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五彩俄罗斯—— 二战苏联女英雄图册  

2017-05-28 16:26:11|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金星奖章和列宁勋章
在早期苏联英雄称号的获得者被授予两样奖章——金星奖章和列宁勋章。图A1和A2中的金星奖章展示的是1型版本(早期的带绶带的版本),它授予于1939年8月1日至1943年6月19日。晚期带绶带的版本——2型版本于1943年6月19日开始使用,从那时起直到1991年苏联解体它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1型的绶带相比2型要短。它的金星部分重21.5克,采用950纯度的黄金制作。金星的背面带有古斯拉夫字母 “苏联英雄”的字样,往上则是戳印的数字编号。小的矩形挂框上覆盖着一片红色绶带。绶带背面用支撑板固定,这块板子用镀金的纯银制作。奖章上旋钮的螺钉穿过制服后用圆形螺帽固定。金星奖章最初由列宁格勒造币厂生产,1945年伟大卫国战争结束后它改由莫斯科造币厂生产。
1930年4月6日开始设立的列宁勋章拥有六种主要的款式,图中的是第4款(白色列宁头像版本),它于1936年6月11日至1943年6月19日之间颁发。白金制作的列宁头像被置于圆形的珐琅质灰蓝色背景之上,在外面围绕的则是一圈麦穗和一面写有金色“列宁”字样的红旗(珐琅质)。列宁勋章由950纯镀金制作,勋章背面与旋钮同心的下方文字是造币厂的名字(Monetny Dvor造币厂或Mondvor造币厂),而旋钮上方则是戳印的数字序列号。图中这种带背后旋钮的版本后来被第5型版本所取代,后者采用五角型的绶带来悬挂勋章。5型勋章于1943年6月11日开始采用直到50年代早期。

B:游击队员玛利亚·莫尔林卡蒂(Mariya Melnikaite),立陶宛东北部,1943年7月
1943年7月7日的早晨,玛利亚·莫尔林卡蒂正在执行警卫任务,她的两名游击队同志正在铁轨上埋设炸药准备炸毁半个小时后通过的军列。他们在立陶宛东北部Utena地区距离Dukstas火车站10公里的地点执行任务,而他们所在的地区是德国为在拉脱维亚和白俄罗斯的战争提供支援的一处重要的铁路运输枢纽。为应对这一地区游击队的活跃表现,德军频繁地进行地面巡逻并辅之以飞机侦察。这让这次破坏行动成为莫尔林卡蒂和她的小组的最后登场。他们在第二天早上被抓获并被杀害。
图中莫尔林卡蒂穿平民服装和厚重的靴子。她手持一把缴获的德国MP40冲锋鎗,这是游击队员的最爱。因为每分钟500发的低射速让它的后坐力较低因此很容易操作。这种枪使用32发装弹夹,在保持清洁的情况下它是非常可靠的武器。图中她的男同志的穿着和普通工人一样。右边的年轻人装备一支使用7.62x54毫米子弹的莫辛-纳甘步鎗,这是卫国战争中苏军的标准步兵用步鎗。这种枪使用5发装弹夹,采用拉栓装弹并具有极大的后座力。左侧的老者则宁愿使用波波莎41(PPSh-41)冲锋鎗。游击队员们大多是拥有武装的平民,他们的行动从暗中破坏到游击战无不消耗着德国人在当地取得的战果。他们还非常有组织性并直接接受莫斯科的中央统帅部的领导。在伟大卫国战争期间,有超过8万人加入这些非正规武装。而当他们遭到逮捕后,所遭受的是严刑拷打甚至会被处死。

C:“夜之女巫”玛利亚·斯米尔诺娃(Mariya Smirnova),第46“Taman”近卫夜间轰炸机团,1944年5月
第46“Taman”近卫夜间轰炸机团的上尉中队长玛利亚·斯米尔诺娃仰视天空查看天气,而一名机械师正在检查她的飞机的发动机。这一天是1944年5月4日,几个小时之后她和她的战友们将开始执行她们的第一次夜间任务。德国人在克里米亚的塞瓦斯托波尔附近的赫尔松角集中了大量的地面部队和物资补给。苏联空军面对的是到处都是的轰炸目标和一大批探照灯加防空连所组成的强大防卫火力。帆布包裹的木质波利卡尔波夫(Polikarpov) U-2/Po-2双翼训练飞机在1928年首飞。这种飞机非常轻,起飞和着陆距离也很短。虽然非常容易操作,但它非常慢,最大速度只有150公里/小时。它能携带1枚250公斤的炸弹或2枚100公斤重炸弹(每边的机翼下),在发动机关机后它可以安静滑行到攻击目标上空实施轰炸。
图中斯米尔诺娃穿立领的M1943 gymnastiorka式套衫式上衣,上衣的肩章显示了她的上尉军衔。棕色皮制飞行头盔带有轻便的缎面衬垫和圆形的耳机盖子,这是三四十年代使用的通常款式。飞行护目镜采用玻璃镜片和橡胶镜框。她的军官用皮腰带上的皮制手鎗套里放着7.62毫米口径托卡列夫手鎗,这是一种基于柯尔特-勃朗宁手鎗设计生产的一种手鎗。作为苏联军队的标准配枪,它的可靠性非常好。一只额外的8发装弹夹则装在附于手鎗套的弹夹袋上——女飞行员发誓她们永不做俘虏,并将最后一颗子弹留给自己。她的马裤采用毛料华达呢制作,前部带斜开口的口袋,后臀部也带有口袋。

D:狙击手柳德米拉·帕夫柳琴科,普斯科夫地区,1943年冬
1943年冬的某天,爱沙尼亚附近的普斯科夫地区的一处建筑废墟中,柳德米拉·帕夫柳琴科正潜伏着等待她的下一个目标。伟大卫国战争中,苏德双方都声称他们的狙击手杀伤了大量的目标。和德国人一样,苏联狙击手也配备一名瞭望员,两人在特定地区形成独立的工作小组。瞭望员携带冲锋鎗和望远镜,他(她)的任务是侦察地形和为处于狙击阵位的狙击手提供警卫。
图中柳德米拉·帕夫柳琴科中士身穿两件式雪地迷彩服。外套和裤子由白色棉布制造,套头帽用细绳或绳索系紧。这套迷彩服还搭配一对分离出来的白色手套,手套的食指独立出来从而不妨碍使用者扣动扳机。这身外套里面是一身制式军常服。它的一侧带有巨大的斜开口口袋来放弹药袋和其他装备。雪地服不具有防水功能但能够防风,而它们有时是在当地生产的。帕夫柳琴科的武器是使用7.62x54毫米子弹的托卡列夫SVT-40半自动狙击步鎗,并搭配一支PU 3.5倍望远镜。出于可靠性的考虑,经验丰富的狙击手首选使用老式的莫辛-纳甘手操狙击步鎗,然而,帕夫柳琴科使用SVT-40步鎗仍然成为了顶级的女狙击手,她的纪录是毙敌309人。

E:机鎗手曼殊克·马梅托娃(Manshuk Mametova),涅维尔地区,1943年10月
1943年10月15日,在白俄罗斯边境附近可以俯视涅维尔古镇的一处战略高地上,第21近卫师的上士曼殊克·马梅托娃困于面对敌人压倒性优势的绝命战斗中。在两个机鎗阵位和有效的迫击炮火力的压制下,一大波德国步兵冲上高地试图夺取她的阵位。马梅托娃的头部被迫击炮的弹片击中流血,她知道自己已没有退路,所以计划尽她所能更多地消灭敌人。
图中马梅托娃上士身穿telogreika式加厚上衣。这种服装非常暖和,与之搭配的则是行军用加棉马裤。上衣的肩章指示出她的上士军衔。在野战中许多苏联女军人将头发剪得很短。身上斜背波波莎41(PPSh-41)式冲锋鎗的她在自己的棕色义务兵用腰带上固定着装这种枪弹鼓的弹药包。
马梅托娃操纵着苏联造1910年款马克西姆机鎗,它采用7.62x54口径子弹,安装在索科托夫式(Sokotov)机鎗架上。枪管上套带完整凹槽的水冷套管的这种机鎗使用织物弹链,它右侧装弹,每分钟的射速在520发到580发之间。带有钢制护盾的这种机鎗经常在野战中被丢弃,原因在于它非常笨重,防护力差并且可见性高。

F:坦克驾驶员玛利亚·奥克塔波斯卡娅,维帖布斯克地区,1944年1月
奥克塔波斯卡娅上士和她的1943年版T-34中型坦克的成员交流着进攻德军炮兵阵地的计划。敌人正盘踞在白俄罗斯维帖布斯克地区的Shvedy村。玛利亚和她的战车成员们查看地图来确定他们的位置,而她手指的正是目标的方向。这一天是1944年1月17日,气温处于零下,冰雪覆盖着大地。在距离目标12公里远的地方,他们的部队停下来准备最后的进攻,而这也将是奥克塔波斯卡娅的最后一战。她的坦克重28.5吨,最大速度可达55公里/小时。车上四名成员分别担负驾驶员兼机械师、机鎗手兼无线电报务员、车长和炮手的职务。相比德国的Panther系列和虎式坦克来说火力和装甲防护略逊一筹,但苏联人的战术是以量取胜。
奥克塔波斯卡娅和同车战友们戴M1941式坦克兵头盔,它采用帆布制作,带有白色毡内衬和矩形的耳机护盖。在寒冷的冬天作业时,他们穿棕色华达呢制作的制式坦克兵外套。这种外套有羊毛内衬、毛翻领和拉锁加扣子的前开襟设计。坦克手们在固定在腰带上的手鎗套里放他们的托卡列夫手鎗。他们的靴子则是标准型黑色筒靴。每名坦克手还拥有隔热的皮制手套来应付像抱持滚烫的炮弹壳这样的工作。

G:医生玛利亚·波洛维琴科,库尔茨克战役,1943年7月
玛利亚·波洛维琴科上士拖着一名受伤的中尉到附近的一处弹坑中躲避,时间是1943年7月14日,库尔茨克战役激战正酣。在面临德国坦克群扑面而来的可怕处境下,她在用一枚反坦克手榴弹击中敌军坦克后做出了最终的英勇举动——用身体去阻挡敌人的坦克以保护那名受伤的军官。玛利亚最后被榴弹的弹片击中身亡,而她所保护的军官幸存下来。作为每个排中重要成员的野战医生因为他们的勇敢表现而广受尊重。根据日内瓦公约,医疗人员只能装备保护自身以及伤员或病人安全的武器。女性医务人员从没有接受过作为战斗人员的训练和武装,但是,她们在战场上设法获得武器并学会使用它们“来保护伤员”。
在图中,波洛维琴科上士穿土黄色棉质华达呢制作的M1943套头衫式上衣和土黄色裙子,头戴卫戍部队用棉制军帽,帽子上带小的绿色布制五角星。在1943年,苏联开始给他们的女军人配备裙装。不是所有女性都穿它们,这取决于当地的后勤供应条件。波洛维琴科的左臂上佩戴红十字臂章,肩章则展示着她的上士军衔。义务役军人用的织物/皮革制腰带以及皮靴(上部和帆布浸渍在一起)也出现在她的身上。野战医疗包有可能是帆布制的,也有可能是皮制的,它里面可以携带充足的防止伤员陷入休克的止血药品和绷带。

H:王牌战斗机飞行员莉迪亚·利特维亚克(Lydia Litvyak),科特尔尼科夫(Kotelnikov),1943年3月
1943年3月1日,莉迪亚·利特维亚克少尉在驾驶她的雅克I型战斗机在科特尔尼科夫的基地着陆后向祝贺她的人群挥手致敬。她这么高兴是有原因的,因为她刚刚同尼克莱·巴拉诺夫少校一起击落了一架Fw 190战斗机,这也成为她所击落的第6架飞机。雅克I是一种极易操作且在低空战斗性能优良的飞机。它能够迅速地被半熟练的工人以最小的材料(机翼由外侧夹板的木头制作,其他的大部分表面则用帆布覆盖)来组装,低质量的材料和工艺往往导致机翼和尾翼变形。这种飞机的最大速度达到580公里/小时,升限可达1万米。它装备一支穿越螺旋桨发射的20毫米口径航炮和两挺装在机鼻部位的7.62毫米口径机鎗。虽然逊于德国的Me 109战斗机,但轻巧的重量让它拥有了超凡的机动性。
图中利特维亚克穿带毛领的厚内衬帆布飞行服。这种标准的冬季服装不具有防火功能,但它却可以在没有加热装置的苏联战斗机座舱中创造舒适与温暖的感觉。在飞行服下面穿制式军常服的她头戴棕色的1936年版皮制飞行头盔,飞行头盔带有装耳机的护耳。飞行护目镜是空军、装甲兵和摩托车手的标准版本。利特维亚克系着军官用皮腰带。牛皮护腿是临时制作的以保护她的穿着羊毛内衬皮靴的腿脚的温暖。飞行服的两个臀部口袋的其中一个里放着她的托卡列夫手鎗。战斗机飞行员都使用可当作坐垫的降落伞,降落伞背带则没有快速拆卸装置而只是简单地使用钩子固定。

00.jpg (19.29 KB, 下载次数: 6)


00.jpg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