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龙之魂——图说秦人霸道阳刚的奋斗史(转帖连载56)  

2016-08-10 21:12:50|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四面被兵、无力回天的魏国
  魏国出于姬姓,据说文王有庶子名高,封于毕,为周初姬姓封国之一,但其后不知何故,封国被消。春秋时代,毕公高的后裔毕万辅佐晋献公,在晋国征伐霍、耿、魏的战争中,毕万为车右,因功封于魏地,因以为氏。早期的魏氏在晋国诸卿中不显山不露水,及至晋悼公时代,因为魏绛“和戎”有功,魏氏在晋国的地位开始凸显,其后日渐壮大。在晋国诸卿火并中,韩赵魏成了最后的赢家,公元前403年,三晋被周天子册封为正式的诸侯。魏氏立国之初,都于安邑,安邑所处的河东地区是其核心本部。
  公元前446年,参与三家灭智的魏桓子死,子(或曰孙)魏斯(《史记》载名都)即位,就是著名的魏文侯。魏文侯在位长达五十年,从公元前445年到公元前396年,这个雄才大略而且长寿的一代雄主将魏国引向了辉煌。对内,魏文侯任用李悝、吴起等人进行变法,整合壮大国力;对外,魏国依托与韩赵两家结成的三晋同盟,四面出击,侵略秦、齐、楚、中山等国,开疆拓土。从魏文侯开始,历经魏武侯、魏惠王,魏国称雄列国将近百年。到魏惠王时代,因为齐魏马陵之战和秦国的河西大捷,魏国的霸权中落,国际格局由战国初期的魏国独霸中原演变为战国中期的齐秦东西两强对峙。
  说实话,年迈昏聩的魏惠王对霸权中落一直心存不甘,在其有生之年,也一直没有放弃过重塑昔日辉煌的梦想,那么,魏国到底有没有恢复霸权的可能呢?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从天时、地利、人和三个方面来说,魏国不具备其中的任何一项有利条件。
  从天时来看,此时的国际力量对比与战国初期不同。战国初期,最先进行变法的魏国是当时惟一一个新型战国,与仍然维持春秋旧制的其他列国相比,当然是实力超群了。但问题是,国际力量的发展并不是平衡的,在楚、秦、齐等国相继进行变法之后,魏国与它们的力量对比就发生了此消彼长的变化。导致魏国霸权中落的桂陵之战、马陵之战和河西之战的三场惨败,从根源上说不在于对方将帅的奇谋,而在于魏国整体国力的相对下滑,而国力相对下滑的原因就在于魏国一直停留在魏文侯时代所奠定的制度根基,一百年来,固步自封,毫无长进。
  魏文侯变法开启了战国时代变法运动的先河,而且变法内容涉及到政治、经济、军事、法制、文化等各个方面,是波及国家全局性的变革,可谓五行俱全,但与后来秦国的商鞅变法相比,各方面内容都不够劲烈与深彻,没有建立起像秦国那样彻头彻尾的军国体制:
  政治上,选贤任能、打破世族权贵世卿世禄的特权,使得魏国基本上摆脱了贵族政治的羁绊,转变为较为成熟的官僚政治。
  战国时代,各国都不同程度地由贵族政治向官僚政治转型,比较而言,秦魏两国转型最为彻底,官僚政治也最为成熟,其次为韩赵等国,而楚齐两国依然保有浓厚的贵族政治色彩。韩赵两国的宗室贵族与异姓官僚在国家权力分配上可谓各得其半。而齐楚两国的国家权力则长期被贵族所把持:楚国是屈景昭三大姓,齐国则是田婴田文父子。秦魏两国的世族权贵在政治上虽然也保留有特殊地位,甚至也有公室出身的公子出将入相的例子,但与其他国家相比可谓寥寥。
  但秦魏两国的官僚政治又有所不同:第一,魏国人杰地灵,自身造血功能很强,所以在魏国执政的一般都是出身相对低微的本国士子,如李悝、白圭、惠施等等;而秦国因为本土士人的匮乏,自身基本没有什么造血功能,只能吸引、任用外来人才,如商鞅、张仪、范睢等等。第二,秦国的官僚政治有严格的法治以为约束,因而维持了上百年的政治清明,官吏们都能廉洁奉公,机构运转也相当高效;而魏国的官僚政治因为缺乏严格法治的约束,不免要趋向于腐化堕落,同时,官场内部弥漫着党同伐异相互倾轧之风,这些都严重制约了官僚机构正常功能的发挥。
  很多人认为,人才外流是导致魏国衰落的重要原因,的确,吴起、卫鞅、孙膑、张仪、范雎、尉缭,这些响当当的人物都是从魏国流失而转投他国,最后又反施祸于魏国。这种观点本来也无可厚非,但将人才流失的原因主要归结于最高统治者个人的昏愦无知和妒贤嫉能,这种看法不免过于表象,殊为不可取。实际上,即使一国在人才利用上的成败得失也有其更为深层的制度上的原因。试想一下,在污秽不堪的魏国庙堂,即使有胸怀韬略的乾坤大材也很难直达天听受到重用,即便受到重用也无法真正施展手脚。
  经济上,“尽地利之教”,鼓励农人精耕细作,弥补魏国人口稠密耕地不足的缺陷。同时,开发安邑附近的盐池,拓广财源。通过这些举措,魏国的经济不可谓不富庶,国家财力也不可谓不充盈,但并没有像秦国那样将整个国民经济都纳入政府的管控之下,也便不能将充盈的人力、物力、财力最大化地集中到军事领域。这样的国家,在和平年代固然显现出一派繁华气象,而一旦遇到战时,则必然陷入备战能力不足的窘境。
  军事上,吴起创立“武卒制”,挑选体质强悍者从军,施以严格的军事训练,再配备精良的装备,如果从单纯的战力来看,魏武卒是战力最为强悍的重装步兵。但因为武卒制对兵员的挑选及其严格,训练周期长,还必须以耗费国家的大量财力为代价才能维持,所以,不但成军规模受到限制,而且,一旦覆灭又很难在短期内得以重建,正是因为武卒制有如上缺点,因而荀子称其为“危国之兵”。反观秦国,普遍的义务兵役制使得国家的后备兵源有了可靠保证,而军功爵制又激发了秦人的战斗意志,使得战场上的秦国锐士成为令人恐怖的虎狼之师,这样的军队尽管也会遭遇到失败,但永远不会被击倒。
  法制上,李悝制定《法经》,开创了以全新的法治取代旧有的礼治,后来商鞅在秦国编订《秦律》时,很多内容也是以《法经》为蓝本。虽然如此,秦魏两国在立法的指导思想上仍然有着很大的不同:魏国的法治是适用于和平年代的正常法治,而秦国的法治则是极为偏激苛刻的战时法治。要说在和平年代维持国家的一般常态而言,魏国的法治应该是最适合的,但是在战争年代,还是秦国的战时法治更为给力。
  文化上,魏文侯延揽以子夏为首的学术名流到魏国西河郡讲学,是为西河学派,使得魏国成为当时学术文化的中心,也为魏国培养了大批人才。但这些所谓的人才或者是只能空发议论而又自命清高的书呆子型,或者是委身权贵门下醉心名利的哈巴狗型,即使其中能有一二实用型人才,在魏国那样的政治环境,也只能流失到他国。反观秦国,在文化上有着轻人伦重自然的取向,一方面焚烧诗书,瞧不起以儒生为代表的知识分子,另一方面却重视实用型的技术和技术型人才。虽然秦国本土士人很少,但可以吸引外来人才为秦国庙堂出谋划策,而本土出身的技术人才服务于秦国的各行各业,使得秦国成为当时的高科技国家。
  如此看来,魏文侯时代全面而又不够深彻的变法,虽然使魏国仍不失为战国中期的强国,但当其他国家也陆续进行变法,尤其是秦国商鞅变法建立起彻头彻尾的军国体制之后,魏国在战国初期阶段所保持的力量优势便荡然无存,在以实力为基础的国际竞争中,魏国霸权的中落有其必然性。魏国要挽回霸权,从壮大自身实力来考虑,唯有在前期改革的基础上继续深化。但深化改革对魏国来说又谈何容易,当时的国际竞争已经日趋白热化,而且,魏国新都大梁所处的中原地区又是国际竞争的焦点,魏惠王及其后继者们即使有深化改革的想法,国际社会也不可能给他们提供稳定的外部环境。

从地利来看,魏国的地缘形势可以用八个字来概括:支离破碎,四面被兵。
  及至战国中期,魏国的疆域从总体上包括东部和西部两部分。西部:包括以旧都安邑为中心的河东郡,包括少梁在内的河西一部和整个上郡。东部:包括以新都大梁为中心的中原地区,这一带应该是魏国的本部核心区,同时还有以邺城为中心的河内地区,而在黄河以北的南阳之地,韩魏两国在这里都有地盘,而且犬牙交错在一起,魏国应该据有这一带的温地和轵关陉的出口轵邑。
  魏国的国土虽然广阔,而且域内的河东和中原也可以称得上是繁华富庶之地,但国土分布格局却有着支离破碎的特点。
  魏国在黄河以西的领土(河西与上郡)与它的河东郡被黄河阻隔,作为两者之间的联系通道,一个是位处河西与上郡之间的少梁渡口,一个是位处上郡的蔺地渡口。因为少梁渡口正位于河东,河西以及上郡的交汇点上,路途近便,所以这里一直成为魏国联通黄河东西国土的首选,在国防上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一旦少梁失守,魏国只能选择蔺地来联通河东与上郡,但从河东到蔺地不但路途遥远,翻山越岭,而且还要通过赵国的控制区,联想到赵魏两国的关系一直比较紧张,所以,蔺地渡口只能是在失去少梁之后万般无奈之下的选择了。
  魏国的河东郡与它的河内郡被莽莽太行所阻隔。如果魏国从河东的临汾盆地到河内,最为便捷的通道应该是孟门陉,而从河东的运城盆地到河内,最为便捷的通道则是轵关陉。不管是孟门陉还是轵关陉,都要通过上党地区,考虑到韩国在上党地区的优势地位,如果韩魏关系反目,韩国出兵并封锁这两条通道,魏国就将面临国土被分割的危险。虽然战国中期以后,韩魏两国在外交上基本保持一致,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但将自己的生命线交付到别国手里,对魏国来说并不能说百分之百的安全。
  魏国的河内郡与大梁所处的中原地区为黄河所阻隔,这一带黄河渡口较多,尤其是开通鸿沟以后,水运也可得到利用,所以,沟通黄河南北的联系应该是通畅的。
  魏国的这种支离破碎的国土分布格局有其历史原因。魏国在战国初期是以旧都安邑所处的河东地区为根据地向外扩张,其所凭藉的除了自身的实力之外,还有与韩赵两家的三晋同盟,作为坚固的盟友,魏国在最初的时候不能打韩赵的注意,只能越地扩张,这样的结果就是新开拓的国土往往被韩赵两国所阻隔而支离破碎。这样的国土分布格局一方面使得人力物力在各部分领土之间很难实现快捷的运送和周转,另一方面也使得国家对各部分领土的管控常常有鞭长莫及之感。魏文侯时代兼并的中山国,就是因为与本土的联系为赵国所阻隔,最后还是独立分离出去了。为了改变这种局面,魏惠王时代魏国一直有吞灭韩赵的野心,只有兼并韩赵,魏国被割裂的几部分领土才能联成一片,回复到老晋国时代的状态。但桂陵之战和马陵之战彻底打碎了魏惠王的如意算盘。
  除了整个国土支离破碎之外,魏国的本部核心区中原地区还面临着四面被兵的困局。新都大梁所处的中原地区,不但地势平坦,无险可守,而且,四周强敌环伺。简言之,魏国的中原南邻楚国,东邻齐宋,这两个方向魏国所承受的压力自不必说。北边虽然有济水和黄河,但是赵国一旦吞并河济之间的卫国,就会对魏国的中原地区构成巨大的威胁。战国时代赵国一直有吞并卫国逐鹿中原的企图,而一旦赵国攻卫,魏国就会毫不犹豫地出兵援卫,原因就在于此。卫国虽然是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国,但因为处于齐、魏、赵三大国夹缝之中,反而可以利用三国之间的矛盾来制衡,以至维持国命到了战国时代的最后一年(注:公元前221年,秦灭卫)。魏国的中原地区西邻韩国,虽然韩魏之间的关系比较铁,但也并不能说这一带的国防就绝对的安全。因为韩国太弱了,根本就顶不住秦国在西边的攻势,如果韩国一旦被迫屈服,魏国在这个方向就没有安全性可言了。所以,魏国沿中原地区的西部边界构筑防线,是为魏国南长城。魏国的南长城西起黄河岸边之卷地(今河南原阳西),东向到阳武(今河南原阳东南),再折而西南行,直到密地(今河南密县东北)。
  魏惠王当年将都城由安邑迁到大梁,主要是出于经略中原的需要,当时魏国势头正盛,而中原地区又是国际竞争的焦点。虽然旧都安邑所处的河东地区表里山河,也算是一块形胜之地,但距离中原路途遥远,还要翻越太行南渡黄河。迁都之后,中原地区无险可守又四面被兵的形势,使得魏国只能依靠不断的胜利来维持强者的地位,一旦在外战中遭遇失败,中原地区的地缘劣势就会显现出来。后来的事实证明魏惠王迁都大梁的确是战略性的失误,现在,魏国要摆脱面临的困局,回迁安邑的念头也许会在魏惠王的脑海中浮现。但考虑到秦魏力量对比已经颠倒的现实,这个念头就会立刻被打消。几次大战失利之后的魏国很弱,变法大成之后的秦国太强。魏国的河西和上郡已经是朝不保夕,秦国一旦将黄河以西的土地全部收归己有,魏国的河东就将全部暴露于秦国锐士的铁蹄之下,这对魏国来说太危险,因此回迁安邑无异于自投罗网。
通过深化改革来壮大实力已然渺茫,回迁安邑寻求地缘优势又面临巨大风险,看来魏国要挽回颓势只能寄希望于外交上的出身表现了。也就是说,天时、地利都不具备,只能追求人和。
  战国中期是合纵连横外交最活跃的时代,一幕幕纵横捭阖、令人目眩的精彩大戏演绎着古典时代华夏民族最为高端上乘的外交博弈。不管是合纵外交还是连横外交,其始作俑者都是魏人,都是以三晋为本位,目的也都是追求三晋利益的最大化。但外交的基础是实实在在的综合国力,没有强大的国力以为后盾,即使是再绝妙的外交技巧,也难以摆脱受人摆布充当棋子、炮灰的命运。魏国虽然是合纵、连横外交的发起者,但到头来,往往只能屈居同盟内部的配角甚至是跑龙套的角色,即使捞到了些许好处,也不过是人家吃肉它喝汤,而一旦失败,充当冤大头的又肯定是它。因为,真正的国际竞争,其遵循的真谛只能是建立在实力基础之上弱肉强食般的丛林法则。
  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具备的魏国即使坐拥肥硕富庶之地,也只能眼巴巴目睹日削月割的尴尬现实,无可奈何,无力回天。
  下面,我们为魏国打一下分数:
  综合国力:战国中期的魏国虽然国力骤衰,霸权不再,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考虑到魏国因为以前的扩张,地域不但广阔,而且大都是繁华富庶之地,所以,在本阶段开局之初,魏国的实力仍然不能低估。但毕竟强悍的魏武卒已经没有重建的可能了,没有强大军力的支撑,魏国与秦、齐、楚的博弈不免要处于下风,所以,魏国的综合国力排名第四,分数为8分。
  地缘形势:魏国和韩国虽然都面临四面被兵的地缘困局,但考虑到魏国的国土面积不但比韩国大,而且要远远比韩国富庶,如果将韩国比作天下的咽喉,魏国就是天下的胸腹。因此地缘排名第六,分数为6.5分。
  综合分数:52分。
  综合排名:第五。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