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30岁的孙中山伦敦遭绑架 脱险后写下这封信(图)  

2016-11-11 20:57:50|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流亡欧洲时的孙中山

《伦敦蒙难记》中译本,1912年

【凤凰国学按】

1896年秋,广州起义失败后,孙文被清廷通缉,遭香港当局驱逐出境,流亡海外。

10月1日,三十岁的他抵达伦敦,住在斯屈朗路的赫胥旅馆。

次日拜访他的老师康德黎先生,受到热情接待。

康老师还为他另租了一个房间,在格瑞法学院坊8号,霍尔班格瑞小旅馆。

此后,孙文就安顿下来并开始享受旅居伦敦之乐。

在次年1月出版的英文自述《伦敦蒙难记》中,孙中山这样回忆:

“(那时)我经常到康德黎先生家去,事实上是差不多每天都去,而且大部分事件是在他的书房里度过。一天在午餐时,他提到中国使馆就在这附近,并开玩笑建议我去周围走走或者去访问一下;随机他的夫人却说:‘你最好不要去,不要走近那儿,他们会抓你并把你送回中国去。’我们边说边大笑她说的话,一点也没想到这位妇女的直觉是多么的正确,很快我们就经历了这个现实。”

 

孙中山的恩师康德黎,康德黎,James Cantline,1851-1926,孙中山就读香港西医书院时的教务长。1896年10月孙中山在伦敦被清驻英使馆绑架后曾全力营救。

1896年10月11日,星期天,上午大约10点半,孙文向德文榭街走去。

一个中国人鬼鬼祟祟靠近他,用“洋泾浜”英语询问他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在得知孙文是广东人后,便用广东方言边走边聊天。

不久,孙文发现身边又多了两个中国人,并慢慢将他引导人行道边的一所房子门口。就这样,他被挟持到了中国公使馆内,遭到监禁。

从12日到14日,孙文设法与恩师康德黎取得联系,但全都失败了。他扔出去的小纸条由于地理原因没有抛到街上,反而被人发现。

直到17日消息才传到康德黎家。

此后一周时间,康德黎奔走于警察局、外交部等处尝试多方营救。英国首相梳士巴利甚至勒令中国使馆释出孙文,否则将驻英大使龚照瑗及一众外交人员驱逐出境。随后,《地球报》揭发这一消息,舆论力量介入,10月23日,孙文终于被放。

这场风波使孙文在英国声名大起。他的经历,也引起了一位正在伦敦编纂《中国名人辞典》的英国汉学家注意。此人便是翟理斯(Herbert Allen Giles,1845—1935),英国汉学家,曾任驻华外交官。听说孙文脱险之后,翟理斯立即通过康德黎向他约稿,希望孙文撰写一篇生平简介。10月26日,孙中山给翟理斯写下回函。

120年后再读此文,你能从这位时年30岁的年轻人身上看见些什么?

 

翟理斯(Herbert Allen Giles,1845—1935),英国汉学家,曾任驻华外交官。

复翟理斯函(附手迹):

比闻间师(康德黎,James Cantline,1851-1926,孙中山就读香港西医书院时的教务长。1896年10月孙中山在伦敦被清驻英使馆绑架后曾全力营救。)盛称足下深于中国文学,著述如林,近欲将仆生平事迹附入大作之内,并转示瑶函,属为布复。拜读之下,愧不敢当。

夫仆也,半世无成,壮怀未已。生于晚世,目不得睹尧舜之风、先王之化,心伤鞑虏苛残、生民憔悴,遂甘赴汤火,不让当仁,纠合英雄,建旗倡义。拟驱除残贼,再造中华,以复三代之规,而步泰西之法,是万姓复甦,庶物昌运,此则应天顺人之作也。乃以人谋未臧,势偶不利,暂韬光锐,以待异时;来游上邦,以观隆治。不意清虏蓄此阴谋,肆其陷害,目无友邦,显违公法,暴虐无道,可见一斑。所赖贵国政仁法美,一夫不获,引以为辜。奸计不成,仆之幸也,抑亦中国四百兆生民之幸也。

足下昔游敝邦,潜心经史,当必能恍然于敝国古先圣贤王教化文明之盛也。乃自清虏入寇,明社丘墟,中国文明沦于蛮野,从来生民祸烈未有若斯之亟也。中华有志之士,无不握腕椎心!此仆所以出万死一生之计,以拯斯民于水火之中,而扶华夏于分崩之际也。独恐志愿宏奢,力有不逮耳。故久欲访求贵国士大夫之谙敝邦文献者,以资教益,并欲罗致贵国贤才奇杰,以助宏图。足下目睹中国之疮痍,民生之困楚,揆之胞与仁人义士,岂不同情?兹叨雅眷,思切倾葵,热血满腔,敢为一吐。更有恳者:仆等今欲除虏兴治,罚罪救民,步法泰西,揖睦邻国,通商惠工各等事端举措施行,尚无良策;足下高明,当有所见,幸为赐教,匡我缺失,是所祷冀。至于仆生平事迹,本无足纪,既承明问,用述以闻:

仆姓孙名文,字载之,号逸仙,籍隶广东广州府香山县,生于一千八百六十六年,华历十月十六日。幼读儒书,十二岁毕经业。十三岁随母往夏威仁岛(Hawaiin Islands),始见轮舟之奇、沧海之阔,自是有慕西学之心,穷天地之想。是年母复回华,文遂留岛依兄,入英监督所掌之书院(Iolani College,Honolulu)肄业,此为岛中最高之书院。初拟在此满业,即往美国入大书院,肄习专门之学。后兄因其切慕耶稣之道,恐文进教为亲督责,着令回华,是十八岁时也。抵家后,亲亦无所督责,随其所慕。居乡数月,即往香港,再习英文,先入拔萃书室(Diucison Home,HongKong)。数月之后,转入香港书院(Queen’s College,H.K.)。又数月,因家事离院,再往夏岛(H.L.)。数月而回,自是停习英文,复治中国经史之学。二十一岁改习西医,先入广东省城美教士所设之博济医院(Canton Hospital)肄业;次年转入香港新创之西医书院(College of Medicine for Chinese,HongKong)。五年满业,考拔前茅,时二十六岁矣。此从师游学之大略也。

文早岁志窥远大,性慕新奇,故所学多博杂不纯。于中学则独好三代两汉之文,于西学则雅癖达文之道(Darwinism),而格致政事亦常浏览。至于教则崇耶稣,于人则仰中华之汤武暨美国华盛顿焉。

复翟理斯函(手迹1)

复翟理斯函(手迹2)

复翟理斯函(手迹3)

复翟理斯函(手迹4)

(见一八九六年十月二十六日《伦敦与中国电讯报》,See London,and China Telegraph,26,Oct.1896 ,作于孙中山获释后不久。)

*本文根据《伦敦蒙难记》(孙中山著,庾燕卿、戴桢译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1年6月第1版》)整理而成,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