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恐怖分子来自哪个教派  

2017-04-29 12:43:48|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回我局讲述了逊尼派和什叶派的千年恩怨,也通过两派斗争这条主线了解了伊斯兰教在中东历史中起到的重要作用。

null

点击图片可阅览昨天的“什叶派与逊尼派”

那么,除了逊尼派和什叶派之外,还有多少伊斯兰教派别呢?它们也是否像逊尼派和什叶派那样在历史上留下了它们的印记,抑或是改变了历史的走向呢?今日我局将娓娓道来其中三个对后世产生深远影响的教派的故事。

null

暗杀之祖——阿萨辛派

当阿拉伯帝国最后一位正统哈里发阿里被刺杀时,哈瓦利吉派通过暗杀方式改变了历史走向的意图实现了。

虽然此后该派被倭马亚王朝镇压而逐渐消亡,但通过刺杀方式来实现其政治目标的思想却在阿拉伯帝国的土地上生根发芽了。

null

伊斯玛仪派的阿拉伯语书法——伊斯玛仪之狮

那些对当局者抱有异见的人的颇为青睐暗杀,尤其是对那些渴望复国的什叶派波斯人来说,以一个小人物之命来换取敌方领袖之命是一项投入小、回报高的行动,他们渴望通过起义和刺杀结合的方式来实现重建自己波斯祖国的宏图伟业。

1080年,一位波斯人传道士哈桑·沙巴在其家乡阿拉穆特的高山上建立了根据地,以脱胎于什叶派伊斯玛仪分支(即十二伊玛目派,今伊朗国教)的新教义进行宗教宣传。

null

山中老人——哈桑·沙巴,阿萨辛派的创始人

该派后来占山为王,夺取了伊朗北部厄尔布鲁士山脉一带的大片土地,发展成了一个专营暗杀的伊斯兰教秘密派别——阿萨辛派。

null

伊朗北部的阿拉穆特地区

null

果然是山中老人...

阿萨辛派由此建立了宗教、政治与军事合一的政权,控制此地达186年之久。碍于篇幅所限,此处仅作简略介绍,我局之前有一篇专门介绍阿萨辛派的文章,感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下面的封面,查看阿萨辛派更详细的故事:

null

狂舞的苦行者——苏菲派

什叶派中派生出了新的教派,逊尼派也不例外。在阿拉伯帝国征服沙姆(叙利亚、黎巴嫩、约旦与巴勒斯坦)和埃及后,大量基督教教士和隐者归于穆斯林的统治之下,他们在被征服后的数个世纪里依然维系着活跃的精神生活,这些基督教教士和僧侣的灵修技巧和方法影响到了新生不久的伊斯兰教。

null

在阿拉伯帝国扩张过程中,不同民族的文化与宗教也融入到帝国之中

与此同时,新柏拉图主义与印度瑜伽派等外来思想也伴随着阿拉伯帝国的扩张进入了伊斯兰教学者的视线。在8世纪末,一个精通炼丹术和巫术的埃及人——祖·努吸收了上述思想,并糅合伊斯兰教逊尼派的教义,创立了苏菲派,并成为苏菲派的第一位苦行者。

null

北塞浦路斯的土耳其人苏菲派信奉者正在跳旋转舞。

苏菲派实质上是伊斯兰教的神秘主义,为追求精神层面提升的伊斯兰教团,其诠释的方式有别于一般逊尼派与什叶派穆斯林,他们在生活方面相当严格,过着苦行僧般的修行生活。

null

苏丹的苏菲行者

据说地球人民都关注分享我局了(⊙v⊙)

地球知识局微信公号ID:diqiuzhishiju

苏菲一词的来源有两说:一种说法认为其来自阿拉伯语中的“纯粹” “?afā”一词;另一种说法则认为是来自“?ūf”,在阿拉伯语中意为“羊毛”,即指早期穆斯林禁欲主义者所穿着的简陋的斗篷。

笔者倾向于将两者合二为一,即苏菲行者是指那些穿着羊毛的纯粹的人们。

遵行苏菲主义者被称为苏菲行者,他们认为可以经由冥想及导师接触到真主,他们把敬畏之心化为对真主无私的爱。西方学界称苏菲主义为“大众的伊斯兰”,其盛行于伊斯兰世界,尤其是在土耳其、巴基斯坦、印度等国。

null

身穿传统服饰跳旋转舞的苏菲行者

苏菲行者的一个显著特征是他们对于诵经(一种反复诵读真主九十九个名字的行为)的执迷与禁欲主义。苏菲派基本上就是伊斯兰的自我内化,它的教义依据直接来自《古兰经》经文,苏菲行者不断背诵、冥想和体验,认为借此能通过修炼让自己和真主之间的心灵联系得到强化。

null

珠便是由苏菲派从东方的佛教与道教引入伊斯兰教,并向西传入基督教的

苏菲派的神秘主义苦修行为早在8世纪中叶便引起了普通民众的兴趣,此时有许多诗人与作家成为了苏菲行者,如波斯大诗人哈拉智,苏菲派通过这些知识分子的著作逐渐流传开来,更为深入民间。

随后11世纪时在呼罗珊人安萨里的改良下,苏菲派的极端因素被摒除(如吃玻璃和走炭火等),中庸之道被采取,苏菲派的教义变得更加明哲,由此进而甚至影响到了基督教神学家托马斯·阿奎那的神学思想。

null

托马斯·阿奎那

苏菲派的一个重要修炼方式便是众所周知的“旋转舞”, 它的起源是13世纪的苏菲一代宗师鲁米。相传鲁米在持续旋转36小时之后成道,自此钟爱他的追随者就以旋转做为苏菲派的重要修炼方式。

苏菲派的传播是伊斯兰传播与伊斯兰文化形成的进程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因素。在北非,利比亚和苏丹的赛努西部落是苏菲主义的忠实信徒。

null

苏菲派行者在土耳其孔亚的鲁米墓前跳旋转舞

在亚洲,鲁米、纳霞堡的阿塔等苏菲诗人与哲学家极大强化了伊斯兰文化在安纳托利亚、中亚和南亚的传播。苏菲主义在奥斯曼土耳其文化的创建和传播,以及北非、南亚地区抵抗欧洲帝国主义中也作为一种意识形态,起到了凝聚人心,增强国家凝聚力的关键作用。

null

如此庞大和复杂的帝国,维持统一实在不易

null

苏菲主义对我国是很有好处的

作为一个温和且注重内在修炼的伊斯兰教派别,苏菲派与其他伊斯兰教派别不同,而和禅宗类似,希望通过自我的修行来实现自己的信仰目标,而非借助对外的斗争。

null

印度新德里,一位苏菲派朝圣者在吸食大麻烟斗

回归“原点”——瓦哈比派

既然有通过净化精神世界来达成宗教终极目标的教派,自然也有与之反其道而行的教派——通过“净化”物质世界来达成宗教终极目标。伊斯兰教瓦哈比派正是这样的派别,他们认为伊斯兰世界到了现代,已远远背离了穆罕默德和《古兰经》的规定,因此要清除“异端”,恢复伊斯兰教原来的面貌。

瓦哈比派信奉的是伊斯兰原教旨主义,主张回到一千四百年前的穆罕默德时代,要以《古兰经》为准绳裁定世间万物,此外还主张净化信仰,把其余的伊斯兰教教派都认作是“异端”,并禁止大量娱乐行为,如音乐、舞蹈、饮酒、吸烟与赌博。

null

沙特阿拉伯的宗教警察便是瓦哈比派的产物

在社会治理方面,瓦哈比派反对政教分离,主张完全应用沙里亚法(阿拉伯语,即伊斯兰教法)来作为国家的法律。

根据伊斯兰教法,通奸者要处以石刑,判教者与亵渎伊斯兰教者(不再信仰伊斯兰教)者要处以斩刑或是钉死在十字架上,偷窃者要砍去他偷窃所用的那只手,饮酒者要处以鞭刑,而无神论者与“异端”信徒则没有基本人权的保障。

null

位于沙特阿拉伯首都利雅得市中心的迪拉广场是公开斩首的地点,因此有“劈斩广场”如此的称号

null

来自布哈里圣训实录中文译本

此外,瓦哈比派反对偶像崇拜的程度到了极致,主张摧毁一切非伊斯兰教的雕塑与建筑以及一些被崇拜的伊斯兰教圣墓,哪怕其是历史悠久的文化古迹,而有些人甚至主张摧毁麦加的天房与其中的黑石。

瓦哈比派自18世纪中叶诞生后不久便与阿拉伯半岛上的名门望族——沙特家族合作,开始了宗教与宝剑的相结合。可以说,沙特家族和日后的沙特阿拉伯王国就是瓦哈比派的代言人。

null

穆罕默德母亲的坟墓也被瓦哈比派夷为平地。

伴随着沙特家族势力在阿拉伯半岛的扩张,瓦哈比派也在半岛上得到了迅速的传播,19世纪初沙特家族在攻下麦加与麦地那后建立了政教合一的瓦哈比派国家。

null

1816年时,沙特家族的势力与瓦哈比派一同从半岛中心扩张到了阿拉伯半岛大部。第一沙特王国,又称内志第一王国或德拉伊耶酋长国

尽管此后沙特家族曾两次失去政权(第一次缘于奥斯曼帝国干涉,第二次由于与其世仇拉希德家族的对抗),但瓦哈比派的教义已经深入人心,最终沙特家族在一战后东山再起,攻克汉志(麦加、麦地那一带),把圣裔(穆罕默德的后裔)——哈希姆家族(今约旦王室)赶了出去,统一了内志与汉志,沙特阿拉伯王国由此建立。

null

想不到拉希德家族的后人如今已败于沙特家族之手

null

如今的沙特阿拉伯同时控制着石油资源和麦加、麦地那两大圣城,圣城曾经的哈希姆家族只能在约旦栖身

石油带来的滚滚财富也没能改变沙特对瓦哈比派的执念,反而成为了沙特在世界各地宣传瓦哈比派的资本,沙特每年的在世界各地建立清真寺与学校等与传教有关的预算高达20亿至30亿美元。

null

沙特阿拉伯土豪的车队前往伦敦避暑

null

null

沙特阿拉伯与瓦哈比派分布

然而并不是所有瓦哈比派都如沙特国内的瓦哈比派法学家那样全身心投入宗教事务中,坚持传统生活方式,对政治事务兴趣不大。有大量的极端瓦哈比派成员成为了恐怖分子,走上了对所谓异端和异教徒进行“圣战”,以伊斯兰之名征服世界的道路。大名鼎鼎的基地组织、塔利班与“伊斯兰国”都是由瓦哈比派的忠实信徒组建的。

null

奥萨马·本·拉登(基地组织)、穆罕默德·奥马尔(塔利班)与艾布·伯克尔·巴格达迪(“伊斯兰国”)均是瓦哈比派信徒。

瓦哈比派“圣战”分子可分为两派,一派注重对异教徒统治的西方国家发动恐怖袭击,其代表就是基地组织;另一派把重点放在伊斯兰国家国内恐怖袭击上,志在推翻伊斯兰国家中带有世俗主义色彩的政府,其代表是塔利班,而目前在中东猖狂的“伊斯兰国”则两者兼有之。

null

瓦哈比派的势力经沙特家族与沙特政府之手,早已从其发源地扩散出去,遍布全世界。沙特在其建国时期尚能与其合作,控制瓦哈比派势力,如今却无力阻止瓦哈比派中危险的“圣战”极端思想的蔓延。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沙特家族与沙特政府为人类文明打开了一个潘多拉魔盒。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