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从华夫饼到欧洲心脏 布鲁塞尔的迷人味道从未改变!  

2016-11-07 16:36:38|  分类: 文化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鲁塞尔

六百年前,人们在布鲁塞尔停留,为的只是买一个华夫饼,然后继续赶往巴黎。如今的布鲁塞尔当然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无人问津的小城,现在它不仅是比利时一国之都,而且还成了“欧洲的心脏”——欧盟以及北约的总部都坐落于此。然而今天坐上一辆从阿姆斯特丹开往巴黎的列车,你仍然很有可能会跳过此地,但是对那些愿意在此下车的人来说,布鲁塞尔一定会让他们觉得不虚此行。

布鲁塞尔市中心的大广场。摄影:CourtlandWilson

巴黎再浪漫优雅,阿姆斯特丹再光怪陆离,也无法夺去布鲁塞尔的光芒。就像很多欧洲小城一样,布鲁塞尔也是在过去三四十年间才开始装扮起来的。这座城市不仅对它自己的优点——不大不小的舒适空间感、优越的地理位置、生气勃勃的历史以及在欧盟中的重要地位——了然于胸,并且也十分懂得加以利用。

街边橱窗里的巧克力“撒尿小童”和他身后琳琅满目的商品。摄影:公子小白

如果有可能的话,游览布鲁塞尔最好还是步行,毕竟城市不大。虽然城中有不少地方显出老旧与破败的迹象,但是小巷子里,那些托身于古老建筑的精美咖啡馆,充满想象力的各种概念商铺,依然带给人无穷的惊喜。如果说步行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你有可能会管不住自己的嘴巴。布鲁塞尔好吃的太多了!那些巧克力店分明是肥胖的罪魁祸首,却一个个把自己打扮得精致小巧。一颗颗诱人的巧克力,就像钻石一般,让人忍不住想把手伸进玻璃。除此之外,华夫饼、酥皮饼之类的新鲜糕点的香味也飘得满街都是,要成功躲开它们的诱惑,需要钢铁一般的意志。

五十周年纪念公园,摄影:JamesFerguson

五十周年纪念公园(银禧公园、五十周年公园)是一个大型城市公园,占地面积约30 公顷,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欧洲区最东部。该公园是为纪念比利时独立50周年而兴建的。

不同时间的五十周年公园。摄影:Arun Krishnamurthy

摄影:CGMostert

当然啦,布鲁塞尔可不止有吃的。欣赏美轮美奂的历史建筑才是你步行的真正目的。翻开地图,会发现布鲁塞尔被一个环形公路带包围,这里原是14世纪筑起的城墙遗址,它的形状是一个五角形,就像一个中世纪的骑士勋章。地图上看起来挺大的一个布鲁塞尔,主要的景点其实也就集中在这个骑士勋章内,而且基本上就围绕在两个广场的周围,一个是位于下城区的布鲁塞尔大广场,它的周围是繁华的商业区,一个是位于上城区坡地的皇家广场,其周边是王宫、国家宫、美术馆和博物馆,是行政区和艺术区。

大广场是一个欢乐的地方,经常有各种表演和灯光秀。摄影:Nicola Currie

从大广场的砖石地面就能看出这个城市有多古老了。摄影:Carlos Rafael Martínez

即使到了夜里,大广场也是一个热闹和文艺的地方。摄影:Alexandra Gutiérrez Traverso

凡是到了布鲁塞尔的人,没有人不会想去大广场走一走。它位于“骑士勋章”的中心位置,雨果称赞它是世界最美的广场。它是一个长110米、宽70米的周围由行会馆建筑包围的方形广场。在17世纪以前,围绕它的多是木构建筑。1695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四下令炮击布鲁塞尔,广场周边除了市政厅以外的所有建筑都被摧毁。但是各行业协会把这里作为集会场所使用,以令人吃惊的速度进行重建,并以坚固的石头代替木头,形成了今天我们所看到的面貌。许多游客只是在广场上拍几张照片就匆匆离开,其实历史流淌过的每一个角落,都值得我们细细品味。

第一次来到布鲁塞尔的时候恰逢周末,据说每到周末,大广场上都会有很多好玩的表演活动。摄影:公子小白

感觉当地人欢快极了。一个仿造的撒尿小童也被搬了出来,各种冲着人群“撒尿”,夹在人群中的我也被“尿”浇了一身。摄影:公子小白

踩着高跷的人偶走街串巷,有点像童年时那种节庆日才会出来表演的大头面具娃娃,引来大批人围观。摄影:公子小白

市政厅。摄影:Nivedita Pande

市政厅是唯一没有在炮火中被摧毁的建筑,它保留着中世纪的哥特式造型,尖塔犹如一个个巨大的火焰燃烧在广场周边。市立博物馆矗立在市政厅对面,它在炮击中被毁,不过已经被修复成原来的哥特式原貌,里面收藏着许多关于布鲁塞尔历史的文献资料,以及举世闻名的“撒尿男孩”的数百套服装。它们多是由各国赠送给这位“布鲁塞尔第一公民”的礼物。

撒尿小童真身

别看平时爱光着身子,这位小朋友的衣橱里的衣服绝对比你的多得多,不同的日子会换上不同的服装,特别潮。

“撒尿男孩”我们一定不会陌生——一个用童子尿平息一场战争的英雄,一个举世皆知的比利时人。据传说,这个名为“于连”的小男孩撒尿将敌人炮击布鲁塞尔的炸药导火索浇灭。传说的真实性自然十分可疑。不过由于其形象的俏皮可爱,所有人也都默默接受了这个设定。“撒尿男孩”雕像就在大广场边上的一条街上,不注意的话,很容易就走过头。不过你如果看到有一群人围着,举着相机或手机朝上狂拍,你就该知道,“于连”就在那里。他常年赤身裸体,只有到了某些节庆或纪念日,才会选择性地穿上市立博物馆里的那些来自世界各地的衣服。

艺术之峰公园(Mont des Arts Garden )俯瞰照,左边是比利时皇家图书馆。摄影:公子小白

经过艺术之峰公园前阿尔伯特一世雕像(Albert I)的节庆游行队伍。摄影:公子小白

另外一个重要的广场皇家广场位于南部的布拉邦特台地,广场中央矗立着一尊雕像,一位英气勃发的将军跨于马上,他是第一次十字军东征的指挥者戈德佛洛瓦·德·布永。广场的建筑左右对称排列,追求单纯简洁的建筑风格。因作为18世纪流行的新古典主义样式的典范而闻名。这些白色的建筑排列在一起非常震撼,行走于其间,会觉得自己就像一只蚂蚁缓行于一块块结婚蛋糕之间。

布鲁塞尔某艺术馆的展品。Guido BAELE

在皇家广场往西下了坡就是被称为“艺术之丘”的区域,有博物馆、图书馆、音乐会会场等。这里最值得一去的当然是皇家博物馆,它分为古代艺术馆和现代艺术馆,两馆比邻而居,逛完一个可以马上逛下一个。古代艺术馆主要展览以佛兰德斯派为中心的15~18世纪的经典画作,有不少勃鲁盖尔和鲁本斯的精品。现代艺术馆则收集了许多19~20世纪的作品,这里可以看到大卫的《马拉之死》、库诺普夫的《爱抚》、修拉的《格兰德·加特的阴天》等名作,还可以看到许多超现实主义作品,即使对艺术一无所知,当你面对这些脑洞大开的作品,也一定会心有所动。

勒内·马格里特,比利时画家。

早期从事墙纸设计和商业艺术。20世纪20年代与巴黎的超现实主义者交往甚密,并开始潜心作画,宗法超现实主义画风。早期作品包括《会飞的塑像》(1927)和《漂亮的俘虏》(1931)。成熟期的作品色彩更为鲜明,物体位置并列,常以海和天空为题材。代表作有《风云将变》(1928)、《比利牛斯山上城堡》(1959)。

勒内·马格里特代表作品《男人之子》,大家看到应该不陌生吧。

布鲁塞尔人对超现实主义作品格外偏爱,他们为曾经在布鲁塞尔居住过的超现实主义大师勒内·马格里特另辟一馆,命名为马格里特博物馆,这里是世界上收藏马格里特作品最多的地方,存放了他250多幅画作,包括那幅著名的烟斗——马格里特画了一个烟斗,并且在烟斗下边写了一行字“这不是一只烟斗”。

SaintGoedeleplein教堂摄影:Z.Kang

从皇家大道往北去,就是布鲁塞尔公园。这里一度是比利时为寻求独立与荷兰人作战的战场,如今则是恬静和平的公园,不时可以看到画家们在这里画素描。公园北侧就是国家宫,是比利时的参众两院。皇家广场一侧耸立着壮丽宏伟的皇宫。国王一般不会在此居住,如果在的话,就会升起国旗。

布鲁塞尔的艺术展随处可见,是一座名副其实的艺术之都。图中建筑为布鲁塞尔证券交易所。摄影:Faucon Gille

皇家广场周边一带成功结合了浪漫的艺术与枯燥的政治,布鲁塞尔人用艺术来消解政治的乏味,用政治来提醒艺术——超现实可以,但不要真的脱离现实,让我们不得不佩服他们规划自己城市的智慧。其实,这种艺术创造与生活日常的结合更充分地表现为新艺术派在布鲁塞尔的兴起。不管你认为这种曲线环绕的设计风格是一种无厘头,还是将它视为当代钢铁与玻璃艺术的起源,你都无法否认新艺术派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我们今天的空间设计。

比利时国立博物馆很值得一看,对于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和文化非常有帮助。摄影:公子小白

探访这种风格,最合适不过的起点就是著名建筑家维克托·霍塔的私邸兼设计室,现在它已经是一座博物馆。这里也许是普罗大众唯一可以完全沉浸在充满活力的新艺术派风格的地方,到处充斥着令人目眩神迷的大玻璃与优美曲线。从博物馆出来,我们可以走到布鲁塞尔最大的街道路易斯大街(Avenue Louise)。你可以把它想成布鲁塞尔的香榭丽舍大街,它本就是仿造巴黎的街道建造而成。一路上会经过许多充满魅力的新艺术派风格房屋,其中就有霍塔的代表作——Tassel House。

原子球塔是布鲁塞尔的地标性建筑,于1958年为布鲁塞尔世博会而建。高102米,由相互连通的九个直径18米的球体组成,象征一个铁原子被放大1650亿倍。摄影:Kalin Kalpachev

如果你觉得新艺术派风格建筑的大玻璃和螺旋扭曲的线条已经算不上标新立异的话,原子球塔大概可以让你目瞪口呆。它已经成为布鲁塞尔一处极为另类的景点,被安置于城市的边缘地带。原子球塔是1958年的世界博览会的纪念馆。发出银色光芒的9个大球漂浮在空中。从一个球到另外一个球可以乘电梯到达,从高达102米的中央观景台兼餐厅可以将底下的拉肯公园尽收眼底。如果你恐高或者有幽闭恐惧症的话,那么建议你还是待在地面上抬头看一看就好。

老城区的建筑古朴庄重,细节精美,适合在这里放空,喝一杯,不经意的抬头仰望都会邂逅美好的风景。摄影:Joel, Jr. Palma

作为欧盟总部所在地的比利时总体来说还是比较热闹和繁华的,这座城市容纳了大量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对于融入当地生活,布鲁塞尔应该是最轻松的选择之一吧。摄影:Zain Ali S. Zain Ali S.

逛了那么多地方,一定要记得找个老酒馆好好喝一下啤酒。布鲁塞尔拥有全欧洲最好最丰富的啤酒。300多种啤酒任君挑选。在这里,学着说“bonjour”(法语“你好”)吧,布鲁塞尔人大多说法语。尽管他们也能说英语,不过法语才是他们的第一语言,说法语可以拉近你们的距离。

布鲁塞尔的街头涂鸦

说到语言,比利时分南北,南部的瓦隆地区说法语,北部的佛兰德斯地区说佛兰德斯语,一种荷兰方言。比利时的政府官员大部分都说法语,这让佛兰德斯人颇为恼火,毕竟佛兰德斯人占比利时总人口的60%。这种长久的不满,导致比利时至今都无法完全排除分裂的隐患。一位比利时首相曾经说过,现在能把比利时维系成一个整体的,只剩下国王、对啤酒的热爱以及国家足球队了。所以或许可以这么说,在比利时,酒杯碰撞的声音才是真正通行全国的第一语言。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