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朱文莉:若特朗普出现在美国政府舞台,后果将不堪设想  

2016-11-03 17:52:57|  分类: 时政要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者按:2016年10月29日下午,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论坛在北京举行。此次论坛由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办,主题为“2016寻求突破”,凤凰国际智库作为独家媒体智库全程支持。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朱文莉在谈及美国大选时表示,尽管FBI对希拉里开启调查,但希拉里仍然远远领先特朗普,在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候选人在距离选举10天,面对如此巨大的劣势还能翻盘的,除非出现戏剧性的人身伤害事件。特朗普不太可能翻盘。

她评论说,如果10天后特朗普真的出现在美国政府的舞台上,那么后果不堪设想。如果希拉里上台后,是否对华更强硬?她分析说,希拉里上台后,美国的安全战略基本不会发生改变,普遍猜测她会比奥巴马更强硬一些。经济问题上,希拉里可能会在奥巴马基础上做一些微调,这种微调可能对中国经济有利。而希拉里对中国的强硬既有她个人的色彩,也有美国国内长期形成的、强大的政治力量的支持。

本文由现场速记整理而成,与凤凰国际智库读者分享。】

李稻葵:美国政治影响着中国目前乃至未来若干年的经济走势。美国政治此时此刻似乎在发生沧海巨变。朱教授是长期关注美国政治、美国大选的专家,请您给我们解释一下美国这一轮大选将对中国经济发展产生怎样的影响?

朱文莉:当前这个结点非常关键,再过10天美国国内将进行大选投票。李教授刚才说这次大选是沧海剧变,可能是因为今年出现一个颠覆性人物,把大家吓得够呛,如果他真的上来就会天下大乱。学政治的人现在很高兴,他们平时无法做这个实验,美国的分权制度能够保证,哪怕是坏人掌握了权利也没法做坏事。现在突然出现一个人,给了他们这个机会。他上来以后TPP没有了,要重新谈判北美自由协定,还要对中国征收35%-40%的高额关税。他甚至说如果中国到WTO去告(美国),WTO判美国输了,就退出WTO,反正WTO基本上没干好事。伊朗协定要退出,巴黎气侯协定要退出,让韩国、日本拥有核武器去解决朝鲜核问题。从他的这些主张来看,如果10天后特朗普真的出现在美国政府的舞台上,后果不堪设想。

 李稻葵:有人认为特朗普非常聪明。他有一个女儿非常漂亮,在今年春节的时候用纯正的普通话背唐诗。他上台之后会不会跟中国谈一些更好的交易?

朱文莉:我们当初对特朗普也是这样期待的。当时他在党内获胜之后,共和党想对他进行说服教育,甚至把像基辛格这样老资格的人都请了出来。在基辛格与特朗普的深度谈话之后,记者问特朗普谈的怎么样,想法有改变吗?特朗普回答说:“没有,他说服不了我。”特朗普带来的不确定性,确实对全世界都会产生重大影响。回过头来说,这周统计的数据让大家有了一定的安全感,无论是全国民调的结果,还是关键州的调查结果,截至到2天前,希拉里领先很多,不出意外的话希拉里获胜将毫无悬念。

新闻报道说,FBI突然说要对希拉里的邮件门做补充调查,但我认为在10天这么短的时间内不会得出调查结果。有人问,美国司法部会不会拘留希拉里?这是不可能的,美国的司法部长是奥巴马任命的,是第一夫人米歇尔的闺蜜。在美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任何一个候选人在距离选举10天,面对如此巨大的劣势还能翻盘的,除非出现戏剧性的人身伤害事件。特朗普不太可能翻盘了。希拉里已经稳定掌握的票数是227票,美国整个选举票数是570,希拉里只差40多票就过半了,对于她来说是很容易拿到的。我无法想象特朗普会在10天内拿到剩余的票后来居上。

 

袁钢明:为什么特朗普这么一个不靠谱的人能在共和党选举中胜出?

朱文莉:共和党党内的选举制度出现了问题。党内选举一片混乱,怎么选都有,有按比例的,有开党内会议的。特朗普在一开始就把他的主要资源投入到选票多的大州,奠定了牢固的选票基础。而其他候选人内部纷争又很大,选票不集中。当发现特朗普占据优势时已经晚了,怎么也追不上了。要问美国全国有多少人支持特朗普,我觉得他的核心支持者其实很少,大概占全民总数的20-30%。共和党初选最后只剩他一个人,初选的大众投票数刚过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如果能早一点集中投另外一个人,在党内就可以把特朗普挤掉了。

李稻葵:如果希拉里当选,她的对华政策会不会受到特朗普一些立场的影响?

朱文莉:会的。她现在坚决反对TPP,而且已经把话说死了。希拉里无论是在选举期间,还是总统任上都会坚决反对TPP,TPP基本不会通过。奥巴马任期只剩下2个多月了,他不会把政治资本都用在这个上面。TPP要在国会通过很难,现在国会的选举,共和党控制了两院多数,而共和党下一步主要任务就是为与希拉里的斗争做准备。

 

李稻葵:希拉里上台之后会延续之前的政策吗?

朱文莉:安全战略基本不会发生改变,普遍猜测她会比奥巴马更强硬一些。经济问题上,希拉里可能会在奥巴马基础上做一些微调,这种微调可能对中国经济有利。我们不能忽略一个重要历史史实,那就是中国加入WTO是她做第一夫人期间实现的,这是她的丈夫克林顿最重要的外交遗产,她对此也是认可的。我看了经管学院的经济报告,很受启发。我非常同意其中一点——中美的比较优势在发生变化,两国国内的价值链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如何调整双边的贸易关系和投资关系,希拉里提出一些举措,包括在国内经济上做一些调整,将国内最低工资提高到15美元/小时,解决大学生学习期间贷款过高的问题,延续奥巴马在工业化、增加制造业就业领域的计划。如果这些事儿做成,美国经济不平等状况就会有所改善,对中美经济的发展也是非常有益的。

李稻葵:中美双边投资协议的谈判在希拉里上台后会变得更容易,还是更难?

朱文莉:这个现在不好判断。当年与奥巴马同台竞选时,希拉里还会公开她的政治布局。现在她有点输怕了,面对特朗普这样的竞选对手,也变得更谨慎了。很多事儿都不再明说,人事布局也不公开。她做总统后会任命谁做贸易领导,我们也不清楚。不过亚太这边我们还是比较熟悉的,如果她当选,有可能会模仿今年比尔·克林顿先召开一个大规模的经济会议,大家提提方案,到那个时候她的国内、国际经济政策也就相对成型了。

袁钢明:希拉里对中国的南海问题、社会政治问题都比较强硬,这是美国整体的政治环境导致的,还是她个人的政治倾向?她会不会只是在竞选的时候比较强硬,而当总统之后会变得温和?

朱文莉:希拉里对中国的强硬既有她个人的色彩,也有美国国内长期形成的、强大的政治力量的支持。这几年,美国政界、经济界对中国经济、政策的看法发生了调整。中国的一些举措,迫使他们改变对中国的预估。面对日益强大的中国,当他们觉得和平演变已经不可能的时候,就要对原来的政策进行调整,重新采取一些预防措施,变得强硬起来。但实际上希拉里的强硬是有限度的。我认为,她的强硬主要是在国土安全和地缘政治上,比如重返亚太以及盟友方面,同中国的谈判立场会比奥巴马更为强硬。但是在经济贸易和社会关系方面,大棒有了,胡萝卜也要给足。

李稻葵:这次特朗普出来参选搞的非常热闹。这种闹剧会不会促使美国在政治体制上做出一些重大改进,尤其是共和党内部的初选机制,会不会进行改革?

朱文莉:从学理的角度,这种情况太不象话,非改不可。但是,改革对美国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挑战。固有的原则长期渗透党内,共产党全国代表大会管不到州,州管不到县,改起来难度很大。共和党现在面临一个重大危机,很多要投自由党票的人,在几个月前都是共和党人,自由党现在公开表示,不想投特朗普和希拉里的人可以投我们。共和党会不会在这次选举之后发生分裂,出现底层跟着特朗普,高层跑到自由党的局面,仍然是个问题。

李稻葵:可不可以说,美国的政治体制极其稳定,基本不可能发生重大变化?

朱文莉:美国政治具有渐变性。美国在独立战争之后没有经历过革命,哪怕在大箫条时期,文化大革命时期,其他国家都乱了,美国政治仍然十分安稳。美国的政治、经济制度有一个稳定的核心机制,能够提供很大的调整空间,特别值得我们借鉴。在很多政策和制度改进的问题上,美国内部经常回出现激烈的言论,社会也习以为常了。

李稻葵:特朗普如果不想接受选举结果,他在制度上也没什么办法,总不能造反吧?

朱文莉:有些特朗普的支持者真的想造反,他们有一些集会,当时是特朗普的副总统代他参加的。那些支持者说如果特朗普选输了,就是那些精英故意打压我们,要拿起枪来造反。当是那个副总统赶忙劝说大家不要这么做。但是如果当是特朗普在场,我很好奇他怎么说?特朗普最近发表言论,表示反正这个竞选是一个阴谋,我们还是不要选了,不如直接指定我当总统,下面鼓掌的时候他也是乐呵呵的,好像一个开玩笑。当然除了个别极端情况,美国的政治制度还是能起到稳定作用的,美国的媒体还在扮演“塑造共识,寻求多数”的角色,美国的选民还是知道主流共识是什么,也知道下一步国家该往哪个方向发展。

李稻葵:作为我们的合作伙伴亦或是竞争对象,美国还是拥有一个稳定人格的,个性不会瞬间改变,所以我们对于未来中美关系的规划还是以这个假设为基础比较好。

朱文莉:谈到美国大选会对中美关系产生怎样的影响,我的想法是,明年的中美关系主要还是看中国,相对来说,美国比中国稳定。不论美国大选的结果如何,中美关系基本上是稳定的,不会有大的变数。但是中国方面对于中美关系要不要做比较大的战略调整,存在不同的意见。

雷鼎鸣:特朗普能够被选出来,除了他自身的精心设计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美国的民情。美国很多白人,蓝领黑人支持特朗普。他们认为自己在全球经济一体化的过程中并没有得到多少好处。这种情绪如果持续发酵,会不会促使美国搞贸易保护主义?

朱文莉:我同意雷教授的判断。美国经济学者的报告分析,40到55岁之间,高中教育程度以下的美国人,倾向于支持特朗普。特朗普曾扬言,我现在拿枪到第五大道上打死一个人,他们会投我的票。这些人在全球化过程中间感到自己没有获益,有很强的不满情绪。这个经济报告中提到美国在制造业回归上是比较成功的,虽然工厂回去了,企业利润上去了,但失业率却并没有好转。回归的工厂并不会再聘请原来工人。他们觉得这些业主都不聘用自己,看不到自身的前途。还有一部分对美国文化和社会不满的人,也会选择支持特朗普。我觉得无论最终选谁做美国总统,都要面对这些问题。

观众:在美华人是支持特朗普多一点,还是支持希拉里多一点。在中国,似乎特朗普的粉丝比希拉里还多?

朱文莉:在今年7、8月份做的调查中显示,中国民众多数支持希拉里。但是我们在网上看到却完全不一样,似乎特朗普粉丝的声音更大。在美华人支持特朗普的声音特别大,这是今年美国大选备受关注的原因之一。美国对威权弄了一系列的量化指标,想通过这个指标得出一个解释,即威权的支持度和特朗普的支持度密切相关。他们认为,中国人的威权情节或许会影响到他们对特朗普的支持。我本人并不赞同。特朗普很重要的一个政策主张就是限制移民,甚至反移民,这个不仅针对非法移民,还针对技术移民。引起美国制造界和科技界的强烈反对。

特朗普的主张对已经在美国的,正在寻找技术类型工作的华人都会有影响,在这个背景下华人会违背自己的利益支持特朗普,我觉得不可思议。华人聚集的纽约州和加州,是希拉里大选主要选票区。华人占有的选票数量很少,对于选举结果根本起不到任何影响,况且华人内部本身意见就不一致,网上造这么大的声势说华人支持特朗普,一点都不理性。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