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100多年前大清官员如何评论美国大选的  

2016-11-07 16:15:03|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6年美国大选,最大的特点就是两个候选人都不受欢迎,一个被称为疯子,一个被称为骗子。其实,美国人不仅对总统候选人不满意,对民主党和共和党这两个党也不满意,对政治本身他们更是充满疑虑和不信任。

就从1996年我和美国人的第一次文化撞击开始吧。

来自美国犹他州的毕肖普老师给我们上完英文精读课,依旧是和往常一样和大家天南海北的乱扯一气,他问我,你们下节课上什么?我告诉他,上政治(Politics)。

政治课,我们从小学中学到大学都有,都习以为常,毕肖普老师听了张大嘴瞪大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犹如听到公鸡会下蛋一样,愣了好一会儿才问我:“什么?你们竟然学习政治?”“怎么啦?有啥不能学的?”我问。

毕肖普说,在西方,政治的同义词是阴谋,是肮脏的游戏,大家都对政客极其鄙视,认为他们总是搞阴谋诡计。没办法,我费了半天劲向他解释,,告诉他我们学习的政治不是阴谋,而是了解党和国家的大政方针,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世界观。他听了还是眼珠子滴溜溜乱转,不置可否地离开了。后来有同学告诉我,你应该告诉他我们学的是政治学(Political Science),而不应该说政治,但他自己说了这话也不好意思地笑了:“当然,我知道,我们学的那些不能叫政治学。”

后来,拿出字典一看,毕肖普先生是正确的。美国传统词典第8条解释说,政治单位或团体内部为获取统治地位或权力所进行的阴谋或操纵。对于玩政治的人,他们称为政客(Politician),字典里解释说,谋求个人或党派利益的人,常是通过阴谋和伎俩。

对此,西方政客们心知肚明,爱讲笑话的里根总统经常和人讲这个笑话以自嘲:

有一天,一位福音派牧师和一个政客来到天堂的大门前。圣彼得办完了所有的必要手续后,领着他们到各自的住处。他先领着他们来到一个小单间,里面只有一张床、一把椅子和一张桌子,说这是为牧师准备的。看到这个情形,政客有点惴惴不安,不知道等待他的将会是什么。当圣彼得领着他来到一所富丽堂皇、仆佣成群的大宅子时,他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禁不住问彼得:“等等,有没有搞错?我怎么会有这样的寓所,而那个虔诚圣洁的人只得到一个单间?”彼得回答道:“你得明白,这里是物以稀为贵。我们已经有了数不清的牧师,而你是来这里的第一位政客。”

总而言之,政治不是好东西,政客不是好人;与之相关的政党,自然也非善类。

西方关于政党的定义一抓一大把,足有数百个,这里只挑选两个经典的说法:

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说,政党是个机制化的组织,其目标是确保领导人获取权力,从而实现理想或取得物质利益。

维基百科的定义说,政党是一个政治组织,它的目标是在政府内寻求不同程度的政治权力,通常方式是以选举而获得。和政党相伴随的是一定程度的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但也可能是纯粹的利益联盟。政党的政治理想被巧妙操作、进行宣传,从而吸引民众的选票。

美国的开创者们对政党也没有什么好感,他们认为政党是更大的、组织更完善的、更好斗的派别,理想主义的美国开国元勋华盛顿是反对任何政党的,他认为不同的党派会涣散人心,不利于团结,托马斯?杰斐逊想在有生之年消灭政党,他说:“如果我不能把政党带到天堂,那么我决不去那儿。”

其实,生活在地球不同地方的人的智慧是相通的。

自古以来,中国一直崇尚君子不结党。《论语》说:“君子不党”;《墨子》说“不偏不党”;《书经》说:“无偏无党,王道荡荡;无反无则,王道正直”。古代以朋党结盟的群体中,只有东林党人,算是一帮有学识有思想的正义之士。余者大都为了腐败而结成利益共同体。

党的英文是“PARTY”,不过,把“PARTY”翻译成党的,是“和魂洋才”的日本人,当时,这种翻译法还为国人所鄙视。

鉴于党的不雅之意,清末最早的革命组织叫做“同盟会”、“兴华会”等,没有称为“党”。当时清政府的驻日使馆参赞黄遵宪,还曾经撰文嘲笑日本竟然出现了自称为“党”的组织。

当时清朝的芸芸众生里,黄遵宪还是开明之士,从1876年中乡试举人,旋为驻日本使馆参赞,到1894年成为新加坡总领事,先后在国外有十六七年。即便如此,1882年至1885年出任清国驻美国旧金山总领事亲眼目睹美国的总统选举后,他还是目瞪口呆。

1884年(光绪10年)是美国总统选举年,在任总统、共和党人切斯特?阿瑟和民主党人克利夫兰竞争,结果后者获胜。黄遵宪把当时的见闻用《纪事》一诗予以记录。

从他的《纪事》中,我们可以领略到100多年前这位清朝官员对于美国总统大选的观感和认识,其中的第三段描写了两党互相攻击对方候选人,极为精彩:“彼党讦此党:党魁乃下流。少作无赖贼,曾闻盗人牛。又闻挟某妓,好作狭邪游。聚赌叶子戏,巧术妙窃钩。面目如鬼蜮,衣冠如沐猴。隐匿数不尽,汝众能知否?是谁承余窍,竟欲粪佛头?颜甲十重铁,亦恐难遮羞。此党讦彼党,众口同一咻。”

他得出的结论是:“共和政体万不能施行于今日之吾国”。这也算是中国最早的关于美国大选的评论了吧!

清人如此思维,可惜,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人这么想!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