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天机的真相:刘伯温的神奇预言(转帖连载18)  

2014-09-09 09:34:05|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致命的约定

  根据情报,朱元璋得知陈友谅分水路和陆路两路大军来袭,以水军为主力,并将水军分成两支:一支走江东(今南京市鼓楼区),去江东木桥跟康茂才碰头,另一支走新河口(今南京市浦口区)。陈友谅以一贯行军神速的作风,已经到了江宁镇(今南京市江宁区)驻扎。

  如果你知道今天的江宁区离南京市中心鼓楼区有多远,你就知道陈友谅离朱元璋有多远了。

  一场陈友谅与朱元璋的贴身肉搏战即将开始。

  在准确地掌握了陈友谅的军事情报后,朱元璋与刘伯温对陈友谅的军事安排立即作出了分析:

  陈友谅终究还没傻到底,虽然康茂才是他的老乡没错,但毕竟是对手的人,为防康茂才有诈,陈友谅来了一招“双管齐下”——走新河口的这支水军就是他为走江东的那支水军买的保险,很明显,他还不想孤注一掷,留了一手。

  但事实证明,保险也是没有用的,因为没有人愿意承担这种风险。所有的风险到后来都将由自己买单。

  正所谓“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针对陈友谅水军兵分两路的做法,朱元璋也不是吃素的,立即作出了部署:下令将江东木桥在一夜之间全部改成铁石建造的桥,务必要达到固若金汤的程度,以阻挡陈友谅的水军登陆。又下令在新河口跨水筑虎口城,并派重兵把守。

  西方有句俗语叫“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然而,大敌当前,效率不仅决定胜利,更决定生死。为保工程高效完成,朱元璋命令两大工程负责人签署军令状:必须在次日天亮之前完成指定工作目标,不然人头落地!

这么庞大的工程,又是跨水作业,而且时间只有一晚上,在没有机械的当年,全靠人力,难度可想而知。

  两大工程的包工头尽管压力很大,但也没办法,上级的命令不能不听,上吧!

  这还只是军事防御工程的问题,还有兵力部署的问题。

  根据应天的地形条件,朱元璋作了如下安排:冯国胜、常遇春率三万人埋伏于石灰山(今南京幕府山)侧;徐达率兵埋伏于南门外。赵德胜率兵横跨新河(今南京城西南)驻虎口城;杨璟驻兵大胜港(今南京城西南15里),张德胜、朱虎率水师出龙江关(今南京兴中门外)作为策应。

  后面这三支人马都布置在水域,原因是朱元璋为了防止陈友谅水军通过沿南京西面城墙流到长江的那些狭窄的河港网络靠近南京城墙。

  手下安排好了,老大也不能闲着,朱元璋自率主力埋伏于卢龙山(今南京狮子山),俯瞰长江和整个战区。同时派胡大海从婺州、衢州率兵西攻信州(今江西上饶),威胁并牵制陈友谅侧后方。

  朱元璋下令,挥动红旗表示敌军的到来,挥动黄旗时则是命令石灰山的部队出击。水军被派往下游,陆军则到达指定地点,等待天亮。

  坑都挖好了,就等陈友谅来跳了。

  6月23日,陈友谅率舰队抵达大胜港。

  前几天,他已经在沿途攻下了朱元璋的太平、采石,这一次,他同样志在必得。

事实上,陈友谅之所以这么牛气冲天,就是因为他一路打过来已经打出了气势,打出了自信。

  就在6月11日,陈友谅的舰队抵达太平(今安徽当涂),朱元璋手下大将花云和义子朱文逊奉命率3000兵力镇守城池。面对陈友谅来势汹汹的强大水军,他们不但拒不投降,而且还负隅顽抗,摆明了要跟陈友谅死磕下去。

  这就很不给面子了,要知道陈友谅上次池州之败已经很丢面子了,这次就是专门奔着报仇来的,太平城是沿江直下要攻下的第一座城,如果还像上次一样攻不下来,还要不要混了?

  陈友谅相当恼火,命令士兵向对陆上的城墙猛攻,不料三天下来,太平城纹丝不动。

  陈友谅怒了,后果很严重。

  开玩笑,这座城也攻不下来,还报哪门子仇?这事儿就是脸皮比城墙还厚也没法忍。于是下令用更高更大的战船去突击太平城面对江面的城墙,让士兵从高的船尾爬上城墙,他相信,只要士兵爬上了城墙,他们就能占领城池。

  他的决定是对的——因为他的战船实在太高级,太超乎人的想象。

  如果你知道明朝有名的“三宝太监”郑和下西洋的船队有多庞大,有多豪华,你就应该知道这些船的模型和技术是从哪里来的。

  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陈友谅造好了船,几十年之后把郑和先生送上了七下西洋之路,成就了他的一世光荣与辉煌。

  因为,陈友谅的船实在堪称是后世造船行业的楷模。

 陈友谅有大型战舰一百八十艘,每一艘战舰的规模都相当庞大,船体的高度和宽度都是普通战船的两倍,你的高一丈、宽两丈,我的就高两丈、宽四丈,你的高两丈、宽四丈,我的就高四丈、宽八丈,总之就是要骑在你头上,仗还没打,老子不能先输了,用气势也要压倒你。

  这些战舰规模大还不算什么,结构还非常复杂,据史料记载,陈友谅的战舰设计非常科学,分为上中下三层,每层都相当之宽,骑着马狂奔绰绰有余,每层和下一层之间都有厚厚的隔层隔开,而且这种隔层还具有很强的隔音效果,从这个层面上来说,陈友谅完全能称得上隔音技术的发明家。这种隔音技术一投入使用,上面的士兵尽管打,往死里打,打得天昏地暗、鬼哭狼嚎,下面的船工也丝毫听不到,只管划自己的船,动力一点不减,照常运行,哪怕上面的人都死完了,船还能继续往前开,你死你的,我划我的,别影响我。

  陈友谅这么做还有一个重要目的,就是防止一旦打了败仗,可能本来还有机会反败为胜,但只要上面的士兵失败的消息一走漏,下面划船的人就全跑光了,还反败为胜个大头鬼?所以大家都别跑,要胜跟老子一起胜,要败跟老子一起败,要死跟老子一起死!

  从技术上、细节上下狠工夫,将所有人的命运绑定在一起,陈友谅实在够绝,不服都不行。
陈友谅不愧是陈友谅,就是比一般人会想、能想,为了提高战舰的防损能力、战斗力、他还特意让人用厚厚的铁皮将每条战舰全副武装起来,而且每条战舰上都配有火炮、巨弩、链枪,非常坚挺,非常拉风。

  拥有这种战舰,哪怕士兵不动手,仅仅开足马力往敌人的战船上撞,也能把敌人的船撞个稀巴烂,威力实在巨大,堪称当时的“航空母舰”。

  我们可以凭良心、十分坦诚、毫不夸张地说,陈友谅虽然最终是个失败的政治家、军事家、野心家,但他却是个成功的发明家和造船专家。

  陈发明家拥有的这一百八十艘战舰,每艘都有名有号,而且名号都相当的响——“撞倒山”“混江龙”“塞断江”“江海鳖”等等,光听名字就能被震撼住。

  不开玩笑,我曾经想过,如果当年的“泰坦尼克号”能有陈友谅的“撞倒山”这么经撞、耐撞,也不至于撞到冰山把自己撞沉了,说起来一声长叹。

  正所谓大家伙有大家伙的好处,小家伙也有小家伙的长处,陈友谅先生在拥有一百八十艘大型战舰之外,还有四百条小船,轻灵小巧,能做到在关键的时候像快艇一样飞驰自如。这样的小船虽然没有大船霸气侧漏,但却是非常有用的,就比如上次池州打了败仗,陈先生就是坐上这样的小艇逃之夭夭的,不然就被活捉了。为了防止此类事情再次发生,陈先生命工匠造了很多这样的小船,以备后用。

  陈友谅先生如今就指挥着这样一支军备齐全、大小兼备的舰队来到太平城。

  攻了三天攻不下来,陈友谅怒了,突然想到高达几丈的大船的长处还没发挥出来,于是紧急下令让士兵顺着船尾往城头上爬,一时之间,你能看见非常壮观的一幕:不计其数的人拼命往城头上爬,像蚂蚁上树一般,遮天蔽日。

  要知道,陈友谅的战舰都是全副武装的,船尾也都包了铁皮,砍都砍不烂,如果你见过搞建筑的起重机,你就知道这样的船尾一旦接到城头,具有多大的助力。

  果然,这么一搞下来,城头的人扛不住了,城头被陈友谅夺了下来,城池被攻占,花云和朱文逊被俘,陈友谅看这两人很有本事,有心劝他们归降,不料遭到他们的坚决反对,还挨了花云一通臭骂:弑君篡位的奸贼,还想我们跟你一样不忠不义?门都没有!

  最忌讳的事被人当众这么捅破,陈友谅面子上挂不住了,当即火了:杀!

  花云和朱文逊壮烈牺牲。

  太平攻下来了,人也杀了,陈友谅很高兴,他相信,用战舰攻夺临水城池的这种战法可通用于整个长江水域,于是继续往下游航行。

  6月16日,陈友谅的舰队抵达采石,很快,采石被他攻了下来。

  舰队就这么一路开下来,一路打下来,陈友谅已经打出了花,打出了气势,打出了自信。

  因此,6月23日到达大胜港的那一刻,陈友谅相信,此地很快也将被他攻下来。

  但他错了,此地不同于太平、采石,而且遇到的对手也不一样,而且相当难对付。

先说下大胜港这个地方。此处江面十分狭窄,最宽的地方也只能容得下三艘一般的船并行,这对于陈友谅的“航空母舰”来说,身材受到了空前严重的挑战。

  很快,这种挑战就会得出结果。

  再说下镇守大胜港的人,前面交代过,朱元璋安排在这里的是杨璟。

  朱元璋手下的大将很多都是大字不识一个的莽夫出身,虽然今天很多人说“再穷不能穷教育”,但对于当年的朱元璋这批人来说纯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人打小家里穷,吃饭都吃不饱,还谈什么教育?但有一个比较例外,就是杨璟。

  用一句话来概括——这人是个儒将。

  杨璟,安徽合肥人,朱元璋老乡团里的又一名成员。与朱元璋的贫苦出身不同的是,杨璟出身儒家知识分子家庭,熟读经史子集,在元朝混了一点功名,但后来眼看天下大乱,还这么浑浑噩噩地混下去也不是办法,没有前途,索性投奔了朱元璋,在老朱手下当了个管军万户。后攻下常州,任亲军副都指挥使。跟着朱元璋攻下婺州之后,升任枢密院判官。

  在得知陈友谅率军来袭应天后,朱元璋把他派来镇守大胜港,守卫应天城西南门户。

  杨璟没有让朱元璋失望。他扛住了陈友谅的“航空母舰”。

  陈友谅开着他的“航空母舰”,想重施故技撞开一条血路,但他发现,江面实在太窄,舰队很难前进一步。

  杨璟很清楚大胜港的这一有利条件,因此并不慌张,而是从容地率领兵马御敌,与陈友谅的水军展开了厮杀,双方开始放箭互射,然而,很快陈友谅就下令撤走,还是因为江面太窄,战舰不仅无法布阵,这样下去甚至都要卡在这里不能动弹,很危险。

  如果三年之后,陈友谅也能像现在一样提前从狭窄的鄱阳湖口撤军,而不是一头栽进去,应该不会那么早完蛋。

  可惜,没有如果。

  陈友谅此时还是明智的,眼见地形不利,来了个紧急撤退。所谓尾大不掉,这么大的庞然大物行动起来肯定不便,如果来个突袭,追上去猛打,多多少少是能占到便宜的,然而,杨璟却下令不要追。

  原因很简单,杨璟头脑很冷静,他很清楚,港口江面窄,对自己有利,一旦追到宽阔的江面,形势就会转为对陈友谅有利了。搞不好偷鸡不成蚀把米,划不来。

  还有一个原因,让他决定没有必要追,因为,他看清楚了陈友谅掉头去的方向——江东木桥。

  那里,正是刘伯温预先为陈友谅挖好坑的地方。

  陈友谅头义无反顾地去了,去了那个为他挖好的大坑。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