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印尼又发生排华事件?这次真的不一样  

2016-11-07 16:19:12|  分类: 环球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1月4日,印尼首都雅加达爆发了针对雅加达华裔省长钟万学(Basuki Tjahaja Purnama)的大规模示威,示威人数据主办者称多达10万,警方则称有约5万人。

尽管法定示威时间应到当地时间18时止,但入夜仍有数千名激进示威者滞留,并与部署在雅加达街头的约1.8万警察和数百名士兵发生对峙和冲突。两辆警车被点燃,三名警察被石块和瓶子砸伤,警方则使用催泪瓦斯和水龙头驱散了示威者。

 由于印尼历史上曾多次发生针对华人的暴力事件,尤其1998年席卷半个印尼、导致众多华裔生命、财产损失的“黑五月”时间距今不远,传闻和演绎众多,人们既怵目惊心又记忆犹新,加上此次“11.4”事件发生前一天,中国驻印尼使馆向当地中国公民发出了安全警告,许多人担心或怀疑“印尼又排华了”,更有个人、分析家甚至媒体试图找出“幕后黑手”,乃至以“大国博弈”的阴谋论加以解读。 那么,雅加达正在发生的到底是什么事? 

从当事华裔省长说起

要弄清这件事,首先要谈谈最主要的当事人、华裔省长钟万学。 

钟万学并不像某些中外媒体所言,是一个出生在中国的印尼华裔,而是1966年在印尼东勿里洞省出生的“土生华裔”。

他最初从政的起步点也是在故乡东勿里洞省,最初代表新印尼联盟党(PIB)、苏哈托时代末期又代表执政的专业集团(P. Golkar),出任过一系列地方要职。2012年,他加入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的印尼运动党(P. Gerindra),同年10月15日被时任雅加达省长的维多多任命为副省长。2014年10月16日,维多多当选印尼总统,钟万学被提名为代省长,同年11月19日转正,今年2月获得连任。

印尼又发生排华事件?这次真的不一样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钟万学

他是个有争议的政治人物,支持他的人指出他为政作风清廉,雷厉风行,大力反腐,积极整顿社会丑恶现象,主张全民福利、城市清洁和大力发展基础设施建设,提高办事效率。而反对他的人则指出他工作作风简单粗暴、口不择言,为达目的有时不惜“触线”(如为早日完成自己推动的某水库项目不顾当地居民意愿强推拆迁引发轩然大波,又如针对“夜生活”丰富的卡里约克地区时受到当地行政部门抵制认为“执法依据不当”,而一度传得沸沸扬扬并被他很快辟谣的所谓“禁屠令”,某种程度上也是其表达不清晰所致)。但他作为一位少数族裔、少数宗教信奉者(印尼国教为伊斯兰教,雅加达省绝大多数人口为穆斯林),能在今年以高票当选连任,表明其在省内支持率是较高的。 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钟万学在其政治生涯中并未明显表露出自己的华裔身份,也从未以“印尼华裔代言人”的面目公开出现,这并不难理解(印尼华裔比重仅2%,倘“只代表华裔”则当选概率渺茫),但他的许多政治活动以“阿学(Ahok”)的名义展开,而“阿学”则是其客家语小名。 

“11.4”事件并非这一天甚至今年才开始发酵,至少从台面上讲,也不能说是一起以特定族裔为目标的社会动荡。

来龙去脉

如前所述,钟万学是少数族裔、少数宗教,且工作作风、政治面貌都有争议,所得罪的人和团体哪一派都有,但最“执着”的,则是以保守派穆斯林组织“伊斯兰保卫阵线”(FPI)为首的部分雅加达省人。 早在2014年10月初、维多多当选总统后提名副省长钟万学继任雅加达代省长时,FPI就曾积极试图阻止钟万学就任省长,当时所提出的理由,实际上和此次如出一辙(钟万学不是穆斯林;钟万学“傲慢、粗鲁和有不道德行为”;雅加达穆斯林绝不接受一名非穆斯林省长的领导),10月3日即钟万学代理省长前不到两周,他们发动所谓“牛粪石块抗议”(用牛粪和石块为武器冲击钟万学出席的活动),此后这样的冲突又曾一次又一次重演。 

印尼又发生排华事件?这次真的不一样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

今年初,FPI曾发起“反对钟万学连任”、“穆斯林不选非穆政客”的运动,试图阻止钟万学连选连任,但遭到失败。9月底,钟万学在一次和渔民、学生座谈时表示,某些印尼“乌里玛”(宗教学者)对古兰经中某些章句的解读“不正确”,照那些解读,穆斯林信徒在选举中只能投本教派候选人的票,钟万学认为“这和民主原则相悖”。这些话被一些中立分析家认为,可能系针对省选时的遭遇有感而发,却被FPI抓住了把柄。 10月14日,FPI在在雅加达市发起了号称有一万人参加的示威,要求钟万学道歉。迫于压力,钟万学于11月3日在《雅加达环球报》上表示“真诚的歉意”,但FPI不依不饶,反倒发起了此次规模更大、诉求更激烈的示威,要求以“亵渎古兰经”为由将钟万学“法办”。 

话中之话

正如许多观察家所言,FPI等保守派之所以持续两年对钟万学百般挑剔,执着发难,根源在于其始终抱持“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排他想法——自上世纪60年代至今50多年,雅加达省从未有过非穆斯林的省长。

此次钟万学那句引发轩然大波的争议性言论,事实上有意无意正中该组织要害——他们诉求的实质,其实正是“不允许本地穆斯林投非穆斯林的票”,或干脆说“只能选他们所中意者”。很显然,这句话对于他们而言,是“忍无可忍”的“大是大非问题”。

印尼又发生排华事件?这次真的不一样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印尼穆斯林

从目前情况看,印尼联邦政府、以穆斯林为主的社会舆论,以及和钟万学关系良好的维多多总统态度左右为难:印尼是世界上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国家,伊斯兰教是国教,保守派又拿着“教旨”的“大帽子”压人,对此无视显然不可能。但诚如一些分析家(包括亲钟万学的穆斯林学者罗姆利Mohamad Guntur Romli)所指出的,钟万学所批评的并非古兰经本身,而是FPI所支持的一些“乌里玛”对古兰经章句的解读,以此为由“上纲上线”未必站得住脚,且如果满足FPI的诉求,无异于以印尼官方名义宣布“穆斯林只能选穆斯林”是正确的,这不仅将严重损害印尼国际形象,也会吓跑这个急需外国投资新兴国家的外资吸引力。

不仅如此,对于大多数非激进穆斯林团体而言,如此折腾并无实际利益。因此尽管FPI闹出很大“动静”,但截至目前联邦政府态度谨慎,FPI以外的穆斯林族群、团体也小心翼翼地和示威拉开距离,甚至明言“我们不赞成这样做”。 

华裔受冲击了么

如前所述,钟万学虽是华裔但并非以华裔代言人身份从政,此次示威的组织者、参加者所针对的也并非其族裔背景(有可靠消息称示威者虽大多数是爪哇族,但也有华裔参加,钟万学的支持者中也同样既有爪哇族,也有华裔),而是所谓“教旨亵渎问题”。

出于种种考虑,FPI一直强调“合法斗争”,今年的两次示威都提前申请(但第二次出现了逾期不散并爆发冲突),中国使领馆得以提前发出安全预警也是因为早已知道示威的时间和地点。 此次矛盾的起因、根源如前所述,是以教义分歧为幌子的雅加达省内政治斗争,至少从目前而言,这次政治斗争并未指向钟万学的族裔背景,也尚无华裔被殃及的消息传出。 

印尼又发生排华事件?这次真的不一样 - hubao.an - hubao.an的博客

▲11月4日印尼雅加达的游行示威

但必须看到,华裔在印尼不仅是少数族裔,且历史上受猜忌、被排挤,经济实力和政治地位反差强烈,一旦印尼社会出现“风吹草动”,社会矛盾激化,很容易成为迁怒和被殃及的对象。

1965年“9.30事件”原本与华裔无直接关系,而是一起政治斗争,结果却造成大批华裔受迫害、遭冲击,许多针对华裔的歧视性政策、法律至今尚“留着尾巴”;1998年“黑五月”更与华裔毫无干系,结果华裔却成为整个暴力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

近半个世纪以来多次印尼社会动荡,成因大多和华裔无甚、甚或毫无相干,但最终往往令华裔被殃及池鱼,如1974年印尼工人发动反日风潮,华裔商户莫名受害,1994年北苏门答腊棉兰发生大罢工,华裔又无辜成了替罪羊……各地华人在印尼发生“风吹草动”时本能担心同胞受到冲击,也并非毫无来由的杞人忧天。 但之所以出现这类现象,究其所以,和某些政治势力刻意“引祸水”(如“9.30”和“黑五月”都被认为和苏哈托当局为摆脱自身困境寻找口实有关)、印尼华人社区“阵营分化”,以及部分不法之徒觊觎印尼华人财富有关。

这些因素在印尼政体发生变化、中国和印尼已成为重要经贸合作伙伴,中国国力增强,以及当地华人社区惩于前车之鉴加强团结后,已有一定程度缓解。

事实上近年来印尼社会动荡时有发生,但动辄殃及华裔的现象已有了很大程度减少。

当然,由于大量此前参与、甚至主导“排华”的上层军、政人士仍然大权在握,目前在印尼即便讨论“排华”都存在重重障碍(许多“大人物”甚至学者或引经据典、或居高临下,坚决否认印尼“历史上曾经发生过排华”),在这种氛围下,华人社区的不安全感显然还会延续很长时间。 

应该做什么

作为隔海相望的邻国,中国对印尼国内某个省的“省务”当然不能便进行直接干预,只能未雨绸缪,通过各种方法提醒、保护拥有中国国籍的当地华侨。但作为地区大国和印尼重要贸易、投资伙伴,中国还是有能力也有必要通过与印尼联邦政府的合作,施加一些影响,帮助印尼确保经济、政治和社会稳定,并共同打击极端暴恐势力。事实证明,只要做到这些,印尼社会就会更稳定,印尼华人华侨和中国投资者等各方面利益也就能得到更好的保障。

对于某些正在发生的事,我们应秉承“事实就是事实”的原则如实反映,而不能先入为主,强塞入自己的“私货”。

▲11月4日印尼雅加达的游行示威

如今年上半年,印尼官方和部分民间机构发起“剖析1965年悲剧”(Dissecting the 1965 Tragedy: An Historical Approach)研讨会,这被国内许多媒体一厢情愿解读为“印尼官方有意平反当年‘排华’”,而事实上官方所谓“9.30悲剧受害者”系包括当时“左右”双方的死者,为避免阻力几乎只字不提“华裔”、“华人”——即便如此仍有如退役中将辛东·潘杰坦(Sintong Pandjaitan)等公然在会上扬言“如果有人说当时被杀了成千上万的人,那简直是谎言,是对武装部队声誉的侮辱”。

又如此次“11.4”事件,如前所述,至今并未直接影响到华裔社区,也未出现针对特定族群的侮辱性言论,有些国内解读显然是经过“加工加料”的。黑就是黑,白就是白,不论处于怎样动机、向哪一方向的人为“倾斜”,都是有意无意的误导。

前面提到,尽管钟万学是少数族裔、少数宗教,却仍能在雅加达省长期任副省长,当选并连选连任省长。

这事实上已表明FPI的“解读”并不能得到包括穆斯林在内多数雅加达省民的认同。和全省逾1018万人口比,11月4日上街示威的几万人终究是少数,对雅加达省的风波走向,我们应冷静观望。

和当年不同,如今中国在印尼有许多重大投资项目和现实利益(最出名的雅万高铁项目已因拆迁遇到难题放缓了节奏),政治和社会动荡势必对投资和重大项目的进程造成影响,对此有关方面应运用各种可能和必要手段,维护中国在在当地的利益,各投资、经营和建设实体则须有充分考量和多种预案,以防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