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跟着美军上战场:零距离解码战地美军(转帖连载5)  

2017-05-13 15:04:04|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亲眼看到的塔利班

英国《卫报》记者克鲁斯是我们这次在战场上遇到的战地记者之一。他2009年年初通过曲折的联系渠道,获得了一个采访阿富汗塔利班武装的机会,在阿东南部山区,和塔利班武装人员共同生活,他与我们交流了他的罕见亲历:

我们要接触的塔利班归属于贾拉鲁丁·哈恰尼。哈恰尼是当年阿富汗抗苏著名将领,也是塔利班政权的重要领导人之一,与塔利班最高领导人奥马尔关系密切。经过20多年的苦心经营,他目前掌控着阿东南部的霍斯特、帕克蒂亚和帕克蒂卡三省,势力影响到巴基斯坦的部落地区以及海湾国家。

我们和接我们的人相约在离巴基斯坦边境不远的一家路边餐馆见面。那个餐馆外表看起来破破烂烂,毫不起眼。这里与阿富汗的许多地方一样,存在着一条不成文的通行“规则”,早上9点到下午4点,主要道路归政府控制,而其余的时间则属于塔利班。因此,我们将要在这里等待塔利班的人前来接我们。

接我们的人还没有来。餐馆的空气中飘荡着浓烈的味道,炖肉和人的双脚散发出的气味混杂在一起。在房间的一边,堆放着一些床具和坐垫,而在另一边,几个人草草地做完了祷告,就盘起双腿坐在了地毯上。餐馆外,几辆破旧的俄式卡车,摇摇晃晃地从巴基斯坦方向开过来,卡车上装满了大米、糖和面粉,而在开往巴基斯坦方向的卡车上,装载的却是原木。

一位年轻的普什图告诉我们:“这里95%的人都支持塔利班,他们给塔利班提供住的地方,工厂老板和商人给他们钱,而只有那5%为政府工作的人看法完全相反。”

“道理很简单,”他说,“我们是穆斯林,塔利班也是穆斯林,而且也出自我们同样的部落,但那些外国军队不是穆斯林,也没有人请他们来这里。真主告诉我们要为被占领的土地而战,于是人们起来反抗。大众的观念与塔利班类似,所以塔利班在这里不用躲藏,他们就和我们生活在一起。”

不远处,一个留着浓密大胡子的司机仰面躺下,抱起一款老旧的磁带录音机,闭上眼睛,右脚在空中打着节拍,录音机里传来一名普什图女人唱的一首关于爱情、渴望和背叛的歌。而房间里一个男孩反复大声地唱着:“奔赴战壕,啊,塔利班!”声音响亮刺耳,淹没了司机的情歌。

黄昏时分,接我们的车终于到了。我们离开了餐馆,沿着山边陡峭的斜坡,驶入了一个山谷。那里已经没有了任何能显示政府控制的迹象。山谷中有一条河,我们就逆流而上。

在行驶了两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河流的一个转弯处,山谷在这里变得非常狭窄,两边的峭壁几乎要碰到一起。“每次行动完成之后,我们都要去一个地方碰头。”车上的一名塔利班说道。

一路上,总有人搭便车,村民们从卡车后面跳上跳下,录音机里播放着塔利班反复哼唱的歌曲,掩盖了雨水和瀑布发出的声音。

离开河床,车又继续前行了一段,在穿过一片茂密的森林后,遇到两个侦察兵,他们一动不动地趴在那里,身体好像与岩石融为了一体。在树林中的一片空地上,车停了下来。

借着时明时暗的光线,我们才发现,在这片树木丛生的山顶,竟然藏着一支100多人的部队。这些人披着俄式或北约的斗篷式雨衣,脚下穿着皮靴或训练鞋。最引人注目的是他们拿枪的姿势,他们把鎗挂在胸前,一只手放在枪的扳机上,而另一只手则握住朝下的枪口。他们站立的姿势与美军别无二致。

跟着美军上战场:零距离解码战地美军(转帖连载5)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他们的司令官名叫马拉维·加拉里,结实强壮,他把帽子推到后脑勺上,握住了我的手。“我们是在哈恰尼的带领下进行 圣战 、保卫国家的阿富汗人。”加拉里说。他说话的语调像一位中学校长。“美国人颠覆了塔利班政权,我们将为重建它而战斗。当塔利班在这里的时候, 圣战 仅仅存在于阿富汗国内。现在,多亏了美国人, 圣战 已经扩展到多个国家。”

我问他有人还在呼吁美国增兵,对此不感到忧虑吗?加拉里显然对此毫不在意,他说,他领导的武装每天都要对美军和政府武装发起2 3次攻击,“他们派遣的军队越多,我们的袭击目标就越多,所以这是好事”。

“从塔利班政府时期,我们就有了 圣战士 ,现在我们也有不少新人,”加拉里对我们说,“年轻人都想要加入我们,但我们现在还养不起那么多人。美国人和政府利用飞机控制了街道和城市,但山地是我们的。”

发动机的嗡嗡声在我们身后响起又消失,有时被我们的交谈声淹没。我到处寻找电力存在的迹象,除了远处村庄里几处灯火发出明灭闪烁的光亮外,山谷两边几公里内,漆黑一片。我们突然意识到,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边境处的大山里,发动机的嗡嗡声代表着什么。

“无人驾驶飞机 ”我们在嘴里咕哝着。司令官和他的战士们笑了。“这些都是媒体在骗人,说什么美国人能看到我们,”他说道,“看看现在,这里有一大队塔利班,有200多人,他们也看不到。我们信仰真主,所以不用害怕。”

一个塔利班士兵大声说道:“如果你在黑暗中站着不动,他们看不到你。《古兰经》里有记载呢。”还有人教我们躲避美国飞机和导弹的技巧。他们说,如果你正骑着摩托车,这时要是美国飞机发射了一枚导弹,你可以从摩托车上跳下来,然后导弹就会追着摩托车而去。如果当时你正和一大群人在一起,你可以立刻停下来站直了,这样导弹就无法分辨出你是人还是树了。

不知道这些经验是不是从实战中得来的。

夜深以后,队伍打算开到一个附近的村落休整。所有人被分为三组。两组前往不同的村庄,第三组爬上山崖,负责警戒。

我们跟着其中一组走了半小时后,进入了一个村庄。我们一队人来到一道绿门外,一个塔利班走进去,与主人交谈。在这里,似乎每个人都是兄弟姐妹,想要在这里找个落脚处过夜,只需去敲敲门就可以了。

这家人把他们最大的房间让出来给了我们中的六个人,坐垫和床垫上还有他们的余温。主人为我们点亮一盏煤油灯,我们就坐在一起开始吃晚饭,有鸡蛋、西红柿、酸乳酪,还有又干又黑的面包。

“你不是第一个来这儿的伊拉克人,”一名塔利班说。他长得瘦瘦高高,大胡子,衣服已经褪色发白了。“有一个伊拉克司令官,他在山里作战。他来这里已经很多年了,很厉害。”他边说边用一片面包卷起鸡蛋和西红柿。

晚饭之后,战士们用毯子和围巾把自己裹起来,开始睡觉。第二天清晨,所有人做完祷告之后,我们就离开了这座房屋。

我们走了一段时间后,再次遇到了加拉里。“这些村民很善良,”他说,“他们给我们吃的,给我们住的地方,哪怕我们有100人。但是,他们的心太软弱了 他们以为外国人会帮助他们。”

山谷外面的公路上,一些人正在清除散落在道路上的碎片,那是一辆汽车的残骸,就在这周早些时候,这辆SUV被炸成了两半。一块块烧焦变黑的人体碎片躺在马路上,旁边的灌木丛上还挂着一块蓝色的布。身边的塔利班战士没有说这是否是他们的“杰作”,但蛮有经验地说:“我们就这样用地雷打击他们,有时我们也三三两两地向他们发起进攻,打完我们就进入丛林。”


跟着美军上战场:零距离解码战地美军(转帖连载5)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