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没有手纸的年代 我们怎样解决“后股之忧”?  

2016-10-24 18:31:02|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没有手纸的年代 我们怎样解决“后股之忧”?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起初,神创造天地。地是空虚混沌,渊面黑暗。神说:要有光!于是就有?光……天地万物都造齐了……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名叫亚当。

  亚当和夏娃正在伊甸园愉快地生。一天,撒旦化身为蛇诱惑亚当与夏娃偷食禁果。片刻,亚当腹中江海翻腾,急奔“五谷轮回之所”,通畅上下,雅集东西。

  在一番激烈的“新陈代谢”运动之后,亚当陷入沉思:该如何解决“后股之忧”……

  God bless you!亚当

  神明为人造天,造地,造五谷,后股之忧却留给人自己解决。有一种尴尬叫没有手纸,或许,这是神对亚当与夏娃偷食禁果的惩罚。

  滚滚长江东逝水,五谷翻腾腹中。新陈代谢转头空。后股忧依在,一纸论英雄。

  但问题是,蔡伦于公元105年改进了造纸术,随后纸张才逐渐普及,而直到隋朝(581-618年)才有关于厕纸的记录。那么隋朝之前,或者蔡伦之前,古人如何善后呢?

蔡伦造纸蔡伦造纸

  “善后”之事是一项极其复杂的动力学过程。毕竟,“邂逅”非常之处须有非常之物。一场完美的邂逅,应当是:源清流净,惠风和畅,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

  当然啦,想做到完美是对的,但是最好先定一个能达到的小目标,比方说先干净地善后……

  史前时代的穴居人如何善后很难考证。小编推测,他们应该是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凡手所能及皆为所用。

  中国古人在很长一段时间都用“厕简”善后。《南唐书·浮屠传》有记载:李后主亲削僧徒厕简,试之以颊,少有芒剌,则再加修治。为了生存,后主也是蛮拼的。

  厕简,又称厕筹,竹木制薄片,一尺余长,两指宽,端部圆滑。哎呀呀,这分明是旗舰版雪糕棍嘛。

  小编虽没用过厕简,却发现它却存在一个辩证法上的矛盾:如果厕简过于光滑,则难以清源净流;如果过于粗糙,一不留神就会擦出火花。不知古代厕简制造商怎么在用户体验与产品性能之间平衡。

  但是厕简多为贵族人家所用,普通百姓人家就比较随意了。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树枝、树叶、土块、石头、玉米穗,动动手指就能解决的问题是绝对难不倒广大劳动人民滴。不过,用这些东西善后一定要极其谨慎,杰伦有首歌:啦啦啦,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

  无论如何,干净善后的小目标基本还是实现了。然后就可以更进一步:干净而舒适地善后。蔡伦改进了造纸术让这一切成为可能。

  春云生纸上,秋涛起胸中。纸张无疑是重大战略物资,它不仅是人类精神文明的载体,还承载了人类物质粮食“将来时”。

  中国人最先发明了厕纸,后来厕纸传到了英国,英国厕纸的广告只有一句话:没有木刺。唉,短短四个字,千年辛酸史,小编都懂。

  元朝已经开始大批量生产厕纸,至明清时代,用纸张解决后股之忧已经司空见惯。《红楼梦》第四十一回:刘姥姥觉得腹内一阵乱响,忙的拉着一个小丫头,要了两张纸就解衣。村里人刘姥姥都在用纸张解决问题,可见厕纸已经普及。

  到了1857年,美国人约瑟夫·盖耶蒂(Joseph Cayetty)发明了专门的卫生纸,卫生纸也逐渐发展成今日的厕所伴侣。不过说到厕所伴侣,手纸只能算是小妾,因为正室是手机。

  时至今日,在一代又一代人身体力行的努力下,非常之处与非常之物终于要实现完美邂逅了。

  加拿大厕纸制造商前不久宣布,在UBC(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niversityof British Columbia)研究人员的帮助下,他们已经制造出近乎完美的厕纸。完美的厕纸,那可是“飘飘乎”的境界啊,想想就很期待呢。

  在机械工程学教授谢尔顿?格林和斯里坎斯?帕尼的率领下,UBC的研究团队已经建立起第一个完整的纸张起皱模型,该模型可用于改善厕纸的柔软度与弹性,设计出符合人体工程学的厕纸。

  “新模型看可以很好地解释起皱过程的动力学原理,厂商可以用它制造更舒适的厕纸”,格林说,“这是目前最精确的起皱模型。”

  在厕纸制造过程中,纸浆首先在具有化学涂层的旋转滚筒上烘干,达到95%的干燥度。之后锋利的起皱刮刀以很高的速度将其从滚筒上刮除,形成微观褶皱。这样,厕纸就兼具了柔韧性与弹性,完美。

  “有了我们的模型,制造商就拥有了上帝之手:化学试剂、纸浆、起皱刮刀等可以随意操控。从标准厕纸到高档浴室卷,各种级别的手纸要什么有什么。”格林解释说。

  潘逵是UBC在读博士,在团队中主要负责数学分析。潘逵介绍说:“之前是模型都是静态的,没有考虑刮刀速度和纸浆干燥度的影响。”

  理想厕纸一直的造纸商的终极目标。潘逵的导师斯里坎斯?帕尼认为他们团队的发现可以帮助造纸业圆梦。

  “加拿大在全球数十亿美元的厕纸市场中扮演重要角色,而我们的研究将推动厕纸业的发展”,帕尼补充道。

  评论这张
 
阅读(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