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美国无法主宰世界但仍是最强大国 没谁能替代  

2016-10-24 18:34:41|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无法主宰世界,但它仍是最强大国

【美】约瑟夫·奈(Joseph Nye)

还没哪个国家能取代美国

美国自1900年以来一直是世界最大经济体,但直到二战后才成为世界力量均势意义上的中心国家。二战以来,美国既是最大军事强国也是最大经济强国,在它帮助下才有了全球性的国际秩序。现在,很多人说这种局面已经结束,美国已然衰落,世界秩序也将崩溃瓦解。但我对此观点不以为然,美国并未绝对衰落,目前也无其他国家能够取代美国最大国家的位置。欧洲虽然在面积、人口和GDP总量上与美国旗鼓相当,但它缺乏团结;俄罗斯在衰落,面临较为严重的经济和人口等问题;再看印度和巴西,它们在很大程度上仍是发展中国家。不少人认为,中国是最有可能取代美国的国家。但中国的经济总量还只有10万亿美元,美国则是18万亿。就人均收入而言,美国也比中国高得多。因此,美国依然更加强大,现在看来还没哪个国家能够取而代之。

那么问题来了:美国是否还会一如既往地继续提供全球性公共产品?美国还能否维持一系列稳定的国际价值观,比如公海航行自由、互联网开放性、环境卫生、全球污染、全球变暖问题等等?我认为美国会继续那样做。如果在这方面出现问题,那可能更多是来自美国内部态度而非外部国家挑战。要想继续发挥作用,美国将不得不与别国合作。

如果美国面临的挑战并非主要来自外部国家,那么它的挑战究竟来自哪里呢?其中一个挑战可能是国际体系的日趋复杂化,尤其是非国家行为体正在发挥越来越大作用。如果你看看互联网就明白了,很多行为体都利用互联网,其中有些是做好事,另外一些则是犯罪或发起攻击。这里的难题就在于,当你不仅要与其他国家进行协调沟通,还要应付从黑客、恐怖分子到独立货币操纵者等非国家行为体时,你到底该如何维持这套国际秩序呢?因此,国际关系不断增强的复杂化是一个长期挑战,它不仅来自于中国、印度或日本等亚洲国家的崛起,更来自非国家行为体的兴起。

另一挑战就是美国人是否还想继续发挥这种作用。美国在20世纪初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但在20世纪30年代并未发挥提供或引领国际秩序的角色,它退回到了孤立主义立场。其结果是,面对德国侵略或日本帝国主义,无人站起来带头反击;当美国饱受“大萧条”折磨时,无人关照和维系国际货币体系。因此,20世纪30年代实际上没什么所谓国际秩序,美国并未承担维系国际秩序的责任。如果那种情况再次发生,我不认为其他国家已准备好发挥提供全球性公共产品的作用。

当我强调美国并未绝对衰落,并不是说它会“主宰”世界,因为即便美国是全球最强大国家,它也无法控制世界所有角落发生的事。比如伊拉克,美国入侵伊拉克没能让它控制住伊拉克,也没能让它遏制住“伊斯兰国”这样的恐怖组织。因此即便在美国是最强大国时,我们也不要夸大它的控制力。

但如果你要问今后25年或30年内,是否会有另外一个国家变得比美国更强大,坦率而言我不知道。虽然中国增长迅猛并让数亿人脱贫,但它仍然面临很多问题。美国所谓“领导”世界是不是要“控制”世界的意思?我可以直截了当地说不是。但美国是否还会是最大的经济强国和军事强国?至少在今后25年内将是如此。

对“谁的世纪”问题讨论过多无益

说到“美国世纪”,就会有人想到“中国世纪”以及美中关系。无论主观意愿如何,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提出至今,客观上都导致华盛顿和北京的关系愈发紧张。在我看来,“亚太再平衡”战略总的观点,是要反思美国21世纪头10年在中东地区投入太多时间和金钱这个事实。放眼世界,经济增长最快的地区是在亚洲。可是我们过去还是一直关注中东,那里已经没有增长了,因此就有观点认为美国要面向亚洲进行“再平衡”了。这在后来被解读成是要制衡中国,但实际并非如此。这并不是要制衡中国,而是要从中国、印度以及地区其他国家的经济增长中获益。它还被解读成针对中国的军事宣言,但其初衷是撤离中东转向亚洲,这不光是在军事上,经济上也如此。

正是出于这种解读,很多人关心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改善对华关系将对美国亚太政策产生何种影响。我不觉得这是一件令人不安的事,它也不会令美国的政策改变很多。如果中国和菲律宾能在类似黄岩岛等问题上达成协议,那是好事。在南海问题上,美国历来强调对相关岩礁或岛屿的主权问题不持立场。因此,黄岩岛主权归属问题要由中菲自己解决。美国的立场在于: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和“南海仲裁案仲裁庭”裁决,南海水域属于国际水域,只是中国并不接受。归根结底,美国在南海的利益就是“航行自由”,而非保护菲律宾、越南或文莱等任何特定国家对于某块岩礁或某个岛屿的利益。过去数十年来,这一直都是美国官方立场。


有关“美国世纪”或“中国世纪”的问题,我觉得多说无益。现实情况是,美中两国必须合作。虽然也有冲突,但双方在很多问题上只有合作才能成功。比如气候变化问题,我们都无力独自应对,只能携手,这就是“非零和”关系的例子。因此我的观点是,我们必须去思考如何与别国一起强大,而非只是如何比别国更加强大。如果美中合作,我们就能解决一些问题,否则结果必定相反。

事实上,过去四五年里美中关系取得了显著进展。两国在哥本哈根气候大会时还分歧很大,到了巴黎气候变化大会就达成了共同立场。去年9月,习近平主席和奥巴马总统就两国互不进行和支持网络商业窃密行动等问题达成共识,这是面向中美合作的稳健一步。这可能就是今后的主要模式,美中两国最终要一起做更多的事。(作者是美国哈佛大学教授,新著《美国世纪结束了吗》,本文根据环球时报对作者的专访整理而成)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