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中国皇帝故事——李世民与皇太极的用人之道  

2016-11-06 10:25:35|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任”者,取任用、驾驭之意,“长”者,即长处、优势之谓。从题目可知,本篇要讨论的是如何令形形色色的人才各安其分、尽其所能的问题。宋朝诗人卢梅坡曾经有言:“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在现实的职场中亦是如此,尺有所短,寸有所长,作为一个优秀的管理者,不能过于天真的要求属下“众理皆备,行无微瑕”,而要在充分了解员工综合素质的基础之上,根据其特点授予职务。

 

被人誉为“豁达类汉高,神武同魏祖”的唐太宗,就深识此理。公元644年,他对手下群臣作了一番品藻,说道:“(长孙无忌)善避嫌疑,应对敏速,求之古人,亦当无比;而总兵攻战,非所长也。高士廉涉猎古今,心术聪悟,临难既不改节,为官亦无朋党;所少者骨鲠规谏耳。唐俭言辞便利,善和解人,酒杯流行,发言启齿;事朕三十载,遂无一言论国家得失。杨师道性行纯善,自无愆过;而情实怯懦,未甚任事,缓急不可得力。岑文本性道敦厚,文章是其所长;而持论常据经远,自当不负于物。刘洎性最坚贞,言多利益;然其意上然诺于朋友,能自补阙,亦何以尚。马周见事敏速,性甚贞正,至于论量人物,直道而行,朕比任使,多所称意。褚遂良学问稍长,性亦坚正,既写忠诚,甚亲附于朕,譬如飞鸟依人,自加怜爱。

 

当然,李世民从帝王的角度来评他人,不免片面,却基本说中了他们的优缺点。正是凭借着对这批杰出人物的熟悉,每位文胆和武将都被放到了最合适他们的岗位上,从而为日后的贞观之治奠定了基础。

 

【经文】

 

臣闻料才核能,治世之要。自非圣人,谁能兼兹百行,备贯众理乎?故舜合群司,随才授位;汉述功臣,三杰异称。况非此俦,而可备责耶?

 

[夫刚略之人,不能理微,故论其大体则弘略而高远,历纤理微则宕往而疏越;亢厉之人,不能回挠,其论法直则括据而公正,说变通则否戾而不入;宽恕之人,不能速捷,论仁义则弘详而长雅,趋时务则迟缓而不及;好奇之人,横逸而求异,造权谲则倜傥而瑰壮,案清道则诡常而恢迂。

 

又曰:王化之政,宜于统大,以之理小则迂;策术之政,宜于理难,以之理平则无奇;矫亢之政,宜于治侈,以之治弊则残;公刻之政,宜于纠奸,以之治边则失其众;威猛之政,宜于讨乱,以之治善则暴;伎俩之政,宜于治富,以之治贫则民劳而下困。此已上皆偏材也。【1】]

 

昔伊尹之兴土工也,强脊者使之负土,眇者使之推,伛者使之涂,各有所宜,而人性齐矣。管仲曰:“升降揖让,进退闲习,臣不如阴朋,请立以为大行;辟土聚粟,尽地之利,臣不如宁戚,请立以为司田;平原广牧,车不结辙,士不旋踵,鼓之而三军之士视死如归,臣不如王子城父,请立以为大司马;决狱折中,不杀不辜,不诬不罪,臣不如宾胥无,请立以为大理;犯君颜色,进谏必忠,不避死亡,不挠富贵,臣不如东郭牙,请立以为大谏。

 

君若欲治国强兵,则五子者存焉。若欲霸王,则夷吾在此。”黄石公曰“使智、使勇、使贪、使愚智者乐立其功,勇者好行其志,贪者决取其利,愚者不爱其死。因其至情而用之,此军之微权也。”

 

   《淮南子》曰:“天下之物莫凶于奚毒[附子也],然而良医橐而藏之,有所用也。麋之上山也,大章不能企,及其下也,牧竖能追之。才有修短也。胡人便于马,赵人便于舟。异形殊类,易事则悸矣。”

 

魏武诏曰:“进取之士,未必能有行。有行之士,未必能进取。陈平岂笃行,苏秦岂守信耶?而陈平定汉业,苏秦济弱燕者,任其长也。”

 

由此观之,使韩信下帏,仲舒当戎,于公驰说,陆贾听讼,必无曩时之勋,而显今日之名也。故“任长”之道,不可不察。

 

[议曰:魏桓范云:“帝王用人,度世授才。争夺之时,书策为先。分定之后,忠义为首。故晋文行舅犯之计而赏雍季之言,高祖用陈平之智而托后于周勃。”古语云:“守文之代,德高者位尊;仓卒之时,功多者赏厚。”【2】

 

诸葛亮曰:“老子长于养性,不可以临危难;商鞅长于理法,不可以从教化;苏张长于驰辞,不可以结盟誓;白起长于攻取,不可以广众;子胥长于图敌,不可以谋身;尾生长于守信,不可以应变;王嘉长于遇明君,不可以事暗主;许子将长于明臧否,不可以养人物。”【3】此任长之术者也。]

 

【注疏】

 

1】笔者按:《人物志?材能第五》原文曰‘王化之政,宜於统大,以之治小则迂。辨护之政,宜於治烦,以之治易则无易。策术之政,宜於治难,以之治平则无奇。矫抗之政,宜於治侈,以之治弊则残。谐和之政,宜於治新,以之治旧则虚。公刻之政,宜於纠奸,以之治边则失众。威猛之政,宜於讨乱,以之治善则暴。伎俩之政,宜於治富,以之治贫则劳而下困。故量能授官,不可不审也。’赵蕤引文脱“辩护之政”、“谐和之政”。

 

2】笔者按:其文盖引自《三国志·魏志》桓范荐徐宣语,原文曰:“臣闻帝王用人,度世授才。争夺之时,以策略为先;分定之后,以忠义为首。故晋文行舅犯之计,而赏雍季之言;高祖用陈平之智,而托后于周勃也。古语云:‘守文之代,德高者位尊;仓卒之时,功多者赏厚’。窃见尚书徐宣,体忠厚之行,秉直亮之性,清雅特立,不拘(《御览·六百三十一》作“坠”。)世俗,确然难动,有社稷之节,历位州郡,所在称职。今仆射缺,宣行掌后事。腹心任重,莫宜宣者。”

 

3】笔者按:其文见于诸葛亮四论之《论诸子》,另有《论光武》、《论让夺》、《论交》 。

 

 

【译文】

 

我听说,考察、衡量人的才能,这是治理天下的首要任务之一。既然我们不是圣人,谁又能通晓各行各业,懂得天下各门各科的理论呢?所以舜统管各个部门,根据每个人的才能而委以不同的责任;汉高祖刘邦讲论功臣,对张良、萧何、韩信这三人的才干各有不同的说法。何况一般人不能和这些人相比,怎么可以求全责备呢?

 

[根据人的个性及其相应的长处和短处,刘邵的《人物志》大略概括如下:

 

性格刚正、志向高远的人,不善于做细致琐碎的事情。所以应当用全面的观点看待这种人——既要看到他志趣恢宏远大的一面,也要看到他处理琐碎小事的粗鲁和大意;严厉亢奋的人,不会灵活处事,这种人在法理方面可以做到有理有据,正直公平,说到变通可能就会变得暴躁而不通情理;宽容迟缓的人,往往不讲办事效率,至于说到仁义,其为人则弘大周全而宽厚文雅,但对时势则不能迅速准确地把握;好奇求异的人,放纵不羁,追求新奇,运用权谋、诡计则卓异出众,以清静元为之道来考究,这种人往往违背常规而不近人情。

 

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讨论这个问题。实行王道德化的统治,适合于全局性、长远性的治理,用来处理具体事务就显得辽阔;讲究权谋的统治,适合于扶危救难,在安定太平的时局下就不会有显著的效果;匡正时弊的统治,适合于纠正侈奢坠落的风气,靠它来治理已经病人膏盲的国家只会越弄越糟;苛刻寡恩的统治,适用于纠正朝廷里的邪恶势力,靠它来治理中央机关之外的不正之风就容易失去民众;威猛暴烈的统治,适合于讨伐内乱,靠它来管理和平时期的老百姓就未免大残暴了;注重技能的统治,宜于发展经济,富国强民,用来解决贫穷衰弱,只能劳民伤财,给民众增加困苦。

 

以上种种,都是针对某种流弊而采取的一时之计,对治理天下都不是长远的方略。

 

从前伊尹大兴土木的时候,用脊力强健的人来背土,独眼人来推车,驼背的人来涂抹。各人做其适宜做的事,从而使每个人的特点都得到了充分发挥。管仲在向齐桓公推荐人才的时候说:“对各种进退有序的朝班礼仪,我不如隰朋,请让他来作大行吧;开荒种地,充分发挥地利,发展农业,我不如宁戚,请让他来作司田吧;吸引人才,能使三军将士视死如归,我不如王子城父,请让他来作大司马吧;处理案件,秉公执法,不滥杀无辜,不冤枉好人,我不如宾须无,请让他来作大理吧;敢于犯颜直谏,不畏权贵,尽职尽忠,以死抗争,我不如东郭牙,请让他来作大谏吧。你若想富国强兵,那么,有这五个人就够了。若想成就霸业,那就得靠我管仲了。”

 

黄石公说:“起用有智谋、有勇气、贪财、愚钝的人,使智者争相立功,使勇者得遂其志,使贪者发财,使愚者勇于牺牲。根据他们每个人的性情来使用他们,这就是用兵时最微妙的权谋。”]

 

《淮南子》说:“天下的东西没有毒过附子这种草药的,但是高明的医生却把它收藏起来,这是因为它有独特的药用价值。麋鹿上山的时候,善于奔驰的大獐都追不上它,等它下山的时候,牧童也能追得上。这就是说,在不同的环境中,任何才能都会有长短不同。比如胡人骑马方便,越人乘船方便,形式和种类虽然都不同,但彼此都觉得很方便,然而一旦换过来去做,就显得很荒谬了。”基于这一道理,魏武帝曹操下诏说:“有进取心的人,未必一定有德行。有德行的人,不一定有进取心。陈平有什么忠厚的品德?

 

苏秦何曾守过信义?可是,陈平却奠定了汉王朝的基业,苏秦却拯救了弱小的燕国。原因就在于他们都发挥了各自的特长。

 

由此看来,让韩信当谋士,让董仲舒去打仗,让于公去游说,让陆贾去办案,谁也不会创立先前那样的功勋,也就不有今天这样的美名。所以,“任长”的原则,不能不仔细研究。

 

[魏时桓范说:“帝王用人的原则是审时度势,合理使用人才。打天下的时候,以任用懂得军事战略的人为先;天下安定之后,以任用忠臣义士为主。

 

晋文公重耳先是遵照舅舅子犯的计谋行事,而后在夺取政权时又因雍季的忠言奖赏了他。汉高祖刘邦采用陈平的智谋,临终时把巩固政权的重任托付给了周勃。”古语说:“和平时期,品德高尚的人职位高贵;战乱发生的时候,战功多的人得到重赏。”诸葛亮说:“老子善于养性,但不善于解救危难;商鞅善于法治,但不善于施行道德教化;苏秦、张仪善于游说,但不能靠他们缔结盟约;白起善于攻城掠地,但不善于团结民众;伍子胥善于图谋敌国,但不善于保全自己的性命;尾生能守信,但不能应变;前秦方士王嘉善于知遇明主,但不能让他来事奉昏君;许子将善于评论别人的优劣好坏,但不能靠他来拢络人才。”这就是用人之所长的艺术。

 

【史海纵横】

 

在明亡清兴的六十年中,有一位枭雄堪称别具手眼、惊世震俗。其自少年起便随父兄征战四方,骑射娴熟,且兼聪明伶俐,耳目所经,一听不忘,一见即识。继承祖业之后,他更是奋发图强,允文允武,内修政事,外勤讨伐,用兵如神,所向无敌。就连吴三桂、朱由检、李自成、多尔衮等等众人称羡的角色,亦对其畏忌有加。此人便是后金第二位大汗、清朝开国皇帝——皇太极。

 

其实,清太宗皇太极不仅是一个智勇皆备的优秀君王,而且也是一位思贤如渴,善于惠政揽人、敢于大胆用人、能够充分信任和器重人才的卓越领导者。在他统治的17年里,他充分认识人才的重要作用,积极采取有效措施,广揽满、汉、蒙古(尤其汉族知识分子)各族人才,并善加任用,给他们提供施展才华的政治舞台,最终使得天下群豪纳土称降。

 

魏源云:“人才者,求之者愈出,置之则愈匮。”正因为知道这个浅显易明的道理,皇太极在建立“大清国”之后即实行开科取土,为兴盛大清畅通荐才渠道。即便在残酷的战争年代,他也时刻不废渴求人才拳拳之心,并一再提醒部下:“惟多得人为可喜耳。金银币帛,用之有尽,如收得一二贤能之人,堪为国家助力,其利赖宁有穷乎?

 

为了从更大的范围聚集贤士,明崇祯八年,后金(清)天聪九年,亦即1635年,他面向全国下达了不拘一格网络天下英才的《荐贤诏》:“朕惟图治以人才为本,人臣以荐贤为要。尔满、汉、蒙古各官果有深知灼见之人,即当悉行举荐。所举之人,无论旧归新附,及己仕未仕,但有居心公正、克服任使者,即呈送吏部;有通晓文艺,居心公正、足备任使者,即呈送礼部。该部贝勒奏闻,朕将量才录用。天下才全德备之人,实不易得。但能公忠任事者,其速行举荐。

 

身为帝王,想要让所有的岩穴之士都“入吾彀中 ”,固然可贵。但皇太极的厉害之处,不仅在于他具备“不求全备、不计仇怨、不问门第”的用人观和“小则随事酬劳,大则量才录用”的魄力,关键是他懂得把什么类型的人放在什么样的地方,才能令其扬长避短,建立事功。

 

范文程字宪斗,号辉岳,辽东沈阳人,是宋代名臣范仲淹之后。公元1618年,后金八旗攻下抚顺,范文程与兄文寀主动求见努尔哈赤,投降后金。由于他是万历二十五年沈阳县学生员,算得上是半个“明朝遗后”,所以很多人讥刺他毫无贞操,见风使舵,是个不折不扣的“贰臣贼子”。皇太极却认为他善于“运筹策划,管理机要,创制规模”,是难得的“谋主”之才,破格提拔他为秘书院大学士。

 

洪承畴,字彦演,号亨九,福建泉州南安英都(今英都镇良山村霞美)人。万历四十四年(1616年)进士,累官至陕西布政使参政,崇祯时官至兵部尚书、蓟辽总督,松锦之战战败后被清朝俘虏,后投降成为清朝汉人大学士。由于他自命清高、怙才骄物,八旗子弟都议论他爱慕虚名、巧伪趋利,认为应该处死,或至少加以圈禁。皇太极却赞他“经营勤劳、负时誉久”,是个“经略”之才,可以置于身畔,当作顾问。所以不仅留而未杀,还脱下自己身上貂裘,披在洪承畴的身上,以示优容。

 

爱新觉罗·济尔哈朗是和硕庄亲王爱新觉罗·舒尔哈齐第六子,其自青年时代起就追随努尔哈赤南征北讨,因战功受封为和硕贝勒。由于其为人阴鸷,沉默寡言,亲王贝勒们都对他“敬而远之”。但皇太极很看好这个人“处忧患而不惊,肩弘钜而不乱”的气度,把他看作是“救时”之才,认为一旦社稷有变,能起到“架海金梁”之作用的必是此人。所以自己在世时常与他共柄国政,不敢自专。

 

索尼属于满洲名门赫舍里氏,满洲正黄旗人。其父硕色是大学士赫舍里·希福的兄长,清太祖时,他们就自海西女真哈达部携家眷来朝归顺。由于这个人早年间刚毅太过,眼里不揉沙子,被很多赃官污吏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甚至连贝勒图伦第二子屯齐私下里都认为他的性格不适合久居枢要,强烈要求索尼远离政治中心。可皇太极却欣赏他“忠於事主,始终一节”,是“理乱”之才,故在“己巳之变”以后,擢升他为“牛录章京”。

 

这四个人在其身后所发挥的功效,果如皇太极所料。范文程不仅在“计取中原”时立下了殊勋,在“开国定制”方面也颇有建树;洪承畴则在“平定江南”上棋高一着,他以“原官、司留任,不念旧故”为条件,用和平方式招抚宁国、徽州(今安徽黄山)、九江、南昌、袁州(今江西宜春)、南康、吉安、广信等十三府,使这些地方免遭兵火洗劫;济尔哈朗身处睿亲王与肃亲王两虎相争、怒目相向的危境下,毅然拥立福临,止息干戈,使得庙堂稳固;索尼于顺治年间协领百官,和衷共济,还提倡垦荒,开设奖励条例,显见成效,耕地面积稳步增长。与此同时,赈济蠲免,以纾民力。后期更多次力排众议,建言上书,为康熙亲政铺平了道路,扫除了障碍。

 

 

【古为今用】

 

职业讲师、旅德学者梁富宏曾经说过:“作为一个企业的掌舵人,能够发现并运用一个人的优点,固不足奇——类似‘达斯汀·莫斯科维茨’、‘斯利姆·埃卢’式的金融大鳄都能做到。但如果想要成为像‘里欧·万塔’一样的人物,能够左右世界商业格局,你就必须容忍一个人的缺点,并合理利用他的不足为自己创造生产力!”

 

这句话可能会令很多经理人摸不着头脑,但65岁的严永强却明晓其中的奥妙。

 

严永强曾是丰裕智库的研究员,专于变电站综合自动化研究,著作等身。40岁时,不甘平庸的他联合了15名退休的大学教师,斥资1000万,在当地办了一所高中。该校以“疏通知远”为训,力求使人通达无碍、遇事不惑、学以致用,自开办以来,多次被省级媒体报导,盛极一时。但自零五年起,严永强渐渐感觉到,在当今这个并驱争先、互争雄长的时代,单单培养一些只会“坐而论道”的书生远远不够,还要切实锻造一批工科尖子,造福社会,于是将先前的事业委于战友和弟弟,自己另起炉灶。现为一家省重点技校的董事长,兼任当地老教授协会的副会长。

 

 

严永强在总结其近三十年的行政管理经验时指出,扬长避短是用人的基本方略。然而,在现实生活中,人的长处和短处并不是绝对的,没有静止不变的长,也没有一成不变的短。在不同的情景和条件下,长与短都会向自己的对立面转化,长的可以变短,短的可以变长。这种长与短互换的规律,是长短辩证关系中最容易被人忽视的一部分。用人的关键并不在于用这个人而不用那个人,而在于怎样使组织中的每个成员都能得到最适当的位置,发挥最大的潜能。有人性格倔强,固执己见,但他同时必然颇有主见,不会随波逐流,轻易附和;有人办事缓慢,手里不出活,但他同时往往办事有条有理,踏实细致;有人性格不合群,经常我行我素,但他同时可能有诸多发明创造,甚至硕果累累。管理者的高明之处,就在于短中见长,善用其短。

 

有一次,在年终考评期间,副院长王江对金融系、外语系的两名老师老陈和小李大发雷霆,并声称要开除他们。

 

严永强过问内中原委,王江怒气冲冲道:“这两个人缺点突出,屡犯校规。虽加严训痛惩,迄无显效。”细询之下,原来是老陈这个人平素嫉恶如仇,并且太爱挑人毛病,牢骚不断,有的时候甚至会爆粗口;小李则在衣着、发型和行为方面过于追求新奇,罔顾同事们对她的批评建议。

 

严永强平和一笑,没有直接驳斥王江,反而“顾左右而言他”道:“小王啊,听说你是历史学系毕业的,你听说过关于杨时斋的用人之道吗?”

 

王江坦言道:“您说的是福康安的手下杨遇春吗?他的一些作为我在《清史稿》里略有所闻,网上也有很多他的段子。”

 

严永强道:“不妨说说看。”

 

王江道:“杨遇春,字时斋,他可以说是乾隆时期的一个常胜将军,他认为军营中没有无用之人。聋者,安排在左右当侍者,因耳塞少听可避免泄露重要军事机密;哑者,派他传递密信,因守口如瓶可免通风报信而令其传递密信被敌人抓住除了搜去密信之外,再也问不出更多的东西;跛者,命令他去守护炮台,因艰于行走很难弃阵而逃;盲者,听觉特别好,命他战前伏在阵前窃听敌军的动静。”

 

严永强‘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道:“杨时斋的用人观点虽有夸张之嫌,但却诠释了这样一个道理:任何人的短处之中肯定蕴藏着可用的长处。就拿老陈来说,他为人嫉恶如仇,而且很爱挑刺,若要发挥其优势,为什么不让他承担有关风绩、考勤方面的任务呢?至于小李,总是追求标新立异,如果让她去素质拓展中心指导大学生创业,说不定会有什么出人意表的好想法!”

 

果然,自从老陈变为考勤主任之后,他“嫉恶如仇,爱挑毛病”的短处很快转化成了“执法必严,违规必究”的优势,校园内很明显的一个变化是,没有人再敢无故旷课、迟到;小李到了“素质拓展中心”以后,其“不守常规、追异求奇”的作风也随之化为“勇于进取,锐意创新”的气概,动漫专业的学生肖丽在她的影响和帮助下,成功的开发出了符合当地娱乐风格的桌游,当年盈利不下40万。很多同事也在小李的点播下,效仿杨明泰的套路,创立具有革命性的中小学好莱坞大片式网络互动学习平台(专业名师+电影工业科技+计算机科学=具有革命性的中小学学习课堂),亦即“超级课堂”。超级课堂以一种既有趣又高效的方式传递知识,并准确预测考点,让该校的学生不但提高了应试成绩,而且对学习的意义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

 

范文正公曰:人有才能而无过,朝廷自应用之。若其实有可用之材,不幸陷于吏议,不因事起之,遂为废人矣。

 

是的,如果天下没有被废弃的人,世间也就不会有荒废的事情。不是像范仲淹、严永强这样有胸怀和远见的人,是无法认识到这一点的。


作者  九零后  文史作家  赵丹阳   微信号:wuleihuaji   个人号:zhaodanyangok QQ:794487361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