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收藏中国青铜器  

2014-09-09 18:30:26|  分类: 收藏考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看不见图片请链接:http://www.360doc.com/content/14/0505/10/10886293_374723847.shtml
  中国古代文物,流布海外者甚多。个中原因,当然不能尽以“劫掠”一词蔽之。要判断国外机构或者个人占有中国古代文物的合法性,至少应当考察几个方面:该物品/文物在中国境内的原始取得和/或占有是否符合中国当时的法律;该物品/文物输出中国国境的行为方式是否符合中国当时的法律;该物品/文物在中国境外流转是否符合当地当时的法律。

按照如上标准,有些海外文物是具有完全合法性的,如外销瓷器。有的则是完全非法的,如英法联军抢劫的圆明园文物。虽然其后可能在英法国内或者其他地方经过了多次符合当地法律的占有流转,但仍无法掩盖其原始取得和输出国境的非法性。

还有更多则是不能简单明定其性质的。如中国人自己盗墓取得的文物,就不能简单地认定其原始取得/占有非法。一则盗墓虽然历来被认为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但却并不总是违法的,历史上也曾经有过由政府主导的合法盗墓行为。二则有些即使是非法盗墓而取得的文物,由于年深日久,已经模糊甚至消弭了其原始的违法性,变成了传世文物,由国家、机构或者私人占有,历见载籍,流传有序。又如输出中国国境的行为,虽然现在有明确的法律规定,但民国、清朝或者更早时期是否有相关的法律限制文物出境,由于没有研究,只能存疑了。

美国弗利尔美术馆收藏有一些中国青铜器,其中尤为著名的有三件:令方彝、作册大方鼎、士上盉。据传,此三器与其他一些青铜器均于1929年在洛阳马坡出土,旋即流散于欧美各博物馆。弗利尔美术馆是如何获得这三器的,目前无法明确得知,按照美国人的习惯,应该是花大价钱购买的。而1929年——民国十八年——中国的情况如何呢?这些器物是偶然出土还是盗墓盗掘出土?当时有无法律规定所有地下文物均为国家财产?有无法律规定何种文物不得出口?同样无法明确得知,有文称“文物严重外流,是20世纪上半叶中国旧书业、古玩业中常见的现象。民国时期,政府既无禁止文物出国的法律、法规,又缺乏对旧书业、古玩业的必要管理,致使国宝由此渠道外流竟畅通无阻。”不知是否属实,但当年蒋桂混战于湘鄂,冯阎觊觎于秦晋,河南处于中州腹地,恐怕也难以保全安宁。

弗利尔 - 阎曼德迦 - 阎曼德迦

 

弗利尔 - 阎曼德迦 - 阎曼德迦

  

令方彝高34.1厘米,口长19.3厘米,口宽17.7厘米,八面出扉棱,密布纹饰。器腹为向下的饕餮纹,器盖为四阿式,如屋顶状,装饰有向上的饕餮纹,其铭文记载了西周初年的重要史事,涉及西周政治制度、官僚制度等方面,其中的人物更是与历史关系重大——周公,到底是哪个周公?明保,到底是不是周公的儿子?而本器的制作者令,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关于本器的争论一直没有停止过,从铭文第一行开始,就发生了巨大的分歧。铭文记载:“王令周公子明保尹三事四方”,各家学者根据本器的形制、纹饰、文字以及与其他青铜器的关系,将其归入不同的周王年代,据此,有的断句为“王令周公子——明保——尹三事四方”,认为明保系周公姬旦之子;有的断句为“王令周公:‘子明保尹三事四方’”,认为是周天王直接命令周公,但此周公并非姬旦,而是其后裔继任周公者。以我拙见,可能还是后一种意见略胜。本器的制作者——令,有的地方又称作“夨”,一般认为令与夨,是其一名一字,但何为名何为字,却又值得斟酌。铭文中有周王“命夨……”,明保称呼“亢及夨……”之处,但又有明保“赐令……”,“令敢扬明公尹人休”之处。按金文惯例,天王或上官命令或赏赐下属,均称名;作器者对扬王休,也自称名,与前文所引用的文字便产生了抵触。于是以夨为名者,认为该夨即宜侯夨簋中所记之夨,一连串的青铜器铭文记载了他由“作册”一步步被擢升为“宜侯”的过程;而以令为名者,便认为二者毫不相干,只是名字偶同而已。关于这两个问题的笔战,杂说纷纭,仍未有定论,在此仅是略记一二。

弗利尔 - 阎曼德迦 - 阎曼德迦


作册大方鼎其实并不大,只有26.4厘米高,口径19.7×14.8厘米,也跟一只痰盂差不多,口沿下一头双身的蛇纹和密布三边的乳钉纹非常独特。世人熟知的后母戊大方鼎之所以称“大”,是因为其形制宏伟。而作册大方鼎的“大”,却是制作者的名字,他的官职为作册——史官一类。关于此鼎的年代,一般公认系康王时期,因为铭文中明确提到了武王、成王,并为他们制作祭祀用品。大的上司——皇天尹太保——赏赐大一匹白马,大特地制作了这个小小的方鼎来祭祀他的祖父——祖丁。此鼎与令方彝一同出土,而令制作方彝是为了祭祀他的父亲——父丁,加之两器铭文最后都有一个小鸟与“丙册”合文图案的族徽,于是很容易就使人认定令与大是父子一家人,世袭担任作册一职。当然对此也有异说。(还有一件基本相同的作册大方鼎,目前收藏在台北故宫博物院。)

弗利尔 - 阎曼德迦 - 阎曼德迦

士上盉虽然与前两器同出,但似乎不是一家的东西,它的族徽显示为“臣辰册先”,其铭文记载了周天王进行龠祭、祼祭等仪式,记载了宗周、成周等重要地名。盉是一种酒器,有三足的,如长囟盉、卫盉等,有四足的,如士上盉、克盉等。 

上述三器均为西周早期重器,流布海外多年,我辈无由亲见,只能藉图册、网络观其大概,前载作册大方鼎和士上盉的图片即取自于弗利尔美术馆网页。2011年暑假,王飞翰同学作美国之游,到华盛顿,亲入弗利尔美术馆,身近目接此三器,并摄影以归而飨余。平日所见令方彝图片,皆器盖严合为一体,而在弗利尔美术馆,却将盖另置于器旁,显露出盖内铭文原貌,实在令人非常欣喜。此三重器均堪单独展示以显示其重要性,但在弗利尔美术馆,却将此三器挤于一个展台,既无理论上的科学性,又在视觉上相互遮掩,观察不便,不能不令人遗憾!难道是因为弗利尔美术馆宝物过多,不暇顾及于此三器吗?国之重器,流于外国,国人既难瞻仰,又不蒙外人重视,真是令人情何以堪啊!

弗利尔 - 阎曼德迦 - 阎曼德迦

 

弗利尔 - 阎曼德迦 - 阎曼德迦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