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跟着美军上战场:零距离解码战地美军(转帖连载2)  

2017-05-06 22:02:40|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说服了五角大楼和北约(1)

2010年9月1日晨7时55分,我们比约定时间早了半个小时站在阿富汗喀布尔国际机场国际安全援助部队(驻阿联军)专用机场大门前。

这是半年内,我们第三次到喀布尔 一个比华盛顿和纽约离中国更近,却远不如华盛顿和纽约为大多数国人所熟知的城市 进行采访。

2010年3月初,我们首次叩响驻阿联军大门时,却吃了闭门羹,被人以“无内部人员接待”为由拒之门外。时隔半年,通往机场大门一侧的道路比我们第一次来的时候修得更加宽敞和平整了。此时,我们拿着随军采访邀请函,扛着80公斤重的采访设备,再次站在军用机场大门前回首一切时,不禁感慨万千

当我们第一次踏上阿富汗这片土地时,正值以美军为首的驻阿联军与阿富汗国民军,在阿富汗南部赫尔曼德省的马尔贾地区发动代号为“共同行动”的大规模战役。

美国总统奥巴马在2009年12月1日宣布向阿富汗增兵3万人,并计划在2011年的夏天开始从阿富汗撤军。马尔贾战役是奥巴马宣布增兵计划后的第一仗,对于美国将来在阿富汗的战略部署至关重要,而且这场在中国西部大门前的战争已经打了整整9年,但却鲜有中国人知道这场战争的实际情况,也从来没有中国人能近距离目睹美国军队在阿富汗的作战。

我们突然冒出一个念头:申请随驻阿富汗美军地面部队进行嵌入式采访!

这个念头把我们自己也吓了一跳,因为自2003年伊拉克战争之后,再也没有中国媒体有机会对美军作战部队进行采访。即便在伊拉克战争期间,虽然有中国媒体对那场战争进行了采访,但除了只被允许待在航空母舰有限的空间内,或者随美军外延基地进行采访外,新中国媒体还从来没有获得过美国的许可,对一支地面作战部队进行贴身的随军采访。

我们的老板,波黑战争时著名的战地记者胡锡进对我们的计划非常支持,有浓厚战地情结的他明确表示:“只要申请成功,环球时报社全力支持。”

然而,此时的我们对申请流程一无所知,抱着一探究竟的念头,我们来到了喀布尔的驻阿联军总部。

驻阿联军总部的围墙被一个个2米厚、5米高,上面还架着1米多高带电铁丝网的水泥墩包围着,任何外来车辆在距大门50米之外就被拦了下来,访客只能步行前往。我们去的那天,在门口执勤的是一个英国兵。在我们说明来意之后,他用很不解的眼光看着我们说:“联军媒体中心不是在机场那边吗?”

好,那就去机场!

我们租了辆车好不容易才打探到喀布尔国际机场驻阿联军专用机场。当天警戒大门的是一个班的德国士兵。在查看了我们出示的记者证之后,德国大兵发问:“你们提前联系过吗?里边有没有人出来接你们?”

拜托,我们连媒体中心是什么样都不知道,跟谁联系去啊?

“我们是第一次来喀布尔,也是第一次跟驻阿联军联系,所以想去媒体中心去拜访一下负责人。”

“根据我们的规定,没有人接,你们不许进!”

“谁都有第一次啊,要不怎么认识人?”

在我们的一再坚持下,德国大兵同意打电话给媒体中心,转达我们俩的要求。接下来是漫长的等待。那个德国大兵打完电话后就继续检查从基地大门进进出出的车辆和行人。所有的人 包括在基地内打工的阿富汗当地人 都将出入证挂在明显的位置,即便如此,在走向大门的时候,所有人的双手也都要放在哨兵一眼能看清的地方,以示没有携带武器。进基地的车辆都必须在大门外50米处停下,执勤的德国兵会用高倍望远镜进行观察,确认来车有联军颁发的特别通行证之后,才会打开绿灯放行。

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带班的德国大兵又打了四五个电话,虽然听不大懂他们所说的事,但我们大概知道他确实想帮眼前这两位不速之客,可惜我们得到的最终回答是:“对不起,你们不能进去!”

直到我们随军成功后,我们才算明白了为什么首次沟通会以失败告终:第一,驻阿联军

由49国的军队组成,各国军队都承担不同的职责并有独立的指挥系统,互相协调颇费周章;第二,即便是那天放我们进去了,从大门到基地核心地带光开车就得20分钟,如果没有人开车带路,根本不可能知道媒体中心在什么地方,不过,这些都是后话。在离开机场大门前,德国大兵给了我们一条很重要的线索:你们可以到驻阿联军的官方网站上看看,那上面应该有国际媒体申请随军报道的全套流程。

回到我们下榻的喀布尔香港饭店,登录驻阿联军的官方网站,上面果然有全套的媒体注册和随军申请流程,不过要提交的文件中有很多是我们在喀布尔无法完成的,比如说报社介绍信,需要报社领导签字同意的“生死状”,以及中国保险证明等,于是我们决定先回国再作计议。

此时,马尔贾战役的主要战事基本结束,以美军为主导的多国部队在马尔贾只遇到了零星的正面抵抗,绝大多数时候还是陷入了应对“地雷战”的困境之中。同时,有消息称,美军计划在2010年6月份对坎大哈 塔利班运动的发源地发动更大规模的军事行动,由此看来,马尔贾战役只是在阿富汗南部的一次演兵,美军玩的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的招数。

一回北京,我们立刻按照驻阿联军的要求准备材料,从护照到记者证的复印件,从报社介绍信到医疗保险的证明,从媒体信息注册表到随军生死状,我们花了足足两周时间才把这些材料备齐,申请了驻坎大哈的联军南方司令部的随军采访,另外还申请了巴格拉姆空军基地的随军采访作为后备,然后将这些材料做成电子文档,压缩并通过邮件发送到联军专用的电子邮箱。

一切完成之后,我们长出了一口气,心想:这下应该能赶上6月份的坎大哈战役了。谁知,这一等就从4月初一直等到了5月中下旬,我们每天都打开邮箱查邮件,各国驻华使馆的活动通知像柳絮一样飘来,可就是看不见来自驻阿联军的邮件。按照网上留下的联军媒体中心的号码打过去,也总是打不通。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