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车臣之鉴》第四章 终点又回到起点的战争(之三)《哈萨维尤尔特协议》—俄罗斯的降表  

2017-04-30 17:54:47|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车臣之鉴》第四章  终点又回到起点的战争(之三)《哈萨维尤尔特协议》—俄罗斯的降表

1996年7月9日,俄罗斯联邦中央选举委员会向全国公布了第二轮联邦总统竞选投票结果:在1.086亿在册选民中,有7 470万选民参加了投票,占全部选民的68.89%,符合法定人数。在参加投票的选民中叶利钦得票4 020万张,占参选者的53.8%。支持共产党候选人久加诺夫的选民为3 010万,占参选者的40.3%。同意其他人当选的选民为360万,占参选选民总人数的5%。

据此,叶利钦在总统竞选中获胜,连任俄罗斯联邦总统,任期到2000年6月。

不知是车臣非法武装有意要搅扰叶利钦连任的喜悦,还是后者要吐一吐在这半年的时间里被非法武装压在心中的怒火,总之,就在总统选举结果公布的当天,车臣这个火药桶又被点燃了。

似乎是为了配合准备采取的军事行动,7月8日,俄罗斯驻车臣联合武装力量司令季霍米罗夫向车臣反政府武装发出最后通牒,限对方在9日18时前必须交出所有被非法武装扣押的俄罗斯军人和车臣政府官方代表。

两天后,鉴于车臣非法武装断然拒绝了俄罗斯军方发出的通牒,俄军向车臣非法武装盘踞的10个据点进行猛烈炮击,距格罗兹尼西南35公里的格黑村等几个村庄被夷为平地。由于当地居民无视俄军的警告,没有按时撤出村庄,所以,造成了大量平民伤亡。

11日起,非法武装在车臣全境进行报复,其中在用反坦克雷攻击一辆装甲车时,竟然炸死了俄军驻北高加索内务部队副司令尼古拉斯上将。这是车臣战争爆发以来俄军阵亡的最高军衔的军官。

为了熄灭在车臣又一次燃起的战火,8月4日,车臣元首扎夫加耶夫宣布,临时部署的俄罗斯军队将于9月1日前全部撤出车臣,但保留两个旅的治安部队。

第二天,俄联邦与车臣反政府武装就交换部分战俘达成协议。人们都以为扎夫加耶夫的声明和交换战俘的协议至少又可以带来短暂的平静,不料一场改写车臣历史的激战在两天以后就发生了。

8月6日,非法武装集中全部人马,发动了车臣战争以来最大的军事行动,向车臣首府格罗兹尼发动攻击。无法预料和解释的是,在这次战斗打响后,人们发现,经过两年“清剿”,非法武装的兵力和火力反倒压住了守城的俄联邦及车臣内务部军队。他们把俄军分割在政府大楼、火车站、银行等几幢孤立的建筑里,还派出一支部队到郊外伏击俄军的援兵。为了分散对手的兵力,非法武装在当晚同时发动了对车臣另一座重要城市阿尔贡的进攻,搞得俄军首尾不能相顾。战斗进行得非常激烈。在车臣政府办公大楼等几个主要建筑里顽强抵抗的俄军,仅在几个小时的战斗中就有29人阵亡,100多人负伤。

莫斯科在得知格罗兹尼再次发生激战之初,还以为是非法武装又在制造恐怖事件,直到7日早晨,在扬达尔比耶夫已经控制了这座城市的大部,合法政权总统扎夫加耶夫和他的副手尼古拉·科什曼仓皇出逃后,联邦政府才知道非法武装是企图占领这座城市。

从7日上午起,清醒过来的叶利钦调集了大量装甲车和作战飞机,对非法武装实施空中打击和炮火轰击,解救仍被围困的俄军。战斗持续了两天,双方都有较大伤亡。据后来担任联邦安全会议秘书的亚·列别德在公开场合介绍,在这次战斗中,俄军共阵亡247人,负伤1020人,失踪142人,他认为失踪的人数里90%已经阵亡。

经过三天激战,8月9日,车臣反政府武装终于占领了车臣政府大楼,控制了格罗兹尼主要街区。他们扣押了政府首脑扎夫加耶夫的代表、车臣议会上院主席奥斯马耶夫和车臣安全委员会秘书察卡耶夫,烧毁了俄联邦驻车臣代表处的大楼。

并非巧合的是,这天,正是叶利钦在莫斯科举行总统就职仪式的日子,当车臣战事传来时,他气得险些把这天宣布为在车臣死难的军人和公民的全国哀悼日,在一批高官的劝阻下,才将这个日子推迟到第二天。

就职典礼刚刚结束,叶利钦就宣布免去了车臣特别事务代表洛博夫的职务,由6月18日起担任联邦安全会议秘书的亚历山大·列别德取而代之。同时,他还委托切尔诺梅尔金和联邦总检察长,追究有关人员在格罗兹尼战败的责任。他对非法武装至今还拥有这样的战斗力表示不解,同时也对继续用武力解决车臣问题开始动摇。但他在讲话中仍然警告反政府武装,声称俄联邦既有能力回击他们的挑衅,也没有放弃通过和平手段解决车臣问题的决心。

8月11日,列别德以联邦安全委员会秘书、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和总统车臣事务代表的身份来到车臣,开始了他在20天时间里的五下车臣之旅,直到最后与非法武装签署《哈萨维尤尔特协议》,结束了第一次车臣战争。 

亚历山大·伊万诺维奇·列别德1950年4月20日出生在俄罗斯南部罗斯托夫地区一个哥萨克军人家庭,父亲曾经是苏联红军的一名士官。1969年列别德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苏军梁赞空降兵指挥学校,与前面提到的国防部长格拉乔夫成为校友,但列别德入学那年格拉乔夫刚好毕业,所以当时他们并不相识,但后来两个人都在学校当了一段教官,使他们成为战友和朋友。1975年列别德开始在苏军空降兵服役,6年后被派往阿富汗,在空降兵345团担任营长,当时的团长正是格拉乔夫。1982年列别德在一次战斗中负伤,伤愈后被推荐到伏龙芝军事学院深造。1985年,从学院毕业的列别德被分配到106空降师第137团任副团长,几个月后升任团长,授予中校军衔。此后,列别德先后担任副师长、师长,转战于阿富汗、亚美尼亚、格鲁吉亚等地,1990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成为苏军中最年轻的将军之一。同年,他作为军队代表,被选为苏共第28次代表大会代表。不久,他又被已经成为空降兵司令的格拉乔夫举荐为副司令。

在1991年发生的“8.19”事件中。列别德就是被紧急状态委员会派往“白宫”去捉拿叶利钦的前线指挥官,但这位“很有政治头脑的军人”却临阵倒戈,旗帜鲜明地站到了叶利钦一边,与格拉乔夫一样成了叶利钦的恩人和亲信。

苏联解体后,列别德以第14集团军司令的身份,被派驻摩尔多瓦的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由于他在处理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要求从摩尔多瓦独立出来的事件中语出惊人,行为果敢,保卫了俄罗斯在国外公民的利益,捍卫了俄罗斯国家形象,他肩章上很快就多了一颗星,成为中将。

车臣战争爆发后,列别德明知道叶利钦和他的老上司格拉乔夫都是主战派,却一味发表反战言论。他认为俄罗斯通过战争解决车臣问题是个政治错误;战争爆发后所以屡遭败绩,是犯了军事上的错误。也就是说,在他的眼里,格拉乔夫已经一无是处,而叶利钦充其量也就是五五折。这样的将军岂能留用。为此,叶利钦撤消了列别德的军职。

解甲后的列别德不仅没有消沉,反而开始在政坛大展身手,他与斯科科夫一道组建“俄罗斯公众大会”,在1995年参加了国家杜马选举,由于得票未超过5%,没能进入议会。但列别德却以图拉州的单一席位候选人当选为国家杜马议员。在1996年的总统选举中,他以一位“明星政治家”的形象成为叶利钦对手。他把战胜叶利钦的底牌押到车臣问题上,攻击对手是在打一场“既没有意义,又打不赢的战争”。列别德的观点赢得了不少选民的拥护,使他在第一轮投票中获得了14.52%的选票,排在所有候选人的第三位。由于排在他之前的叶利钦和共产党候选人久加诺夫得票率分别为35.28%和32.04%,列别德失去了参加第二轮竞争的机会,但是,他本人及其追随者的倒向很可能决定谁能成为克里姆林宫主人。

老谋深算的叶利钦这时向列别德摇起了橄榄枝,用列别德的话说是“两个政治家联合了”。叶利钦的这一招可谓是一石多鸟,一是吸引了一部分政治力量,也就相应地带来了一部分选民;二是表明自己在解决车臣问题上的诚意;三是将列别德推到前台,你不是说过有解决车臣问题的办法吗?瞧你的。当然,为了启用这颗政治明星,也使叶利钦遭受了“惨重”损失,他一次解除了7位部长的职务,其中包括被列别德贬斥得一无是处的国防部长格拉乔夫。

列别德也知道“把我派到车臣就是为了拧断我的脖子”,但他还是在接受任务后的第二天,即1996年10月11日,就踌躇满志地飞到战火纷飞的车臣。当时车臣非法武装分子还在为又一次通过武力“推翻”了扎夫加耶夫政权狂欢,几股武装力量纷纷发表声明,声称他们参与了从8月6日开始的武装行动。格罗兹尼大街上,随时都能看到坐在敞蓬吉普车上的人在朝天鸣枪,用这种方式抒发无法表达的喜悦和疯狂。有的非法武装分子甚至以为他们已经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决心沿着这条道路继续走下去,所以,对列别德的到来不屑一顾,巴萨耶夫的手下还策划过谋杀行动。

轻装简从的列别德11日深夜就在车臣东南部的阿塔基村与非法武装力量参谋长马斯哈多夫举行了会谈。从马斯哈多夫与列别德的谈话中,可以看出非法武装力量高层对形势的看法还比较冷静和客观,这也是列别德后来能够结束车臣战争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会谈中,马斯哈多夫对列别德说:“无论在俄罗斯或在车臣,普遍认为这是一场政治家之间的战争,大家都对这场战争感到厌倦了。”他说:“俄罗斯是个大国,追求领土完整和至高无上的统治权。车臣追求的是主权、独立等等。在我看来,人们蔑视这一切,蔑视这种统治权,蔑视他们的领土完整。”在列别德表示同意他的这些见地后,马斯哈多夫建议:“所以,我们今天作为务实的政治家,不要热衷于细节问题,不要细究那里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主体,建立什么样的政府。今天的目标是结束这场战争。”

在这次会谈中,双方就停火、脱离接触等问题取得了一致;讨论了反政府武装撤出格罗兹尼的条件。会谈结束后,列别德还会见了巴萨耶夫的弟弟希尔瓦尼。但就在谈判进行的过程中,反政府武装又向俄军指挥部和一个军用机场发动了猛烈攻击,给俄军造成了很大损失。

当天下午,列别德返回莫斯科,向叶利钦汇报情况。他说,他与马斯哈多夫会谈的最大成果是车臣方面同意作为俄联邦的一个组成部分的前提下讨论其政治地位问题,这就使双方在绝大多数问题上产生了共同语言。列别德还说他已经知道了车臣总统扬达尔比耶夫和非法武装另一个重要头目巴萨耶夫对和平解决车臣问题的态度,他认为对方也有足够的诚意。

在叶利钦基本认可列别德解决车臣问题的构想后,8月13日,俄军驻车臣代理司令普利科夫斯基中将同马斯哈多夫达成协议,双方同意从14日12时起在车臣全境停火;部队脱离接触;互相交换尸体和伤员。与此同时,列别德开始在莫斯科推销他所谓“全新的”解决车臣问题的一揽子计划。在有众多媒体参加的新闻发布会上,他把车臣战争说成是一场“没人、没钱、没必要”打下去的战争。他说:“一个经济处于半瘫痪状态、武装力量不强的贫穷国家不可能豁出钱去打仗。”他建议成立一个高效的国家管理体系,把权力集中到他担任秘书长的安全会议,使车臣问题尽快得以解决。当记者问到他在车臣地位问题上最终的打算时,他指出“车臣将在俄罗斯的版图内,享有与鞑靼共和国相似的地位。”

最后,列别德在新闻发布会上放出了这样一炮,他说,如果他的和平计划得到贯彻,明天,格罗兹尼的战斗就将结束,7天内,联邦军队就可以从车臣撤出。半个月后,被炮火烤焦了衣服的士兵就可以与他们的家人团聚了。

列别德的言行在莫斯科引起了强烈反响,但多数人都怀疑“他与马斯哈多夫的夜间会见能不能使车臣战争停下来”?其实人们产生这种想法可以说是在所难免。因为自打车臣战争爆发,停战协议签了一个又一个,但都没有得到很好地执行。虽然有消息说,13日晚上格罗兹尼的枪声已经明显少于往日,但谁能保证它不会死灰复燃呢?

更为严重的是,不少联邦高官对列别德计划公开提出反对意见。很多人认为在反政府武装占领格罗兹尼的情况下,恢复谈判本身就是失策,很容易让非法武装理解成俄罗斯在向他们乞和,从而使联邦代表在谈判桌上的身价大打折扣。国家杜马第一副主席、“我们的家园—俄罗斯”议员团领导人绍欣指出,现在与我们谈判的车臣恐怖分子,他们什么时候都不可能服从中央政府的命令。联邦如果承认了有这些人参加的政权,无疑是养虺成蛇。

列别德计划在军方的反响尤为强烈,因为这项计划本身实际等于宣布在车臣诉诸武力的失败。虽然刚刚接替格拉乔夫担任国防部长的罗季奥诺夫对此不以为然,但格拉乔夫昔日的部下,特别是内务部方面的将军们颇有微词,因为车臣战争一直是以内务部军队为主进行的。这些将军不相信反政府武装能放下武器,坚持主张对格罗兹尼实行紧急状态,通过武力把这座城市夺回来。

此刻,决定车臣问题是否能和平解决的关键已经取决与“在莫斯科的‘和平党’是否能战胜‘战争党’了”。好在这时叶利钦还算坚定。14日,他根据列别德的要求,签署了《关于调解车臣共和国危机补充措施的命令》,同时宣布解散联邦政府此前成立的解决车臣问题的若干机构和工作小组,把此项工作交由安全会议处理。在这项命令中,叶利钦赋予安全会议秘书列别德一些重要权力,以协调各机构的工作。

拿到尚方宝剑的列别德立即返回车臣,他在与扬达尔比耶夫和马斯哈多夫同时参加的会谈中,向对手公开了莫斯科在“战”与“和”问题上的矛盾,希望对手能拿出诚意,做出一些让步,使谈判取得成果。他说:“我们要像棋手那样绝对冷静,这是一局棋,只能下赢,不能下输,不能只考虑扩大行动和使战斗行动升级。办好这件事需要时间,需要取得一些明显的进展。”

在这次谈判结束时,列别德与扬达尔比耶夫达成协议,协议的主要内容有:(1)成立常设委员会,落实停火协议。(2)成立由周边几个共和国安全会议秘书参加的观察委员会,监督协议的执行情况。(3)承认前几个月在莫斯科和纳兹兰达成的关于停火和俄军撤出车臣的协议继续有效。

会谈结束时,马斯哈多夫向媒体信誓旦旦地保证:车臣从此不会再有阴谋、军队调动和枪声。

当天,风风火火返回莫斯科的列别德举行了关于车臣问题的新闻发布会,会上,他向切尔诺梅尔金的新阁员、内务部长库利科夫猛烈开火,意欲给主战派一点颜色和压力。他在披露了从8月6日到15日俄军伤亡情况后指出,库利科夫应该对发生在车臣的屠杀以及8月6日事件负责。他强烈要求叶利钦解除库利科夫的职务,并且公开宣称“一个巢穴里容不得两只鸟儿王”意思是在他与库利科夫之间,总统只能选择一个。

列别德对库利科夫的攻击引起了轩然大波。刚刚把后者拉进内阁的切尔诺梅尔金首先发起反击,他说,按照俄罗斯宪法,对强力部门领导人的工作进行评价,历来都是总统的事情,即使总统再忙,也轮不到安全会议秘书。当事人库利科夫在对一些问题进行解释时说:格罗兹尼事件不应由内务部或其他强力部门负责。事件本身表明,政府在解决车臣问题上具有“软弱性”。他坚持认为应该在车臣实行紧急状态,增加兵力,夺回格罗兹尼,彻底消灭反政府武装。他认为列别德不应该向包括总统在内的最高领导人发出“最后通牒”。他说,如果列别德觉得是他影响了车臣和平进程,他可以从大局出发,立即向总统提交辞呈。

库利科夫以退为进的策略获得了人们的同情,甚至改变了总统对车臣的方针。8月19日,总统新闻秘书C·梅德韦杰夫突然宣布,委托列别德“恢复截至8月5日在格罗兹尼实行的维持法律秩序体制”。俄军驻车臣代司令普利科夫斯基也公然宣布废除几天前他同马斯哈多夫签订的停火协议,称“与这个恐怖分子再也没什么好谈的了”。他还使用飞机抛撒传单,向非法武装发出最后通牒,同时要求当地居民在48小时之内撤离格罗兹尼,声称只要期限一到,他就可能使用所有手段,包括轰炸机、对地攻击机、多管火箭炮和大炮对格罗兹尼发动进攻。

梅德韦杰夫的“声明”和普利科夫斯基的“通牒”在车臣和莫斯科同时引起了恐慌和混乱,格罗兹尼十几万百姓,携儿带女纷纷出逃。莫斯科则陷入一片争吵。列别德及其支持者认为,如果实行紧急状态或者发动对格罗兹尼的进攻,谈判所取得的成果毫无疑问将前功尽弃,而且联邦政府在近期内再也无法取信于人,这就等于在和平解决车臣问题的道路上自己给自己设下了一道屏障,是万万不可实行的下策。国防部长罗季奥诺夫还指责普利科夫斯基的通牒“超越了自己的权限,犯了严重错误”。列别德的反对派认为总统做出这样的决定“是明智之举”,坚决要求执行通牒的条款,“采取坚决行动,对付格罗兹尼的非法武装”。

为了争取一线希望,列别德于普利科夫斯基的通牒实施前几个小时又来到车臣。这时格罗兹尼已经只剩下几万人了,饱经战乱的城市正在准备接受又一次战火的考验。列别德走下飞机后,首先向军方下达了通牒无效的命令,然后再次与马斯哈多夫就和平解决车臣问题举行会谈。经过8个小时的谈判,8月22日,列别德终于与马斯哈多夫在车臣的新阿塔吉村签署了《在车臣共和国和格罗兹尼市停止战斗行动紧急措施协议》。协议要求双方部队立即脱离接触,撤出战场并对几个敏感地区实行共同监督。

又一次危机由此化解。当停火的消息传到剑拔弩张的前沿阵地时,双方士兵几乎同时发出了欢呼声,“乌拉”和“真主保佑”的声音响成一片。马斯哈多夫也就此造势,他说,“俄罗斯将不会再有士兵在车臣死亡了”。

从8月24日起,双方开始进行确定车臣地位的谈判,这是车臣战争的起因,也是讨论的焦点。好在经过几年的较量,车臣方面知道俄罗斯在这个问题上根本不可能让步;联邦政府也知道民族分裂主义分子不会打消实现“民族独立”的念头。在这种情况下,列别德借鉴他的前任克拉斯诺夫的构想,提出了将其搁置起来,几年以后再寻找解决办法的方案。这个提议很快就得到了车臣方面的响应。8月30日(文本上写的是31日),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列别德与车臣反政府武装参谋长马斯哈多夫在达吉斯坦共和国的哈萨维尤尔特市签署了《俄罗斯联邦与车臣共和国相互关系基础原则的联合声明》,这就是象征第一次车臣战争结束的《哈萨维尤尔特协议》。在这份文件中,双方同意无条件停止使用武力和以武力相威胁,并以此作为今后谈判和解决冲突的基础;双方同意将车臣的政治地位问题推迟5年,即在2001年12月31日前依照国际法解决;于当年10月1日,成立由俄联邦和车臣共和国国家政权机构代表组成的联合委员会,监督执行俄联邦总统有关命令、制定关于撤军、打击犯罪和恐怖活动,以及恢复车臣社会和经济生活等方面的建议。

《哈萨维尤尔特协议》是在整个车臣战争期间签订的无数个停火协议中真正得到了执行的一个,因此,可以说是由于这个协议的签订才结束了第一次车臣战争,从而使国家摆脱战乱、生灵免遭涂炭、经济开始复苏、矛盾得以缓解、人民有了家园。不管这个协议有多少不足甚至隐患,但它在那个特定历史时期,起到的作用,还是应该肯定的。为此,叶利钦和切尔诺梅尔金在当时都认为这个协议“坚持了联邦解决车臣危机的基本方向”,这也是他们批准这个协议的原因。

但是,《哈萨维尤尔特协议》从一出台就遭到主战派和越来越多人地攻击和指责。最后甚至导致随着这个协议升起的政治明星列别德也变成了一颗流星。

主战的军方在听到这个协议签订后的第一反应就大骂这是一次“投降”和“叛卖”。一次都没有去过车臣,一直蹲在行政机构里的高官则指责列别德超越自己职权,签署了他根本无权签署的文件。

被协议变成了弃儿的合法总统扎夫加耶夫对协议的合法性提出质疑,他认为在车臣存在合法政府的情况下,由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出面签署的文件是干预车臣内部事物。为此,扎夫加耶夫还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会上,他向媒体披露,8月6日发生在格罗兹尼,反政府武装攻占政府大楼的事件,是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列别德一手策划的,是一场旨在把合法总统赶出车臣,企图与反政府武装建立联合政府的政变。他说:“不是别人,正是列别德自己和马斯哈多夫勾结在一起,将格罗兹尼交给了一群匪帮”。

在媒体对扎夫加耶夫的言论作了报导后,列别德的新闻秘书巴尔哈托夫只出面澄清了一个问题。他说:“列别德的一切计划都是俄联邦总统和总理所了解、所赞同的。”

但险些被列别德在车臣问题上弄得身败名裂的内务部长库利科夫,却仿佛从扎夫加耶夫的讲话中嗅出了异味。一个轮廓在以他为代表的一部分人头脑中逐渐形成而且越来越清晰。在他们看来,当初列别德所以放弃竞选,归顺叶利钦,很可能就是一个大阴谋,是企图利用总统身体每况愈下的变化,为自己绘制了一条入主克里姆林宫的曲线。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必须搞定两方面工作,一是让人们了解叶利钦因身体原因将不久于政坛;二是要干出惊天动地的大事业,一举超越所有跟在总统后面的对手。关于前者,列别德确实常常授人口实。他在1996年9月7日接受德国《明星》周刊采访时就说过,“在勃列日涅夫时期,我们国家有个政治笑话,一个播音员竟然播出了这样一段赞美领袖的新闻:‘今天,在长期重病之后,总书记在尚未恢复知觉的情况下就开始履行自己的职责’。今天的莫斯科也是在同样的氛围下做出决策的。”

连德国记者在听到他的话后都惊呆了,于是告诫他:“叶利钦听了这番话会不高兴的。您在总统选举期间转到总统阵营之前曾经说过,我们当今的首长是一位过时、患病的党务工作者,他业已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列别德反问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您也曾说过到了他下岗的时候了。”

列别德又重复了一遍刚刚说过的话:“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要知道,列别德在与记者进行上述谈话时,正是美国外科医生迈克尔·德贝基等人为叶利钦作了会诊,确定他在两个月后应该进行心脏手术。同时也是列别德刚刚签订《哈萨维尤尔特协议》,为结束了车臣战争而扬扬得意的时候。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政治神经敏感的人,在听了上面的对话后不认为列别德有篡位的动机才怪呢。

随后,库利科夫开始调查列别德最大的政治资本,也就是《哈萨维尤尔特协议》的签订到底有没有扎夫加耶夫所说的那种背景。他派人对列别德进行跟踪打探,没想到被列别德的警卫逮个正着。他们把内务部派来的人马以及携带的武器、摄像录音设备一起在电视节目里搞了一个公示,嘲讽这些克格勃的子孙是多么无能。

内务部长安纳托利·库利科夫被彻底激怒了,他在10月2日国家杜马会议上,公开宣称《哈萨维尤尔特协议》是个骗人的把戏,说它只对那些急于消灭俄罗斯的势力有利。

随后,他又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对8月份发生在格罗兹尼的事情作了新的解释。他说当时车臣武装分子未能在那里战胜联邦军队,“有人使用了各种手段以协助这一袭击取得成功,但联邦军队做出了应有的反击。在有人叫嚷遭到失败、必须赶紧拯救之前,已经完全控制了局面。因而当安全会议秘书说是他使数以千计的俄罗斯军人免于被俘,是他阻止了车臣武装分子在全世界面前押送俄罗斯战俘的可耻场面的时候,他是在撒谎,是在有意识地、蓄意地撒谎。”

不管库利科夫披露的事情是真是假,这时的叶利钦都不可能继续把列别德当成自己的竞选伙伴了。10月13日,他将高级军职军衔委员会领导权从列别德手里收回来,将其交给了国防会议秘书尤里·巴图林。使列别德顿时失去了向将军们颁发肩章的资格和荣耀,这对于将军们更应该服从谁的领导是再清楚不过地暗示了。为此,列别德非常恼火,他当即向叶利钦递交了辞职报告,还在电话里向总统办公厅主任丘拜金发了一顿牢骚。他说:“够了,跟您到此为止。我会跟真正的男子汉打交道的……”

10月16日,库利科夫乘胜追击,他在记者招待会上说他已经掌握了确凿证据,可以证明列别德正在蓄谋夺权,他说列别德已经组建了一支有5万人的“俄罗斯军团”,而且车臣方面还答应在他举事时至少提供1 500人的兵力。

10月17日,叶利钦利用列别德主动辞职的机会解除了后者的职务,他在对媒体解释这种变动时说:“前些时候他曾向我提出辞职。我对他说应当学会跟所有国家机关、跟所有领导人共处。这一点应当学会。这样您处理问题就会好办得多。如果您总是跟大家吵架,那么一个问题您也解决不了,我没有接受辞呈。我想他终究会明白的。但他没有……不仅如此,他还在这段时期里犯下了俄罗斯简直不能容忍的错误,制造了某种竞选的氛围。这种状况当然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叶利钦在讲话中把列别德被解职的主要原因归咎为这个人与各部门及其他高官关系紧张,这倒是个不争的事实,但他还是道出了列别德同时犯有“制造竞选氛围”的错误。如果把这句话换一种说法,其实就是说他已经开始篡夺总统的权力。此外,人们还怀疑列别德被解职,是叶利钦在推卸《哈萨维尤尔特协议》中对联邦不利的那些条款的责任。

在总统发表这篇讲话前,有关人员在一起研究了几套应对措施,其中包括索性将列别德逮捕,因为他当时在军队里确实有一呼百应的能力,而且还掌握着一支不属于任何部门,只服从他调遣的警卫部队。

但列别德在当天的所作所为既证明了自己心胸是多么坦荡,同时也对制造“政变”之说的人是一个绝妙的讽刺。当晚,他居然来到莫斯科大剧院,非常投入的欣赏了歌剧《伊凡雷帝》。

被逐出克里姆林宫的列别德不甘寂寞,1996年12月,他成立了“俄罗斯人民共和党”并担任掌门。四个月后,以该党为核心的“第三力量”政治联盟在莫斯科成立,列别德被推选为该联盟主席。1998年5月,他参加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行政长官竞选。广交天下豪杰的列别德把人气正旺的法国影星阿兰·德龙等一大批挚友拉来助选,使这次选举蒙上了浓重的追星色彩,并很快让选举变得毫无悬念。最后列别德以57.04%的选票当选,使自己得以在政治上东山再起。

亚历山大·列别德相貌堂堂、身强体壮、性格豪爽,有使不完的精力和无所畏惧的胆略,唯一的瑕疵就是讲话时经常出口成“脏”。但由于他把这些脏水大都泼到那些与他地位相近的官僚身上,所以常常被演绎成“黄段子”在民间传播。更何况在前苏联和俄罗斯,有这种毛病的政治家本来就不止列别德一人。不久前,俄罗斯语言学家塔蒂阿娜·阿克米托娃教授宣称,她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在政治圈内,许多领导人都有讲话时带几个脏字儿的习惯,其中包括列宁、斯大林、赫鲁晓夫、勃列日涅夫、戈尔巴乔夫以及叶利钦。她认为这种情况不能看成是有失大体或者是不民主的行为。

成为克拉斯诺亚尔斯克边疆区父母官后,列别德以军人的风格治理地方,大刀阔斧,雷厉风行,有成就也有失误。与在京城为官时一样,总是翻腾在大毁大誉之间。

2002年4月28日清晨,列别德乘一架“Mi—8”直升机前往舒申斯科耶地区,参加一座滑雪场落成典礼。当时大雾弥漫,能见度非常低。5时15分,飞机撞在一个竖立在山坡上送电线路的塔架上,虽然没有爆炸,却一头扎向地面。列别德与另外7人在这次事故中不幸身亡,另有9人负伤后被送往医院。

消息得到证实后,俄罗斯举国震惊,总统普京和总理卡西亚诺夫立即给列别德及其他几位遇难者家属发去唁电,表示哀悼和慰问。同时派紧急情况部部长绍伊古立刻前往出事地点调查事故原因。

俄罗斯一颗政治明星在他年仅52岁的时候陨落了,从他步入政坛后的起伏跌宕,人们体会到了俄罗斯政治风云的险恶和变幻莫测。

 

《哈萨维尤尔特协议》签订后发生的事件主要有以下这些:

10月3日,俄罗斯总理切尔诺梅尔金与车臣反政府武装领导人扬达尔比耶夫在莫斯科发表联合声明,宣布在格罗兹尼成立处理恢复车臣经济及其他方面问题的联合委员会,并认为首要任务是解决战争受害者的补偿问题。切尔诺梅尔金在事后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强调,车臣问题是俄罗斯的内部事务,俄罗斯的领土完整不容讨价还价,车臣军事问题应根据总统于1996年6月25日发布的命令解决。

10月13日,叶利钦下达了和平解决车臣危机的指示。

10月27日,新任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雷布金会见车臣反政府武装领导人马斯哈多夫。在交谈中,雷布金承诺他将不打折扣地履行他的前任列别德在解决车臣问题过程中签署的各项协议。马斯哈多夫表示了对莫斯科仍然坚持将两个旅兵力留在车臣的担忧。

11月16日,俄安全会议秘书雷布金透露,由莫斯科制造的,车臣名义上的领导人扎夫加耶夫签署了关于以科什曼为首的车臣共和国政府辞职的命令。他认为扎夫加耶夫“这个善意的举动有利于尽快解决冲突,为在共和国建立联合政府和进行自由的民主选举创造了有利条件”。

11月23日,俄总理切尔诺梅尔金与刚刚被任命为“车臣共和国联合政府”总理的马斯哈多夫在莫斯科签署关于俄联邦中央与车臣共和国相互原则的临时协议,决定将俄联邦在车臣仅有两个旅的驻军,于近日撤出。协议还决定全面恢复车臣与外界的航线、公路和铁路。由车臣政府控制国内的石油设施和石油供应。于1997年1月27日举行车臣总统和议会大选。

11月25日,俄联邦安全会议秘书雷布金发布了一则让人听起来有些糊涂的消息。他说在2001年前,俄联邦与车臣共和国之间的关系,类似于联邦中央和联邦主体的关系。根据8月底达成的协议,在车臣问题被搁置的5年内,凡涉及车臣共和国的问题,部分由联邦中央决定,部分由车臣决定,还有一部分需要由双方决定。

同日,俄联邦驻车臣联合武装力量司令霍鲁琴科在格罗兹尼宣布,俄军205旅和内务部101旅将在车臣大选的前两天,也就是1997年的1月25日前撤出车臣。

11月29日,俄总理切尔诺梅尔金在内阁会议上向阁员们介绍了5年之内不讨论车臣地位问题的形成过程。这位总理强调指出,当前俄联邦中央的首要任务是恢复车臣共和国的经济,他相信在经济问题解决之后,政治问题会迎刃而解。

12月5日,雷布金在格罗兹尼与马斯哈多夫就难民参加1997年1月27日车臣总统和议会大选的问题达成协议。

12月17日,车臣新阿塔吉村医院的6名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工作人员(外国医生)惨遭杀害。俄联邦中央和车臣联合政府都对这起恐怖事件进行谴责,同时责成车臣内务部和“国家安全局”着手调查。这次事件暴露出车臣反政府武装内部存在着严重的派系斗争,说明即使马斯哈多夫等人通过选举得到合法地位,车臣也未必能够安宁。

12月29日,俄联邦驻车臣联合武装力量最后一支作战部队205旅开始撤离,此后,车臣境内只留下了少数技术兵种。俄安全会议秘书雷布金在发布这条消息的同时强调,今后,车臣联合政府应对车臣局势负全部责任。

至此,第一次车臣战争宣告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