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龙之魂——图说秦人霸道阳刚的奋斗史(转帖连载60)  

2016-08-22 18:41:22|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徐州相王和徐州之战。
  经过一连串军事上的惨败,魏国由战国时代的首强之国跌落为一个真正的二流国家。齐、秦两国虽然都对魏国造成了伤害,都是魏国的敌人,但在老迈的魏惠王看来,秦国对魏国只有国耻,齐国对魏国不但有国耻,还有家仇——魏太子申在马陵之战中挂了。对齐国,魏惠王可是恨得压根儿痒痒,既要挽救危局,又要报国耻家仇,但实力不行呀,魏国的王牌军团——魏武卒已经在一连串的失败中被消灭干净了,没了魏武卒的魏军,就是一堆烂泥。魏惠王左右想不出办法,探一探相邦白圭,也是一脸的雾水。富有商业头脑的白圭搞活大梁经济,操持彭泽称王庆典很在行,要说在列国间纵横捭阖,实非所长。于是,魏惠王想到了换相,新的相邦人选就是传说中“学富五车”的那位——名家学派代表惠施。
  名家学派主要是研究事物“名”与“实”之间逻辑关系的一个学派,除了宋国的惠施,还有一个就是赵国的公孙龙。什么“合同异”、“离坚白”、“白马非马”等奇谈怪论都是这一派提出来的,基本上属于诡辩一派。惠施是道家庄周的好友,但与庄子超凡脱俗的出世人生观不同,惠施则是积极入世的,要用学问来换取富贵。
  精于形名之辩的惠施对当年卫鞅忽悠魏惠王称王的那一套看的一清二楚,结果怎么样,魏惠王真的栽了。现在惠施给魏惠王出的点子就是用当年卫鞅忽悠魏国的那一套来忽悠齐国,具体地说就是——“变服折节而朝齐,楚王必怒矣,王游人而合其斗,则楚必伐齐,以休楚而伐罢齐,则必为楚禽矣,是王以楚毁齐也。”惠施不是书呆子型,他对当时的国际形势有研究:马陵之战后,齐威王也梦想着树立中原地区的霸权,魏国如果拉着别的国家朝拜齐国并给他戴上王者的桂冠,也就等于承认齐国是中原地区的老大了,齐国当然愿意。而楚国则希望中原地区永远保持均势状态,齐国称王必然带来楚国的不安,这样,齐楚之间必有一战,魏国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借刀杀人报复齐国。等到齐楚两国打得两败俱伤,魏国甚至有可能借机翻盘重新夺回中原霸权,多好呀。
  惠施的点子高明,再加上有一张能言善辩的嘴巴,魏惠王听得连连点头,心里乐得开花,惠施取代白圭当然是顺理成章了。
  马陵之战后,齐国那边的政局也出现了变数。齐国依靠田忌和孙膑的组合取得了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的胜利,但功高震主呀,同时也引来了奸相邹忌的羡慕嫉妒恨,结果就是奸相利用君王们都有的那点儿猜忌心排挤了田忌和孙膑。但一个靠忽悠没有半点真才实学的人总有露出马脚的一天,不久,邹忌下台,封地被削,接替他的是田婴(文献中记载田婴是齐威王的小儿子,但本人认为田婴更有可能是齐威王的弟弟)。但田婴也是一个善于弄权的主,这样的人往往擅于揣度上面的心思。田婴明白,齐国两场大胜之后,现在齐威王也想被罩上王者的光环。称王对这帮贵族们的确有着永不退色的诱惑力,但到头来往往是烫手的山芋。这样,田婴与惠施的想法不谋而合,于是乎,魏国拉着与自己同命相连的小弟韩国接二连三地去舔齐威王的马屁:
  公元前336年(秦惠文君2年、齐威王21年、魏惠王34年、韩昭侯27年),韩魏两国国君在平阿(今山东阳谷东北)与齐威王会晤。
  公元前335年(秦惠文君3年、齐威王22年、魏惠王35年、韩昭侯28年),韩魏两国国君又在甄地(今山东甄城北)与齐威王会晤。
  公元前334年(秦惠文君4年、齐威王23年、魏惠王36年、韩昭侯29年、楚威王6年、赵肃侯16年),齐魏两国在徐州相王,说白了就是两国相互承认对方为“王”。 当时的徐州不是今天的江苏徐州,而是位于今天山东藤县,又名“薛”邑。同时来捧场的还有其他国家的代表,基本上就是那些弱不禁风的泗上小国,它们都是墙头草随风倒的。
  齐魏徐州相王,又有那么多小国来捧场,当然引起了整个国际社会的紧张,这当然是魏国君臣希望看到的。
  首先感到害怕的是楚国,据说楚威王听到齐魏相王的消息后,“寝不寐,食不饱”。为什么,因为齐国一旦成为中原地区的绝对霸主,楚国必然成为其重点打击目标,而再联想到楚国北方漫长而脆弱的防线,到那一天真的是楚国的灾难。对此,楚威王给出的回应是:不,坚决要阻止!
  当然,楚国也不是单打独斗,它也可以寻找利益一致的盟友:赵国和燕国。
  赵国很容易理解,齐魏两国挡了它南进中原的道儿,而要对付齐魏,可以联合的对象主要还是楚国。战国时代,因为地缘关系,楚赵两国基本上保持着比较暧昧的关系。现在齐魏相王、结盟,赵国自然感到威胁,所以与楚国一拍即合。
  至于说燕国,自身的生命安全自然是头等大事,从地缘上看,能对燕国构成致命威胁的也就是齐国,事实上,齐国也确实对燕国存在吞并的野心。当齐国称霸中原以后,兼并燕国很可能会提到齐国庙堂的议事日程,所以燕国为了自身安全考虑,必须要站到楚赵一方。
  就在齐魏徐州相王的同时,楚、赵、燕三国也在紧锣密鼓地沟通联络,虽然文献中没有记载相关的情形,但从后来徐州之战中三国的一致行动来看,应该是达成了外交上的默契。这样,在整个东方形成了两大对立的军事集团:中央的齐、魏,再加上泗上的小国PK分裂南北的楚、赵、燕三国。
  还有几个国家的情况比较特殊:韩国、周国和秦国。
  韩国追随魏国舔齐国的马屁,不过也想要在徐州相王中尝一尝称王的瘾,但不上不下的实力使得齐魏两国根本就没把韩国放在眼里,给韩国的答复是:你来徐州参加我们的party可以,但称王没你的份。所以,齐魏徐州相王大会上没有韩国的影子。受到刺激的韩昭侯这个时候正忙着在国内大兴土木——“作高门”(就是韩国的鸿台宫),估计是为自己的称王庆典作准备。既然大家都瞧不起韩国,我在国内称王还不行吗。估计韩国在这个时候也应该与楚赵等国眉来眼去,但国力本来就疲弱,又大搞基础建设,所以韩国总体上还是观望,等到形势明朗时再说。
  齐魏徐州相王把个周显王气得嗷嗷叫,本来“王”这个尊号只能被天子独享,但先是南蛮楚国称王,接着魏国又称王,现在齐国也称王了,你们大家如果都称王,我这个周天子算什么?但自身根本不入流的实力让他再生气也没办法,只能将希望寄托到对自己颇尊重又具备一定实力的秦国。就在齐魏徐州相王这一年,周天子又赐秦君以文武胙。所谓“文武胙”就是周室在祭祀周文王和周武王时所用的祭肉,周代,天子赐诸侯以胙,往往就是确认对方霸主地位的标志。周显王希望秦惠文君能像齐桓晋文那样为自己主持公道,但时代不同了,现在谁还会拿周天子赏给的那几块发了霉的臭肉和空头的名号当回事呢。
  至于说秦国,虽然说表面上一声不吭的,但秦惠文君的眼睛可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中原。此时的秦国内部稳定,军力强悍,正要利用中原的乱局相机而动呢,秦剑所指当然是魏国在黄河以西的广大地区。
  公元前333年(秦惠文君5年、齐威王24年、魏惠王更元后2年、韩昭侯30年、赵肃侯17年),楚国先发制人,率先向齐国发难,楚威王亲统大军进攻齐国的徐州。
  没有了田忌与孙膑的齐国技击,实际战力其实很衰,尤其是齐国的主将申缚,打仗水平很一般,但是上层路线走得好,田婴的屁股被他拍的很舒服,这样的弱兵孬将,结果只有一个,就是失败。
  齐国在徐州刚刚战败,燕赵两国就同时出兵袭扰齐国的后方——“赵人闻之,至枝桑,燕人闻之,至格道。格道不通,平际绝”(《战国策?秦策四》)。
  按理说,齐国手底下的弟兄也应该不少,但实际上齐国一方的联盟是非常脆弱的:
  首先说一下泗上的那些小国,别看他们在徐州相王时直舔齐国的马屁,但现在看到重量级的楚国挑战重量级的齐国,胜败是个未知数,所以,鲁宋等国为本国前途命运考虑,都选择了中立。
  还有一个就是祸端的始作俑者魏国,但魏国对齐国本来就没安什么好心,捧你把你捧得越高是为了看到你将来摔的越重。别看魏国在战前对齐国信誓旦旦,甚至还向齐国派了人质(董庆),但目的就是希望齐国和楚国早点开战,而且要战得两败俱伤。看到齐国在徐州惨败,魏惠王心里乐得开花,不但作壁上观,而且还要调兵遣将也要从齐国身上捞一把呢。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