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我们的南沙研究成果成了周边国家的大馅饼  

2016-07-23 18:25:28|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在西沙洲建度假村,其吸引力不亚于马尔代夫

如果不标注地点,你是否会以为这里是马尔代夫、塞班、斐济等等那些具有全球知名度的度假胜地?但这张照片拍自西沙群岛的西沙洲,布满乌云的天空、翡翠绿的海水和灰白的沙滩,如同3条颜色干净的彩带,将画面切分为3段。“西沙洲”的名字揭示了它的特征:一个白色的小沙洲。风浪不断将珊瑚打碎,再把它们掀到礁坪上,最终演变为这种白色的沙滩。而海水呈翡翠绿,则是因为水下有珊瑚礁的缘故。当摄影师第一次到这里时,被这里的美景所打动,惊为仙境。两年前,曾有人在此建造小木屋,以便度假,但是这里台风太大,没多久就将小木屋掀翻了。摄影/马宏杰

 

 

    看着眼前40多本关于南沙的专著和论文集,看着从网上下载的一篇篇关于南沙的论文,看着刘南威先生的《中国南海诸岛地名论稿》,看着地理学界老前辈曾昭璇先生的《中国珊瑚礁地貌研究》,看着上世纪80—90年代连续考察南沙群岛的那些科学家的呼吁:“南沙问题机不可失,90年代最关键,搞不好就完了”……

    还有海南省琼海市潭门镇渔民的一本本《更路簿》(《更路簿》共有十多个版本,每个版本都略有不同),这说明世世代代有多少渔民航行在海南岛与三沙之间的大海上。

    在潭门镇,眼里望着潭门港的一艘艘船只,耳边听着作家卢传福朗读苏德柳版的《更路簿》:“自大潭起……”我的眼前浮现出这样的画面:茫茫大海上,潭门镇渔民驾着一叶叶扁舟航行海上,风吹海立,浪打帆篷,他们靠着一只木罗盘,漫天寻星斗。但他们是不打鱼的渔民,因为他们从不撒网捕鱼,而是潜水进入珊瑚礁中捞海参、抓海螺。南海中那些星星点点散落在大海中的珊瑚礁,就是他们的劳作之所。他们为那些岛礁一一命名,并一一画出从潭门前往这些地方的路线。我们的祖先——海南岛潭门和文昌的渔民早在500多年前就驾着帆船在海南岛与南沙群岛之间来来往往了,可是今天有人却在为南沙群岛几十个最好的岛礁被他国占领寻找距离太远,鞭长莫及的理由和借口。难道我们今天的舰船还不如500年前的祖先,尤其是有些人好像很懂军事装备,张口闭口什么我们的飞机飞行半径不够,飞到就得返回,这纯粹是无稽之谈,这好像说两个人打架,只能脚对脚,不能头对头,我们的飞机飞南沙群岛飞行半径不够,飞“河内”和“马尼拉”的飞行半径总够吧。还有一些人总拿美国说事,这也是杞人忧天,1974年和1988年的西沙和南沙之战美国人又怎样了?这只是借口而已。当然现在是大好的时机一一失去,但是反思一下总是可以吧。当然不说这些也罢,但是谁让我去了几趟谭门镇,谁让我接触了一些老船长,谁让我看见了一个个版本的《更路簿》,谁让我知道了潭门镇大多数渔民的家中都有亲人死在去南沙西沙的大海中的悲痛的历史,我要不知道这些多好,我可以保持我的平静:我不会内心中有一个说还是不说,一个知情者竟然隐藏真相的折磨,还有我如果不知道,我就不会面对如何做才对得起的那些九死一生或者已经死在南沙大海中的祖先这样一个问题。

    华南师范大学的刘南威先生致力于研究《更路簿》中的地名。他说我国渔民早在明清时就给西沙、南沙的绝大多数岛礁取了名字。这些《更路簿》给我极大的震撼,我觉得看了《更路簿》,只要有正常人的思维,就不会有谁还怀疑南沙群岛是中国的,我建议把《更路簿》翻译成英文,加上注释,发给联合国各个国家的代表。清代有官员曾抱怨西沙、南沙这些岛礁只有外国名字,而当国民党政府于1947年公布南海诸岛的地名时,很多地名也是从外国地图上音译过来的,因为这些官员不知道民间还有一本《更路簿》,但不管咋样,这只是给一些岛礁取了外国的名字,毕竟还是音译,比如曾母暗沙(英国人詹姆斯的音译),时间久了也就成了中国名字,总比直接把岛礁丢了被外国占领好吧。

    1963年10月,台湾内政部的官员张维一随“太昭”、“中海”两艘军舰前去南沙群岛巡视,那时的南沙群岛各岛之间还可以任台湾军舰畅游。那次南沙之行,张维一等人巡视了整个南沙群岛的海域,登临了南沙群岛的9个主要岛屿,那时这些岛屿上风清沙白,百鸟翔集,还见不到越南人和菲律宾人的影子。但是1970年以后,则大量被侵占,2008年越南趁我举国欢庆奥运之机,又占据了几个南沙的岛礁。

    ……

    越看这些资料越郁闷,也越理解那些为三沙慷慨陈词的人。想起一句话:“中国人,你为什么不愤怒?”以前一位研究历史地理的老先生每每谈起三沙就很激动,说话用词都很极端,他曾说:“如果不丢一兵一卒就丢了南沙,那是千古罪人。”那时不太理解老先生的情绪,但是当我开始研究三沙的资料时,也变得愤怒起来。这些资料里有一千条理由一万个证据可以证明南沙是我们的,我们却眼睁睁看着他国将一个个岛礁非法侵占。他们不说不闹,埋头大干,然后,一个个石油井架竖了起来,一口口油井喷出了石油。

我们的南沙研究成果成了周边国家的大馅饼
这把大火已经燃烧了13年

我们前往南沙考察时,到处可以看到周边国家的油井高高耸立在海上。在一个马来西亚的石油钻井平台上,我们看到3根巨大的管子喷出的天然气在呼呼地燃烧,火焰燃烧发出震耳欲聋的呼啸声。据一个马来西亚人说,这大火日夜不息,已经整整烧了13 年,不管多大的狂风暴雨,都吹不灭它。摄影/马宏杰

我们的南沙研究成果成了周边国家的大馅饼

南海周边分布着众多沉积盆地,这些都是富含资源的天然聚宝盆。遗憾的是,除了中国实际控制的北部湾和珠江口盆地能为我国能源缺口贡献微薄之力外,南海南部大部分海区的油气资源正以惊人的速度和规模被周边国家开采而去。图中红色多边形标注的海区就是中海油与美国克里斯通公司合作的“万安北-21”合同区块,经勘测,这一海区蕴藏着储量巨大的油气资源。但这份在人民大会堂签署的中美合作开发的南沙石油的合同,我们的勘探船竟然在被越南的五艘武装船只的围攻的情况下,接到北京某部的“撤回”的指示,一份在人民大会堂签署的中美合作的合同竟然说放弃就放弃。

我们的南沙研究成果成了周边国家的大馅饼

樊开意先生退休前是中海油勘探开发研究中心的石油专家,作为中海油与美国克里斯通公司合作的“万安北-21”合同区块项目负责人之一,他对南沙海区石油资源了如指掌。在樊先生位于河北高碑店的家中,他图文并茂地讲述了南海石油和“万安北-21”项目的来龙去脉。同时,他也向我感叹,自己付出大半辈子时间研究出的成果却不能为国家所用。摄影/王彤

 

 

    大概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有这么多研究三沙的专著和文章。但是就像一个女人,天天研究丈夫的家世、身高、肤色、喜好、前景,丈夫却被一群小三抢走。她一边拿着结婚证到处向人证明:我才是他妻子,一边和小三们商议: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是我国对南沙群岛公开发表的基本国策,当然前面有一句“主权在我”但共同开发,我们从来没有监督,结果就是别人大张旗鼓地开发,就是自己不开发)。

    大概也没有哪个国家持续那么多年考察南沙(单是1984—1994年,中国科学院以广州南海海洋研究所为主联合全国70多个科研院所组织了300多位科学家连续十年考察南沙群岛),结果呢?

    有句话一下涌上心头:“百无一用是书生。”

    看着那些公开出版的专著和论文集,感觉这些研究好像是为南海周边国家做的。对那些占据了南沙岛礁的国家来说,这些研究成果简直就是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我在一本名为《南沙群岛水道锚地与港口选址研究》的专著中,看到一位老先生在扉页的右下角写着这样的字句:“不要传给外国人看,不要公开引用里面的地图。”这字句里透漏出的悲凉谁知?这些科学家把人生中最好的年华给了南沙群岛,他们的研究成果不能被我们自己利用,为了评职称等现实原因,只好公开发表,但又担心被周边国家看到、利用。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