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hubao.an的博客

我们来到地球上只有一次,有什么理由不高兴呢?

 
 
 

日志

 
 

天机的真相:刘伯温的神奇预言(转帖连载23)  

2014-09-15 11:08:20|  分类: 军事历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元璋听出来了,刘伯温这话的意思无非就是告诉他乘胜追击,直捣黄龙,不要错过大好时机。

  这话说得再直白点儿,就是不要让陈友谅有喘息的时间,不要给他翻身的机会!要知道,陈友谅就是一只打不死的小强,他只要没死,照样还能活蹦乱跳,不仅能活蹦乱跳,还能咬人。 

  总之,小强不死,朱元璋的日子就没法安稳。

  为了彻底除掉陈友谅这只小强,现在正是主动出手的大好时机——从前都是他来主动进攻,但他连续两次都败了,尤其是这一次败得最惨,此时不趁胜追击,更待何时? 

  如果说池州之战只是刘伯温小试牛刀取得的一场小胜,那么,这一次就是他的大手笔。 

  既然是大手笔,就要让精彩进行到底,一点不能手软。 

  对于受伤的小强,没有比拍死他更好的处理办法了。

  继续打吧,打到他死为止。

  朱元璋突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醒悟到自己差点被胜利冲昏了头脑——如果没有他的点醒,自己就会先好好庆祝这场战争的胜利,让将士们缓一阵再去跟陈友谅继续打,而这种想法恰好为陈友谅提供了喘息之机。然而陈友谅一恢复元气,回头再打过来,那就不那么好对付了。

  所以最好就是趁现在刚刚打得他落花流水、人船两失、士气低落之时,再给他重重一击,不打死他也让他残废!

  时机都是由人把握的,刘伯温向来善于洞察局势、抓住要害,这一招够果断,够狠,让朱元璋对刘伯温又一次佩服得心服口服。

  于是,朱元璋当即决定:发兵攻打江州,摧毁陈友谅的老巢!
 稍微有点地理常识的人都知道,在没有飞机、火车、汽车的当年,从应天(南京)到江州(今江西九江)那不是一天两天能到的事儿,何况还是行军打仗,兴师动众,沿途都是敌人。

  因此,从应天打到江州也要一个过程。

  这个过程的前期是这样的:

  自从陈友谅采石兵败退守江州后,朱元璋趁胜不断向西推进,相继攻占了蕲州、黄州、兴国、乐平、抚州等地,包括陈友谅的江西石港(今江西余江东锦江北岸)、信州(今江西上饶)、浮梁(今江西景德镇东北、旧浮梁城)这几个大的地盘也都落入了朱元璋之手。

  可恶,太可恶了,这哪里是占,而是抢,这么个玩法,直接不让人活了。

  属于我的,我一定要用双手夺回来!朱元璋,你只是一个乞丐,我不施舍你,你就当起了土匪,巧取豪夺,这是违背游戏规则的。我一定要让你为你所做的付出代价!

  陈友谅很愤怒,后果有点严重。

  至正二十一年(1361年)七月,陈友谅趁朱元璋四处抢占地盘、兵力分散时,派出太尉、得力干将张定边一举攻占了安庆,夺回了这块朱元璋从他手上抢走的地盘,也算是为自己一直以来的失败出了口恶气。

  安庆的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前面已经说过了,这里不再赘述。

  朱元璋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考虑到安庆位于建康上游,被陈友谅占据,严重阻碍了自己向西发展,迫切想要再次夺回安庆。

  然而,就在他正准备下达攻打安庆的军令时,突然出现了一个重要的情况——安丰被元军围困!

  如果仅仅只是安丰被围倒不算什么,大不了现在不管,等到时候再夺回来,但安丰城里有两个重要的人,让朱元璋不得不考虑再三,要不要去救。
准确说来,这两个人是朱元璋的上级领导。

  一个是韩林儿,一个是刘福通。

  韩林儿这孩子实在是命苦,自从至正十一年(1351年)爹韩山童起义失败被杀之后,作为民间的革命烈士后代、国家公安部A级通缉犯,他一直跟着刘福通过着心惊肉跳、刀光剑影的日子。

  逃亡了四年之后,他才算是有了第一份职业,并且过上了锦衣玉食的生活。

  他的第一分职业是皇帝,此后他将这份职业一直干到了死。

  至正十五年(1355年)春,刘福通迎韩林儿至亳州(今安徽亳州),立为帝,称“小明王”,国号大宋,定都亳州,建元龙凤。

  刘福通立韩林儿为帝(不是好事,目标大,被朝廷列为头号通缉犯),自己当了枢密院平章,不久改任丞相,掌握朝廷军政大权。

  同年十二月,因元军围攻毫州,刘福通和韩林儿只能转移到安丰(今安徽寿县)。

  刘丞相还是有几把刷子的,至正十八年(1358年)五月率军北上,攻克汴梁(今河南开封)。

  至正十八年(1358年)五月,刘福通北上攻占了汴梁(河南开封),并把韩林儿接过来,当然了,好吃好喝是有的,但韩林儿也就是个傀儡的命,权力是一点没有的。

  然而,好景不长,至正十八年(1358年)八月,汴梁被元将察罕帖木儿攻破,韩林儿与刘福通也管不了几万名官吏、将士及其家属了,匆忙逃回安丰避难。

  对于这样两块肥肉,元军当然是不会放过的,随即对安丰发动了围攻。

  好日子似乎就要到头了,不投降的话,不是战死就是被俘后凌迟而死。

  然而,他们不想死。关键时刻,他们想到了朱元璋——这个如今风头正盛的红巾军统领。

  在他们看来,虽然朱元璋开了子公司,但终归属于“大宋”总公司,“吴国公”这个称号还是韩林儿董事长封的。如今总公司董事长和总监有难,朱元璋这个子公司下属有责任去救,也有这个义务去救。

  只要他属于大宋总公司名下的子公司一天,他就有一天的职责去为董事长和总监办事效劳,不管他的子公司发展得有多大,也不管他的翅膀有多硬。

  如今董事长和总监需要他,他就应该二话不说,发兵过去解围。

  当然,这是韩林儿和刘福通的想法。而朱元璋的想法一开始也是这样的。

  他忘不了自己曾经只是个乞丐,只是个和尚,是濠州的红巾军头领郭子兴收留,并被他赏识和重用,才一步步走到今天。可以说,没有红巾军,就没有自己的今天。

  而红巾军就是韩林儿和刘福通一手创立的,他们只要存在一天,就是自己一天的最高领导。

  所以无论从工作职务上下级上来说,还是从道义上来说,朱元璋都觉得自己应该出兵援救韩林儿和刘福通。

  而眼下的问题是,安庆被陈友谅夺走,安丰连带两位领导被元军围困。

  到底是发兵攻打安庆还是救援安丰,让朱元璋很为难。

发兵攻打安庆就顾不上安丰,救援安丰就会引火烧身,本来朝廷没把目标对准你,你自己倒送上门来了,不是找死吗?

  能不能同时既打安庆又援安丰?——两线作战,被朝廷和陈友谅同时攻打,死得更快!

  然而,对安丰不管不顾也不行,领导有难,见死不救,说不过去。

  就在朱元璋犹豫不决之时,刘伯温看出了他的疑虑,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我知道明公此时的为难之处——安丰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救吧,分散兵力不说,而且引火烧身,到时就陷入了跟朝廷和陈友谅两线作战的境地;不救吧,过不了自己心里道义上这道坎儿。

  朱元璋正愁没人帮自己分忧解愁,没想到刘伯温却一眼看了出来,实在是厉害。

  朱元璋也不想卖关子了,直接问刘伯温:“军师有何应对良策?”

  刘伯温只用了一句话就回答了他:“安丰当然是要去救的,但不是现在。”

  朱元璋知道刘伯温的这句话还有下文,于是继续听他说下去。

  接下来,刘伯温对他展开了细致的分析:

  大宋三路大军北伐行动失败,兵力丧失大半,已经构不成对朝廷的有力威胁,汴梁被破,大宋官员及其家属数万人、官兵五千人被俘,符玺、印章、官库金银财物被夺,大宋已经名存实亡,韩林儿和刘福通虽然突围跑到了安丰,但已经是落地凤凰不如鸡。朝廷如今把重点放在了对付山东红巾军方面,并没有对安丰进行集中围剿,因此他们现在还能扛得住,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严重。此时发兵,是援不是救,还会引火烧身,划不来。不如等他们实在扛不住了再发兵不迟,那才是救,援兵才会发挥实质的用处。当务之急是攻打安庆。

  总之,现在发兵不是时候,他们还能扛,让他们继续扛吧。

  经过朱元璋这么一分析,朱元璋如醍醐灌顶,心中的疑虑顿时一扫而空,安丰迟点再说,先解决安庆才是首要任务,于是立即决定发兵攻打安庆,夺回属于自己的地盘!


  (今天小爆发到此结束,明天继续。潜水党统统出来,刘伯温大本营需要你,楼主的爆发也需要你加油打气。盖楼、马克、撒花、打卡、签到、翻页都来吧。)

朱元璋亲率大军,带着刘伯温一起,以徐达为先锋元帅,进攻被陈友谅夺去的安庆,留常遇春镇守应天。

  作为一名嗜打仗如命的将领,常遇春当然是不愿意留守的,但没办法,领导发话了,应天是大本营,不得有失,如有闪失,人头落地,常遇春向来忠于朱元璋,对于他的命令从不敢说半个“不”字,所以只好乖乖留下来镇守城池。

  朱元璋乘坐“龙骧”号旗舰走了,沿江而上。

  鉴于陈友谅原来的战舰不吉利,朱元璋效仿陈友谅的战舰,专门命人打造了这艘巨无霸的战舰。
  过去陈友谅有“航空母舰”,朱元璋只有破烂的渔船,只能看着陈友谅干瞪眼,如今他也有了,自然是要好好折腾一番的,万万不能输给了陈友谅,被他看扁了。

  人虽然穷,但面子还是要的,就好比今天,别人开着宝马,你骑着一辆破自行车,不用比速度,光体积和规模都不在一个档次上。

  朱元璋是一个要面子的人,尤其是被陈友谅看不起这么多年,更是要扬眉吐气一把才行。

  于是,朱元璋让工匠将战舰以铁甲包装全身,并刷上五彩油漆,不仅结实,而且美观,相当拉风。

  不仅如此,朱元璋还让人在船头竖起大旗,上书“吊民伐罪,纳顺招降”八个大字,战舰上士兵列队整齐,武器闪闪发光,在烈日的照耀下非常刺眼。

  整个舰队和军队相当威严、威风,一遇上顺风,旌旗招展,看上去就像王者之师,震慑力十足。 

  徐达徐大先锋在前面引路,沿途的敌军远远望见这架势,啥也不要了,保命要紧,纷纷跑路。这么一路逆江而上,都没怎么打,已经拿下不少地方,让朱元璋明白了一个道理:船果然是大的好,光摆出去试航一下都能吓人。

  朱元璋不知道的是,无论在他当时所处的冷兵器时代,还是后来的现代,科学技术不仅是第一生产力,更是第一战斗力。

  不知道不要紧,只要拥有了技术就可以,毕竟掌握了技术就掌握了PK的硬件资本。

  陈友谅给了朱元璋这么先进的技术,估计早就气得半死,但没办法,发明家总是造福别人的。

  如今朱元璋就带着他赠送的福利来问候他。

由于一路进展得实在太过顺利,很快,徐达就率军抵达了安庆城下,并马上发动陆军对城池实施了包围,同时等朱元璋后续部队的到达。

  然而,让徐达没有想到的是,镇守安庆城的陈友谅守军眼见朱元璋大军来袭,居然坚守不战,摆明了不跟你玩的意思。

  徐达一看,敌人太不配合,实在是大大的狡猾。

  然而,安庆城实在太坚实,硬攻的话伤亡会很惨重,一时半会儿难以攻下来。

  这一次轮到徐达怒了,娘的,你坚壁清野是吧?那我就给你把城池周围都给你清空,让你这座城变成一座死城,看你还能守到什么时候!

  于是,徐达就让小股兵力每天发动佯攻,让安庆守军不会觉察出有什么异样,同时派冯国胜、张志雄、廖永安偷偷率水军去偷袭安庆水寨,给他们来个“声东击西”计。

  事情很快就有了进展——安庆水寨被攻破,敌军几百条战船要么被击沉,要么被缴获,损失不可不谓惨重。

  朱元璋到了之后,听徐达报告这些军情,相当高兴,相当欣慰。

  在他看来,安庆水寨已破,安庆就是死城一座,撑不了两天,于是,他没跟刘伯温商量就自己下了一道命令,让徐达全力攻城,务必将城池拿下!

  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安庆守军撑住了,而且摆明了不止能撑两天,甚至撑个二十天、几十天都不是问题。

  敌人太顽固,太可恨,不把他们击败,脸面何存?陈友谅的其他地盘还怎么打?

  朱元璋恼羞成怒,让刘伯温前去协助徐达作战,好早点将安庆拿下。

  刘伯温一直跟在朱元璋身边,他看得很明白,这个时候的朱元璋相当心浮气躁,急于求成,因为前面还有很多陈友谅的地盘在等着他,他不想在这里耗费太多时间。

  然而,刘伯温这次没有劝阻他。因为他知道,有时候人还是要吃点亏才好,不然不能清醒。

  于是,他奉命去了徐达那里。他相信,通过他能给朱元璋一个台阶下。

攻城池是领导下的令,死伤惨重就是后果,事实证明,领导的这一决策是错误的,他错误地估计了形势,才造成了现在这个局面。

  但领导是不能有错的,不会有错的。领导如果在干一件事情之前跟你商量怎么做,你可以建议他怎么做,成与不成那都是你的事儿,但他如果没跟你商量怎么做,自己做了决定,后来证明他错了,你也不能告诉他:你错了,这都是不跟我商量的结果。

  如果你这样说,恭喜你可以回家种红薯了。 

  刘伯温是个聪明人,知道领导永远是对的,不可能有错,尤其是一向英明的朱元璋,更不可能承认自己有错。

  所以,必须想个折中的办法,让他接受目前这个结果,并且改变决策。

  既然朱元璋派他去徐达那里,刘伯温相信以自己对徐达的了解和徐达在朱元璋心目中的地位,是可以通过他来实现这一目的的。

见到徐达,刘伯温就觉得朱元璋这次带徐达来是对的:徐达好说话,不像常遇春暴躁易怒,半句话不对他胃口,他就会卷起袖子给你松松骨头。

  徐达问刘伯温有何破城良策,刘伯温也不跟他兜圈子绕弯子,时间紧,任务重,直接对他分析了面前的局势:

  安庆城易守难攻,不是三两天能攻下来的,我军要想攻下来需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当然,最后肯定是能攻下的,但耗费的时间和精力太多,得不偿失,划不来。

  徐达听出来了,刘伯温的意思是不要耗在这里。徐达告诉他,其实自己也不想强攻,毕竟军命难违,没办法。

  刘伯温一听,好了,要的就是你这句话。你不愿意,这就是我们合作的基础。

  刘伯温告诉他,刚才所说的不能耗在这里的原因只是表面的,还有更重要的原因。

  徐达越听越来劲,军师考虑的就是不一样,赶紧问刘伯温是什么。

  刘伯温一看徐达已经上了“钩”,断定合作必成,于是对他抛出了最重要的答案:

  此次西征陈友谅,最终目的是江州,强攻安庆城费时费力不说,搞不好还会招来陈友谅的援军,到时我们就会遭遇水陆两路夹攻,陷入不利局面。而且,张士诚明知我军西征却一直按兵不动,如果见到我们被安庆城拖住,应天又空虚,极有可能趁火打劫,发动偷袭。这样的话,我们就陷入了两线作战的局面,犯了兵法大忌,离败也就不远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