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中国历史上的商帮42晋商文化兴盛一时的“乾生恒”棉店  

2016-11-16 16:28:22|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世纪20年代,在今绛县城振兴街东端人民,银行处,有一个生意十分兴隆的棉花购销店。店名为“乾生恒”,系店主张得明根据其父张天育名字的近义而起:“乾”象征“天”;“生”而必“育”;“恒”则表示“恒久”,寄托着店主希冀生意永远昌盛的美好心愿。 
  张天育是绛县东吴村人,精明能干,治家有方,颇负盛名。家庭耳濡目染的熏陶,使其五个儿子从小就立下了干一番事业的志向。其长子张得明,生于1882年,毕业于绛县高小,文化水平虽不高,但自学能力颇强,苦练珠算、书法,进步十分明显,算盘打得既快又准,连多年的账房先生都对其非常赏识。他的毛笔字颜柳相揉,自成一体,颇有独到之处。高小毕业后,张得明先在东吴、峪南等村教了几年小学,后于上世纪20年代初在绛县城东街开了“乾生恒”棉花购销店。 
  “乾生恒”棉花购销店占地约1.5亩,建房10余间,分前后两院,临街的前院是小杂货铺,系棉花店附带经营;后院则为棉花购销的主场所。 
  经营方式为股份制,股额由资金和劳力两部分组成,皆以投入数量折股,根据经营情况,年底按股分红。另有少量不入股的临时雇工,挣固定工资,店里赔赚与其无关,不担任何风险。 
  在经营上,张得明肯用脑,讲心计,善谋划,摸到了不少经营窍门—— 
  一曰“捕捉商机”。张得明说,打仗讲究捕捉战机,做买卖则要捕捉商机,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当时,当地的工业尚未起步,人们的生产、生活以农业为主。在农业上,种粮食基本上是为了糊口,而经济来源则主要靠种植棉花,所以当时种棉花的特别多。棉花种得多了,销售便成了难题。张得明瞅准了购销棉花这一门路,于是办起了棉花购销店,既排解了棉农的困难,也使自己在生意场上站稳了脚跟。 
  二曰“薄利多销”。由于张得明贯彻了“不求厚利,但求好卖”的经营思想,故“乾生恒”开办不久,便门庭若市,招来人们艳羡韵自光。张得明在收购棉花时,每斤要比同行多加价3至5分钱;销售时,如果有15%的利润,他只拿7%,而把8%让给客户。这种“让利”策略使棉农和客户尝到了甜头,同时也为“乾生恒”的商品树立起薄利串销,越销越多,集腋成裘,利润就很可观了。 
  三曰“诚信为本”。张得明经常告诫他的员工:“青山常在,绿水长流。‘青山’如同信誉,‘绿水’好比财源,信誉常在,财源才会长流”。这一朴素的生意之谈其实揭示了深刻的经营规律。他在日常经营中坚持了这么几条:一是秤平数准,买卖公平。一次,乔村有个老汉来卖棉花,员工称后按数付了款。晚上张得明复核时发现少算了半斤,员工说:“我又不是故意的,况且他也没看出来,吃馍难免掉谋花。”言外之意,此事就算了。然而张得明却认为,尽管是不起眼的半斤棉花,但也关系到店铺的信誉,自己决不能做砂锅捣蒜——一锤子买卖。最终,不仅让这名员工登门向老汉赔礼道歉,而且还补足了少付之款。二是数量足,质量好,尽量让客户称心如意。当时,其货物远销郑州、济南、长沙、汉口等地,客商不远千里风尘仆仆而来,如果因货源不足或质量欠佳失望而归。可想而知对店铺的形象将带来怎样的影响。所以,张得明在薄利广收上大做文章,纵然仅有三五分的蝇头小利,他也不惜人力积极收购,且以高质量棉花为主,尽量满足客户所需。三是对所销货物做到了分等作价,使客商切身体会到价格公道,特有所值。四是通过笑脸开店,优质服务,礼貌待客,积极维护顾客的利益。张得明不仅以自己和善待人、忠厚处世的品行影响和带动着员工,而且还以严格的管理制度规范着员工的行为。发现有怠慢顾客行为者,他决不姑息迁就。这样,既赢得了顾客的信赖,同时也得到了员工的理解和尊重。顾客们说:同“乾生恒”打交道,靠得住。员工们说:在“乾生恒”干,舒心。许多员工在这里一干就是好多年,有的直至日军入侵、店铺倒闭才回家。 
  四曰:“多角经营”。即一业为主,兼营其它。前面介绍过,“乾生恒”的后院主营棉花购销,而前面门店则是杂货铺。之所以这样做,张得明是这样考虑的:尽管当时棉花是农民的主导产业,但购销棉花的季节性很强。如在棉花的购销淡季,员工们则无事可做。况且,有些卖了棉花的农民想顺便买些杂货,还得到别的地方。因而,张得明在经营棉花的同时,又捎带开起了杂货铺。这样,不但增加了本店的收入,收到“东方不亮西方亮,黑了南方有北方”的功效,而且也使顾客在同一地点享受到多种服务,既节省了时间,又能买到合意的商品。 
  由于张得明经营有方,“乾生恒”办得十分红火。至20世纪30年代中期,店有棉花达200多包,每包、180斤,总计36000斤,约合现在的人民币30多万元。在当时生产力低下、交通、信息闭塞、经济水平普遍落后的情况下,能达到这样的程度,不能不使人刮目相看。 
  1937年,随着日军的大举入侵,兵荒马乱,时局紧张,“乾生恒”店的生意受到了严重影响。张得明将仅存的100多包棉花,连同店铺拆掉的房子木料,统统雇马车拉回东吴家中。次年,日军入绛,日伪汉奸将棉花全部拉走,仅留下一些联合票子。日军投降后,票子成了一摞摞的废纸,又气又悲的张家人将那些票子用一根火柴焚而了之。几十年靠农、商辛勤劳作、惨淡经营的心血积累顷刻简化为乌有。积郁成疾的店主张得明也在日军投降前的1944年去世,享年62岁。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