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遭受爆炸的安斯巴赫 这座城市大气又浪漫  

2016-08-23 18:24:32|  分类: 自然地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月25日,德国南部巴伐利亚州安斯巴赫市中心24日深夜发生爆炸,造成至少1人死亡、多人受伤。爆炸发生地点距当地正在举办的音乐节不远。爆炸发生后,音乐节被迫中断。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24日晚,德国巴伐利亚州安斯巴赫市中心发生爆炸,造成至少1人死亡、11人受伤。安斯巴赫市长向记者称,爆炸系由爆炸装置引发。

巴伐利亚州内政部发言人称爆炸并非偶然事故,看来是有意所为。

这位发言人还表示,巴伐利亚州内政部长Joachim Herrmann正在前往现场的途中。

事发地点为德国纽伦堡附近安斯巴赫市的一家餐厅。

安斯巴赫是弗兰肯浪漫之路上的最大的城市,曾是几个王国的都城,因此相对浪漫之路上的其他城市更显皇家气派。城市的规划和建筑相当大气,但又不失浪漫,城市布局很是和谐。原本7月的安斯巴赫应该是这样的!

正在吹奏的一个安斯巴赫的管乐队

安斯巴赫地理位置图

在德国慢游,很多别致的景象让我心旷神怡。面对精心设计引人入胜的线路诸如浪漫之路(Romantische Stra?e)、古堡之路(Burgen stra?e)、歌德之路(Goethe stra?e)、童话之路(M?rchen stra?e)等等,即使精挑细选也未必钜细靡遗,如若兼而有之则势必得陇望蜀。罗腾堡位于浪漫之路中,而安斯巴赫又在古堡之路上,我从罗腾堡来到安斯巴赫,在这座古城观赏了一场洛可可式教堂仪式与洛可可式吹奏表演,在浪漫中感受古堡,在古堡中体验浪漫,交汇而穿叉,彷如回溯两个世纪成了古人。

专程到安斯巴赫(Ansbacher)的主要目的就是观赏每年七月举办的安斯巴赫洛可可传统节日表演(Rococo festival performances in Ansbach),本来计划要在充斥洛可可、巴洛克和文艺复兴各个时期古老建筑的街道上观看五颜六色洛可可服装的环城巡游,但因为当天还要赶往纽伦堡以便养精蓄锐观看晚上的《阿里亚德涅在纳索斯》,便在难以取舍的纠结心境之中做出决断,只在安斯巴赫停留一个上午,欣赏一次浓缩的精华。

举世闻名的洛可可传统节日表演7月2日晚上9点半在宫廷花园(Hofgarten)拉开序幕,翌日同一时间是焰火晚会,我赶上的节目是7月4日上午第3场的教堂仪式和第4场在旧王宫的吹奏表演,而被我放弃的那个环城巡游则从当天下午2点直至5点。乘车抵达古城已是上午9点15分,匆匆赶往城中心的Monduras广场,因为9点30分在广场上的圣古姆贝尔图斯教堂(Kirche St.Gumbertus)有一场德文称为Rokoko-Festgottesdienst的宗教活动。当天是星期日,这座简约的教堂坐满了60岁以上的老者而没有一位年轻人,坐在2楼类似包厢位置的男女均身着洛可可服装,教堂左侧则站着4位洛可可服装的号手。上午11点是在现已被辟为博物馆的旧有名称为边疆伯爵王宫(Markgr?flichen 

Residenz的庭院里举行的吹奏表演,德文称为Gro?e Feldmusik,教堂里那些普通休闲短衫的“善男信女”有一部分人赶到这里,连同我等外来游客,将临时摆放在庭院里的折叠椅坐了三分之二还多,而那些在教堂2楼身着柔美繁复风格衣装的“达官贵人”则还是高高在上,摆出宫廷显贵的表情与姿态,俯视着庭院里的一干群臣与艺人。

当天参加吹奏的计有4个团队,所使用的乐器包括长号、小号、大号、邮号、短笛、萨克斯及各种鼓类。开场前有一位类似总指挥长的“官吏”指挥各队从门外依次进入庭院,先行演奏的是致意曲目,一个团队奏毕,另一团队进场再奏,四个团队全部进入之后按照先后站位的顺序再轮次转圈循环吹打,曲目共计20多首,虽然音声有优有劣水平有高有低,但在只有4万多人的安斯巴赫,这样的比例还是令我目瞪口呆,相较之下,即使我们十分畸形的人数最多的钢琴学童在国人中所占的份额,也不足以与之分庭抗礼。

我想象下午的环城巡游一定是洛可可节日期间最有动感的节目,但城内也有一些人对如此复古的欢乐却并不热衷。圣约翰教堂(Kirche St.Johannis)比毗邻的哥特式的圣古姆贝尔图斯教堂既气派又高耸,虽然都建于15世纪,但战时未遭破坏的前者的外墙更显其久远与幽深,其堂内的暗色布局与后者内部的白色基调相比,让观者感觉其宣扬的教义更有深沉的古意。那些喜欢闹中取静的为数不多的教徒在女神甫的布道声中聚精会神,面对如此画面,来安斯巴赫前一天在罗腾堡的经历又一次浮现在我的脑海,下午的世界杯德国人刚刚四比零完胜阿根廷,城堡内的人们欢呼雀跃环城驱车并持续鸣笛,当我开始远离那条行车的街道,一位德国老太朝我走来,老人与我交错时主动向我露出一脸不惜一顾的表情,然后猛烈摇头说了一句“Very Very Noise!”

对我来说,安斯巴赫洛可可传统节日里的管乐吹奏并非专业级的精准,但却不是噪音。

圣古姆贝尔图斯教堂(Kirche St.Gumbertus)的名为Rokoko-Festgottesdienst的宗教仪式

圣古姆贝尔图斯教堂的管风琴

宫廷花园(Hofgarten)里的德文为Gro?e Feldmusik的吹奏表演

安斯巴赫街景

约翰塞巴斯蒂安巴赫广场上的巴赫纪念像,此巴赫比较狰狞与凶悍

Monduras广场的卡斯帕·豪泽(Kaspar Hauser)纪念像

圣约翰教堂

圣约翰教堂的管风琴

安斯巴赫火车站旁侧邮局楼前的雕塑

安斯巴赫车站,开往纽伦堡的快铁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