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龙之魂——图说秦人霸道阳刚的奋斗史(转帖连载58)  

2016-08-14 19:02:14|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7、僻处一隅、苟且偷安的燕国
  如果单纯就战国前期而言,燕国很难被列于七雄之列,从国力上看,也就是和宋国或中山国相仿佛,而且又僻处偏远、默默无闻。直到本阶段最后时刻,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国却意外雄起,几乎灭掉强齐,从而成为本阶段的终结者,也一举奠定了自身的强国地位,成为所谓的七雄之一。
  燕国是战国七雄中唯一仅存的正统姬姓老牌诸侯,虽然韩魏两国也是姬姓,但都是从老晋国分化出来的,立国时间远远没有燕国久远。燕国是召公奭的封国,关于召公身世,一说为文王之子、周公之兄,一说为姬姓旁支。当年,召公和周公同样都是周人建国之初的两大元勋,周公为成王太师,召公为太保,两人的具体分工就是周公负责经营陕地以东,而召公负责陕地以西。周初立国不稳,周公东征,荡平了商人在东方的反抗势力,而召公则留守周人的根据地,使得周公东征有牢固的后方根基。召公治理陕地以西,不辞辛劳巡行乡邑,而且秉持公义,老百姓都能安居乐业各得其所,甚得百姓爱戴,据说召公常在一株棠树下处理政务,以至于召公死后,百姓爱屋及乌,作《甘棠》以弘扬召公之德。应该说周公和召公相互配合,缺一不可,为周人的江山稳固都立下了不世功勋。
  周公的封地鲁国位于遥远的东方,而召公的封地燕国位于遥远的北方,原因是周王室对两地不但鞭长莫及,而且两地仍然保留有大量殷商势力的残余,周人将王室中两个柱石人物的封地安置在此,目的就是镇抚边远,防范殷商势力东山再起。周公和召公虽然都领有封国,但作为王室肱股之臣仍然留居王室辅政,本人都没有直接就国,而是由长子代理。
  燕国的最初地域大致位于今天河北省北部,初都于今北京房山区琉璃河镇,后来,燕国灭掉蓟国并徙都于蓟,蓟位于今天北京西城区广安门一带。燕国在立国之初,四周都为殷商遗民和戎狄部落所环绕,简直就是周人孤悬在遥远北方的殖民据点,立国形势可谓险恶。虽然《史记?燕召公世家》对召公之后的历代燕君记述过于简略,甚至连年代世系都残缺不全,但仍然无法掩盖燕国在早期历史中与戎狄紧张的军事斗争。现代考古发掘出的燕国国君和贵族的墓葬中,发现有大量的兵器和车马器,其数量要远远高于其他诸侯国同类随葬品,可见,早期的燕国应该是凭武力立国,维系着艰危的国命。
  西周末春秋初,正是戎狄部落对华夏民族的大侵袭时代,孤悬于遥远北方的燕国,其命运就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自然难以幸免。当时,燕国面临的主要威胁来自于燕山以北的山戎部落,在山戎的侵袭下,燕山以南滦河下游一带的孤竹国和令支国纷纷沦为山戎的附属国。孤竹国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传统古国,殷商时代臣服于商王朝并作为其肱股力量镇抚北方。姬周取代殷商之后,孤竹国的势力有所下降,但仍然不能让周王朝彻底放心,周初分封燕国的目的之一就有防范监视孤竹国的意思。而令支国是从孤竹国中分化出来的,两国共同扼守着由燕山山脉进入华北平原的两条重要通道的出口(无终道和卢龙道)。孤竹国和令支国投降山戎,使得燕山山脉作为华夏诸侯北方屏障的作用顿失,山戎可以在孤竹国和令支国的引导下蹂躏农耕世界,而首当其冲的就是燕国。
  公元前697年,迫于山戎的压力,燕国被迫将首都由蓟城南迁到位处易水南岸的临易(今河北容城)。但即便如此,燕国也无法摆脱山戎的侵袭,如果不是齐桓公的“尊王攘夷”,也许燕国真的就难以再现于后来的历史。公元前664年,齐桓公援燕击退山戎,并顺势灭掉了孤竹和令支,这样,燕国不但没有在这次戎狄大侵袭中亡国,而且,其疆域还得到了拓展,一直达到燕山以南,控制了穿越燕山到华北的出口。齐桓公“尊王攘夷”之后,戎狄部落再也不能对华夏民族构成致命的威胁。经过华夷之间漫长的战争与和平,原本与华夏族杂处的戎狄部落,有的远迁塞外继续成为华夏民族的威胁,有的则与华夏民族融合,被同化为华夏民族的一分子,中山国就是一例。

及至战国中期,燕国的疆域大致分布在今天河北省北部、山西省东北角以及辽西的一部分。其中,燕山山脉以南、太行山脉以东、易水和滹沱河下游以北、向东一直到大海的河北北部平原是为燕国的本部核心区。而包括燕山山脉及其以北的辽西一带,因为地形主要是山地丘陵,所以这一带对农耕民族没有多大意义,估计燕国对这一带主要就是控制由东北平原到华北平原的几条山间河谷孔道,就如太行八陉一般。列国时代,由于海水的侵袭,今天的辽西走廊并没有形成,沟通东北和华北必须要翻越燕山山脉,其间共有三条山间的河谷通道,由北向南依次为无终道、卢龙道、平冈道。
  从燕国所面临的攻守形势来看,它在北方的威胁主要来自于活跃于蒙古高原东部一直到东北地区的游牧民族——东胡,但由于燕国控制了燕山山脉中的几条通道,也就等于封堵了东胡经燕山山脉南下华北的大门。而且,因为当时东北游牧、渔猎民族与燕国在力量对比上的相对孱弱,所以,也为燕国在这一带开拓疆土提供了可能。后来,秦开却胡开地千里,不但占据辽东半岛,而且一直深入到朝鲜半岛的东北部。东北地区民风强悍,资源富饶,而且又位处中国大陆之一角,形势得天独厚。如果说古典时代早期,得关中者得天下的话,那么,到后期一直到近代,就应该是得东北者得天下了。燕国虽然占据辽东富饶之地,但可惜的是时间过于短暂,距离它的最后灭国不到一百年。在古典时代,这样的一个时间段,并不能使燕国对新开拓地进行充分开发。试想一下,如果燕国据有辽东的时间能够提前几百年的话,也许这一带的地缘优势就能得到体现,到时,燕国的立国形势几乎就可以和秦国比肩了。

  龙之魂——图说秦人霸道阳刚的奋斗史(转帖连载58)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龙之魂——图说秦人霸道阳刚的奋斗史(转帖连载58)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燕国在南方面对的主要是华夏诸侯。
  其中,燕国在西南方向面对的国家是赵国。从赵国北部的代郡出发,西北走向可以通过太行八陉中的第八陉军都陉进入燕国本部,西南走向通过太行八陉中的第七陉蒲阴陉进入燕国本部。所以,燕国必须在军都陉和蒲阴陉在华北平原的出口处设立城防要塞,前者是为居庸塞,后世一直作为京津防御西北的重要门户,后者是为武阳(今河北易县),也是燕国的下都。燕国在本部核心区设置三都:上都就是现在的都城蓟城,中都就是初封地今北京琉璃河镇一带,而武阳作为燕国的下都,足可见其在国防上的重要性。

  龙之魂——图说秦人霸道阳刚的奋斗史(转帖连载58)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龙之魂——图说秦人霸道阳刚的奋斗史(转帖连载58)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燕国在东南方向面对的国家是齐国,而夹在齐赵之间的还有中山国。齐国是战国中期的超级大国之一,而且一直觊觎燕国的领土。一旦齐国对燕国率先发难,作为齐国附属国的中山国也很有可能趁火打劫,这是燕国不能不重视的。为此,燕国沿易水北岸构筑长城,是为燕南长城。而易水向东汇入滹沱河之后,这一带因为海侵严重,所以道路不畅。借助于南长城和滹沱河,燕国防备齐国和中山的整个防线也可算完备,缺点就是防御面过宽。
  虽然赵齐两国的实力都强于燕国,但很明显两国并没有把主要的注意力集中到燕国:赵国的心腹之患是中山,齐国则要与秦国抗衡并称霸中原。至于说后来齐国曾经有过灭燕的举动,那也是趁着燕国内乱所提供的天赐良机。但是,由于燕国位处齐赵两国的侧后,当齐赵两国忙着和别国争斗的时候,燕国却可以适时出击威胁两国的后方。对于燕国这样的地缘形势,秦国进行了很好的利用:从战国中期开始,秦国就刻意拉拢燕国牵制齐国,最后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乐毅残齐;战国后期,秦国又利用燕国牵制赵国,使得赵国不能全力对秦。
  从燕国的立国形势来看,虽然在七雄之中国力最为弱小,但山河四固以及地处偏僻、远离国际竞争的焦点,使得燕国的国防形势却较为安全,“夫安乐无事,不见覆军杀将之忧,无过燕矣”(《战国策?燕策一》)。但是,任何事物都包含相反的两个方面,燕国因为地处偏远一隅,一方面使得自身所承受的外部压力较轻,存国长久,另一方面,则是影响了与列国的经济文化交流,相对闭塞。而且,因为外部环境的相对宽松,也使得燕国缺乏进行变法强国的紧迫感。战国时代,魏、秦、齐、韩、赵等国都是迫于紧张的外部压力而变法图强,所谓“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就是这个道理。而弱燕则偏处北方一隅,默默无闻了几百年。同时,因为地处偏远闭塞,中原地区的变法强国理念即使传播到燕国,也是慢了半拍,甚至会变异,难得其精华。其典型就是本阶段即将上演的一场滑稽剧——燕哙让国。
  尧舜禹时代的禅让传说,本来就是虚无缥缈无从考证的事情。但在春秋战国之际,因为贵族世卿世禄制被打破,任人唯贤唯能成为权力交接的新选择,这样,上古时代禅让制的传说就被当时人拿来并被重新认识。禅让制的思想的确包含有天下为公的民主成分,但考虑到当时的社会环境,民众既没有追求民主的内在动力,王朝统治者也没有主动让权的外部压力,这种思想的流行不过是当时知识分子对权力交接方式的一种理想化的构想而已。诸子百家之中,墨、儒、道诸家都曾经对禅让制大力鼓吹,使得这种思想在当时风靡一时。战国时代,也的确曾有过国君禅让臣下的例子,如秦孝公曾禅让于商君,魏惠王也曾禅让于惠施,但都遭到了拒绝。实际上这种禅让的举动往往是君臣之间彼此心照不宣、配合默契的作秀之举。但燕王哙让国与子之,确实将禅让的表面文章落到了实处,不管其禅让的动机是受到纵横家的蛊惑还是为了自身的沽名钓誉,将上古时代虚无缥缈的禅让制应用到大争之世的战国时代,足可见燕国政治的迂阔荒诞。究其原因,与其说是燕哙的个人因素,还不如说是燕国的特殊立国形势使然。
  燕哙让国对燕国来说结局是悲剧性的。之后的燕国朝野陷入激烈的内讧,而齐国趁火打劫吞灭燕国,如果不是国际社会的干预,燕国就将陷入亡国的境地。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燕国这次濒临亡国的遭遇竟激起了燕人的振奋与觉醒:之后的燕昭王励精图治,在燕国开始了实实在在的变法图强。但是燕昭王的变法图强,其目的主要是报复当年齐国的灭国之恨,所以,其变法措施往往是直接的强国举措,并没有促成国家整个经济政治体制的根本转型,说白了,燕国唯一一次像样的变法不过是为强国而进行的一次速成式的变法而已,而这种速成式的变法无法维持国力的持久强大。在乐毅残齐、秦开辟地之后,燕国虽然一跃成为令天下侧目的一流强国,但随着燕昭王的死,燕国又回复到以前的状态,再不见有昂扬奋发的进取气象。即使到战国最后濒临亡国之际,燕国想到的也不是通过壮大自身国力来根本挽救国运,而是寄希望于荆轲刺秦,希求苟活于一时。
  下面让我们为燕国打一下分数:
  从综合国力来看,燕国国土相对狭小而且贫瘠,其综合国力在七雄之中排在最末,也许只能比中山、宋等小国稍强而已,分数为6。
  从地缘形势来看,燕国北邻燕山,西邻太行,东临大海,南有易水、滹沱河,也可谓山河四固了,而且远离中原是非之地,燕山以北的辽东地区又为燕国提供了广阔的开拓空间。这样的地缘形式也许只有秦国可以与之媲美。但美中不足的是,南边的易水滹沱河一线防御面过宽,不如秦国崤函通道险峻,而且,燕国本部相对狭小,缺乏防御纵深,齐国灭燕只用了短短50天,只有在秦开却胡辟地千里之后,燕国囊括了辽西和辽东之地,才改变了燕国国土促狭的局面,但这已经是本阶段后期的事情了。总体来看,燕国的地缘形势虽佳,但不如秦国,分数为8.5分。
  综合分数:51分。
  综合排名:第六。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