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龙之魂——图说秦人霸道阳刚的奋斗史(转帖连载62)  

2016-08-25 19:27:07|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雕阴之战
  公元前333年,就在齐楚徐州大战,赵国围攻魏国黄邑这一年,一个魏国人跑到了咸阳,此人名曰公孙衍。公孙衍是阴晋人(今陕西华阴市东),曾经作过魏国的将军,号称“犀首”,犀首大概是魏国的武官名,类似于后世的虎牙将军,看来他打仗是很有一套的,但在魏国那样龌蹉的庙堂环境,有天大的能耐也是白费,所以,就跑到秦国来求发展,为什么,因为商鞅变法之后,秦国的政治清明,有真材实料的人可以在秦国尽情施展手脚呀。如此看来,先进的制度才是吸纳人才的可靠保证。
  按理说别国的一个偏将军之类的角色来投奔,不大会引起一国之君的重视,但秦惠文君不同,他是真正的伯乐,有一双鉴别人才的慧眼,而且也有不拘一格使用人才的魄力。经过与公孙衍的一番沟通,秦惠文君发现公孙衍身上有两大优点:第一,这个人打仗有经验,而且文武兼备,尤其是对当时的国际形势,分析的头头是道;第二,这个人出身于魏国,而且在魏军中还担任过中级军官,对魏国的庙堂形势,尤其是对魏军的情况,可谓了如指掌。公孙衍这两大优势,正是现在秦国所急需的,于是,秦惠文君决定重用此人。
  文献中记载,公孙衍投靠秦国是在公元前333年,同年,秦惠文君就任命公孙衍为大良造。各位看官要注意,大良造在秦国的军功爵制中位列第十六级,那得需要累积多少颗脑袋才能达到这个级别,而且,秦国的大良造相当于别国的主政大臣,公孙衍毕竟在秦国未建尺寸之功,所以,估计最初的时候也就是客卿,至于大良造的爵位,应该是以后的事情。
  公孙衍为秦国出得点子是:魏国现在不但很虚,而且被赵国困住了手脚,秦国应该适时出击,将黄河以西的全部地盘收归己有,至于说秦国对魏国的举动会不会引起国际社会的干涉,这个大可不必顾虑,因为现在中原的局势乱成了一国粥,谁还有心思顾及到西边的这点破事儿。
  于是,秦国秘密地加紧扩军备战,调兵遣将,一支支部队向河西方向集结。秦国的举动魏国的密探不可能不察觉,消息传到大梁,魏惠王急的眼冒金星,魏国在中原的兵力应付一个赵国已经是促襟见肘了,根本就腾不出兵力来支援河西,而单纯依靠龙贾的河西军,根本就挡不住秦国。但是,魏国人的脑子毕竟很灵活,魏惠王眼珠一转,想出了一个办法:和秦国再启和谈,将阴晋喂给秦国求得一时安宁,等着忙活完赵国再收拾秦国。
  阴晋是公孙衍的故乡,位于关中平原东部,与河西一样,本来也是秦国神圣不可侵犯的一部分,但在魏国侵占秦国河西的过程中,霸占了这块地方。秦惠公时代,曾经起空国之兵(文献上记载有五十余万,实际数字不会有这么多),要一举收复阴晋,结果,就在阴晋城下,被吴起训练的几万魏武卒打得惨败,所以,阴晋应该是铭刻了秦军耻辱的地方。从地理位置上来说,魏国占有阴晋对秦国的威胁可以说比据有河西更为致命,因为阴晋不但位处关中平原东部,而且直接卡在了咸阳通往函谷关的当途,所以,在秦献公和秦孝公收复失地的战争中,文献虽然没有言明,但事实上秦国应该是收复了阴晋,只不过未得到魏国的外交承认而已。事实上,在魏国失去河西大部之后,即使重新夺回阴晋,也是一块飞地,所以还不如乖乖承认既成事实以土地换和平更划算。
  魏国抛给的骨头,根本就满足不了秦惠文君的胃口,秦国要的不但是对实际占有阴晋的外交承认,而且还包括黄河以西的河西、上郡,这些地方统统都要转让给秦国。但现在秦国马上就和魏国开战又不是时候,因为征兵扩军以及军队的调动集结都需要时间,秦国显然还没有完成战前的全部准备,更重要的是,盘踞在陇东的义渠戎发生了内乱,这又为秦国提供了绝佳的机会。
  我们在前面已经交待过,公元前335年,义渠曾在洛水附近偷袭秦国得手,当时,秦惠文君并没有急于报复,等的就是义渠自己先烂。现在义渠发生了内乱,至于义渠内乱的具体情形,文献中没有言明,估计就是中国那帮阳痿导演演绎的宫廷戏的套路,一百个女人和一个男人的故事,免不了要勾心斗角和争风吃醋。等到老爷子死了之后,这些女人和她们的娃们为了争家产打得不可开胶。这对秦国来说正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但问题是,秦国不能对魏国和义渠同时施虐,只能虐一个,稳一个。秦惠文君的选择是:先虐义渠,再虐魏国。因为魏惠王当时正利用和谈来稳住秦国,秦惠文君正好可以将计就计。
  公元前332年(秦惠文君6年),魏国将阴晋割让给秦国,实际上就是承认秦国对阴晋的所有权。阴晋正式归属秦国后,更名为“宁秦”,这个名字对秦国来说是一个吉祥的名字,大概就是祈求秦国永远安宁之意。再到后来,当刘二建立汉朝以后,觉得这个名字保留了前朝的名号,容易勾起秦人的复国念头,所以在汉高祖八年(公元前195年),又改名为华阴。
  就在秦魏两国划定阴晋最后归属的时候,秦国的一支精锐部队在庶长操(姓氏未知)的率领下沿着泾水河谷偷偷摸到了义渠的老巢。半农半牧的义渠虽然也很强悍,但在求战心切而且武装到牙齿的秦国锐士面前也就只有挨揍的份儿。到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331年(秦惠文君7年),秦国平定了义渠的内乱。所谓平定内乱,就是帮助一个娃消灭与他争家产的其他的娃,但前提是这个娃必须要忠于秦国,向秦国称臣纳贡。这样,义渠这个大麻烦算是暂时被摆平了。但对义渠这样不屈不挠的民族来说,你想指望它永远像羊羔一样服服帖帖是不可能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又会对秦国反目,秦国要彻底解决义渠这个大麻烦,注定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秦魏之间刚刚签署的停战协议,在秦惠文君眼里不过是一张纸而已,魏惠王想要用它来捆住秦国的手脚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义渠被秦国摆平之后,秦惠文君终于对魏国亮起了明晃晃的屠刀——公元前331年(秦惠文君7年、魏惠王后元4年、韩威侯2年、赵肃侯19年、齐威王26年、楚威王9年、燕易王2年),秦国分兵两路攻魏:
  北路,以公孙衍为主将,统兵直趋上郡,魏国的河西主将龙贾率河西军被迫迎敌,双方在位处洛水谷地的雕阴(今陕西甘泉南)一带摆开架势,这注定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血战,因为战争的结果将决定河西和上郡的最后归属。
  南路,以秦惠文君庶弟嬴疾(即后来的严君樗里疾)为主将,率秦军东出函谷关,围攻魏国在崤函通道上的两个重要据点——曲沃(今河南三门峡市西南)与焦(今河南三门峡市西北)。
  这个嬴疾是秦惠文君的庶弟,因为居地有大樗树,故又名樗里疾,又称樗里子。与秦人普遍的忠厚呆板相比,樗里疾却有一颗聪明灵活的脑袋,在秦国被誉为“智囊”。君上的弟弟统兵作战,说明在秦国即使是皇亲国戚,也得靠实实在在的军功才能加官进爵,来不得半点儿猫腻儿。
  面对秦国在南北两条战线上展开的凌厉攻势,身在大梁的魏惠王和惠施只能眼巴巴看着,因为他们抽不出一兵一卒来支援,估计魏惠王给前线将士的支援也就是精神上的鼓励——“顶住,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顶住,战后给你们加官进爵。”
  秦魏之战打到了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330年,秦国首先在北线获得全胜:公孙衍的北路军全歼魏国的河西军,主将龙贾被虏。关于秦军在雕阴之战的斩首数字,《史记?秦本纪》中记载为八万,《史记?魏世家》中记载为4.5万。历史上的同一事件,对立的双方往往会出于不同目的而歪曲事实,实际上这也很正常。就拿雕阴之战来说:秦国也许是为了炫耀武功而故意夸大战绩;魏国也有着人为缩小损失掩盖自身无能的企图。这样,真实的数字已经无从可考,估计是在4.5万与8万之间。此战过后,公孙衍因功擢升为大良造。
  秦魏两国为了争夺河西,双方断断续续的鏖战持续了将近百年,而雕阴之战应该是这场百年河西之战的最后决战,结果是魏国在黄河以西的军事力量基本上被秦国清洗干净,没有了国防上的保护,这些地方事实上已经处于秦国的实际控制之下了。历代秦君收复失地的夙愿终于实现,将近百年的国耻也得以洗刷,同时秦国据“崤函之固”、高屋建瓴的立国形势正式定型。
  几乎与雕阴之战同时,樗里疾的南路军也攻占了曲沃,焦城虽然没有被攻破,但守将也是咬牙挺着,如果魏国再不派援军,估计也就剩挂白旗投降了。
  就在这个时候,魏国的特使又跑到了咸阳,目的嘛,还是以土地换和平。这一次魏惠王开出的条件是割让河西郡全部领土,包括河西郡的郡治少梁在内,也就是将魏国曾经抢占的秦国黄河以西的领土全部归还给秦国。至于说上郡嘛,那本来就不是秦国的,之前应该是白狄的地盘,要说归还,也应该还给白狄鲜虞部落建立的中山国。
  秦惠文君和公孙衍看了魏国开出的条件,心里好笑,魏惠王和惠施这对老糊涂真的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看来,必须要把魏国彻底打趴下他们才能真正认清形势。这样,秦国并没有停止军事行动,樗里疾的南路军继续围攻焦城,而公孙衍的北路军经过短暂的休整之后,重新集结待命,瞄着魏国的河东郡。
  就在魏惠王和惠施还在幻想着以土地换和平来尽快结束秦魏战争的时候,南边的楚国突然对它发难,这可真让这对老糊涂叫苦不迭。
  我们在前面已经交待了,越王无疆自不量力,趁着齐楚徐州大战之际,挑衅楚国,楚国只能将中原的战事暂时放一放,掉过头来打越国,结果,经过几年的战争,越国被楚国打得惨败。
  就在楚越战争结束没多久,楚威王就薨了,太子熊槐继位,是为楚怀王,这一年是公元前329年。楚国在“宣威时代”国势强盛,究其原因在于楚宣王和楚威王在位期间,对中原地区基本持谨慎的外交,懂得什么时候应该出击什么时候应该沉默。但新上台的楚怀王就不同了,他年轻气盛,野心勃勃,而且,当时的楚国连败齐越,一时之间成了头号霸国——“郢为强,临天下诸侯”。现在楚国势头正盛,应该是大举出击的时候,对象吗,当然是位处天下胸腹又肥又弱的魏国。
  公元前329年,楚国大举进攻魏国的中原,双方在陉山(陉山在今河南许昌西南,又称“汾陉塞”。)一带展开激战。《史记?楚世家》记载,此战是魏国趁楚威王刚死,楚怀王立足未稳之际,趁火打劫。实际上魏国正在和赵、秦等国打得不可开胶,除非是楚惠王和惠施疯了,才敢招惹楚国,所以,应该是楚国主动攻打魏国才对。
  楚魏陉山大战的消息很快就传到秦国,公孙衍得到消息以后,立刻向秦惠文君进言:现在正是兼并魏国河东郡的大好时机。秦惠文君当然同意。这样,公孙衍统帅北路军经少梁渡口渡过黄河,包围了汾阴(今山西省万荣县西)和皮氏(今山西省河津县)。汾阴位处少梁渡东岸,与少梁邑隔河相望,而皮氏位处汾阴东北。这两座城邑在秦军的突袭猛攻之下,很快就陷落,公孙衍下一步就是统领北路军直取河东郡的首府安邑了。同时,樗里疾的南路军攻占了魏国的焦城。身在咸阳的秦惠文君得到前方的频频捷报,心中不禁豪情万丈。
  就在这个时候,秦国的咸阳城来了一个不速之客,这个人要向秦惠文君的头上泼一泼冷水,好让他清醒过来。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个人和公孙衍是一对真正的冤家对头……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