,来自全国各地的近百位专家学者、研究生、传统文化推广志愿者、社会贤达齐聚尼山脚下的尼山圣源书院,参加由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济南市传统文化研究会等共同发起的“经典诵读二十年反思与展望学术研讨会”。与会者或参与过经典诵读活动,或从事过经典诵读的推广,或正在进行经典的研究,他们是当代读经活动的亲临者。他们试图针砭读经运动中的时弊,共同探讨读经的新模式,探究读经的新路径,探索读经的新方法。

“经典诵读二十年反思与展望学术研讨会”与会人员合影

为何读经:经典诵读必不可少,但只读经典是不行的

“经典诵读是必不可少的,对于人格培养来说,我认为经典诵读就是血液。少不了,不能抽干了重换!”来自曲阜师范大学孔子文化研究院的傅永聚教授有着多年的儒学推广经历,他对于读经现象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一步一步,从民间到官方,从偏离到主流,从器下到形上,从制度到工程。我们说传统文化的春天来了,读经就大量地去读!没有问题。” 

读经不是一种情怀,不是行为艺术,读经是有目的的,不是为了读经去读经。那么读经的目的是什么呢?几位教授有不同看法:

来自山东大学哲学与社会发展学院从事基督教研究的谢文郁教授说过“不读《中庸》就不配做中国人!”,谢文郁教授认为经典承载的是天意,这是读经要传承的:“我们为什么要回到经典,经典不仅仅是文字,我们要体验它跟我们生存的关系,我们一代代相传,并不是很简单就能体会到经典传承的东西,经典里有一些深远持久永恒不朽的东西,这就是天意,我们在读经典的时候,要从里面寻找天意。孔子在杏坛施教的时候招揽学生,不是学手工艺不是学怎么种田,不是做具体的事,而是他们要干嘛呢,他们要去体贴天意。”

长期从事儒家哲学研究,民间儒学、乡村儒学推广的颜炳罡教授对读经的目的有不同看法,他表示:“读经的目的就是培养一个正常的人,过正常的人的生活。我有一个不恰当的比喻,我说儒家的经典,它像水,它像空气,它没有任何颜色。它又无界不及。他又到处存在和弥漫。这就是儒家的常道啊!道家的东西可能像啤酒;佛家的东西可能像茅台,他们都很有用。但是呢,它适合于重口味的人去喝,它们不能让人人都饮用,时时饮用,这是第一。他虽然非常名贵,但是你喝它可以做人,你不喝它也可以做人。儒家的经典,像水,极为普通,不去喝它,不去饮它,你就无法生存,就无法做一个正常的人,所以儒家的道就是人伦日用之道,就在人伦日用当中。”

来自台湾慈济大学宗教与文化研究所从事中国哲学,中西比较哲学,宗教哲学研究的林安梧教授认为读经是要明理:“读经的目的是为了明理,懂道理。所以如果经典的文字,道理不通,那就要检讨,有一些道理随着时代会有些变迁也会变化,所以并不是经典的东西是一成不变的,一定都是对的,而是可以检讨的。不要以为你背了多少经典,你就能成圣成贤。成圣成贤不是背经典背出来的,它需要明理,去做事去实践来的。” 

山东大学高等教育研究中心从事教育学研究的黄海啸教授对盲目读经感到忧虑,针对当下读经方法的刻板单一化、读经功能庸俗化、读经性质复古化等乱象,黄海啸认为在今天我们的读经要讲究科学化,要借鉴西方的教育理论,研究技术路线,使得经典教育能普遍化。她举例说“刘师培先生的国学根基非常厚,他是少年英才,非常聪明,但是后面他的性格这么多元,出现了很多的偏差。我们的儒学,我们的国学,可能对我们现代的学生和青年,只是他知识的一部分。”她认为当下最重要的是怎么把国学融入到现代的教育体系当中去,这样才能保证教育的科学性和有效性。

怎么读经:青少年儿童如何读经?要不要老老实实读经?

当下一些民间教育组织鼓吹让学生大量纯读经,从娃娃抓起,越早越好,越多越好,在读经过程中,不作讲解,不许提问,不鼓励孩子发挥想象力,也不与孩子互动,这些不顾孩子的心理成长规律,不加甄别地把经典往孩子脑袋里灌输的现象让学者们感到忧虑和痛心。

资料图

临沂大学文学院的牛嗣修老师认为原始机械的读经活动完全违背了儿童教育的规律和经典教育的初衷,它难以发挥经典的功用,不但无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而且造成了众多学子对传统经典的厌倦和疏远。同时,单纯的读经只是对经典的消极传承,也无法参与当代社会文明的构建。

孩子是祖国的希望,儿童读经更是中华传统文化复兴的希望,儿童应该怎样读经?老老实实读经错了吗?

林安梧教授表达了他的意见:“老实读经是对的,但是不是果真能做到老实?不是说我只光读,光读不一定老实,它可能是虚的,飘的,空的。老实这两个字是很好,老老实实。老就是能够持续,实就是具体落实,所以我是觉得,想一个可以具体落实又能持久的方式,这是老老实实读经。”他认为中国人的经典非常丰富,《四书五经》这是经典,《老子》、《庄子》也是经典,佛经像《金刚经》、《六祖坛经》也是经典。但不是所有的经典都适合小孩,儿童读经要符合孩子的天性来开展,诵读是很重要的,讲习也是很重要的:“读古文,一定要感其意味,体其意蕴,再明其意义。”

来自河南大学哲学与公共管理学院的赵炎峰老师分析了老实读经被异化的原因:“儿童读经运动所引起的争鸣,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一些践行者、支持者和跟随者的跟风行为导致‘读经’活动的异化,脱离了其内在本质。十余年来的争鸣,争鸣的对象恰恰是社会上异化的‘读经’行为。在一些商业推手的推动下,各种国学、读经培训班、夏令营、私塾等,着汉服、行古礼、诵经典等层出不穷,早就偏离了‘读经’的本质。”

颜炳罡教授反对不加甄别地读经,特别是反对把一些怪力乱神的东西当作经典来读,他主张经典诵读要以儒家经典为主:“列入经典体系标准是什么呢?它的标准就是能不能为这个民族提供常理常道,反应常理常情,经典之中有没有那个民族文化的DNA。我们认为,佛经也好,道经也好,古兰经也好、基督教的新约旧约也好,都指向的是一个特别的信仰群体,但是儒家的经典,不是指向特殊的信仰群体,它指向所有的人。无论你信仰基督教,还是信仰道教,还是信仰佛家,但是你首先要做一个人,做一个人就要懂人之常,人之常道、人之常情,就需读儒家经典。个人信仰的经典,那是某个人的信仰问题,那是信仰者的自由,但一个人没有权力把自己的信仰强加给孩子,强加给青少年。”对于当下一些读经乱象,他痛心地说:“让幼儿园的孩子去读《道德经》,让两岁的娃娃跟着复读机去背‘六十四卦’。那不是读经,那是在不断地让祖国的花朵来讨厌我们的经典啊!”

来自山东师范大学齐鲁文化研究院从事道教研究的赵卫东教授有不同的看法:“这个幼儿园的孩子是不是该读《道德经》,这个问题呢,我还是有不同的看法。经典是不是都是儒家经典?佛教经典该不该读?道教经典该不该读?是不是该从幼儿园读?不是只有我们成人了,才可以读佛教经典,或者是《道德经》。对这个问题,我还是要保留我的意见。”


无论是诵读什么样的经典,儿童读经教育都不应当机械刻板化,要把孩子当作人来教育,因为人不同于存储器,是简单地存入取出,人的教育是春风化雨的过程。

来自山西大学哲学社会学学院的李细成老师既从事着大学生通识教育,又带领过儿童读经,他说:“教小孩一定要建立在小孩轻松和愉快的基础之上。不管是做家长还是做老师,不可以强迫小孩一定要去怎么怎么样的。孩子不喜欢背经怎么办呢?不喜欢这一部经典,不意味着他所有的经典都已经给他关上门了。比如说我们可以考虑从《史记》入手,《史记》里面的人物故事非常的精彩,几乎没有孩子不喜欢的。孩子从《史记》进去之后,在他再回到经典里面来,他就很亲切了,他不会反对的。所以这是一个技术问题,不是说非要强迫他去读经,我们转一个弯儿又回来了。”

“经典诵读二十年反思与展望学术研讨会”现场

诠释经典:读经万能吗?读了不懂,学了不用可以吗?

“2014年8月至15年6月期间,我足不出户11个月,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包本背完了二十万字。这是一段极端孤独的历程。毫无意义的机械背诵给我带来越来越冷静的思考。我的疑虑也越来越深。读经界一直在极力宣传‘读经万能论’。亲身经历的事实且不说,经典中为什么也找不到一句类似的说法?”惟生在《一个读经少年的来信》中问道。他对自己读经遭遇的披露引起了关心民间读经活动人士的强烈同情,读经是万能的吗?全日制读经能培养出圣贤吗?经典能不能言说讲习?怎么把吸收经典的智慧运用于当下的生活?学者们对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批判与探讨:

“我觉得任何的读经教育,都不应该脱离现行的体制。我们如果说脱离现行的教育体制,去进行私人经典教育,实际是不能够融入当代人的社会生活。如果说他即使培养出了一群精神贵族,这群精神贵族也只能是孤芳自赏。就是说,‘一个读经少年’那样的情况,会不断地呈现。这不是我们读经所期望的,这是我们读经的一种悲哀。”颜炳罡疾呼到,他非常反对读经万能论:“做企业他仅靠经典诵读,他就能够把企业做好吗?不一定。当初我们一起读经典有好多是学数学的,生物系的、物理系的、化学系的,有的出国了,到国外去读博士、博士后。但是经典能够解决他的数学、生物、物理、化学问题吗?那肯定解决不了。我弄个周易八卦六十四卦,所有的数学问题都解决了?那是不可能的。”

经典诵读要配合着经典的讲习一同推进,脱离了时代的经典诵读是无益的,来自聊城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从事论语学史研究的唐明贵教授强调经典诵读是古为今用,要合乎时代,他说:“每一次对传统经典的解释都是一次承传。如果没有这些儒家学者的合乎时代特征的诠释、疏解、阐发,那么这些经典只不过是一些死的毫无生气的物质载体而已。”

傅永聚教授也强调要以发展的眼光来看待经典,而不是去泥古、复古:“如果儒家总是原来那个样子,那么儒家没有今天。我们现在的儒学包括我们现代新儒学,都是在不断的发展。不能封闭在那个地方,经典诵读要把完整的、科学的、符合时代的,这样一些东西教给孩子。” 

“经典诵读二十年反思与展望学术研讨会”现场

林安梧教授坚持三十年来不断地来讲习三教的经典,他说:“《老子》我讲起过超过六十次以上,《论语》讲习过十多回,《易经》完整的讲习过三回以上,总体来讲,《金刚经》我讲习过四回以上,《六祖坛经》两回以上。”在他看来通过不断的讲解,明白经典中蕴含的道理,才能使经典切入当下生活:“在讲述的过程中,我主张将经典的话语,通过现代的生活话语与现代学术话语传布出来,比如智仁勇怎么讲呢?智是清明的脑袋,仁是柔软的心肠,勇是坚定的意志,这样一般都可以听懂。”

来自齐鲁师范学院政治与社会发展学院曾凡朝教授认为,经典诵读应该是面向世界文明,面向当下社会开放的,当代的读经,应该是带着对生命的关怀。

什么形式:宗教化还是进入国民教育体系?民间力量还是政府推动?

赵法生教授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从事宗教学研究,他在长期推广乡村儒学的过程中不断思索儒学如何在乡村扎根的问题,他提出儒学、读经的推广可以有宗教的形式:“福建莆田有三一教,三一教是目前唯一合法注册的儒教。那个地方搞法事,超度的时候要读十卷经。其中一卷是《大学》。他要给亡魂超度,要读《大学》,而且要唱经的。我觉得这样的话,如果儒学有这样一个体,就能够在民间扎下根。”他认为中国乡村和社区,包括北京上海的社区,缺乏一个公共教化和文化空间,因此他主张重建乡村教化体系,他说:“去年在这开了个乡村儒学的会议,华中科技大学的四个教授调查,湖北荆山农村老人自杀率达到百分之三十。但是他们调查发现,发现如果那个村里有棵千年老槐树,老人自杀率陡然下降。”

神道设教也是儒家的传统,那么重建儒学的教化体系是不是要用宗教信仰的形式呢?“我要打击一下赵法生老师”,来自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从事儒家哲学研究的陈晨捷老师对于儒学宗教化有着忧虑,他说:“我就是莆田人,这个三一教我有所了解,我们村里就有一个三一教的教堂。他实际上跟其他的佛教跟其他的宗教并没有什么区别。这样的所谓的信仰背后,实际上是一种利益的动力,比如说孟子说只有士无恒产还有恒心,普通老百姓,没有恒产就没有恒心。所以对这个利益的态度,对普通老百姓来说非常重要的。这是儒家宗教化要面临的问题。”

“经典诵读二十年反思与展望学术研讨会”现场

聊城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的刘伟老师认为,儒家到底是不是宗教一直存在着争议,现在也未统一,也可能会继续争论下去。但有一点是公认的,那就是儒家带有宗教性。他说:“我博士做的是宗教学,人要有信仰,通过诵读经典,可以把经典的精华融入到你的骨子里,潜移默化影响你的行为。”

济南仲尼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肖卫东老师长期为游客讲解文庙文化,他认为文庙是一个可以让人快速对文化产生自信,产生热爱,产生信仰的地方。在他看来大成殿是在参观者的心里建一座大成殿,用来供奉自己的生命理想和追求。他说:“大成殿它本身是一个四合院样子的,其实不是一个四合院,如果你要是仔细去感受的话,大成殿和周围的建筑,就是一个老人,在那里张开翅膀,在欢迎他的孩子回家。所以说,那是一个家园,是你生命的一个家园。” 

如果说个人采用何种方式读经是个人的选择,那么对于做经典诵读推广的老师来说,要思考的问题更多,来自山东青年政治学院思想政治理论教学部,也从事乡村儒学、社区儒学推广的张颖欣老师带着她的困惑来到了会场:“我从2013年开始,跟着颜老师在民间做读经的推广。我有一个特别大的困惑,我们今天的中国社会的阶层分化非常地严重,城乡之间的生活水平有着非常非常大的差异,有很多时候当我去讲习的时候会遇到这样的问题:同样的一个理论,在不同的地方,我们不能够很简单地拿来用?比如说孝文化,它在农村很缺,我们可以用,但是在城市的很多独生子女家庭,很多的独生子女已经被家长绑架得没有任何的这种思考和自由,在这种时候,如果我们再去给他讲孝,它就成为一种道德绑架。那像这样我们该如何去做?”

曾凡朝老师对张颖欣进行了回应:“孝是一定要教的,但教育孩子孝是不是道德绑架,这牵扯到一个怎么教孝的问题,所以不是说对独生子女进行孝道的教育就是道德绑架。”

“经典诵读二十年反思与展望学术研讨会”现场

对于读经的形式,李细成老师有不同看法:“我认为将颜炳罡教授的‘四书班’公选课与国学院、儒学院或大学通识教育相结合才是最具系统性、可操作性、可复制性的理想模式。可以避免读经活动的种种弊端,既能培养传统文化的优秀种子,又能持之以恒且日益推进,在不影响大学生对当代社会与古代社会实事求是地了解的基础之上,将传统文化精髓与现代社会优势相结合,培养出来的优秀人才。无论是将来作为教师还是作为家长,都能较好地解决儿童读经运动中‘讲解不足’的弊端”。

在推广华东政法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陈代波认为大数据时代的来临或许让传统文化经典大众化迎来曙光:“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手机这一移动式通讯工具获得了更广泛的应用,移动式学习、碎片化学习、微课程个性化学习、量化自我学习等建基于移动设备的新型学习模式正在不断普及。传统文化经典的阅读倘若能够利用手机这一平台,逐步推进学习的移动化、碎片化、个性化和自我量化,无疑会大大推进传统文化经典的大众化进程。”同样黄海啸教授也强调,通过新技术新工具,把优质的教育资源共享出去,比如MOOC。

“经典诵读二十年反思与展望学术研讨会”分会场讨论

颜炳罡教授近年来一直在积极推动国学一级学科的建立以及中传统文化课程进入中小学,他说:“如果读经永远在体制外,那么经典不可能成为中国人主流的价值观。刚才林(安梧)教授说得挺对,因为我们的教育出了好多的问题,迫使一群孩子,逃离现行的教育体制,无可奈何地走向了非体制化的读经教育。所以我们对体制内的教育,今天要进行反省,进行反思。但是脱离现行体制,孩子没有学籍,未来就会出现种种问题。”

唐明贵教授提出,读经在体制的内的体系化其实已经开启了,现在最重要的是培养师资的问题:“我觉得现在体制内已经给大家建立起了一套系统化的东西,现在我们所面对的就是如何来编写合适的教材、培养师资队伍的问题了。再者,我觉得你若是真正地培养孩子对经典的兴趣,可以上兴趣班,假期可以对他进行培养,我觉得这是可以的。”

民间读经发展如火如荼,政府也在积极推动传统文化的全面复兴,2017年年初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要求对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有关工作作出制度性安排。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