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车臣之鉴》第三章 第一次车臣战争(之一)——莫斯科的选择  

2017-04-16 21:48:21|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任俄罗斯总统的叶利钦


   《车臣之鉴》第三章 第一次车臣战争(之一)——莫斯科的选择    
   车臣“独立之父”杜达耶夫            杜达耶夫家庭照
    

       对于车臣的分裂活动,莫斯科当然看得非常清楚。但从1991年11月车臣宣布独立,直到1994年底这三年,叶利钦所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时不得不把两只眼睛都闭上,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自有他的原因和苦衷。因为随着车臣问题的爆发,他必须同时扮演两个角色。一是他作为前苏联的掘墓人,正在为苏联的解体与各种政治力量斗智斗勇。另一方面,他又必须换上一幅面孔,以捍卫俄罗斯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姿态,反对车臣民族分裂势力,否则,很难说在俄罗斯从苏联挣脱出来之前,自己是不是首先解体了。

叶利钦的担心并非多余,因为他清楚地知道俄罗斯的民族情况与苏联同样复杂。在构成联邦的89个主体中,有为数不少的自治共和国,他们加入联邦的时间和历史背景各不相同,其中哪个民族要求独立是对被颠倒了的历史的重新颠倒,在叶利钦看来,只能是历史学家的事情。作为政治家,他无论如何不会允许国家在他的手中失去一寸土地。更何况车臣问题如果处理不当,就不仅仅是一寸土地,它很可能波及所有自治共和国,危及到整个联邦。

这种危险实际在车臣危机发生不久,在其他地方就有了苗头。“8.19”事件后,随着15个加盟共和国宣布独立,原来的自治共和国纷纷要求将自治共和国升格为共和国。其中鞑靼等5个高加索和克里米亚地区的自治共和国,都与车臣一样提出了独立要求,试图一步获得与俄罗斯平起平坐的地位。

与这些国家同时提出要求的还有雅库特共和国。

此外,在有些原来并非是自治共和国的地方,也有人开始筹备建立“萨哈林共和国”和“远东共和国”,准备日后宣布独立。

俄罗斯民族国家争取“独立”的风潮也波及到其他加盟共和国。格鲁吉亚境内的阿布哈兹和南奥塞梯,在车臣宣布独立前后,都提出了与所在加盟共和国脱离的要求。就连总共只有434万人口的摩尔多瓦,德涅斯特河沿岸共和国也打出了“独立”旗号。在328万人口的亚美尼亚,有人竟然想把很少有人知道的邵武逸地区划出来,成立一个国家。

在为数不少的地方,原来的自治共和国领导人已经开始考虑更长远的事业了。为了在“独立”后拥有更多领土,相邻的共和国发生了民族纠纷甚至是武装冲突。发生在北奥塞梯与印古什之间的冲突就是这种事例的典型。

印古什和北奥塞梯都是世代居住在北高加索的两个民族,后来同车臣一样,逐渐形成了民族国家。其中北奥塞梯成为共和国的时间是1936年。它的东面与印古什和车臣接壤,北面是俄罗斯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南面与格鲁吉亚的南奥塞梯相连。该国面积8 000平方公里,人口64万。

与北奥塞梯相邻的印古什共和国只有16万人口,曾经与车臣共同组成过车臣—印古什共和国,1991年11月2日车臣宣布独立时,由于印古什不愿意随车臣一起独立,经俄罗斯议会批准,于1992年6月4日,成立了印古什共和国。但其经济、文化、宗教等方面都与车臣有较深的渊源。

印古什和北奥塞梯两国矛盾的起因,与1944年车臣等少数民族被斯大林驱逐到中亚和西伯利亚这件事有关。在这次行动中,印古什人也因为“破坏国家安全”举族搬迁。1957年1月9日,苏联最高苏维埃发布命令,决定恢复车臣—印古什共和国。从此,印古什人和车臣人一起,陆续返回家园。可是,当他们回到家乡后发现,印古什西面与北奥塞梯共和国相邻的一部分领土,主要是弗拉季高加索市郊和马尔戈别克区的一部分,已经被北奥塞梯人纳入了自己版图。由于当时两国都是俄罗斯的自治共和国,所以这个矛盾暂时被掩盖了。

1991年4月26日,为了彻底否定苏联时期的做法,由叶利钦主持的俄罗斯议会通过了《关于为受迫害民族恢复荣誉法》,该法规定,类似印古什这种情况,北奥塞梯应该把原来属于印古什的领土,归还给该国。

在这个法律公布时,苏联已处在风雨飘摇之中,俄罗斯则正在全力谋求独立,根本无暇顾及条文执行与否,这就导致双方都采取了一些过激行动,使两国之间的矛盾日趋尖锐。

两国间的武装冲突发生在苏联解体一年后的1992年10月30日。这天,一支大约由150人组成的印古什武装,来到两国边境切尔缅村附近的一个国家汽车检查站,打伤了正在那里值勤的两名俄罗斯内务部军人,抢走一辆运输车,把检查站的6名工作人员扣为人质。随后向切尔缅村的北奥塞梯人发起攻击。由于这里距北奥塞梯共和国武装力量驻地并不太远,所以,村子里的北奥塞梯人很快就得到增援。随后,两国不断向这里增兵,事情越闹越大,双方都动用了装甲车、大口径火炮、迫击炮,造成了很大伤亡。

事件发生的第二天,叶利钦总统为此召开了国家安全会议,决定从内务部队派遣3 000名士兵和警察,进驻两国交战地区。但就在内务部队到达指定位置前,战场形势发生了很大变化。11月2日,印古什的部队已经推进到距北奥塞梯首府弗拉季高加索只有几公里远的杰弗拉赫,并且切断了从弗拉季高加索通往格鲁吉亚的道路。当天,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宣布从当日14时起到12月14日14时止,在印古什共和国和北奥塞梯共和国全境实行紧急状态。在此期间,任命俄罗斯政府副总理希扎担任因特殊情况成立的临时政府首脑。第二天,叶利钦发表告俄罗斯同胞书,呼吁印古什和北奥塞梯人民保持克制,承诺联邦政府将会采取有效措施,合理解决历史遗留问题,恢复当地人民的生存和享受和平的权利。同日,俄罗斯议会民族院也发表宣言,呼吁两国保持克制。重申在联邦内各民族都享有平等的权利。11月4日,临时政府首脑希扎与印古什代表经过谈判达成了从当日20时起停火的协议,北奥塞梯危机有所缓解。

11月10日,俄罗斯军队开进印古什,同时对印古什的邻国宣布实行紧急状态。印古什共和国对俄罗斯的做法非常愤慨,表示要与俄军展开游击战。

11月14日,车臣共和国开始干预这个事件,总统杜达耶夫发表声明,谴责俄罗斯军队开进印古什的目的在于入侵车臣。他认为造成印古什事件的根本原因是俄罗斯领导人顽固坚持错误民族政策。他还攻击北奥塞梯领导人引狼入室,让俄罗斯以此为跳板,对高加索兄弟发动侵略。他宣布在车臣西部实行战争状态,并且扬言,如果印古什兄弟需要,车臣人民将与他们站在一起,共同抗击俄军的入侵,保卫自己的家园。

15日,车臣部队与俄罗斯军队发生交火,双方都有人员负伤。这是俄罗斯军队第一次与车臣武装发生正面冲突。

12月10日,俄罗斯议会通过了《关于调解印古什共和国和北奥塞梯共和国内部武装冲突的决定》,以及关于印古什和北奥塞梯局势的声明。《决定》和《声明》改变了冲突初期对北奥塞梯偏袒的态度,要求双方坐下来谈判。将北奥塞梯临时政府改为印古什和北奥塞梯共和国临时政府,由相对中立、冲突双方认可的俄罗斯政府副总理沙赫赖担任临时政府首脑,继续从事调停工作。从长远上讲,准备利用与格鲁吉亚划分边界的时候,平衡两个国家间的领土争端。

在俄罗斯政府和军队干预下,印古什和北奥塞梯的冲突暂时得到了解决,但车臣人在其间的表现引起了联邦政府的警觉,有人认为车臣人正在高加索招降纳叛,把与联邦政府的冲突扩大到车臣之外。

 

在俄罗斯这样一个国家里发生这些事情是不能允许的,而所有这些又大都因车臣宣布独立引发的。为此,叶利钦下定了绝不让车臣脱离俄罗斯的决心,这也成了他处理车臣问题的底线。

那么,为什么莫斯科在长达几年的时间里,对车臣的变化熟视无睹,在从车臣撤军等问题上还做出了重大让步,最后形成了养虎为患的局面呢?答案不止一个。而这些答案恰恰是摆在叶利钦面前的难题,需要他做出决断,做出选择。

这些难题之一是上面提到的,如何同时扮演好“民主斗士”和“国家卫士”这两个角色。其二是如何应付西方的指责。因为此时的叶利钦正迫切需要西方的支持。其三是如何面对国内反对派。因为他不能在自己立足未稳的情况下,给对手以口实。其四是他知道与车臣的矛盾一旦激化就只能通过武力解决,而这种方式能不能起到杀鸡骇猴作用还是个未知数。如果对于其他要求独立的国家没有起到震慑作用,能对所有的自治共和国都出兵吗?所以,他必须慎之又慎。

在这万难之际,叶利钦想出了“以夷制夷”的办法,而这种办法不论成功与否,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它的基本条件是在境外要给执政者制造麻烦,在境内要有代言人。

从1992年起,莫斯科冻结了车臣的财政,很快就使这个共和国的经济到了难以维持的程度。随后,叶利钦又在1992年10月出动武装力量,封锁了车臣边境,宣布车臣实行紧急状态,断绝了它与外界的联系。此后,联邦政府开始资助他们在车臣境内的代理人,把武器和资金源源不断的送给了杜达耶夫的反对派。

当时莫斯科在车臣的代理人是阿夫图尔哈诺夫,他们在1992年3月、1993年4月,曾经两次向杜达耶夫发起过“软硬兼施”地冲击,但都被对手击溃了。

1994年7月,阿夫图尔哈诺夫应召赴莫斯科,与总统办公厅主任费拉托夫进行了长时间交谈。几天后,车臣反对派加紧了活动。8月2日,他们宣布罢免杜达耶夫的职务。但后者却说阿夫图尔哈诺夫是莫斯科豢养的卖国贼,反倒命令他交出武器,解散武装,声称要对他们进行严厉制裁。

这时,车臣确实已经内外交困,经济崩溃,民穷财尽。同时,反对派的力量也已经基本形成。以у·阿夫图尔汉诺夫为首的反对派占领的纳德捷列奇纳亚区,实际已经成了全车臣反抗杜达耶夫的中心。

杜达耶夫也深感形势严峻,他在这年8月23日,通过车臣新闻社发表讲话,指责俄罗斯对车臣进行经济封锁、武装干涉和颠覆。在讲话中,杜达耶夫强调:鉴于俄罗斯情报机关在车臣境内的破坏活动和保存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造成的威胁,车臣政府请求联合国专门委员会,向车臣派遣特别代表,监督俄罗斯武装部队的动向,并把这一问题长期置于国际监督之下。

俄罗斯方面否认杜达耶夫的指责,并且声明不准备通过武力解决车臣问题。

9月3日,莫斯科认为时机已经成熟,是几年来的“深谋远虑”得到回报的时候了。于是,揭开面纱,公开发表了《告车臣人民书》,呼吁车臣人民行动起来,推翻杜达耶夫政权,明确表示支持反对派。

9月15日,杜达耶夫发表声明,谴责俄罗斯当局正在以武器和金钱支持反对派,同时下令在车臣实行戒严和宵禁。

10月份,杜达耶夫的部队对反对派控制的据点发动了多次进攻,造成了数百人伤亡。

从1994年11月起,反对派发动了对杜达耶夫的反攻。11月17日,在联邦武装力量的支持下,反对派攻克了杜达耶夫武装控制的据点布拉茨科村,击毁了步兵战车3辆、装甲运兵车1辆、高射炮1门。

车臣武装力量司令部在这次战斗结束后向媒体揭露,是俄联邦正规部队动用坦克、火炮和飞机向该村发动的攻击。

遭到打击的杜达耶夫将整个国家引入了战争状态。11月22日,车臣成立了以他为首,由9人组成的国防委员会,责成政府制定将经济转入战时轨道的计划。

23日,杜达耶夫的支持者在格罗兹尼总统府前举行大规模集会,表示响应政府号召,拿起武器,“抗击俄罗斯及其代理人的入侵”。

从24日开始,车臣反对派基本形成了对格罗兹尼的包围,并且发起对外围几个村镇的攻击。

25日晚上,在武装直升机和火箭炮摧毁了杜达耶夫武装阵地后,由40辆坦克组成的反对派装甲车队,开始向格罗兹尼市内推进。11月26日早7时,先头部队占领了共和国国家安全局和内务部大楼,上午9时,反对派攻进了总统府。

然而战斗远没有结束,或者说刚刚开始。当反对派的坦克攻进杜达耶夫政权这几个象征性建筑后,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所有阁员和武装分子都不知去向。反对派意识到出了问题,但为时已晚。随着杜达耶夫一声令下,整个城市几乎同时变成了战场。没过多久,藏在各个角落里的狙击手,就把反对派的队伍打得七零八落。

对格罗兹尼的突袭失败了,反对派在这次进攻中不仅没抓到杜达耶夫,还有70多名赶来助战的俄军士兵和下级军官成了杜达耶夫的俘虏。开始,莫斯科不承认这些俘虏所干的事情是政府行为,无奈被俘士兵把一切都招了。车臣方面对莫斯科辩解的回应是:如果莫斯科不承认这些俄罗斯公民—军官和现役士兵站在反对派一边,并且参加了对车臣的战争,就要在11月29日枪杀他们。

至此,策划了三年,通过车臣内部解决问题的计划功败垂成。恼羞成怒的叶利钦于11月29日早晨6时,发出了措辞强硬的《致车臣共和国武装冲突参加者的呼吁书》,他在这份近似于命令的文件中,要求车臣交战双方必须在48小时之内停止军事行动,放下武器。在命令中叶利钦指出,如果他的要求在规定时间内得不到执行,就将在车臣全境动用国家拥有的全部力量和手段制止流血,保护俄罗斯公民生命、权利和自由,在车臣共和国恢复宪法法制、法规与和平。

同日,被打得溃不成军的车臣反对派表示同意执行叶利钦命令。但杜达耶夫的发言人却拒绝响应联邦总统的呼吁。这位发言人在他所发表的声明中,要求所有伊斯兰国家不能对车臣的处境置之不理。

杜达耶夫的态度把叶利钦逼上了绝路。要么允许车臣“独立”;要么动用武力解决问题。不可能突破底线的联邦总统终于选择了后者,因为与三年前相比,他已经有了动武的条件。

  评论这张
 
阅读(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