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中国皇帝故事——北齐皇帝高洋杀人上瘾:连母亲和老婆都不放过  

2017-04-15 22:21:57|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于杀人上瘾,大臣杨愔只得从监狱里拉出大批死刑犯人,简取随驾,每日供应数十上百,号为“供御囚”,专用以预备高洋“手自刃杀”。

高洋,高欢第二子,字子进,比高澄小八岁。

高澄高洋虽是同父同母兄弟,高洋的样貌与其兄长有天壤之别,“及长,黑色,大颊兑下,鳞身重踝”。史书把这些当作帝王“异征”来写,在现在人眼里,其实就是相貌奇丑的男子:“肤色黝黑,大肉脸蛋子往两边耷拉,一身牛皮癣,踝骨畸形”。但高欢对这个丑儿子很看重,一次,他为了试探诸子智力,每人面前扔一团乱丝线,观察当时还都是青少年的儿子们的反应。余人皆手忙脚乱想把丝理顺,唯独高洋“抽刀斩之”,口里还恶狠狠地说:“乱者须斩!”

高澄被害消息传出,“内外震骇”。虽然时年仅二十一岁,高洋神色不变,指挥若定,亲自围捕兰京等人,“自脔斩群贼而漆其头”。袭其兄位,为相国、齐王。

高澄一死,东魏孝静帝还暗自高兴,对左右说:“此乃天意,威权当重归于我。”没高兴几个时辰,高洋去晋阳宫入殿面辞,从者一千多人,和高洋一起持剑上殿的就有十多个武士,孝静帝下阶相迎,忽喇喇二百多武士上阶迎前,“皆攘袂扣刃,如对严敌”。高洋自己不说话,让随从人传话,告诉孝静帝说自己要去晋阳,虚拜两下,扭头便出。孝静帝大惊失色,望着高洋背影,沉痛地说:“此人似乎更不相容,吾不知死在何日!”

没多久,高洋就在高德政、徐之才、宋景业等人撺掇下自晋阳向邺城出发,准备篡位。当时,不仅高欢的铁哥们儿司马子如、高隆之等人不大愿意高洋这么急着篡位,连他亲妈娄老太太也说:“汝父如龙,汝兄如虎,犹以天位不可妄据,终身北面事人,你以为自己是谁,敢行尧舜之事!”这样一来,高洋还真犹豫,半路回返晋阳,忽忽不乐。徐之才善察人意,进言道:“正为不及父兄,才应早升尊位以定人心!”恰巧,高洋自铸铜像成功(北朝人喜以铸像占卜吉凶),便欣然上马,率军马直奔邺城,登上皇帝之位。由此,东魏灭亡,齐国建立,史称北齐,其时为公元550年五月,改元天保。高洋追尊其父高欢为神武皇帝,其兄高澄为文襄皇帝,尊其母娄氏为皇太后

北齐皇帝高洋杀人上瘾:连母亲和老婆都不放过

东魏孝静帝被废为中山王,一年多后就被毒死,并毒死其诸子。

建国初期,高洋励精图治。高丽、蠕蠕、库莫奚、南朝萧绎都相继遣使朝贡。“终践大位,留心政务,理刑处繁,终日不倦。以法政下,公道为先”。

天保三年(552)春,高洋亲自率军讨伐在代郡一带屡次侵境的库莫奚,“大破之,获杂畜十余万”。天保四年冬,高洋又北巡冀、定、幽、安四州,北讨契丹。“亲逾山岭,为士卒先,指麾奋击,大破之,虏获十万余口、杀畜数十万头”。此次征伐,高洋以皇帝之尊,露头袒膊,昼夜不息,骑行一千多里,“惟食肉饮水,壮气弥厉”。到达营州后,年方二十五岁的高洋和当年曹大丞相一样,临碣石,观沧海。年底,乘胜凭锐,高洋又“亲追突厥于朔州,突厥请降”。当时的突厥刚刚灭掉北方强大的游牧帝国柔然,慑于高洋之威,也不得不遣使贡献。天保五年,高洋自出离石道,进讨山胡,“大破之,斩首数万,获杂畜十余万,遂平石楼”。至此,远近山胡种落莫不慑服。同年五月,柔然残部进犯肆州,高洋又从晋阳出发击讨,“大破之”;天保六年夏,高洋又从晋阳出发,讨伐柔然残部。秋天,骁勇的高洋自率五千轻骑,追击柔然于怀朔镇,“躬当矢石,遂大破之”。同年底,高洋发一百八十万役夫筑长城,“自幽州北夏口至恒州九百余里——从此,高洋“既征伐四克,威振戎夏”。

以后,高洋“以功业自矜,遂留情沉湎,肆行淫暴”。

高洋淫暴之行,《北齐书》记载得不多,《北史》中记录得非常详细,林林总总,骇人心目。

开始,高洋只是疯疯癫癫地找乐子,天天跳舞唱歌,高饮狂欢,夜以继日;不久,这位皇上又有“发展”,有时赤身裸体,有时涂脂抹粉,有时散发胡服,有时穿得像个小丑,手中提拎大砍刀,常常醉醺醺在街市坊间游走;慢慢地,高洋在京城又不停出入勋贵大臣之家,看见漂亮女人,不分贵贱高低,不分已婚未婚,立时霸王硬上弓;再往后,高洋又爱裸骑着梅花鹿、白象、骆驼、牛、驴等动物出玩,边游走边唱歌。无论隆冬炎暑,星夜白昼,高洋雨雪不避,又爱光着屁股在街上跑步,“从者不堪,帝(高洋)居之自若”。

高洋还有观淫癖,征集坊间淫女大批,弄入宫中后,大家脱光光,命令侍从众宫和卫士与这些女人群交,朝夕临视为乐。有时候,高洋又骑高头快马,边跑边沿街抛洒金银珠宝,任人拾取,“争竟喧哗,方以为喜”。有一次,高洋被崔季舒背着,正在街上游玩,遇见一妇人,便问:“我这皇帝怎么样?”妇人性直,回答说:“癫癫痴痴,何成天子!”高洋大怒,抽刀就把妇人脑袋砍落。

随着酒瘾大增,高洋几乎每日沉醉。别人大醉时昏睡,高洋一醉就杀人。杀人还不是好杀,或肢解,或焚燃,或投河,以把人虐死为至乐。

大醉之时,高洋六亲不认。一次,亲妈娄太后在北宫中的小榻上正坐着,高洋摇摇晃晃走过去,伸手连榻带人举过头顶,把老太太摔个半死。酒醒,看见亲妈半边脸摔得血肉模糊,高洋“大怀惭恨”,聚柴成堆点燃,要自投于火,幸亏太后苦劝乃止。他让宗室高归彦用大棍子打自己五十棒,并说:“杖不出血,当即斩汝。”受杖后,跪拜母后,请求原谅,并“因此戒酒”。十天后,“还复如初,自是耽湎转剧”,酒量比先前更大了数倍。又有一日,他乘醉闯上岳母家门,高洋当庭一箭,把老岳母腮帮子穿个正透,嘴里还骂骂咧咧:“老母狗,我醉时连太后都不认识,甭说是你!”又上前用马鞭狂抽倒霉的老太太一百多下。

高洋酒醉时,常登上皇宫中的屋背疾走如飞。“三台构木高二十七丈,两持相距二百余尺”。平时工匠上房,都身系安全绳一步一步慢挪前移。高洋只要兴起,常趁酒劲在殿尖快跑,从未失过脚。

对于文臣武将及其家属,高洋也以虐杀为乐。大臣高隆之是高欢老哥们儿,高洋想起这老头先前谏劝自己不要称帝,便让卫士猛捣老爷子一百多拳,活活打死;大司农穆子容有事激怒高洋,暴君让老臣脱光趴在庭中,自挽弓弩射他,三发不中,高洋竟然拔起一根拴马橛,猛插入老头肛门,把这位贵臣活活插死;行到高欢贵臣、已病逝的仆射崔暹家里,高洋对崔暹妻子问:“你想崔暹吗?”崔暹妻子李氏回答:“结发情深,当然思念。”高洋狞笑,说:“如果想念,可以自己去阴间看他,我送你一路。”掏出刀来,一刀就把李氏脑袋剁下,“掷于墙外”;高洋去自己同父异母的五弟高浟家,见到高浟生母尔朱氏,大骂道:“还记得你得宠时不待见我母亲的事情吗?”言毕,当头一刀把这位皇太妃劈成两半;东魏宗室元昂,是高洋皇后李氏的姐夫。高洋与李皇后姐姐通奸,就把她绿帽老公召至内宫,“以鸣镝射一百余下,凝血垂将一石,竟至于死”。

北齐皇帝高洋杀人上瘾:连母亲和老婆都不放过

送葬之日,高洋“自往吊哭”,在大棺材旁当着元昂一家上下老小,公然奸淫李氏;三台殿上,高洋还亲自锯杀都督穆嵩;都督韩哲没有任何过错,正在值勤,高洋忽然看他不顺眼,叫出来当心一刀;由于杀人上瘾,大臣杨愔只得从监狱里拉出大批死刑犯人,简取随驾,每日供应数十上百,号为“供御囚”,专用以预备高洋“手自刃杀”。渐渐地,高洋杀人当游戏,每天都得亲手杀掉几个人练练手。

高洋有一个非常宠爱的薛贵嫔,是他从堂叔高岳那里弄来的美人。一日,眼见薛贵嫔巧笑倩兮于床上梳头,高洋忽然发怒:此妞从前竟然被高岳用过!这位皇帝反正刀剑不离手,站起身就把没缓过神的薛美人脑袋砍了下来,随手揣在自己怀里。接着,他坐车驾到东山大宴群臣,大家刚刚举杯,高洋忽然从怀中取出美人头,投在食案之上。大臣们屏息惊骇之际,高洋又唤人把薛美人无头尸首送过来,摆在面前食案上,亲自动手肢解,去肉剔骨,割筋除脏,剁下美人大腿作了个肉琵琶,安上柱弦自弹自唱,“一座惊怖,莫不丧胆”。高洋连饮数杯后,弹唱几曲,忽然又潸然泪下,叹息道:“佳人难再得,可惜!可惜!”命人把美人“零件”装棺,他自己散发步行,大哭送葬。

虽君昏于上,但臣明于下,大臣杨愔等人勤于政务,勤勤恳恳,所以北齐的国事并没有糜烂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杨愔忠臣,又是高洋姐夫(高洋姐姐先嫁东魏孝静帝,后改嫁杨愔),高洋常大便时让杨愔给自己进厕所擦屁股。有时兴起,高洋还爱用马鞭抽打杨愔,“流血浃袍”。最悬一次,高洋醉酒,亲自用小刀割划杨愔的大肚子玩耍。玩累了,又准备一口大棺材,把杨愔扔进去,准备拉出去活埋……

天保八年,高洋又把高家宗室妇女召来百号人集结在一起,带去东山玩乐。他挑选精壮卫士数百,让这批兵士轮奸自己的女亲戚们,以为笑乐。高洋同父异母弟永安王高浚进谏,高洋大怒,派人逮捕高浚,关在地牢里。高洋另外一个弟弟上党王高涣,“天姿雄杰,倜傥不群”,排行第七。由于当时讥言有“亡高者黑衣”一说,高洋就问左右:“何物最黑?”有人答:“莫过于漆。”漆、七同音,高洋就把这位七弟关押,与三弟高浚同拘一个铁笼里,“饮食溲秽共在一所”。不久,高洋亲临囚所,左右高歌,高洋命两个弟弟和歌。两人战怖,声音颤抖。毕竟骨肉亲情,高洋一时心软,泣下沾衣,想赦免二弟。但陪同的高洋同母弟长广王高湛与高浚不和,劝说:“猛兽安可出穴!”高洋一听,大觉有理,下令卫士用矛槊乱捅,把两个弟弟混身捅满血窟窿,又投火焚烧,再填以石土。杀人后,又下令把两个王爷的妃子赏给卫士。

天保十年,酒精深度中毒的高洋已经是多日不能进食,天天以酒为食。六月的一天,他忽然问高氏女婿、东魏宗室彭城王元韶:“汉光武刘秀何故中兴?”元韶心中惶怖,也只能老老实实回答:“因为王莽没有把姓刘的杀绝。”高洋狞笑点头,立刻下令诛杀东魏皇室元世哲等近宗二十五家。八月,高洋又下令把剩余的几十家元氏宗族不分男女老弱,尽数杀死。“或父祖为王,或身常贵显,或兄弟强壮,皆斩东市。其婴儿投于空中,承之以槊。前后死者共七百二十一人,悉投尸漳水,剖鱼多得爪甲,都下为之久不食鱼”。至于元韶,也被关入地牢,最后饿得啃衣袖,活活噎死。

同年十一月,恶贯满盈的高洋也因酗酒过度驾崩,时年三十一,谥文宣皇帝,庙号威宗。武平时(高湛),改庙号为显祖。

高洋死,其太子高殷即位。高殷,字正道,聪慧好学,“温裕开朗,有人君之度”。但高洋不喜欢他,说:“太子得汉家性质,不似我(高洋以鲜卑自居)。”十五岁时,高洋在金凤台杀人玩,让太子用刀亲自杀囚。“太子恻然有难色”,但父命难违,只能战战兢兢去杀,砍了数刀,仍砍不掉犯人的脑袋。高洋大怒,上前用马鞭“撞太子三下”,惊吓之余,高殷自那时起患上了口吃和间歇性的神经病。

高殷即位后不久,大臣杨愔、燕子献等人惧怕其叔父常山王高演夺位,欲下令派诸位叔王出京。高演等人在娄太后支持下杀掉杨愔等汉臣,并废高殷为济南王,自己登上了帝位,是为北齐孝昭帝。高洋死前,曾对高演讲:“日后你夺我儿子的皇位,夺就夺吧,不要杀他。”孝昭帝皇建二年在平秦王高归彦撺掇下,高演派人杀掉了侄儿高殷,时年十七。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