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龙之魂——图说秦人霸道阳刚的奋斗史(转帖连载59)  

2016-08-20 19:53:29|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六回 收复河西

  1、秦惠文君初年的内政外交(公元前338年——公元前333年)。
  公元前338年(秦孝公24年),一代雄主秦孝公轰然长逝,太子嬴驷继位,是为秦惠文君,秦国实行的是逾年称元法,秦惠文君元年应该是公元前337年。
  就像今天一国领导人换届其他国家要发贺电一样,出于外交上的一般惯例,楚、韩、赵、蜀等国都派使节到秦国表示祝贺:
  楚国自不必说,秦楚之间已经维持了几百年的传统友谊了。
  韩国国力疲弱又四面被兵,所以很有必要对西边这个新崛起的邻居表示一下友好。
  赵国当时正要趁着魏国国力骤衰的时机南进中原,有着拉拢秦国共同对付魏国的想法。
  至于说蜀国,当它据有汉中盆地之后,一直怀有越过秦岭北略关中的企图,所以这一次派遣使节,明为祝贺,实际上是刺探秦国朝野形势。对蜀国的险恶用心,秦惠文君心里明白,而且他还知道蜀王不但是个自大狂,还是个好色鬼。对于蜀国这只大肥羊,秦国早晚是要痛宰的,只不过一时半会儿倒不出功夫,所以最好先把它稳住,而且还要让它继续自恋下去。为此,秦惠文君特意为蜀王挑选了数名美女让使节带了回去,美女就是鸦片烟,足以消磨蜀王的雄性斗志。至于说蜀王为了迎娶美人派力士五丁开道的传说,故事太过离奇,我们还是放到后面“南征巴蜀”一回再为各位详解。
  还有一个蜗居在洛邑名义上还维持着天下共主地位的周天子,反应一直比较迟钝。秦国官方记载,在秦惠文君继位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前336年,周室才派特使到秦国祝贺,这于情于理都很难说得通呀。其实,这也不能怪周天子,因为周秦两国的历法不同,在周国还是当年的事,在秦国却是第二年了。
  同年,文献中还记载了两件对秦国意义非凡的怪事:
  《六国表》于秦惠文君二年载:“宋太丘社亡”。
  《史记?秦始皇本纪》引《秦记》又载:秦惠文君二年,有新生婴儿曰“秦且王”。
  关于“宋太丘社亡”一事,其事迷离令人懵懂。根据历代猜解,宋国在国都彭城附近泗水沿岸设“太丘社”,所谓“社”就是人口聚居区,小者为村落,大者为都邑,因附近有大丘,故以为名。不知何故,周人将周鼎置于该地,结果,“太丘社亡”,周鼎沦没于泗水。秦宋两国基本上是八竿子摸不着的,但为何远在宋国发生的事,秦人却格外重视并记载于本国国史?究其原因:“鼎”在古典时代是权力的象征,周鼎沦没于泗水,预示着周道已衰,天命不再,那么由谁来继承天命呢?当然是秦人。于是乎,同年,在秦史中又记录了一件更为离奇的怪事——有新生婴儿曰“秦且王”。
  其实,古典时代的谶纬预言不完全就是单纯的迷信,因为它在预示天命的同时,还强调“人为”必须要符合“天道”,只有如此,天命的预言才能兑换为现实。嬴秦部族本来就是一个非常迷信的民族,因此谶纬之学盛行于朝野不足为怪。像上面那样以天命自居,的确给人一种自命不凡的感觉,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却为本部族树立了更为高远的奋斗目标,以此来激励朝野的民心士气,而不是无所作为,不求进取,坐拥天命的降临。
  秦惠文君当然不是一个只知道坐拥天命的平庸之君,实现伟大的部族理想还需要脚踏实地的奋斗。
  公元前335年(秦惠文君3年、魏惠王35年、韩昭侯28年、赵肃侯15年、齐威王22年、楚威王5年、燕文公7年),秦惠文君举行加冠大礼,古代往往在男子20岁的时候举行加冠之礼,表示其已经进入成人阶段,应该肩负起成人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但秦国的加冠礼又与别国有所不同,不是在20岁,而是推后了两年,在22岁。秦惠文君继位那年19岁,三年之后,正好是22岁。
  好像上天要刻意考验一下这个刚刚步入成人的年轻国君,就在秦惠文君加冠的这一年,活跃在秦国北部陇东高原一带的义渠戎在洛水附近偷袭秦国得手,抢劫和掳掠了不少财货和人口。要说义渠这样的戎狄部落对秦国最好还是安生一些比较好,一次地偷袭得手但却引来秦人对其的重视和报复,结果往往会得不偿失。对于义渠的轻率挑衅,秦惠文君表现出了年轻人少有的沉稳和老练:义渠和蜀国一样,都是秦国嘴边的肥羊,吃掉它只是时间问题,但现在还不是时候,秦国需要等待,至于说等到什么时候,本回后文会为大家详解。
  对刚刚上台的秦惠文君来说,重中之重还是稳固好秦国自家营盘,充实国力。秦孝公死后,在公子虔等一般宗室贵胄的挑唆下,变法强秦的功臣商鞅惨遭车裂。商君虽死,但秦法未败。秦惠文君虽然处死了商鞅,那不过是为安定朝野人心,稳定政局起见。处死了变法者,但却不等于废除变法者所制定的法律,原因是新法有利于国家的强大,而且老百姓也从新法中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对新法的认同已经深植于秦国朝野,不是几个反对派贵族所能撼动的了的。
  秦惠文君不但要坚决维护新法,而且还要继续深化。公元前336年(秦惠文君二年),秦国“初行钱”,既由政府发行统一的货币,就是后来的“秦半两钱”。此项措施不但便于赋税的征收和国内物资的周转,而且政府垄断货币发行权,也使政府牢牢掌控了国家的经济命脉,这在国有经济占主导的秦国是必须的。
  总之,秦惠文君初年,在内政上一是稳定朝野局势,抚平因为变法所造成的社会创伤;二是维护并深化新法,充实国力蓄势待发。
  其时,萦绕在秦惠文君心头令其无比纠结的还是收复被魏国强占的河西失地。在秦孝公时代,通过齐魏马陵之战和秦国的河西大捷,魏国强悍的精锐武卒基本上被消灭。公元前338年,秦国乘胜渡河,在岸门(今山西河津县西)一带消灭了魏国在河东的守军,俘虏了魏国河东郡守将魏错。但就在秦军高歌凯奏,收复失地指日可待的时候,秦孝公薨,随后秦国又陷入变法派与复辟派的内斗,收复河西之战只能中断。秦惠文君初年,秦魏两国在河西一带基本维持着不战不和的对峙状态。具体的情形是:秦国已经占据了河西大部,但河西郡郡治少梁以及上郡仍然把持在魏国手中,同时,魏将龙贾统率数万河西军盘踞在上郡,等待机会,准备重夺河西甚至直入秦国的关中腹里。
  但当时的形势是,秦魏两国都不能再启战端,秦国方面新君刚刚继位需要稳定政局,魏国方面中原地区的形势已经把魏惠王搞得焦头烂额了,考虑到中原地区是魏国的核心本部,而黄河以西地区不过是外围区,所以,魏国当然想把这一带的问题暂时先放一放。于是乎,秦魏两国在外交上便有了接触,双方的关系出现了缓和。公元前334年(秦惠文君4年,魏惠王36年,燕文公28年),刚刚举行完加冠礼的秦惠文君从魏国迎娶魏女为夫人,是为秦惠文后,估计不是魏国的公主,就是魏国的宗室之女。
  表面上的政治联姻好像为秦魏之间的关系缓和又加了一道保险杠,估计老迈的魏惠王终于可以为西线的紧张形势松了一口气。但秦惠文君可不这么想,秦魏之间的和平只是暂时的,秦魏之间必有一场血战,为了迎接这场迟早都要发生的血战,他首先要整顿秦国内部,积蓄实力,同时他一直在密切关注中原的局势变化,就在迎娶魏女这一年,他将目光瞄向了徐州。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