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抗日战争中国海军破釜沉舟:江阴之战  

2016-10-24 19:25:09|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八年抗战伊始,弱小的中国海军面对具有压倒性优势的日本海军,在世界海军史上的第一次舰艇防空大战中,悲壮地战斗到了最后。当时观战的德国武官不禁慨然喟叹:“欧洲第一次世界大战四年以来,未曾见过有如此恶战!”

关键一着:构筑阻塞线

“九一八”后,为了抵抗日本可能进行的全面侵华,国民政府采取了各种备战措施,在1933年制订的五年整军备战计划中,海军计划“全国航海舰艇悉集中于南京或江阴一带”,以确保“江浙沿海及扬子江之安全为主”,并明确计划“开战之最初,航海舰艇及航江舰艇分别协同海军航空防御队及要塞扑灭扬子江口及扬子江内现驻之敌海军”。这意味着,处于绝对劣势的海军基本采取“攻势防御”以外,在扬子江的局部战场还将采取一定的攻势。此后几年的参谋本部作战计划中,海军基本上都是采用这样的战略—此战略中关键的一着,便是在江阴构筑阻塞线。

江阴是旧时首都南京的门户,长江到此骤然变窄,战略位置至关重要,自从清代起便建有坚固的要塞。当时,日本海军实力位居世界第三,舰艇的总排水量在120万吨以上,作战飞机达640多架。相比之下,中国海军舰艇总排水量仅有6.8万吨,训练飞机10余架,根本无法与敌人在海上抗衡。一旦日军主力舰队溯江而上威胁南京,后果将不堪设想,唯一能做的只能是极力迟滞敌人。于是,在不分昼夜破坏下游航道的航标之后,一场悲壮的“破釜沉舟”开始了。

1937年8月11日16时半,中国当时最先进的巡洋舰“宁海”号、“平海”号及略旧的“逸仙”号、“应瑞”号巡洋舰抵达江阴附近的长山。12日上午8时,在海军部长陈绍宽的亲自指挥下,老舰“通济”号率领7艘老龄舰艇以及商船10余艘,驶向指定位置,投下艏艉锚,各船依次打开海底阀,沉入江底形成了一道封锁线,封江工作直到入夜方告完成。

淞沪抗战爆发后,江阴各舰加强了对空警戒。13日20时,第一舰队司令陈季良坐镇“平海”号,负责江阴方面的指挥任务。8月16日11时,敌机7架在恶劣气候的掩护下来袭,其中一架冒险穿出浓云投弹未果,各舰高炮齐发。此后,19日与20日,敌航空母舰“加贺”号上的舰载机相继来袭,但是也未命中目标。

22日,“加贺”号上的敌机又一次来袭。这一次,“平海”号高射炮射出的炮弹在其第二队的第三架94式舰载轰炸机边开花,敌机化作一团火球拖着黑烟坠落于黄山背后。陈季良司令吩咐向海军部拍发捷报。这是抗战时期中国海军的第一个对空战果。

其他日军飞机在轰炸岸边电雷学校之时,遭到学校附近的防空机枪的攻击,正向要塞俯冲的日军第一队第五架94式舰载轰炸机154号被猛烈的机枪火网命中,坠入学校食堂的前方。

当时防卫阻塞线上的4艘中国主力军舰的排水量加起来也不及日方1艘万吨级的重巡洋舰,更何况日军还拥有绝对优势的海军航空兵。守军都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却仍然士气高昂,随时准备为国捐躯。他们每天用铁制的飞机模型训练高射瞄准法,还用扬声筒略作改造,连上耳机当作夜间的听音器,警戒敌机来袭。

面对随时可能到来的恶战,还有官兵每写完一天的日记,便将日记本塞进一个装网球的铁筒里塞好,将之放在桌面,日记本里写的是:“他是过去了!请你们要继续他!并纪念一些微小的事迹!”官兵们时刻准备着人舰俱沉时,这个装着日记的小铁筒可以浮出水面,供人凭吊。

疯狂进攻:一天四空袭

侵华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长官长谷川清原计划首先空袭南京,再让第二联合航空队倾其全力,由战斗机确保制空,再由一部分舰载攻击机牵制岸上炮台—利用这个间隙,其余兵力实施低空轰炸,先毁两舰,后扫荡其余舰艇,以此突破江阴封锁线。

但他随即发现,中国海军将主力布阵于江阴要塞掩护之下,不仅仅妨碍其空袭南京,“平海”、“宁海”两舰更是对日军在扬子江下游活动的小舰艇构成了极大威胁。长谷川清修改了计划,下令第二空袭部队(即“加贺”号所属的第二航空战队)及第五空袭部队(第二联合航空队)的指挥官,在21日正午后提前全力攻击中国舰艇,并特别强调必须摧毁“平海”、“宁海”两舰。

21日天气恶劣,日军第二联合航空队的司令官三竝贞三少将贪功心切,决定在22日再次攻击。上午10时半,天气依然细雨绵绵,随着紧急警报声,由田中一大尉率领的第12航空队12架92式舰攻在6架95式舰战的掩护下袭来。猛烈的炮火下,敌机散成两群,一群从东南向西北,另一群自北向南横穿舰队发起进攻。敌机主要是向主桅顶上飘扬着陈季良司令将旗的“平海”号猛袭,有两发炸弹直接击中舰舯和舰艉,很多近失弹(没有直接命中目标,但是在目标附近爆炸的炮弹或者炸弹)在“平海”周围炸裂。在水中炸裂的弹片撕开了“平海”没有装甲的艏部水线以下的船体,也给舰上官兵造成了严重伤亡。

正在舰桥位置的高宪申舰长腰部中弹,但依然不顾严重伤势忍痛指挥作战。负责第一炮位的指挥见习生孟汉霖在亲自搬运弹药时,忽然被横飞的弹片击中脑部,当场殉职。正在第二高射炮亲自操炮的指挥见习生高昌衢和枪炮上士陈德贵也不幸牺牲在炮位上。而后,一等炮兵周兆发、二等水兵郑礼湘、中士严祖冠也先后成仁。这场攻击中,“宁海”号也有两名士兵负伤。此外,“应瑞”号舰艉附近落下了两枚近失弹,伤士兵3人。

仅22日一天,日军连续四次空袭。面对空袭,我方仅“宁海”舰就消耗高射炮弹400余发,机枪弹8000多发;“平海”舰则消耗高射炮弹265发,机枪弹4000余发,击落5架敌机。当晚,陈季良司令召集舰长会议,为表示鏖战到底的决心,他下令:“平海”旗舰不能为了躲避轰炸而降下桅顶的将旗,各舰也不能为了机动向黄山和天生港的上游撤去。会后,各舰趁夜修理损伤,整顿部署,以准备来日更加严酷的挑战。

经此一役,日军反省认为,由于云层过低,防空火力猛烈,2500米左右实施的高空水平轰炸效果不明显,但若使用250公斤炸弹而非当日使用的60公斤炸弹,那么近失弹的水中爆炸对于轻型舰艇当具有极大威力。

悲壮“九二三”

9月23日,天气依然阴沉,每秒5米的东南风带来了初秋的凉意。上午10时30分,“宁海”舰发现2架单翼巨型侦察机远远地绕着舰队盘旋,足足窥探了半个小时才掉头折返。陈宏泰舰长知道空袭将至,当即下令提前午餐,开始准备各项作业,调整前后段的弹舱容量,擦拭炮膛,更换枪管,准备恶战一场。

14时5分,紧急警报又起,这一次日军集中了更多飞机,并采取了新战术。首先由第12航空队的9架92式舰载攻击机在3架95式舰载战斗机的掩护下狂炸江阴炮台,以压制其对空火力;接着派出第12航空队的94式舰载轰炸机12架以及第13航空队的96式舰载轰炸机14架对“宁海”舰俯冲轰炸;同时,“加贺”号所载94式舰载轰炸机、96式舰载攻击机各8架和4架96式舰载战斗机配合攻击。

14时10分,舰队的东南方出现了3队各式飞机。过了不久,东北方又发现了2队飞机,顿时,江阴要塞的上空被黑压压的机群所笼罩。

这一次,日军由第13航空队飞行长下田久夫少佐担任空中指挥官,在俯冲轰炸机分队长高桥赫一大尉的引导下,分成3、6、9架不等的机群,对江阴守舰袭来。

“宁海”号首当其冲,虽然日军直接命中的炸弹不多,但船体周围落下的250公斤炸弹造成的近失弹却发挥了可怕的威力。舰体前段各舱因受水压震荡及弹片损伤,已有多处破裂,船舱逐一浸水。与此同时,爆炸激起的江水如同暴雨一般劈头而下,四处袭来的弹片在舰身上铿然作响。正在瞭望台执行任务的航海员林人骥就被呼啸飞来的弹片击中脑部,当场殉职。但全舰官兵并不畏惧,前赴后继地奋力堵住汹涌而来的漏水,在各自的岗位上殊死抗战。

不远处的“平海”舰也正遭到敌机的不断袭击。高舰长腰部所负重伤加剧,换副舰长叶可钰中校代理指挥。由于前日恶战已经消耗了大量炮弹,尤其是作为防空利器的开花弹仅得100发的补充,因此舰上只能加设机枪作为补充。

见习军官刘馥操纵着右舷的第3挺麦特森高射机枪,拦截不断袭来的敌机。炸弹重创舰体,机枪的枪架纵轴也连带被震断。刘馥毅然用左臂将灼人的机枪架在钢板上继续射击,忘我地投入战斗,很久后才“猛地觉得左手被烫痛极,伸开一看掌皮已是几道的烙痕”。刘馥操起边上的一桶水给机枪强行冷却,用棉纱包了手继续射击。刘馥“徒手替枪架”成为海军中无不称颂的佳话。

严峻的现实终于使陈季良司令醒悟,只有实施机动才能更好地避免空袭,14时40分,他命令各舰起锚。日军飞机发起追击,因天色阴沉,硝烟弥漫,日军甚至空投了照明弹,对已经起航的“平海”、“逸仙”两舰以9机编队的密集水平投弹。此时,“平海”舰新补充的100枚对空开花弹即将用尽,甚至用上了照明弹,防空火力锐减。日军向导机估算出两舰可能的航向后发出信号弹,9机编队紧随而来,炸弹在“平海”四周激起了密丛丛的水柱。据日方宣称,俯冲轰炸击中了“平海”两次,随后3架攻击机又通过水平轰炸击中1次。这使“平海”水线下的浸水难以堵漏,舰体在爆炸激起的沸腾白沫中激烈颠簸并开始倾斜,却依然艰难地向前航行。

敌机退去后,“平海”已倾斜至20余度了,弹尽力绝的军舰吐着灰黑的浓烟和雪白的蒸汽,陈季良司令只能移旗“逸仙”继续战斗。23日午夜,乘“中山”舰前来督战的陈绍宽视察后下令“平海”舰撤离非必要人员。叶可钰副长带领幸存官兵卸下舰上枪械和重要部件撤离,并使军舰在十二圩搁浅。战斗中,官兵共阵亡军需官叶宗亮,中士张朗惠,下士谢道章,水兵王允吉、黄忆顺等11人,负伤20多人。

“宁海”舰坐沉江底

由于“宁海”号的起锚机已在先前的空袭中被破坏,因此抢险队只能在如雨般的弹片下努力接近起锚机,伤亡惨重。眼看着“平海”与“逸仙”两舰越驶越远,难以行动的“宁海”号成了敌机集中攻击的目标,舰上有两次起火但都被扑灭。日本俯冲轰炸机自四面八方接近而来,投弹不下百枚。“宁海”舰体破洞无数,最大者达十余寸之多。

轮机下士江铿惠在横飞的弹片中终于截断了锚链,“宁海”号这才挣脱羁绊往上游蛇航而行,但因进水过多,舰艏已经下垂,“宁海”号步履蹒跚。十余架敌机死追不舍,冒着高射炮火跟踪投弹。

为了赶上舰队,帆缆中士陈秉香与一位熟知水文的引港员配合操舵,冒着弹雨,不顾仍在加剧的进水,在浅滩和急流之间迂回。起航后20分钟,有一颗俯冲投下的炸弹命中了“宁海”号主三足桅的右后方,其中一足当即被炸断。水柜、下望台、烟囱与海图室一角都被破坏,左舷悬挂的舢板四艘以及高射炮被炸飞,右舷的鱼雷管也遭损坏。据黄以燕轮机长报告说,军舰的炉舱、前后风机以及后机舱均遭严重损坏并浸水。

此时,上空敌机不但投弹,而且还低飞扫射,连震落水中的人员也不放过,舰上水兵死伤惨重,尤其是高射炮兵,死伤过半。枪炮副军士长陈耕炳在指挥发炮时不幸阵亡,牺牲的官兵还有上士陈金魁、下士任积兴,一等兵梁意和、郑迪柏、韩亨端;二等兵董小文、沈长雨、何礼育、张再裕;三等兵郑守钰、陈芝生、江元桂和刘志成。正在舰桥指挥的陈舰长也被飞来的弹片击伤大腿,大血管受创,鲜血流满了指挥台,但他依然坐在望台指挥,后在副长甘礼经的苦劝下才同意被搀扶去救护室接受治疗。敌机越来越多,不断投弹扫射。不久,“宁海”号上的高射机枪全部被毁,机库也发生火灾,更为严重的是舵已失灵。甘副长见形势紧迫,于16时30分命令军舰驶入八圩港,并在北岸搁浅。到此时为止,敌机投弹约150余发,“宁海”耗炮弹700余发,机枪弹1.5万余发,击落敌机4架以上,伤亡高达62名之多。空袭后,“威宁”号炮艇靠上“宁海”号左舷,接走陈舰长等轻重伤员赴南京。黄昏后,舰上的高射炮、测距仪等装备皆被卸下,水兵们依依不舍地离开岗位,“宁海”舰的艉部坐沉江底。

海军防空战的先声

9月25日清晨,日军第12航空队的92舰攻8架在3架95舰战的掩护下再次来袭。除了攻击被弃的“平海”号外,还集中攻击了新来旗舰“逸仙”号,陈季良司令负轻伤。闻讯赶来援救的“建康”号炮舰也遇敌机袭击沉没。此后,第二舰队司令曾以鼎受命率“楚有”号炮舰前住江阴紧急接防,最终在28日和29日再遭轮番空袭,沉没江底。在敌机不断袭击下,“应瑞”等舰艇也相继损失,但舰上幸存官兵都拆下舰炮上岸继续抗敌。虽然中国舰队几乎堪称全军殉国,然而防守江阴封锁线的中国海军官兵一直顽强地坚持战斗到12月初,有力地迟滞了日军的溯江攻势。

江阴之战暴露了双方很多问题。从战略上看,双方都趋保守:日军未能够利用其绝对优势在我江阴防线构成速战速决;对于弱小的中国海军而言,中央海军未能实现战略计划中“利用扬子江防线的相对优势实施有限攻势”。我国海上力量中,只有年轻的电雷学校屡次积极出击,通过水陆运送鱼雷快艇赴黄浦江上游,顺江而下攻击日本侵华舰队“出云”号的战斗便是最为著名的战例。

仅就这次空前的海空大战而论,无论敌我,对航空兵力空袭舰艇这种崭新的作战方式依然处于摸索阶段。我海军官兵虽然克服了装备落后、兵力单薄、弹药奇缺等困难,以区区13门高射炮的装备英勇不屈,奋战到底,但因未能和其他海空力量更好地协力,故而难以坚持更久。同时,从诸如下锚防空等败着上也能够发现,我方海军对防空作战缺乏应有经验,长期以来的会操中,缺少防空演练也是海军当局对新时代海战缺乏认识的反映。

反观日军方面,从战斗经过可见其空袭部队是小心翼翼地持续投入兵力的,这也是缺乏经验的表现。日军也是通过多次的失败不断调整其战术。据日军战史宣称的第二联合航空队9月末的成绩为:俯冲轰炸命中率10%,水中有效16%;2500米到3000米的水平轰炸则分别为4.6%以及10.9%。日军承认,在中方强大的防空火力面前,轰炸精度仅仅是平时的一半左右。日军前导机群的分队长高桥赫一大尉的日记里写道:“(日军)投弹高度不足,侧风修正不良,因此除了一枚直接命中以外效果不够。敌方自始至终勇敢地以高射炮进行着反击。”

不过,也正是通过了这一场恶战,日本海军航空兵的水准实现了飞跃。第二联合航空队的很多表现突出的飞行员被选入其“机动部队”并成为骨干,他们在偷袭珍珠港的作战中,达到了俯冲轰炸命中率59%,水平轰炸27%的纪录。而当时第12航空队的分队长江草隆繁,更是成了太平洋战线中俯冲轰炸机王牌,在印度洋创下了俯冲轰炸命中率88%的惊人纪录。

  评论这张
 
阅读(1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