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中华相国录(转帖连载45)汉朝丞相袁安  

2016-11-10 16:00:43|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袁安(?-92年4月9日),字邵公(《袁安碑》作召公)。汝南汝阳(今河南商水西南)人。东汉大臣,少承家学,被举为孝廉,任阴平县长、任城县令,任用属下极严,使得官民对其既害怕又敬爱。汉明帝时,任楚郡太守、河南尹,政号严明,断狱公平。在职十余年,京师肃然,名重朝廷。后历任太仆、司空、司徒

汉和帝时,窦太后临朝,外戚窦宪兄弟专权操纵朝政,民怨沸腾,袁安不畏权贵,守正不移,多次直言上书,弹劾窦氏种种不法行为,为窦太后忌恨。但袁安节行素高,窦太后无法加害于他,在是否出击北匈奴的辩论中,袁安与司空任隗力主怀柔,反对劳师远涉、徼功万里,免冠上朝力争达10余次,卒于永元四年(92年)。其后代繁荣兴盛(汝南袁氏),成为东汉有名的世家大族。

概述图片来源:

基本信息

  • 本名

    袁安

  • 字号

    邵公(召公)

  • 所处时代

    东汉

  • 民族族群

    汉族

  • 出生地

    汝南汝阳(今河南商水西南)

 
  • 逝世日期

    92年4月9日

  • 主要作品

    《夜酣赋》、《又上封事谏立北单于》

  • 主要成就

    任楚郡太守、河南尹

  • 后历任太仆、司空、司徒

折叠编辑本段人物生平

折叠受人畏爱

袁安的祖父袁良,学习《孟氏易》,在汉平帝时以明经被举荐,后官至成武县令。袁安年轻时继承祖父的学问,为人很庄重、有威信,被州里人敬重。最初担任县里的功曹,有一次,袁安带着檄文到州从事那里办公,从事托袁安捎封信给县令,袁安说:"您是为公事,自有邮驿替您传送;如果是私事,就不应找我功曹。"便辞谢不肯接信,从事有些害怕,就没有拜托他。后来,袁安被举荐为孝廉,先后担任阴平县长和任城县令。他所任职的地方,官吏百姓都既畏敬又爱戴他。

折叠治理楚狱

公元70年(永平十二年),楚王刘英谋反案交给楚郡核实。次年,三府(太尉司空司徒)推荐袁安办理此案,认为他能处理复杂的案件,明帝任命袁安为楚郡太守。当时受刘英供辞牵连被关押的有几千人,明帝大发脾气,而办案人急于定案,严刑威逼不少人招供,误判死罪的很多。袁安到郡里后,先不进衙门,而到监狱去,审理那些无没有明显证据的,逐一上报,让他们出狱。府丞掾史都向袁安叩头力争,认为但凡是附和刘英的,按法律都与刘英同罪,袁安不同意。他说:"如果不合律例,我负全责,不连累你们。"于是分别一一上报。明帝感动之下觉悟,当即同意袁安的请求,因此被释放出狱的人有四百多家。

折叠名重朝廷

公元72年(永平十四年),袁安被征召任河南尹。袁安任河南尹时,政令非常严明,但他从来没有因贿赂罪来审讯人。他常常说:"但凡做官的人,高一些就希望担任宰相,下低一些也希望能担任州牧太守,在圣明之世禁锢人才,这是我不忍心去作的事。"听到这话的人,都很感动,并勉励自己要廉洁奉公。袁安在职十年,京师雒阳的政纪很整饬,他的名声深得朝廷看重。

公元83年(建初八年),袁安升任太仆

折叠议论朝政

公元85年(元和二年),武威太守孟云上书说:"北匈奴已与我们和亲,可是南匈奴又去抢劫他们,北单于说大汉欺骗他们,想进犯边疆。臣认为应该将俘虏发还北匈奴,借此来安慰他们。"章帝下诏召集百官到朝廷商议,公卿们都认为夷狄狡诈,贪心不足,得到俘虏以后,还会妄自夸大,不能开这个例。袁安却说:"北匈奴派使者进贡请求和亲,还把被掳去的人归还大汉,这说明他们害怕大汉声威,而不是先违背条约。孟云以大臣的身份守卫边疆,不应对夷狄不讲信用。让俘虏回去,足以表明中国对他们的宽大,而使边境百姓得到安宁,这真是太好了。"司徒桓虞也改变主意听从袁安,太尉郑弘、司空第五伦等人都恨袁安。郑弘还大声激怒桓虞说:"但凡是主张释放俘虏的,都是对陛下不忠。"桓虞当场叱责他。第五伦和大鸿胪韦彪都恼怒得脸上变了颜色,司隶校尉把所有情况奏明章帝,袁安等都把印绶交给章帝请罪。章帝下诏道:"议政时间很长,说明各人看法不同。朝廷大事应该多听议论,计策靠大家商定。说话时态度中正和税,符合礼节,固然很好;但遇事不敢吱声,绝对不是朝廷的福气,你们有何过错值得引咎自责的呢?还是把帽子戴上,鞋子穿上吧!"最后章帝还是听从了袁安的建议。

公元86年(元和三年)五月,袁安接替告老致仕的第五伦担任司空。公元87年(章和元年)六月,袁安又代替桓虞担任司徒。

折叠不畏权贵

公元88年(章和二年)二月,汉和帝刘肇即位,因和帝年幼,便由窦太后临朝听政。太后的兄长车骑将军窦宪上疏请求北击匈奴,袁安与太尉宋由、司空任隗以及九卿一起到朝廷上书劝阻,认为匈奴没有进犯边塞,无故出兵远征,耗费国家钱财,邀功于万里之外,这不是应有的国策。众人连上几封书都被扣住没有上报。宋由有些害怕,不敢联连名上书了,而那些卿相也渐渐不吱声了。只有袁安与任隗仍坚持正道,毫不退让,甚至摘掉帽子到朝廷力争十次以上。窦太后还是不听,大家都替袁安捏了一把汗,但袁安还是镇定自如。

窦宪已经出兵,他的弟弟卫尉窦笃、执金吾窦景各仗自己的权势,公然在京师放纵其爪牙拦路抢劫财物。窦景又擅自派人乘驿马散发檄文到边境各郡,调集骑兵突击队和射手有本领的,命令渔阳、雁门、上谷三郡各派官吏将他们送到窦景住地。有关官员害怕,没敢说半个不字。袁安就弹劾窦景擅自调集边防军,惊扰官吏百姓,府尹不待符信而听从窦景安排,应该杀头示众。又上奏弹劾司隶校尉郑据、河南尹蔡嵩讨好依附贵戚,没有坚持正义,请求将他们罢免,并依法治罪。这些奏折都被扣住没有上报。而窦宪、窦景更加专横,在各名都大邑布置他们的亲信,都向官吏百姓征收赋税,收取贿赂,其余州郡也都望风仿效。袁安与任隗一道检举那些二千石府尹,以及与之牵连降级罢官的有四十多人,窦氏党羽怀恨在心。但袁安、任隗一向品行高尚,窦氏也没有办法加害他们。

当时窦宪又出兵驻武威。公元89年(永元元年),北单于被耿夔所攻破远逃,塞北一时间无人管辖,匈奴余部不知归谁统领。窦宪每天夸耀自己的功绩,想用恩惠与北匈奴余部搞好关系,于是上书请求立投降的左鹿蠡王阿佟为北单于,设中郎将领护,像过去立南单于那样。和帝将此事交给公卿讨论,太尉宋由、太常丁鸿、光禄勋耿秉等十人同意。袁安与任隗上奏认为"光武帝招守南匈奴,并不是让他永远安居内地,而是一个权宜之计,是出于想让他们去抵抗北匈奴的缘故。如今北方已经安定,应该让南单于回到北边去,一起领导投降的群众,不必再立阿佟来增加国家的负担。"宗正刘方、大司农尹睦赞同袁安的意见。事情上奏,没有及时决定。袁安害怕窦宪一意孤行,于是单独上密封奏章认为立阿佟失信于南单于,会进而失信于其他的外族。而且会使乌桓、鲜卑怀恨在心。而如果再立阿佟的话,那支出的费用必须加倍,就会让国库空虚,而不是处理国家大计的好办法。"和帝下诏让群臣讨论。袁安又与窦宪展开针锋相对的辩论,窦宪仗恃自己的权势,言词骄傲,揭人之短,甚至恶言骂袁安,提出光武帝诛杀大司徒韩歆、戴涉的例子来威逼袁安,袁安始终寸步不让。最后窦宪还是立了匈奴降将右鹿蠡王於除健做了单于,他不久就反叛了,正像袁安预计的那样。[1]

折叠病逝败前

公元91年(永元三年)正月,和帝加元服,窦太后命袁安为宾,赐他束帛、乘马。

袁安认为天子幼弱,外戚当权,每次上朝,和公卿谈到国家大事,没有不痛哭流涕的。从天子到大臣都依仗他。公元92年(永元四年)三月十四日(4月19日),袁安去世,群臣都感到非常痛惜。数月后,窦氏垮台,和帝开始亲政,回想以前议论国事的正反两派的情况,于是拜袁安的儿子袁赏为

折叠编辑本段历史评价

袁安半身像袁安半身像东观汉记》:①袁安为尹十余年,政令公平,未尝以赃罪鞠人。②袁安为司徒,每朝会,忧念王室,未尝不流涕也。

范晔:①袁公窦氏之间,乃情帝室,引义雅正,可谓王臣之烈。及其理楚狱,未尝鞫人于臧罪,其仁心足以覃乎后昆。子孙之盛,不亦宜乎?②袁公持重,诚单所奉。惟德不忘,延世承宠。

司马光:三代既亡,风化之美,未有若东汉之盛者也。及孝和以降,贵戚擅权,嬖幸用事,赏罚无章,贿赂公行,贤愚浑肴,是非颠倒,可谓乱矣。然犹绵绵不至于亡者,上则有公卿、大夫袁安、杨震李固杜乔陈蕃李膺之徒面引廷争,用公义以扶其危,下则有布衣之士符融、郭泰、范滂许邵之流,立私论以救其败。是以政治虽浊而风俗不衰,至有触冒斧钺,僵仆于前,而忠义奋发,继起于后,随踵就戮,视死如归。

刘祁:及桓、灵之世,朝政淆乱,奸臣擅权,士风激厉,以敢为敢言相尚,故争树名节,袁安、杨震、李固、杜乔、陈蕃之徒抗于朝,郭泰、范滂、岑晊、张俭之徒议于野,国势虽亡,而公议具存,犹能使乱臣贼子有所畏忌。

王夫之《读通鉴论》:①南单于降汉,光武置之西河塞内,迨和帝之世,窦宪出塞五千里,大破北匈奴,北单于逃亡,其余种于除健请立,袁安、任隗欲乘朔漠之定,令南单于反北庭,驱逐于除鞬,而安其故庐,此万世之长策也。于除鞬不得立,而汉亡一敌。送南匈奴反北庭,统一匈奴,而南单于抑且以为恩。乃若阳以施大德于南虏,而阴以除中国腹心之蠹,戎心不启,戎气不骄,袁风不淫于诸夏,判然内外之防,无改于头曼以前之旧,刘渊、石勒之祸,恶从而起哉?...于是而知袁安、任隗之识远矣。②孝和之世,袁安、任隗、丁鸿为三公,何敞、韩棱为尚书,皆智勇深沈,可与安国家者也...当其始也,大臣与宦寺犹相与为二也,朝纲立而士节未堕,则习尚犹端,而邪正不相为借。若袁安、任隗、丁鸿者,虽忧时莫能自效,而必不攀郑众以有为。

蔡东藩《后汉演义》:徒知扫虏已非谋,况复兴戎更启忧;尽有危言终不用,老臣遗恨几时休?

折叠编辑本段轶事典故

折叠袁安困雪

袁安困雪袁安困雪袁安没作官的时候,客居洛阳,很有贤名。一年冬天,洛阳令冒雪去访他。他院子里的雪很深,洛阳令叫随从扫出一条路才进到袁安屋里。袁安正冻得蜷缩在床上发抖。洛阳令问:"你为什么不求亲戚帮助一下?"袁安说:"大家都没好日子过,大雪天我怎么好去打扰人家?"洛阳令佩服他的贤德,举他为孝廉。

后指高士生活清贫但有操守。

折叠葬地兴族

袁安父亲去世时,他的母亲让袁安去访求葬地,在路上碰见三个书生,问他去哪里,袁安把事情告诉他们,书生于是指一处地方,说:"把你父亲葬在此地,你的家族会世代任上公"。一会三人就不见了,袁安感到很奇异。就把父亲葬在那个地方,其家族也从此兴盛。

折叠编辑本段家族成员

折叠祖父

袁良学习《孟氏易》,汉平帝时任太子舍人,东汉初年官至成武县令。

折叠父亲

袁昌,从陈郡阳夏移居汝南郡汝阳县,为汝南袁氏始祖。

折叠后代

袁裳,袁安长子,窦氏倒台后被汉和帝任命为郎官

袁京,袁安次子,字仲誉,官至蜀郡太守。

袁敞,袁安三子,字叔平,官至司空

袁著,袁裳之子,曾为郎中。

袁彭,袁京长子,字伯楚,少传父业,官至光禄勋、议郎。

袁汤,袁京次子,安仲河,官至司徒、太尉,封安国亭侯,卒谥号康。

袁盱,袁彭之子,官至光禄勋。

袁贺,袁彭之子,官至彭城国相

袁成,袁汤长子,字文开,官至左中郎将,早卒。

袁逢,袁汤次子,字周阳,世袭袁汤爵位,官至司空、执金吾,卒赠车骑将军、特进,谥号宣文。

袁隗,袁汤三子,字次阳,官至太傅

袁遗,袁盱之子,字伯业,官至山阳太守。

袁闳,袁贺长子,字夏甫,隐居不仕。

袁忠,袁贺次子,字正甫,曾任沛国相,东汉末年避乱交趾,后被征为卫尉,为还未到任即去世。

袁弘,袁贺三子,字邵甫,不应征辟。

袁基,袁逢之子,世袭父亲爵位,官至太仆

袁术,袁逢嫡长子,字公路,汉末群雄之一,后称帝,建号仲氏。

袁绍,袁逢庶出子,过继于袁成,汉末群雄之一,官至大将军、冀州牧,封邺侯。

折叠编辑本段个人作品

袁安作品
《夜酣赋》《上书谏伐匈奴》《奏劾执金吾窦景》
《奏劾司隶郑据河南尹蔡嵩》《奏议立左鹿蠡王阿佟为北单于》《又上封事谏立北单于》
《还北匈奴生口议》《劳中牟令鲁恭檄》《临终遗令》

(袁安作品来源)

折叠编辑本段史书记载

东观汉记·卷十六·传十一》

《后汉书·卷四十五·袁张韩周列传第三十五》

资治通鉴·卷第四十五·汉纪三十七》

《资治通鉴·卷第四十七·汉纪三十九》

《资治通鉴·卷第四十八·汉纪四十》

折叠编辑本段相关遗迹

袁安碑,全称《汉司徒袁安碑》,为篆书极品,原石地点不明,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被移置于河南省偃师县西南辛村东牛王庙中作案,因碑文向下,无人知其为碑刻;1930年始被发现,方为人知。1938年以后又失落,1961年8月再次发现于河南偃师县扒头乡政府院内,并由河南省博物馆收藏。该碑为东汉永元(90-105年)以后刻立,具体年月无考。碑身上下两端皆稍残,现高139厘米,宽37厘米,厚21厘米。中间有穿。无撰书人姓名。碑文为小篆,10行,除第8、10行两行为不满行外,其他行下均缺1字。碑文所记事迹与传记基本相同,但有个别文字可补传记之缺。该碑刻文字刻工精良,字体结构宽博,线条柔中寓刚,如同手书一般,为汉代碑刻珍品之一。与1923年河南洛阳出土的《袁敞(袁安第三子)碑》如出一人之手。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