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汉武帝逐匈奴开疆土为何虎头蛇尾  

2016-10-28 16:22:24|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武帝塑像 资料图

翻开吾国数千年的历史,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皇帝并不多,而为数不多的“雄主”算是其中比较耀眼的一类。“秦皇汉武”往往并称,汉武帝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雄主,其“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的壮志豪情,每每让很多现代人血脉喷张,大呼过瘾。然而,北击匈奴、南征两粤、开西南夷、东征朝鲜这些开拓行为并未持久巩固,反而在晚年一度倒退,而国内更是户口减半,民不聊生,逼的汉武帝不得不下轮台诏悔过,这才有了后来的“昭宣中兴”。汉武帝的大业因何虎头蛇尾?

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在军事上,让汉武帝后力不济的原因,正在汉武帝治下的汉帝国内部。众所周知,打仗就是拼经济,汉武帝的虎头蛇尾自然也离不开经济政策的影响。比之转瞬即逝的武功,他的经济政策尤其是财税政策,更加惊心动魄,传奇诡谲。这些政策不仅在当时闹得天翻地覆,深深牵动着他开疆拓土的计划,而且还对中国历史的走势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西汉时代的疆域

经济的“武功”带来军事的“武功”。汉武帝的经济“武功”,是从解决两大问题开始的。一曰解决“政府财政危机”,二曰“调节收入分配”。从日后的历史来看,解决第一个问题,也就是为政府敛财,满足皇帝因各项文治武功而带来的巨额财政缺口才是最主要目的;而所谓的“重农抑商”,调整农民与工商业者的收入分配只是配合政府敛财的幌子。第一个问题的解决只供一时之需;而第二个问题不但没有得到解决,反而使第一个问题重新陷入困境,不但让汉武帝的大业半道而殂,更开启了千秋乱源。

汉武帝的烦恼:民富国乏用商人重利轻“大局”

鉴于秦末暴政和战争所带来的经济凋敝的现实,“天子不能具均驷,而将相或乘牛车”,皇帝都找不到四匹毛色整齐的马,官员只能乘坐牛车,实在有损汉官威仪。汉初实行了一系列的宽民政策,旨在让民众能够迅速致富,其主要政策有:一、轻徭薄赋,汉初一改秦朝赋税过重的弊政,以低税为长期国策。二、开放大量由国家长期控制的山林川泽等自然资源,任私人开采支付,只需要按一定比例向政府交税;开放煮盐、冶铁甚至铸币等的行业限制,任由私人资本进入。三、无为而治,自由放任,政府尊“黄老之术”,国家不折腾,不作为,不搞大工程,不搞文治武功。第三点带来的政府财政轻负担,又是前两项政策得以维持的基础。

尊崇黄老之术的汉文帝、汉景帝

汉初这一政策产生的结果是:民大富而国亦不乏用,《史记》记载:“民则人给家足, 都鄙廪庾皆满,而府库余货财。京师之钱累巨万, 贯朽而不可校。太仓之粟陈陈相因, 充溢露积于外, 至腐败不可食”,工商业也是一派繁荣,涌现了一批大商人,民众经商致富风气大盛。

然而雄才大略的汉武帝接手这一派欣欣向荣局面的时候,却并不满足,他是与“庸碌”的祖辈父辈不同的大有为之君。他“情存远略,志在四方”,其自即位以来,北击匈奴、南征两粤、开西南夷、东征朝鲜,军械开支、后勤消耗、大肆赏赐、军屯以及移民戍边等军费开支大增。对内,汉武帝出于发展水利,利国利民的良好初衷,颁布了兴修水利的谕令,以新修水利为地方官员政绩标杆,一时间为了封侯拜相的官员们“用事者争言水利”,大量未必急切的水利工程上马,大大加剧了本已捉襟见肘的国家财政负担。这一切都导致政府财政行将崩溃的危局。

而繁荣的民间工商业在汉武帝君臣看来却成了如眼中钉。逐渐接受重农思想的他们认为,农业才是天下根本,这些私商大贾获利过丰,这一部分“先富起来的人”,大大拉开了与老实本分庄稼汉的收入差距,导致人心不古,大量农业人口转投工商末业,虽然商业繁荣,但是粮食却并没有增产。

霍去病墓前的“马踏匈奴”雕塑

并且,汉武帝君臣更觉得私营工商业者毫无大局观念。元狩二年(前121年)骠骑将军霍去病出陇西,在河西战役取得辉煌胜利,匈奴浑邪王率4万人来降。汉武帝准备发车2万乘迎接,然而政府没钱,想向私人赊欠马匹。结果私商料定必是有去无回了,纷纷匿马。最后是马没有凑齐,大伤了汉武帝的面子,一怒之下杀了500多商人解气。

另外,汉武帝不知道的是,这一时期,全国人口已达6000多万,基本达到了当时耕地和农业技术的承载极限,再怎么投入劳力,也已不可能大规模增加农业产出,农业剩余人口需要转移,把人强制束缚在农业领域,只能导致大规模的赤贫化。

桑弘羊的对策:民加赋而国用足

汉武帝出招了。在如桑弘羊等一干技术官僚的鼎力相助下,汉武帝推出了一连的经济政策。

桑弘羊

首先是“算缗告缗”政策。“缗”泛指一切非农业收入。“算缗”,就是对这部分非农业收入征税。你们商人不是有钱么,那就多为国家做贡献。按照规定“率缗钱二千而算一。诸作有租及铸, 率缗钱四千算一。非吏比者、三老、北边骑士, 轺车一算;商贾人轺车二算。”翻译过来就是:一般经商行为者,按6%交税;从事盐铁且得到国家特许经营的,按3%交税;商人有马拉车者,按12%交税。

税令下达后,商人纷纷隐匿资产,这也是人之常情。眼见收不到钱,汉武帝又出了“告缗令”:鼓励向政府举报周围其他人隐匿的资产的行为,一旦举报属实,被举报者财产全部没收,举报者分得财产的一半。这一政策充分利用了贪婪的人性弱点,引发了空前惨烈的群众运动,闾里四邻纷纷互告。最后的结果是:所有的中产之家,即大商人、大工业主、金融家,几乎全部破产;民间风气极大败坏;而政府则在短时间内大发横财,钱帛堆积如山。

国家财政赚得盆满钵满,私营工商业者死伤殆尽,而且确实调节了收入分配——中产以上者全部破产,大家统统沦为赤贫了,不能共富,总能共穷吧。

然而贫困农民享受到好处了吗?没有,因为还推行了盐铁官营、酒类专卖政策。

汉代冶铁复原图

所谓盐铁官营。将原来开放给私人资本的、利润最大的盐、铁、铸币三大行业收归政府,由国家垄断经营。这一做法虽然迅速消灭了赖以致富的商人,但是后果也很快显现。由于垄断排除了一切竞争,坐收巨利,官府卖的盐比起私盐,质量差,价格高,还强制摊派。官府铸造的农具,傻大黑粗,不考虑农民实际需求,能否买到还要看官方售货员的颜色,也没有人下乡推销,农民往往长途跋涉购买农具还被吃闭门羹。最后的结果是,大量农民退回到了石器时代,用木具石具耕种,吃植物上和盐碱土里苦涩的天然盐分。终汉一朝,盐铁官营政策再也没有废除。

如果你以为这就是全部了,那你又错了,因为还有均输平准。在桑弘羊的主导下,全国各县设置均属平准官,也就是官商,廉价买进当地土特产,再转运到别处销售,由此赚取差价。如此一来,彻底断了私营工商业的活路,如果还想要分到一杯羹,那也只有官商勾结一途——正好武帝一朝大搞卖官鬻爵,门路清晰。

桓宽所著《盐铁论》当中记录了“盐铁会议”对盐铁官营的争论

政策的结果是诞生了大大小小的官商利益集团。这些官商的贪得无厌,远超原来的私商,所谓“其贪而无厌也” ( 《盐铁论·疾贫》)。而官商们因手中握有权力,做恶更甚。按照桑弘羊的设想,均输官本应在地方上收购土特产,再运到别处转卖,结果却是,均输官利用手中的权力,故意征收当地不产的物品。结果民众只能地当低价卖出手头的土特产,再高价买进当地不产之物以满足均输官的要求,而各地的物产都在均输官手里,要买也只能到他手中去买。一时间物流繁荣,颇有些商业兴盛的皮相。

桑弘羊原来吹嘘的平抑物价,打击私商囤积居奇的效果,自然更是没有。“万物并收, 则物腾跃。腾跃, 则商贾牟利。自市, 则吏容奸, 豪吏富商积货储物以待其急。轻贾奸吏收贱以取贵, 未见准之平也。” ( 《盐铁论·本议》)

官商勾结,既是裁判员又是球员,操纵运输及商品流通市场,毫无监督机制。其结果是,小农日益贫困化,只能加速破产,逐渐依附于新兴的官商集团。西汉后期至东汉地方豪强的崛起,与之不无关系。更可悲的是,从汉武帝开始,历朝历代大多都延续了这种官商一体的传统,商业近乎永久性得依附于官僚集团,历史开了一个坏头。

汉武帝末年 影视资料

《汉书》记载,武帝末年,“天下虚耗,人复相食”,全国户口减半,从5000多万口,锐减到不足3000万口,流民四起,起义不断。中产大抵破家,文景之治以来民间积累的财富被消耗干净。汉武帝去世的那年冬天,“匈奴入朔方,杀略吏民”,匈奴却依旧猖獗。汉武帝为了逐匈奴开疆土而在国内实行的一系列经济措施带来的后果直接让武帝的大业半途而废。

武帝身后,接连即位的昭帝、宣帝都改变武帝的政策,放宽民力,减轻负担,让民间休养生息,史称“昭宣中兴”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