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我在以色列机场经历了最高级别的安全检查  

2016-07-26 13:10:18|  分类: 粮食三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曾经在以色列特拉维夫机场经历的史上最严安检,让我感受到了以色列人民几乎不计成本的反恐的耐心和决心。

文|喜喜

一只鸽子匆匆掠过以色列国旗

谁知道你在过安检的时候要等多久

在快要到达特拉维夫机场的路上,我正在大口大口的喝水,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清醒。

对于安全,以色列展现出的是一丝不苟的极度严谨的态度。还在耶路撒冷转悠的时候,就有热心朋友建议我早去机场,“因为谁知道你要在过安检的时候等多久? ”这足以成为最好的理由。

在特拉维夫的沙发主人Tal在七个乐队里演出

我朋友的这番话让我作为一名酒精爱好者很是后悔,就在出发前才和沙发主人Tal还有他的朋友干了一瓶干红,我不想因为呈现出不清醒的状态而被以色列海关怀疑,被关进“小黑屋”等待盘查。

到达机场,刚一进门就被一名美丽的犹太女警察拦在了门口,每个人都需要被仔细检查、核实护照信息。她翻完了我的所有国家签证记录后,便开始了连珠炮似的询问:

在严肃紧张的气氛笼罩下,说不紧张绝对不符合事实。好在这如煎熬一般的十分钟英语“快问快答”结束后,女警察把护照还给了我,我才得以暗暗松了口气进入行李托运的步骤。

随后我又庆幸进入以色列之前,在北京办妥了旅游签证,因为海关可以提前核实所有的资料信息,所以只在入关的时候被询问了“你叫什么名字? ”和“你来以色列做什么? ”这两个简单的问题。否则,我真要怀疑是不是要临时更改旅行目的地了。

“一个都不放过”的严格审问政策

在安全问题上,以色列官方不怕惹恼外国人,坚持毫无妥协的“矫枉过正”。尤其,1968年的那场意外事件,更令以色列官方再一次收紧了自己的安检政策。

巴勒斯坦地区的墙上涂满了呼唤和平的涂鸦

1968年,一架以色列航空公司的客机被3名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份子劫持飞往意大利罗马,接着,被迫转到阿尔及尔。谈判超过40天,最终所有人质都获释。这是以色列航空目前唯一的一次劫机事件。

自此,以色列政府决定对外国人采取“一个都不放过”的严格审问政策。

18年后的1986年,怀有约旦男友孩子的爱尔兰女人安妮·墨菲在伦敦希斯洛机场准备搭乘以色列航空前往特拉维夫。

出发前,安妮·墨菲帮阿拉伯裔男友放了一件连她都不知道的物品在她的行李箱中。上机前,安妮和所有外国人一样,被以色列安检人员仔细盘查。随后,安检人员发现有些蹊跷,便开始对她进行更为严格的行李查验,最后在安妮的行李中发现了塑胶定时炸弹。

安妮当场泪如雨下,无法相信相爱的男友打算让她和他的亲生骨肉,及上百名以色列乘客殉难。

自此,以色列安检针对单身旅客的检查日趋严格。

而我作为一名“敏感”的单身旅客才刚刚拿到登机牌,就被告知70升大包必须要进行更为严格的“人工开箱检查”。

所有在以色列的旅客一共会被分成三种等级:

* 最低威胁者: 以色列公民和海外犹太人。但即便如此,有些犹太人仍会被严格盘问;

* 中等威胁者: 非犹太裔的外国人;

* 高级威胁者: 拥有阿拉伯姓名,经常前往阿拉伯国家的人。

我,一个“中等威胁者”又根据提示牌,努力背起重达11公斤的大包晃晃悠悠的走到一间外面看起来毫不起眼的小屋,一进去,发现安检人员已经在等我了。

打开包后,工作人员没放过搜查任何一件物品,我想他一定可以通过看一个人随身携带的物品,就能大概猜出这个人的性格、喜好和习惯。但是这位不苟言笑的安检大叔实在没有闲聊的心情,而我后面已经开始排起了长长的等待同样接受手工检查的队伍。

安检完毕之后,我的行李被贴上了“安全”的标签,意味着我可以进行托运了。但是满头大汗的我实在想不通当时我是怎么把这些东西打包进去的,经历了从没见过的这番阵仗后,我的智商也不够用了。

毕竟,比起那些西方游客我还是幸运的,当我说起这段经历,我就碰到美国、西班牙的女性背包客和我哭诉她们在机场被搜查到了“只剩内衣”的程度。

特拉维夫已经和西方发达国家的城市无异

毫不松懈的反恐意识

以色列独特的地理位置,和持续了多年的巴以问题都在让他们常年坚持反恐。学生从大学毕业后,男性要入伍服役三年,女性为两年。走在大街上,也随处可见各类荷枪实弹的士兵,“全民皆兵”这一说法在这里并不夸张。

以色列不仅反恐达到了高度的专业性,而且机场也一直拥有着全球最高规格的安检系统,包括: 电子标签芯片、立体3D红外线照相机、敌意侦测设备、痕迹侦测技术及眼球反应装置等,都是为了保证人民的安全。

我终于上了飞机,正当我坐下刚要松口气的时候,竟然发现这架属于“土耳其航空公司”的飞机上竟然没有一个美丽的土耳其空姐,说着希伯来语的以色列犹太人组成了这架飞机空乘的全部。

以色列人载歌载舞欢庆节日,但是对安检问题绝不松懈

因为以色列人民知道,即使出事的机率仅有0.0001%,也会是整个国家和普通人民的不幸。

那一刻,我感觉无比安全。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