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陈健:中日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大于中美  

2016-08-10 20:52:54|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评社北京7月25日电(记者束沐 杜博强)在近日举行的第五届世界和平论坛合作讨论小组“亚洲安全架构与中日关系”上,前驻日大使、联合国原副秘书长陈健从亚太格局的变化及其影响、美国和日本亚太政策的变化、美日亚太政策变化带来的冲击以及亚太安全面临的挑战四个方面发表了他的看法。陈健指出,中日之间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大于中美之间。

亚太形势丕变 中美日三方如何看待对方是大问题

陈健表示,自从朝鲜战争、印度支那战争结束以来,亚太地区经历了持续40多年的和平时期,在这样一个条件之下,亚太经济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日本、部分东南亚国家和中国先后实现了经济的起飞。虽然这个地区一直没有一个包括所有国家的阶梯安全架构,但是亚太国家之间紧密的经贸联系已经成为本地区和平稳定的压舱石。

然而,新的世纪的第二个十年,开局不祥,美国改变了欧洲和大西洋作为战略中心的方针,先后提出了“重返亚太”和“战略再平衡”,这两个变化使得本地区有关国家之间历史遗留的问题,被放大、被激化,似乎构成了本地区和平安全的挑战。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局面呢?陈健提到,两年以前在北京举行的一个论坛上,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克在发言中谈到中日关系时说:中日关系不只是历史问题和钓鱼岛问题,深层次的原因是在国际格局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两国如何看待对方的问题。陈健赞成霍克的这个判断,并且认为这个判断也适用于南海。时至今日,人们已经看到南海问题已经不只是有关国家岛礁主权的争议,实际上是在国际关系发生重大变化的情况下,中国和美国如何看待对方,日本又想在其中发挥什么作用,这样一个大的问题。

陈健指出,所谓国际关系或国际格局的变化,主要包括三个方面:第一个变化是苏联的解体和冷战的结束,使得亚太地区原来面临的共同威胁消失了;第二个变化是趋势发展,美国企图建立一朝独霸的世界格局越来越力不从心;第三个是中国、印度和东盟等亚太经济体崛起,打破了旧的势力平衡,使得世界经济重心从大西洋转向太平洋,从欧洲转向亚洲。 

美国“巧实力”本质:借助外力+利用矛盾

陈健指出,在这个背景之下,美国为了维护亚太地区霸主地位,做出了重大的战略调整,并且在自身实力不足的情况下,提出了用“巧实力”作为硬实力的补充,由当时担任国务卿的希拉里提出的。

陈健介绍,“巧实力”按照他的理解无非是两点,一点是借助外力,另一点是利用矛盾。所谓借助外力主要就是借助日本的野心,通过美日澳、美日韩、美日英一系列的军事联系,构建一个以美国为中心、以日本为辅助的多边安全网络。所谓利用矛盾主要是利用有关国家在南沙岛礁的归属这样一个历史遗留问题上的矛盾,挑动争端双方的冲突,让南海局势升温。

他指出,今天大家都可以看到,在南海问题上最激动的、最活跃的、最操心的已经不是菲律宾了,而是美国,也有日本。所以,正如4月15日《国际先驱导报》说,美国已经从幕后黑手走上博弈的前台。

陈健表示,至于日本的变化是二战以来最剧烈的,现在还在这个过程之中,是什么原因造成日本的变化呢?

他认为是三个因素:危机感、机遇感和使命感。所谓危机感,日本是一个忧患意识极强的民族,对世界格局上述的变化加上日本经济的长期低迷,促使了日本的民族意识,也存在了强烈的危机意识。所谓机遇感主要是美国提出亚太再平衡,要借助日本的力量,扶助日本作为他的帮手,使得日本政治家特别是右翼觉得这是一次使日本从经济大国变成政治大国和军事大国的难得机会。第三个是使命感,摆脱二战的体制,成为一个所谓正常的过程,一定是日本右翼的“日本梦”。安倍首相曾经多次谈到,他的历史使命就是在他的任内修改宪法,使日本在亚太安全事务中发挥领导作用,日本政府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它不仅要炒着中日之间的岛屿争端和中国威胁,而且还要插手南海问题,我们中国的媒体把它叫做“刷存在感”。 

美在亚太拉帮结派注定失败

陈健援引奥巴马总统向美国国会提交TPP时的一句话说:TPP问题关系到是由美国还是由中国来制定贸易方面的游戏规则。他认为,在经贸问题上,美国把它提高到经贸事务主导权的层次,在安全问题上就更加是这样了。在最近一次香格里拉对话会议上,美国国防部长卡特的话,意思就是要由美国主导、按照美国的原则来建立亚太安全架构,或者是把中国排除在外,或者如果是中国听话的话,也可以吸纳中国参加,做他一个俯首帖耳的小伙伴。

陈健表示,其实中国既没有实力,也没有野心来取得美国主宰亚太事务或者把美国排挤出亚太,中国要的是平等参与,多国共存,合作共赢。他认为,美国把中国作为假想敌,实际上是为了要在亚太地区拉帮结派,以此来巩固他的霸主地位,这是一种违背历史潮流的做法,注定要失败的。

陈健认为,美国在亚太地区拉帮结派定将失败的原因有三:

第一,全球化和多元化是不可逆转的,中国、印度等新兴经济体的崛起,顺应了这样一个全球化和多元化的趋势。而且推动着这股潮流的发展,这是不可阻挡的。

第二点,包括美国人民、日本人民在内的广大亚太地区的人民,都渴望维护本地区的和平和稳定,不希望在冷战结束之后在亚太地区再出现新的冷战甚至于日战。日本国民多数反对修改《和平宪法》,就是一个证明。

第三,本地区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也和中国一样,把发展经济放在首要的地位,争取和平发展的历史机遇,不愿意受操纵、被利用,从而损害自己的经济利益。美国和日本对菲律宾政府愿意通过谈判来解决争端,十分紧张,证明他们利用矛盾为自己利益服务这样一个企图,终究是会识破的。 

日本民族意识中的忧患意识可转变为冒险性

陈健认为,在目前这样一个单极向多极演变的历史进程当中,推动这股潮流的发展和抵制这股潮流发展,这两种势力之间的博弈将是今后一段时间亚太地区乃至世界上的一个主旋律。

他表示,在这样一个博弈中,各方能不能够始终坚持动口不动手、斗而不破、避免擦枪走火,是亚太地区面临最大的挑战。换言之,美国的亚太再平衡,日本的所谓新和平主义和中国的全面崛起,这三个态势之间能不能不碰撞、不走火,是亚太地区安全和稳定面临的最大挑战。

陈健预期,如果说亚太地区哪里会擦枪走火,中日之间擦枪走火的可能性大于中美之间。

他认为理由有三:

第一,中美之间已经达成了建设不对话不冲突的新型大国关系的共识,并且有一整套磋商机制,作为确保在争议问题上斗而不破,并寻求更大范围合作的减压器,而中日之间没有这样一套机制。

第二,美国有长期与前苏联争霸博弈的经验,既善于炫耀武力,也懂得如何规避风险,而且上上下下都懂得规避风险,美苏争霸这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发生战争。但日本没有这个经验,而且他认为日本民族具有冒险性,在二次世界大战当中中国人民了解了日本的冒险性,美国应该也了解日本的冒险性。他认为,冒险性和忧患意识是日本民族意识当中一个铜板的两面,忧患意识可以转变成冒险性,冒险性又可以根植于忧患意识。

 第三,由于历史原因,中日之间只要擦枪就容易走火,跟中美不一样,燃点很低。尤其是南海问题,中国人都记得南沙群岛是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被日本非法占领的,美国把日本赶走以后,当时中国政府的官员是坐着美国移交的军舰去接收南沙群岛的。陈健表示,如果现在美国不持立场,算是美国立场倒退的话,日本插手南海事务,则是对二战成果的反对,中国人民绝对不会答应。

他援引前一段时间网上的议论:“中国打菲律宾不应该,因为以强凌弱不是中国该做的事情;中国打美国,美国太大了,也太远了,中国够不着;打日本,远近、大小正好”。陈健说,他不知道这样一个议论到底有多少代表性,但是至少说明火种长枪尚且存在。 

最后,陈健援引上个月日本时事通讯社发表的一篇评论,评论说,三年多以来,贯穿安倍外交的一个主题是如何同中国交锋,以日美同盟为轴心,构筑了对中国的包围圈。但时至今日,事态很难说朝着向安倍的目标发展。他认为这是一个冷静的分析。陈健希望日本政界、学界都能倾听这样一个冷静的分析,与中国相向而行,尽快创造条件,改善关系,建立海空联络机制,更不要插手南海争端。他表示,中日关系如果能够按照双方达成的历史文件和共识取得改善和发展,就是对亚太和平和安全的最大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