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那一年的顺天府乡试,一个副国级高官人头落地!  

2016-11-26 17:45:12|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朝咸丰八年(1858)九月十六日,这个对大多数人而言,是个寻常无奇的日子。尽管南边的长毛闹得正欢,华北地区的人民生活得与往日并没有二样。洋人?切实其实来过,不过咱们大皇帝不是给过恩德了吗,又从天津返回南边了。

天朝的人民分为四等,士农工商,所谓的“士”,也就是读书人。大清朝的读书人早已没有士的风骨了,有的只是对所谓功名的渴求,盼望进入体系体例的饥渴感。

就在这一天,顺天府乡试放榜了!

乡试是科举考试体系体例中的关键一节,决定着一个士子能否进入官场,融入体系体例。范进中举,中的就是乡试。您应该听说过“穷秀才”的说法,但是谁也不会说“穷举人”吧?举人必定与老爷连用的,举人老爷究竟结果是有分量的人物。

金榜一出,几家欢喜几家愁······

那一年的顺天府乡试,一个副国级高官人头落地!

十月初七日,都察院御史孟传金上奏咸丰帝,说这次顺天府乡试有很多不法舞弊行径,主要而言有四款不法行为:“或主考压令同考官呈荐,或同考官央求主考取中,或同考官彼此互荐,或己取中而临时更改”,奏请立案审查,并指控此次“中式举人平龄,朱墨不符”。

所谓的朱墨不符,是指考生原先用黑色墨笔所写的原始试卷与后来考试机构誊录的朱色试卷内容不符,这很显然是考官介入了舞弊,性质相当恶劣!

此折一出,举朝哗然!

咸丰帝对此高度重视,遂命怡亲王载垣、郑亲王端华、户部尚书全庆、兵部尚书陈孚恩会审此案,并明发上谕,晓示天下。

很明显,咸丰帝要重办此案!

那一年的顺天府乡试,一个副国级高官人头落地!

亲王尚书组成的专案组属于高配,效率自然也很高。专案组首先查询拜访了御史奏折中提及的朱墨卷不符的涉案者——平龄。

一看这名字,就知道是旗人。平龄系满洲旗人,真才实学,是个京剧快乐喜爱者,还经常以“票友”身份登台演戏。这样的人居然可以或许中举,而且是第七名,没有舞弊才怪呢!载垣、端华提审平龄,讯问中举之事,他支吾不清,不久竟然病死狱中。

专案组复查平龄试卷,竟然发现其墨卷内草稿不全,朱卷诗内有七个错别字曾被改过。经查询,乡试同考官邹石麟供称此事为他所为,他原以为错别字为誊录时笔误,遂代为改正。

那一年的顺天府乡试,一个副国级高官人头落地!

乡试考场

事态严重,咸丰帝觉得必须要进一步彻查!十月二十四日,咸丰帝指派载垣、端华、全庆和陈孚恩监视,由刑部尚书赵光、翰林院编修郭嵩焘等人在圆明园的九卿朝房复勘全部试卷。

这番复查,结果更让人震惊!复查小组发现“本年乡试主考、同考荒谬已极”,“应讯办查议者竞有五十本之多”,甚至有一试卷“讹字至三百余”竞得中式,一份有三百多个错字的试卷居然中榜!!!

大规模的舞弊!!!主考官一干人等罪责难逃!!!

这次乡试的主考官叫柏葰,此人是蒙古正蓝旗人,曾任工部、刑部侍郎、正黄旗汉军副都统等职,在官场口碑一直很好,当过江南乡试主考官,还办过反腐大案。

咸丰八年,原本是柏葰的好年头,这一年他刚当上文渊阁大学士,跻身副国级行列。

顺天乡试这种大规模舞弊事件的发生,柏葰难辞其咎,咸丰立即下旨:将主考官柏葰革职,副主考朱凤标、程庭桂解仟听候查办。

那一年的顺天府乡试,一个副国级高官人头落地!咸丰帝

咸丰帝信任的当朝实权派肃顺介入此案之后,案件查询拜访又取得了新进展。专案组经由过程排查,发现一位叫罗鸿绎的中举者问题很大,此人原本就是在职公务员,是个刑部主事。案发不久,罗鸿绎与此次乡试同考官浦安来往紧密亲密。经过闻讯,水落石出,罗鸿绎为了中举,曾求助于同乡兵部侍郎李鹤龄。李鹤龄转而求助于同年进士、乡试同考官浦安。

中式之后,罗鸿绎去拜谢浦安。浦安却要他务必要去酬谢主考官柏葰家的门丁靳祥,并说:“尔之取中,多靳君之力也。”

一个小小的门丁,竟然有能力插手朝廷科举大典!家奴有罪,主人难脱干系!

那一年的顺天府乡试,一个副国级高官人头落地!肃顺

肃顺等人将案情查询拜访进展奏报咸丰,皇帝当即命柏葰速速将靳祥交出。但是,此时的靳祥早已随柏葰的侄子、分发甘肃知府的钟英离开京城,最后在陕西撞关截获归案,押回北京不久病死狱中。

关键涉案者已死,案件侦查并未就此停止。专案组对浦安、李鹤龄进行进一步审讯,主考官接受嘱托情节才水落石出。

原来李鹤龄在接到罗鸿绎的条子后,交与同考官浦安。浦安批改考卷时,果见到一试卷与该条子相符,便留中待荐。主考官柏葰批阅时认为此卷不应录取,便让靳祥告知浦安,欲将此卷撤下。浦安则对柏葰说他房内中式之卷只此一本,恳求留中。门丁靳祥也在一旁求情。柏葰一看如此,也做了个顺水人情,便取出另外一中式试卷,换成浦安房内试卷,使罗鸿绎得中举。

那一年的顺天府乡试,一个副国级高官人头落地!

柏葰的书法

柏葰一小我私家情,竟让另外一名本该中举的读书人落榜了。普通人在大人物眼中不过是蝼蚁!

柏葰不是个贪婪的人,他做这个也不是为了钱,就是同僚之间的人情,还有对家仆的纵容!

事成之后,浦安向柏葰孝敬了十六两银子,这就是个礼貌而已!李鹤龄则向罗鸿绎索要银五百两,其中三百两转给浦安。

咸丰九年二月十三日,载垣、端华、全庆和陈孚恩上奏案情,并报科场案内各员罪名及处置惩罚方案,其中力请将柏葰“比照交通嘱托,贿买关节例,拟斩立决”。

案件已经查明,处置惩罚意见也已经出来。不过,柏葰是当朝大学士,副国级干部,地位显赫,是不是应该处死,就成为严重的政治问题。

那一年的顺天府乡试,一个副国级高官人头落地!

乡试阅卷

专案组提交处置惩罚意见的当天,咸丰帝便在勤政殿召见诸亲王、军机大臣、内务府大臣和各部尚书商议此案。当咸丰帝询问各亲王大臣:“柏葰有没有屈抑”时,“诸臣默无一言”。

很明显,咸丰是想借大臣求情,放柏葰一马,让他活命。但是,户部尚书肃顺当殿力争,认为科举是“取士大典,关系至重,瞬宜执法,以惩积习”,柏葰罪不可宥,“非正法不足以儆在位”。

肃顺当时是朝中第一权臣,他的立场左右着朝臣的风向。咸丰当即同意,判处柏葰斩立决。

午后三时,肃顺与刑部尚书赵光奉旨赴市曹监刑,将大学士柏葰斩首,遂成为有清一代因科举舞弊被处死的唯一大学士,同案犯浦安、李鹤龄、罗鸿绎也被同时斩决。

柏葰被斩,案件并未结束!

那一年的顺天府乡试,一个副国级高官人头落地!

此前,案犯浦安曾供出科场之中,听到副考官程庭桂烧毁条子的事情。于是,咸丰九年正月十三日,咸丰帝谕令对副考官程庭桂科场舞弊一事进行审汛。在审讯中,程庭桂招供,条子是其子程炳采为他人转送的,递送者有工部候补郎中谢森樨、恩贡生王景麟、附贡生熊元培等人的,但都未中式。

考试结束后,程庭桂为了消灭证据,就将条子烧毁。程庭桂的儿子程炳采供认,以上条子是李旦华、潘祖同、潘敦俨等人转送于他的,并借家人胡升送铺盖入场之机转交其父。这三人都不是一样平常人,他们分别是刑部侍郎李清凤、工部郎中潘曾莹和湖南布政使潘铎之子。

更让人震惊的是,专案组重要成员兵部尚书陈孚恩之子陈景彦也送过条子!

官二代插手科考大事,这说明大清的腐败深入骨髓了!

那一年的顺天府乡试,一个副国级高官人头落地!

事态愈形严重陈孚恩不能不奏请回避,并自请严议,咸丰帝令他继续秉公审讯此案。

七月十七日,载垣等上奏拟请将程庭桂父子斩首。最后,咸丰帝法外开恩,将程庭桂“发往军台效力赎罪”,其子程炳采“大辟”处死。相关涉案人等,都得到了革职或发配的处分。副考官户部尚书朱凤标因失察科场被革职,陈孚恩、潘曾莹、潘铎等因失察子弟犯法降一级调用,李清凤病死免议,同考官邹石麟、徐桐以更改朱卷被革职。对其他办理科场不善的官员也依例作了处置惩罚作为清朝后期最大的科场舞弊案,戊午科场案至此审结。

朱言:考试公平是社会公平的底线,如果这个都要破坏,这个社会就会走向崩溃!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