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中泰铁路的故事  

2016-11-05 16:07:44|  分类: 环球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泰高铁坎坷背后的政治和政策风险不容忽视

中泰高铁可以说对泰国、对中国、甚至对整个东南亚地区都是个利国千秋的好项目,无奈好事多磨,中泰高铁的谈判可谓一波三折,项目迟迟未能推进。近日泰国与中国终于就中泰高速铁路第一期工程的成本达成了协议,终于让坎坷的中泰高铁项目柳暗花明。

中泰铁路国际项目一波三折终将走向坦途

多年,期间更是一波三折:在经历大小数十次商谈,其中政府间高级别谈判达9轮,合作意向、框架、协议签了一大堆,合作规模、建设标准、线路走向、合作条件、合同方案等一变再变的情况下,经历长时间的艰难谈判后,终于在近日泰国与中国终于就中泰高速铁路第一期工程的成本达成了协议。预示着中泰铁路经历n波n折之后终于柳暗花明,取得突破式进展,标志着我国“一带一路”战略倡议的进一步推进。

2013年10月,李克强总理在访问泰国期间,中泰双方签署了被称为“高铁换大米”的协议,中泰铁路项目浮现在大家视野,按原计划该项目应该可以快速启动,成为中国高铁走出去重要标志。但2014年5月,泰国政局发生变动,英拉下台,巴育接任总理,中泰高铁项目也搁置。

2014年到2015年应该说就中泰高铁,中国上至领导下到企业最为忙碌的两年,2015年10月16日,李克强总理在意大利米兰出席第十届亚欧首脑会议期间会见了泰国新任总理巴育,就中泰铁路合作与巴育总理进行了交流。2014年12月4日,泰国国家立法议会通过了政府递交的谅解备忘录草案,中泰铁路合作取得实质性进展。2014年12月19日,李克强总理与泰国总理巴育在曼谷共同见证了《中泰铁路合作谅解备忘录》的签署。此后,中泰铁路合作联合委员会举行了九次会议,达成了一系列合作协议。2015年12月19日,中泰铁路合作项目启动仪式在曼谷以北约40公里处的一个火车站举行,该站将建成中泰铁路的调度指挥中心。

2016年3月,在海南三亚举行的澜沧江-湄公河合作首次领导人会议期间,泰国总理巴育在与李克强总理的双边会谈,确定2016年5月前商定好仍未定论的投资总额、合作方式、借款利率等,正式签合同后便开工,2020年左右与中国境内段及老挝段同时建成投运。谁知3月24日巴育对外宣布又突然宣布:鉴于多方原因,中泰铁路将只建曼谷经坎桂至呵呖段约250km,规模比方案缩减三分之二以上,且由泰方自筹建设,但仍采用中方技术。原定今年5月正式开工的中泰铁路建设项目再遇波折,双方对于融资利率和总投资成本分担发生了分歧。让原本就命运多舛的中泰铁路再次搁置。

最近据新加坡《联合早报》9月22日援引路透社报道,经历长时间的艰难谈判后,泰国与中国终于就中泰高速铁路第一期工程的成本达成了协议。泰国交通部长阿空周三在曼谷宣布:“这项工程(中泰高铁)将耗资1790亿泰铢(约346亿人民币),这是双方同意的数额。”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王晓涛与泰国交通部部长阿空·登披塔亚派什在泰国曼谷共同主持召开中泰铁路合作联合委员会第十四次会议。双方明确了年底开工的目标,就项目开工前各项准备工作进行了梳理,并按此商定了任务分工和工作计划。

从中泰铁路横生变数看背后国际工程项目政治和政策风险

自“一带一路”倡议提出后,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投资和工程项目已经明显增多。当然,在国际经济贸易中,往往是机遇与挑战并存,我们在看到机遇的同时,也要看到“一带一路”工程项目面临的风险。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与承接工程的中国企业包括工程企业,应当特别注意相关风险特别是政治风险和法律风险的管控。否则,就会为企业海外投资和工程项目留下隐患,一旦风险发生,轻者可能导致项目利润减少或项目亏损,重者甚至会导致项目的巨额亏损,使“机遇”变成“陷阱”。中泰铁路恰恰在这方面给我们企业总结了很好的经验和教训。

在英拉政府期间遭遇政治风险,在巴育政府期间发生政策风险,中泰铁路可谓是一波三折,主要原因是:

首先,2016年泰国将举行新宪法的全民公投,各方政治势力存在激烈博弈。中泰高铁这样的大项目往往会成为各派势力乃至民众要挟政府的一张“好牌”,中泰铁路的“变局”体现了泰国政治转型的新变化。

其次,泰国民众对中泰铁路“过高”的预期误读了其经济效益:中泰铁路的战略价值经过媒体传播给泰国民众形成一种印象:中国迫切需要修建这条铁路,中国人有钱、有技术,给“友情利息”天经地义,而这些误读,通过社交媒体传播给泰国政府施加了无形的压力。此外,泰国政商文化环境复杂,外资在泰国投资大型基础设施项目鲜有成功的案例。其经济与马来西亚、新加坡相比还有很大差距。20世纪90年代的“曼谷高架公路及轨道交通”项目至少经历了14年之久,这充分说明了泰国复杂而曲折的政商文化环境。而且,美国压力的减缓是中泰铁路“变局”的外在因素:泰国发生军事政变后,美国出于维护其“民主价值观”的需要,疏于与泰国军政府的关系。随着泰国军人政府出台“交权”时间表,泰美关系出现缓和,对军政府来说,重启中泰铁路项目的“政治红利”逐渐减少,缩小项目规模就成了其重要选项之一。

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投资和承包工程的政治法律风险由于其跨国性而变得更加频繁和复杂,仅仅依靠企业内部资源管控往往捉襟见肘,难敷其用,因此,借助外部力量,整合国际资源提供相应的服务也是必不可少的。在进行市场和法律尽职调查、前期论证、投标报价、签约、履约、索赔和国际仲裁过程中,投资人或承包商应当寻找专业的国际投资律师或国际工程律师、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会计师事务所等专业机构提供协助。世界的事要世界人来办,敢于冒险的企业家,如果能够善于利用专业律师等外部力量,管理企业“走出去”遇到的风险,则必然如虎添翼;企业在国际化的进程中如果能注意整合利用外部资源,就能够减少甚至避免企业的投资或工程的政治和法律风险,就能做好中国企业“走出去”这篇大文章,实现企业的华丽转身,积极推动“一带一路”伟大倡议。

中泰铁路前景展望

中泰铁路出现波折也属正常,虽然中泰两国在政治上非常友好,但是中泰铁路毕竟还是商业项目,我们理解泰国希望最大程度减少己方付出的心理,但这种心理不能超越互利的商业原则底线。待这条铁路按最便捷路线建成运营,并以其运输效率优势而吸聚了大量人流物流之后,只要泰国政府人民下功夫改善商业环境,自然会吸引资本溢出流向泰国其它地区。需要取得经济效益的均衡。

同时,对中国国内有志者而言,值得注意的是,中泰铁路有缓解泰国区域发展严重失衡之效,也意味着这条铁路未来回归正轨并开工建设之后,沿线将兴起“造城运动”,给沿线国家房地产行业创造难得契机。特别是中国国内新兴房地产开发企业,国内房地产行业进入门槛可能已经太高而难以提供新的创业机遇,东南亚可望成为他们的创业起家新天地。

所以,中国工程企业还是要耐心与泰国方面进行沟通,让泰国方面了解中泰铁路的方方面面,不能因为暂时的波折而产生急躁情绪。

(本文内容节选自《“一带一路”大实践——中国工程企业“走出去”经验与教训》一书)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